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與此相反的,三火族的劉向天等人也立即手持利器四處尋找古晨的身影。


「他是不可能回來的,探子報說方圓一百里沒有他的聲息。」旁邊有人說道。

「希望如此,可這木劍不是古晨的嗎,難道——」

「你們記性到底是好是壞呢,既然記得這木劍的主人,怎麼就不記得前些日子的痛苦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一聲吶喊,一團白霧飄過,從中落下一個人來,正是古晨。

「古晨!」

「是他!」


「他又回來了!」

劉向天身邊幾個人對古晨有著本能的恐懼,一邊驚叫一邊下意識向後退了退。

「怕什麼,大家一起上還殺不了他一個?」劉向天儘管心中害怕,但現在必須做出一副鎮定的模樣。

「對,我們一起殺了他。」幾個人圍了過來,還沒開始打鬥,就聽見頭頂轟隆一聲,一個巨大的身形落了下來。

「怪獸,又是怪獸。」

劉向天皺了皺眉:「大家快些動手,一舉將這妖獸和古晨斬殺,以免後患無窮。」

那些勢力再不說話,紛紛跳起,祭出各種法寶開始襲擊古晨和雪猿王。

雪猿王長嘯一聲,四處山谷回蕩著轟隆之聲,從山谷深處傳出一聲聲的回應,眾人放眼看去,就看見猶如萬馬奔騰,山谷中成千上萬的怪獸分為了幾個組合朝著不同的方向快速挺進,所過之處,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 「遭了,那邊是我的族人居住地。」

「哎呀,那是我們的地盤。」

「它們朝著我們三火族去了。」

眾人再次錯愕不已,本想趁著古晨不在滅了黑巫教,想不到古晨適時出現,並且再次召喚了諸多妖獸前來。

「不用在這裡跟我打了,一會你們的家就沒了。」古晨冷冷道,「對於你們這些出爾反爾的敗類,只能狠狠打擊,不痛你們永遠記不住。」

在場所有人都看向整個南疆被群獸一掃而過,所過之處狼煙四起,摧枯拉朽。 總裁嬌妻不好欺 ,嚎叫響徹天宇。

眾人無不變色。

劉向天身體也微微顫抖:「古晨,快讓它們停下來。」

古晨一笑:「上次我已經網開一面,這次恐怕不能讓你如願了。」

「現在,只要跪地成為黑巫教的附庸勢力,便可留得一絲血脈,否則別想活一人!」古晨冷冷看向那些勢力的頭目。

「我們望山族願意成為黑巫教附庸,常年供奉黑巫教。」一個大漢走出,率先跪倒在地。

「荒風嶺也願意。」另一個人出來跪地。

「劉奎,你把這些願意歸順黑巫教的勢力統計好。你們起來按照順序去告訴雪猿王你們的所在地,或許還來得及。」古晨道。

其餘那些勢力紛紛看著這兩個勢力方向的怪獸突然停止了前進,轉頭奔著另一個方向去了。為了保住血脈,爭先恐後跪地求饒。

三十多個勢力當場跪地求饒,有些怪獸還未到達,得以全面保全,有些則是因為求饒慢了,已經被怪獸踏過,但好在及時停下,破壞並不是太嚴重。

三火族的劉向天心中正在做著艱難的煎熬,若是不求饒,怪獸過後,三火族可能就會從南疆第一大勢力變為最小的勢力,到時曾經欺負過統治過的那些勢力很可能會反過頭來將他們統治,到時三火族的處境將更加危急。

可若是求饒,一直都是南疆老大的他,又怎麼能夠接受被黑巫教統治?將來三火族還怎麼在南疆立足。

「聖祖,快下決斷吧。」

「聖祖,再猶豫就來不及了。」

「聖祖!」

劉向天身邊幾個三火族的頭目緊張地看向他,催促著。

一組怪獸終於踏進了三火族的勢力範圍,甚囂塵上,劉向天似乎看見了三火族族人的悲慘遭遇,他身體劇烈抖動起來,嘴唇哆嗦卻說不出話來。

古晨就在一旁靜靜看向遠處,似乎並不知道劉向天此刻的焦慮和不安。

那些其他一些頑固勢力也都看著劉向天,劉向天有心要求饒,但那些頑固勢力以他為主心骨冒著滅族的危險都沒有投誠黑巫教,他又怎麼能屈服。

「古晨,我要你死!」

劉向天暴怒,帶領那些頑固勢力的頭目衝殺而去,雪猿王大手一揮,將那些人打翻在地,雪猿王一步步過去用腳踩那些人,那些人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片刻后已經死傷七八個。

劉向天眼中充血,雙手一抖,放出數道火光打向雪猿王,雪猿王身上頓時起火,古晨忙用冰寒之氣將雪猿王身上的火撲滅,同時祭起木劍,殺向劉向天。

劉向天雙手在空中一拉,一桿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長槍嗚嗚帶著風聲就刺向了古晨,古晨用木劍抵擋,那長槍能彎能直,變幻無窮,順著古晨的木劍蛇一般纏繞了上去。

「啊。」旁邊的白猛被嚇到了。

「小心。」劉奎也喊著。

那長槍一直纏繞到了古晨的手上,還要順著爬上古晨的胳膊。

古晨驟然催動木劍內的封印神符,一股強大的不可抵抗的封印之力自木劍之上瞬間爆出覆蓋了整個長槍。

劉向天忽然覺察到長槍暫時不受他的控制,心中大驚,就在這時,古晨的木劍直奔他的額頭而來。

由於被長槍纏繞,距離有三米多遠,劉向天並沒將木劍的攻擊當回事,果然,木劍在他額頭前方一米多的地方停下了。

劉向天正要抽回長槍想再次進攻古晨,猛地發現,木劍再次沖他而去。

「啊。」劉向天大吃一驚,不明白木劍明明被長槍牢牢架住,怎麼會突然又能前進了。

「劍中劍!」 女人,吃你上癮 ,木劍中的劍影疾飛而出,驚得劉向天一身冷汗。

好在劉向天作戰經驗極其豐富,古晨的劍中劍又沒能抓住最好機會,才讓劉向天避過去。

驚魂未定的劉向天抽回長槍,二次朝著古晨殺來,古晨運起屠神之劍訣,劍法刁鑽古怪,讓劉向天找不到規律,只能靠著長槍的優勢遠遠阻擋古晨的進擊。


劉向天再次使出天火琉璃罩,古晨也使出九天玄雷訣,這一次古晨的九天玄雷訣比上次的時候又厲害了不止一倍,不知道是因為和雲香瑤親熱之後的效果還是別的原因。

九天玄雷訣引下九天玄雷直接將劉向天的天火琉璃罩擊得粉碎,並將劉向天困在道道熾熱的電芒之中。

一道道閃電不斷劈向劉向天,劉向天用真氣固守本體,頭頂和兩個耳朵上的肉火焰開始熊熊燃起,一次次將古晨引下的閃電擋在身外。

古晨不斷凝聚天空的閃電,一直凝聚了一條粗約兩米的巨大閃電,猶如蛟龍一般在劉向天頭頂不斷盤旋,伺機下手。

劉向天感覺到了末日的臨近,但依舊苦苦支撐,其餘人早已經被巨大的閃電驚退到了一旁,都可以想象這一道閃電劈下將會是什麼後果。

「去死吧!」


古晨大喝一聲,空中粗大的閃電突然俯衝而下,直奔劉向天的頭部。

劉向天頭上三朵火焰更加強盛,驟然暴漲了三米多高,三道巨大的火焰熊熊燃起,迎接天空劈下的巨大閃電。

轟轟轟!

巨大的閃電被三道火焰緩衝在劉向天的頭頂上方無米多高的位置,再次聚集力量瘋狂砸下。

三道火焰飄忽不定,但依舊苦苦支撐,抗擊著空中的巨大閃電。

喳喳喳喳,

一隻小飛鳥突然從古晨肩頭飛起,歡快地扑打著翅膀,發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飛向劉向天肉火焰燃起的巨大火焰之中。

… 片刻后,劉向天肉火焰發出的巨大火焰便小了一倍多,眾人再看時,就看見小飛鳥一口口吞吃著火焰,下一刻,劉向天三個肉火焰上的火焰全部熄滅,小飛鳥喳喳叫著飛走。

轟隆隆!

咔咔咔!

古晨引動粗大的閃電重重劈下,劉向天在閃電困住的閃電圈中不斷翻滾,閃電過後,地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卻不見了劉向天的影子。

「聖祖,聖祖?」

「人呢?」

「聖祖去哪了?」

不少人驚奇地看向巨大的坑,不見劉向天一點蹤跡。

古晨也有些不明白,不知道劉向天到底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片刻后,土坑中猛地炸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跌跌撞撞站了起來,眾人看時正是劉向天。

劉向天仰天長笑:「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三火族會毀在我的手中,哈哈,哈哈哈。」

笑聲中有心酸,有尖厲,有不甘,有憤怒。

三火族其餘幾個頭目早停止了打鬥,忙過去將其攙扶住,呼喊他的名字,希望他可以冷靜下來。

「古晨,你殺了我。你殺了我。」劉向天看向古晨,擦了一把臉上的血,吼道。

「本來我是想殺你的,但想起我一位朋友,我還是放你走吧,你走吧。」古晨道。


劉向天被三火族那些頭目紛紛拉著下山而去,其餘那些頑固的勢力一見紛紛跪拜黑巫教,黑巫教這一天一共統治了南疆大大小小勢力四十三個,一躍成為南疆第一大教。

司同喜也示好,嚴寒怒道:「剛剛我黑巫教十幾個弟子遭你毒手,我們不接受你的投降。」

司同喜忙道:「我可以將我修鍊的傀儡術獻給黑巫教,我相信黑巫教定會因此將巫術發揚光大,更增添異彩。」

嚴如意怒道:「誰稀罕你的傀儡術,我們黑巫教的巫術比你的強多了。」

擁抱時光擁抱你 :「嚴小姐,法術各有好壞。」

古晨突然道:「司同喜,我要你去辦一件事,只要你辦到了,我們就留你一條命在。」

眾人都不知道古晨要司同喜幹什麼,一個個看向古晨。

司同喜也道:「請說。」

「我要你幫我去抓一個人回來,只要將其抓回來,你便自由了,可以不在黑巫教,也可以加入黑巫教,到時全看你自己意願。」古晨道。

「好,我一定做到。」司同喜道。

「你去尋找一個叫萬千零的人,並把他抓回黑巫教。」古晨道,「沒問題吧?」

司同喜聞聽,道:「絕對沒問題。我這就前去尋找萬千零的下落。」

說著,司同喜轉身就走,嚴如意道:「喂,你要是一去不回來,小心腦袋。」

古晨笑道:「放心吧,他會回來的。」

嚴寒疑惑看向古晨:「司同喜為人奸詐無比,不可輕信。」


古晨靜靜道:「他若不回來,以他奸詐無比的性格之前肯定得罪不少的人,現在司丸山已經被毀,他無家可歸,將會被很多人追殺,我相信他會很聰明。」

眾人紛紛稱讚古晨考慮事情周全,又聽古晨道:「不過,他回來的時候大家要萬分小心,如此奸詐之人,被毀了家族,很可能會跟萬千零設計前來陷害我們。這都是后話,到時再說。」

眾人更是佩服古晨考慮問題的深入,頻頻點頭,表示敬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