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至於外面冰焰狂雷的強大靈威,讓他有些闖不過氣來。


矮胖男子手掌一翻,連忙取出一個令牌,對著上面傳音了過去。

外面有那冰眼狂雷,他們兩個都不敢出去。

其他修鍊室的武者,心中此時有些緊張不已,如果此時三大真魂境強者大戰起來,那麼遭殃的,肯定是這些人,其中稍有不慎就被波及滅殺。

就算他們再有身份也沒有什麼用,外面可是有著炎宗的,滅殺了,他們身後也不敢找炎宗的麻煩。

至於那酒樓的強者,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樣不敢有任何的出來。

這麼一來,事情恐怕會越來嚴重。

而在這時,另一邊一出酒樓房間之中,一個白髮老嫗,雙眼一開,一道極寒的厲芒而出。

「找死,居然敢對我們炎宗的長老出手!」

話音一落,消失在虛空之中。

「劉長老很快就來了,到時候就是那人的死期!」

矮胖男子傳音后,神色猙獰厲寒,對著旁邊的血發男子說道。

「嗯!」

血發男子點頭,輕嗯一聲。

對於羅無生充滿了殺意,居然兩次被打的這麼的慘,沒有任何的還手能力。

雖然羅無生實力強大,但矮胖男子所說的劉長老,可是真魂境後期,任羅無生再強,也不是後期的對手。

而那修鍊室的武者,此時雙眼緊閉,當做沒有任何的看見,生怕自己多看一眼,會惹怒眼前這兩個此時心中憤怒的血發男子兩人。

另外等下肯定會爆發更加強大的戰鬥,肯定不是現在這麼的簡單。

幸運俏妻娶進門 要想個辦法活命,否則現在石門沒有了,等下餘威衝擊他,他就只有被滅的份。

羅無生將血發男子兩人轟進其他的修鍊室,就沒有再出手,他現在沒有徹底鞏固,還是先別急著動用真元,否則會有一些影響。

剛才那一擊,就引起了一絲真元的絮亂,但好在及時恢復,沒有什麼事情。

如果那血發男子還想要攻擊,他就直接滅殺了。

就算是那炎宗的長老,也沒有任何的事情,接下來他要去炎宗所管轄的火山之地,到時候肯定會有所衝突。

另外他的身份被得知,那炎宗肯定會派強者過來。

其實這裡出現兩個炎宗的真魂境中期長老,就有些不對勁,肯定是炎宗派過來的,想要來搶奪他的帝器雛形。

可是在這時,一個杵著深紅色拐杖的白髮老嫗,出現在空間的入口處。

「破!」

看著身前的冰焰狂雷,手中拐杖對著其一點。

看似平淡的一點,四周虛空一絲急劇的波動,然後赤紅色的烈焰風暴而出,將那冰焰狂雷給轟碎了開來。

對於那白髮老嫗,羅無生眉頭微微一凝,但還是繼續鞏固境界之中。

「劉長老,你終於來了,要是再不來,我們就要被那個人給滅殺了!」血發男子見到外面的冰焰狂雷被烈焰風暴轟碎,臉色一喜,連忙身形一動,出現在白髮老嫗身前道。

矮胖男子也是如此,第一時間出現在白髮老嫗的身旁。

至於四周的武者,心中有些無語,自已去找茬,然後打不過,又說要被滅殺了,沒想到這炎宗的真魂境長老,居然這麼的無恥。

不過這種話,他們自然不會去說,畢竟他們還沒有嫌自己的命長。

羅無生對於血發男子的話,嘴角笑笑,有些譏諷之極。

「你們想要知道那羅無生的消息嗎?」

不過下一秒,嘴巴一開,對著那白髮老嫗三人說道。

白髮老嫗原本雙眼殺意,想要施展出強大的攻擊,將羅無生重創,然後抓出來好好打一頓后,再將其滅殺,畢竟他們炎宗的威嚴,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挑釁的。

「你知道那羅無生的消息?你知道他在哪裡?」

但是現在聽到羅無生這話,原本出手的動作停了下來,忍不住的問了一聲道。

因為羅無生的消息比較重要,他們此次出來就是來尋找那羅無生的,然後將那帝器雛形給帶回去。

只是現在那羅無生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其的消息蹤影了,想要尋找起來非常的困難。

現在聽有人有消息,自然不會放過,至於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只是真魂境中期,而且還是剛剛突破的樣子,就算耍花樣也不是她的對手,反而等下會讓其死得更加的痛苦。

「我之前是看到過有個跟那羅無生很像的,但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個地方,先讓我想一下!」羅無生現在就是拖延時間,讓自己的境界,更加的穩固,否則境界不穩,真元能施展出的威力,也會大打折扣。

何況這個白髮老嫗,比他在血煞禁區的那血枯三人還要的強大。 姜雲卿拋開心中那些雜念,坐直了身子說道:

「趁著言越他們不在,我讓焱陽挑幾本秘法出來,咱們一起修習。」

「拓跋族的那些秘法,除了主脈傳承的功法之外,其他的你都可以修鍊。」

「我這幾日先尋個隱秘之地,將拓跋族的陣法布置好,等去了東聖,尋到了東西之後,再趕在三百年之期前引發靈霧暴動,也好有備無患。」

君璟墨點點頭:「好。」

君璟墨和姜雲卿說了會兒話,見她臉上揚起了笑容,再不復剛才失落,他心中放鬆下來,下意識的想要伸手去攬姜雲卿,卻不想在靠近她腰間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危機,連忙收手想要避開時,卻依舊被什麼利物所傷。

君璟墨只覺得手背上一痛,嘶了一聲,收回手時,手背上被劃開了一道口子,血淋淋的。

姜雲卿看著他手上的血跡也是嚇了一跳,一低頭就見到焱陽突然飛了出來,圍繞在她身邊發出尖利的嗡嗡聲,然後就朝著君璟墨刺去。

「焱陽!」

姜雲卿連忙叫了聲:「不許傷人!」

焱陽急停了下來,浮在半空中有些委屈。

姜雲卿伸手將他握在手裡,柔聲道:

「他不是壞人,是我的夫君。」

「他知曉我所有的事情,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不許傷他,不然姐姐會難過,知道嗎?」

焱陽晃了晃:「知道了姐姐。」

君璟墨哪怕剛才已經聽姜雲卿說了金蓮的神通,也知道焱陽如同活人,可真正聽到那抹金光里發出小孩子脆嫩的聲音時,依舊是驚奇不已。

他桃花眼睜大,看著那金光有些好奇。

「這就是涅火金蓮?」

姜雲卿嗯了聲:「他叫焱陽,能夠幻化各種兵器,也有儲物之能。」

她說完后對著焱陽說道:

「焱陽,叫哥哥。」

焱陽光芒閃爍了一會兒,才有些不情不願的叫了聲「哥哥」,然後也不等姜雲卿說話,就再次化成了金光,快速纏繞在了她手腕之上,然後一聲不吭的裝死。

姜雲卿見狀有些失笑,對著君璟墨道:「他封印還沒完全解除,有些孩子性子。」

說話間她伸手握著君璟墨的手,看著他手上的傷口,見不甚要緊才鬆口氣道:

「疼嗎?」

君璟墨有些好奇的看了眼姜雲卿腕間,見焱陽淡去了光芒之後,看上去就只是個有些精緻的龍鳳手鐲。

他見姜雲卿忙著替他止血,連忙說道:

「我沒事,不過焱陽當真鋒利,我方才已經閃避的夠快了,卻依舊被他傷著。」

「以前我以為以火石寒鐵所鑄刀劍便已是神兵利器,如今見得它才知道那些終歸只是凡物,往後有他在你身旁,倒也真的安心了些。」

焱陽的護主之力,君璟墨親眼看到。

哪怕只是一瞬,君璟墨也隱隱覺得,如果真的對上焱陽,再加上姜雲卿這個主人,他應該是敗多勝少。

君璟墨不僅沒有半點不滿,反而格外的高興。

有焱陽護著姜雲卿,他也能放心些。 第四百七十六章境界穩固,出手

「我勸你還是別耍什麼花樣,否則等下會讓你死的很難看!」血發男子沒想到裡面那人知道羅無生的消息,但聽到羅無生後面的話,神色一寒,直接厲聲道。

現在有白髮老嫗在,根本不用怕羅無生,等下如果敢騙他們,等下一定會被白髮老嫗折磨到死為止。

「你們這裡有一個後期強者,我又怎麼會騙你們呢?」羅無生笑笑,再次開口道。

他身上的境界快要鞏固好了,只要再給他拖延一些時間。

「我記得那裡有一處火山群,不是很大!」

隨後又慢悠悠的說著,好像真的是在想一般。

「小子,聽你的聲音,年紀好像不大,現在將你頭上的那斗笠給拿下給我看看!」可是這時,那白髮老嫗臉上浮現出一抹疑惑,然後對著羅無生說道。

至於同時,袖袍一揮。

滾滾的烈焰風暴,呼嘯出一股勁風,向著羅無生頭上的黑色斗笠而去。

「小子,樣子丑,怕嚇到前輩,所以還是算了!」

羅無生心中微微一變,但很快笑著說道。

之前被轟碎的冰焰狂雷,再次在虛空浮現,將那勁風給抵擋了下來。

「再丑的東西我都見過,至於你這點,又算得了什麼!」白髮老嫗沒想到葉天敢阻攔她的攻擊,神色一厲,再次施展出一股強大的勁風。

這一次還有烈焰呼嘯,想要將那冰眼狂雷再次轟碎。

砰!

可是兩者一個對碰,讓她整個人一驚,因為她的攻擊再次被抵擋下來。

剛才那攻擊,就算是中期巔峰也難以抵擋下來。

再婚蜜愛:帝少請剋制 一個剛突破,就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而且還真的年輕,怎麼跟一個人非常的相像,而且這攻擊,她也感覺這麼的熟悉。

至於旁邊的血發男子兩人,也同樣沒想到羅無生能再次抵擋住白髮老嫗的攻擊。

「小子,我說你是誰呢,原來得來全不費工夫,自己送上門來了!」隨後下一秒,白髮老嫗想到什麼,雙眼一亮,浮現出一抹激動的說道。

「羅無生!可惡,小子,沒想到你就是那羅無生,怪不得帶著斗笠不敢以面示人,而且還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攻擊。不過今天,你別想離開這裡!」血發男子聽著白髮老嫗的話,愣了一下,也隨之神色恍然,快速的反應過來。

沒想到他們所要尋找的羅無生,居然就在他們的面前,只要抓住這羅無生,這一次他的功勞非常的大,只要得到足夠的資源,他就有突破到後期的希望,另外這羅無生身上還有那血脂馬,不知道有沒有全部煉化修鍊。

只要有所剩餘,那血脂馬的血肉,他必定有一份。

其他修鍊室的武者,也沒想到這羅無生就在他們這裡。

對於羅無生的事情,他們這火耀城離血荒域近,而且這麼長的時間過去,自然聽到了一些消息。

雙屬性武道天才,他們有些難以想象,就算只有一個屬性武道,也可以脫穎而出,站到頂尖天才的行列。

而且那帝器雛形,聽說非常的強大,他們還沒有見過,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

不過想歸這麼想,但還是要儘可能的離開這裡。

等下如果對戰,必定有一場大戰。

因為他們聽說羅無生可是以一敵三,將三個後期強者給擊傷逃走的。

而且現在羅無生突破到了中期,實力更加的強大,炎宗這三個長老,除了那個後期的非常強大,其他的兩個對於羅無生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

羅無生沒想到自己的身份,就這麼被猜到了,嘴角笑笑,沒有什麼過多的擔心,因為他的境界在這時,已經徹底的鞏固。

不用再擔心,動用真元引起絮亂不穩。

「小子,給我滅!」

白髮老嫗既然知道那個人是羅無生,也不再遲疑,羅無生之前的實力,就達到了後期,現在突破,實力瞬間暴漲。

絕對不能讓羅無生境界徹底鞏固,否則他們這邊只有她一個後期,等下還是會被羅無生給逃離開來的。

手中的深紅色拐杖再次一個隔空一點,看似平靜的虛空,突然之間如怒嘯大海一般,不斷激蕩出一道道急劇漣漪。

霸道總裁嬌寵妻 而那羅無生所在的修鍊室之前,一道道紅色殘影浮現而出,每一道殘影上面都散發著一股心悸毀滅的強大靈威。

「如果你一開始出現的時候,施展出這攻擊,我羅無生還要擔心害怕一下,但是現在,就這點攻擊也想要殺我,簡直可笑之極!」

那之前抵擋烈焰風暴的冰焰狂雷,隨著羅無生的說話聲,直接爆發出一股心悸令人心悚到深處的強大靈威。

咚!

那紅色殘影還沒有觸碰到修鍊室,就被滾滾而出的冰焰狂雷給抵擋了下來。

這一抵擋,整個虛空處在一個極其狂暴的靈力波動之中,所過之處,那些四周修鍊室上的禁制,根本抵擋不住,全部一個急劇漣漪爆裂。

石門的話,也同樣全部爆裂,裡面的武者,體內催動體內的真元不斷的抵擋,但就算在怎麼抵擋,他們還是難受窒息到死亡。

「現在剛突破,還不知道實力如何,就拿你們三個來估計一下我的實力!」羅無生一聲霸道,那滾滾的冰焰狂雷,更加的怒嘯洶湧,一個巨浪而起,就向著白髮老嫗三人而去。

「哼,我可不是你之前所擊傷的那三個後期武者,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白髮老嫗神色難看,沒想到他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輕視了,隨即一個冷哼,手中的深紅色拐杖再次點出。

這拐杖雖然沒有帝器雛形那麼的強大,但也是天階上品的靈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