Download...

與葉清不停對視着的劉零在心中暗暗想到。


“你好,請問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昏迷了多久了?”

兩人一時間互相大眼瞪小眼,過了半晌,劉零率先打破沉默道。

“這裏是九品宗門凌雲宗管轄之下的城市,蟠龍城,我是在蟠龍城的後山把你撿到的。”

邪魅薄少,請溫柔! ,一點點的向劉零說道。

“九品宗門?凌雲宗?蟠龍城?”

聽着葉清的說明,劉零對這個地方的認知還是有點不太清楚。

不過,九品宗門,貌似是修真界的……

“凌雲宗你應該知道吧,北風域最強的九品宗門之一,在這附近可是很有名氣的。”

少女葉清歪着小腦袋,看着劉零那尖尖的下巴,秀麗的眉尖忍不住的挑了挑。

在除了去後山捉小狗小貓之外就門不出戶的葉清看來,凌雲宗就是周邊最大的勢力了,就連葉家的家主,修爲已至築基後期的葉問天都對凌雲宗的監察使者十分恭敬,而眼前這長這麼好看的男孩居然不知道凌雲宗的存在。

果然,這個漂亮小哥哥很有可能是一個出身不好,自己摸索着修煉的小散修吧。

在腦海之中胡亂猜測劉零出身的葉清,並沒有察覺到劉零眼中的異色,只是繼續向劉零說道。

“小哥哥,你不知道,我前天在後山捉小貓,剛在後山看到你的時候,你的身下是一個很大的坑啊,你的傷勢也很嚴重,很多地方都裂開了傷口,坑裏也有好多血,若不是我當時帶着你去找老醫頭,老醫頭的醫術又好,及時給你止住血,你恐怕就失血過多而亡了呢。”

葉清蹙着自己那一對細細的眉尖,回憶起前天所看到的那一幕,神色又有些緊張,旋即又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對了,小哥哥,這是葉容姐姐給我的兩顆下品練氣丹,這兩顆丹藥對修煉和療傷有很顯著的作用,正好對你的傷勢有着不錯的恢復作用,等會吃完飯,你就服下吧。”

突然,葉清想到劉零的身體還有重傷,趕緊讓劉零重新躺回牀上,然後從懷中掏出了葉容給的玉瓶,有點生硬的塞到了劉零的手中。

本來劉零此時正在想着關於修真界十三域的北風域之事,結果葉清這個小傢伙突然觸碰到了他的皮膚,讓其身體不由的一顫。

不過,劉零也知道葉清是沒有惡意的,所以也就沒有拒絕她的好意,乖乖的躺在了牀上,然後手中被葉清塞上了玉瓶。

“下品練氣丹……麼。”

聽着上一世這用了不知道多少顆的丹藥名字,劉零不由的拔開了玉瓶上的木塞子,看着那物品中十分熟悉的兩顆丹藥,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

篝所帶自己而來的世界,果真就是前世來過的修真界!

當然,也就是那個女人所生活的,修真界!


真正得知自己所在世界的消息之後,劉零心中突然莫名的複雜了起來。

一時間,劉零再次沉默了下來。

看着劉零這個漂亮小哥哥不說話了,葉清雖然不知道劉零此時的心情不佳,但是也以爲劉零的身體不適。

於是,葉清也很體貼人的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一直用她那雙又大又漂亮的眼睛盯着劉零的臉看啊看,純潔的目光看的劉零都有些不自在了。

“對了,小哥哥你沉睡了快整整兩天了,這段時間裏我只餵了你一些甜粥,你的肚子肯定也餓了,嗓子也渴了吧,我先出去給你倒杯熱水。”

葉清望着有些沉默的劉零,也不多說什麼,衝着劉零笑了笑,而後便是轉身走出了房間,只留下一臉沉思的劉零,默默的看着少女離開的背影,小手漸漸握緊,然後鬆開,彷彿放下了心中的負擔一般。

不多時,葉清就端着兩個裝着熱水的陶瓷杯子回來了。

將水和放在桌子上的肉湯遞給劉零之後,葉清便再次撐着椅子坐在牀前,靜靜的看着劉零優雅的喝着杯子裏的水。

因爲劉零在高空極速墜落的緣故,原本的那一身現代衣服已經毀的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了。

多虧如此,劉零纔沒有被懷疑是凡塵中人,也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劉零穿着的衣服,正是葉清在其昏迷期間幫忙換上自己的一套白色長衣。

雖然葉清救回來的這個小哥哥稍微比自己高了一小點,但也高的極有限,兩人的身材其實十分相似的,都是身體嬌小的那種。

所以,葉清就找出自己過節時期才穿的一套純白色古長衣替劉零做主,換上了。

不得不說,這一套純白色的衣服穿在劉零的身上真的是很合適,特別是與劉零稍微有些長的黑髮很配。


一縷縷的黑髮自然的垂落在純白的古衣之上,黑白相襯,寬大的袖口處露出了一雙小又白的雙手的一半,不多不少,真是恰到好處。

當時幫劉零剛換上自己這一身衣服的時候,葉清就被劉零當時的姿態驚豔了一把。

即便是現在,葉清也覺得劉零作爲一個男孩子來說實在是太過美麗了,就在剛纔進來的時候,被劉零展露的這份美麗所迷惑的葉清還差點甩掉了手中端着的肉湯。

“自己撿回來的這個小哥哥,漂亮的有點過分了呢。”

坐在椅子上的葉清看着劉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水時,情不自禁的這麼想到。

而且就連喝水的姿態也一點都不粗魯,這個小哥哥就算出身不太好,但也應該是一個很有教養的人吧。

(未完待續) 待劉零喝完水之後,劉零又用右手端起了葉清遞過來的那碗肉湯,開始品嚐起來。

只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撲面而來,劉零張開小嘴慢慢喝了一口肉湯,頓時覺得一股美味伴隨着濃郁的血氣在他嘴中化開。


這股血氣比較豐厚, 我的老婆是廠花 ,而且並不難吸收,顯得很溫和。

在這些血氣經過嘴巴入體以後,劉零發現,這些血氣剎那便向着自己的四肢百骸涌動而去,開始滋潤着自己那重傷未愈的身體。

本來就在系統的治療之下慢慢恢復的肉體,在得到了血氣的滋補之後,恢復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而且劉零感覺,一些血氣正在很細微的強化着自己的身體內部,讓自己的血肉開始越發的強大。

將這一整碗的肉湯都喝下肚之後,劉零隻感覺自己的全身都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身體內部骨骼上的一些裂紋也開始加速癒合了。

這碗肉湯的效果很明顯,劉零放下瓷碗之後便知道了,做成這肉湯的魔獸肉,應該八成就是一隻一品魔獸的。

凝真界雖然以修真者爲主宰,但是也有不少的魔獸劃地爲王。

很多的家族和宗門都爲弟子後代們獵殺魔獸,抽取其精血和魔獸肉作爲膳食,好讓弟子後代們吸收血氣,強化身體。

劉零知道,雖然魔獸的血肉不如精血強化肉身的效果強,但是也對肉體大有裨益。

況且他喝的這一碗肉湯,應該是由一隻能和凝真後期修真者相媲美的一品後期魔獸肉製成的,這就相當的珍貴了。

正因爲上一世劉零當過一段世間的散修,所以他很明白,獵殺一隻一品後期的魔獸是多麼的困難。

而眼前的這個少女,不僅救下了素來未曾見過面的自己,甚至還給了自己這麼一碗珍貴的肉湯。

深深的看了一眼葉清那清澈的,不夾雜任何功利心的大眼睛,劉零心中不由的嘆息了一聲,將這一份大大的恩情牢牢的記在了心底。

葉清小口小口的喝了一半自己那碗的魔獸肉湯之後,突然看到劉零已經把自己那一碗肉湯喝完了,然後正怔怔的盯着自己看,還以爲劉零是這兩天餓狠了,一碗不夠還想要呢。

蹙着眉頭盯着劉零那空蕩蕩的瓷碗,葉清又看了自己的那半碗肉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把自己的那半碗肉湯遞向劉零,然後說道。

“小哥哥,你這幾天恐怕是餓壞了吧,喏,我這裏還有半碗肉湯,你先喝了吧,然後要是你覺的還不太夠的話,我再偷偷上廚房去偷一碗肉湯或者別的吃的……嗯,希望做飯的那個胖廚師不會罵我。”

葉清並沒有注意到,一旁正聽其講話的劉零聽了這些話之後,原本還有些警戒之意的銀色瞳已經慢慢溫柔了下來。

在異世界這個陌生之地,心存冰霜的劉零竟然被這個心性異常善良的少女打動了本心。

這份不同於愛情的感情充斥着劉零的心房,讓劉零想要報恩的情感更加濃厚了。

看着小葉清遞過來的肉湯,劉零不由的揚起了一抹溫和的笑容,擡起手來,把那肉湯擋了回去,然後說道。

“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剛剛那碗肉湯的分量很足,我已經吃飽了,實在是吃不下了。”

爲了委婉的拒絕對方的好意,劉零少有的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不過葉清這個女孩也是太過善良,又把自己的肉湯向劉零那裏推了好幾次,直到劉零說自己實在是沒有食慾了才作罷。

“對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麼呢,可以的話,能夠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劉零微微笑着,向葉清問道。

“那是自然,我的名字是葉清,葉子的葉,清水的清哦。”

見劉零這個漂亮的小哥哥竟然問自己的姓名了,葉清喝肉湯的動作突然一頓,很開心的說出了自己的芳名,然後展顏微笑道:“小哥哥,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的名字麼……我叫劉零,劉備的劉,花自飄零水自流的零。”

劉零一開始猶豫了一下要不要說出自己的本名,不過看着葉清那一臉好奇的表情,再一想自己的名字在修真界應該沒有人知道,於是就把真名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葉清。

“花自飄零水自流,劉零哥哥嗎,這個名字好好聽哦。”

重複的唸了一遍劉零那富有詩意的名字,葉清不由的笑了,感覺和劉零之間的關係更親近了一些。

接下來的時間裏,劉零又和葉清聊了聊天,除了自己的來歷和真實實力之外,劉零把葉清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並且自己能說的,都告訴了葉清。

過了一會兒,葉清看了看窗戶透過來的陽光角度,發現下午在演武場規定的修煉的時間差不多到了。

於是在和劉零說了一聲好好躺在牀上養傷之後,葉清就拿着瓷碗和杯子,跑出了房門。

劉零看着葉清急匆匆的身影,微微一笑,然後再次開始盤腿,開始藉助系統的清涼氣息和銀河源力繼續恢復傷勢……

————————————————————————————————————————————

劉零在牀上盤腿而坐,靈臺清明,一邊修煉銀河劍訣,一邊修復傷勢,很快,幾個小時就這麼過去了。

睜開眼睛看着窗外的陽光漸漸黯淡下來,劉零知道現在估計已經是下午的四五點鐘了。

在牀上伸了一個懶腰,讓有些疲憊的身體微微放鬆了一些,然後劉零便召喚出來了劍神系統的屬性框,想看看傷勢恢復的如何了。

劍神系統

系統之主:劉零

年齡:14

力量:50(19)/60

速度:52(22)/60

體質:43(20)/55

耐力:40(19)/50

(斜線之前的屬性爲平常狀態,斜線之後的屬性表示着功法和異能力量雙加持)

狀態:肉身嚴重內傷(可使用潛力點進行治療)

潛力點:98.8

“或許是喝了那碗魔獸肉湯的緣故,看來治療傷勢速度比我想的還要好一些啊,這樣下去就算我不用銀河源力幫忙修復,光靠系統的清涼氣息,就能在三四天之內痊癒了吧。”

看着比一開始恢復了不少的四維屬性,劉零發現,傷勢的恢復進度比自己想的還要快一些。

這樣一來,等幾天之後身體痊癒了,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放開了來修煉銀河源力,讓一身修真修爲快速的積累,向前一世的頂峯,凝真巔峯境界邁進,然後……嘗試着突破到上一世沒有達到過的,築基境界!

“可惜我在凡塵得到的那幾塊高品靈石在之前的騷動之中已經被毀滅成渣了,不然在這靈氣密度大的修真界之中藉助高品靈石修煉,我幾天就可以把銀河源力積累到凝真後期巔峯。”

一想到自己隨身攜帶的那幾塊洛霜華送給自己的高品靈石已經在聖盃世界破滅的同時被消滅了,劉零就一陣心痛。

雖然在凡塵的時候一直藉助高品靈石修煉不覺得多珍貴,但現在靈石沒了,劉零才發現,那可是足以換取上百顆下品練氣丹的修真寶貝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