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能滿足那麼多人的修鍊?


修士高手,沒有資源,修鍊太難了,這其中難免不會造成其他的大問題。

「有,一旦天地徹底復甦,這片天地也會大變,哪怕是剛出生的嬰孩,稍微修鍊,便可能有真氣凝聚!」林楠沉聲回道。

這一點,他在天國和小飛仙家的老頭子聊了不少。

什麼叫祖星?

那是天地之初最先出現的地星球,也是修鍊者的源頭所在,這種地方受天地眷顧,一旦徹底復甦,將勢不可擋。

至於資源的問題,按照老頭子的話說,到時候自然會有的。

甚至,這個地球也將會變成他們不認識的新地球。 路彥琛的聲音冰冷:"墨言,你要是不想要另外一隻胳膊了,你就使勁作,我成全你!"

墨言不敢動了,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掙扎的厲害,可能殘的就更厲害。

路彥琛既然想對付他,他根本跑不了,他們倆的勢力差距太大。

他不再掙扎,直接被路彥琛抓著后領,走到樓頂邊緣。

路彥琛看著下面像螞蟻一樣的車輛,他輕笑:"墨言,你說,你掉下去之後,會不會被那些車還小!"

墨言是真的慌了,他一下子掙紮起來:"路彥琛,你不能亂來!"

墨言敢來赴約,就是覺得,路彥琛不會真的把他怎麼樣。

他是真的沒想到,路彥琛這個瘋子,居然想把他從這裡推下去!

他掙扎的厲害,路彥琛似乎是覺得煩了。

他拉起墨言的另外一隻手,再次擰斷。

墨言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路彥琛卻發出了冷笑:"現在,兩個胳膊對稱了,你要是還亂動,就該輪到你的腿了!"

墨言是真的怕了:"路彥琛,你這個瘋子,你到底想幹什麼?"

路彥琛挑了挑眉:"我不想幹什麼,我只是想問問你,先是柳清清,又是我身邊的人,你到底想做什麼?你就這麼喜歡在我頭上動土嗎?話說,你們老大也未必敢這麼做!誰給你的膽子啊,墨言!"

路彥琛說著,將墨言往前推了一把。

墨言驚恐的"啊"了一聲:"路彥琛路彥琛,你別亂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路彥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可以不推你,可你似乎每次招惹我,都不長記性啊,這次,我打算給你長長記性,你應該沒意見吧!"

墨言還沒明白過來,路彥琛說的話,究竟是什麼一次。

突然,他的右手被路彥琛抓住,路彥琛毫不猶豫,拿出一把鋒利的刀子,手起刀落。

墨言右手的小拇指和無名指,直接被削,從樓頂掉下去了。

墨言疼的直接站都站不住,直接臉色慘白的在地上打滾。

路彥琛緩緩的蹲下來,一下一下,將刀子上的血,擦乾淨。

他的聲音如同惡魔:"本來,我是不想親自來給你長記性的,但是,你這次是這的惹到我了,沒辦法,我只能親自來,讓你見見我,加深點印象!"

說罷,路彥琛站起來。

他把刀子扔在一旁:"對了,提醒你一下,你現在下樓,去找你那兩根手指,說不定找到了之後,還能按上呢!"

路彥琛說完,直接轉身下樓。

看著那個黑色的背影,風衣被吹起,遠遠的離開。

墨言心裡眼裡,全是驚恐,魔鬼,這個人絕對是魔鬼!

墨言非常確信,今天的路彥琛,連他恐怖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展現出來。

這個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路彥琛下了樓,直接回暗夜組織總部。

雖然他對墨言不屑一顧,但是,黑黨的老大沉風,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

所以,他動了墨言,還是需要做一些善後工作的。

路彥琛將一張照片,和兩根斷手指,放在一個盒子里,讓手下給沉風送去。

手指是墨言斷了的那兩根,照片是他安排去保護葉一朵的人拍的,場面就是墨言的人,給葉一朵打了麻醉針,葉一朵暈倒的場景。

路彥琛相信,把這個給沉風,沉風就算是看了,也不會主動找麻煩。

畢竟,他調查一下就會知道,葉一朵跟暗夜組織和黑黨,都沒有關係。

他們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定,那就是,不管他們組織里的人怎麼樣,都不能碰跟組織沒關係的普通人。

而葉一朵,就屬於那種普通人。

墨言動了葉一朵,可葉一朵不是組織里的人,路彥琛又護著葉一朵,他只能給墨言一點教訓。

以路彥琛對沉風的了解,這樣的事情,沉風肯定不會大動干戈的為墨言報仇。

果然,東西送過去,天都黑了,沉風那邊送話過來,他會好好教訓墨言,這次的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路彥琛這才離開暗夜組織。

他直接開車回家。

結果,到了家裡,敲隔壁的門,卻沒有人開門。

路彥琛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葉一朵雖然平時都在家裡,可是,這也不代表她不出門啊!

第一次,他跟路烈風來這邊找葉一朵的時候,不就在外面等了一天嗎!

想到這裡,他無奈的嘆口氣,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葉一朵。

"喂,你在哪裡呢?"路彥琛的聲音平靜,跟下午商業大樓樓頂那個人,似乎是兩個世界的人一樣。

葉一朵沒想到,路彥琛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她笑了笑,聲音有點傻:"我啊,我正要去吃飯呢!"

"你一個人,告訴我地點,我過來!"路彥琛毫不猶豫的開口。

他不知道,除了自己和雲夢恬,葉一朵還認識什麼人。

所以,葉一朵說要去吃飯,他毫不猶豫的開口,要跟她一起。

結果,葉一朵聽到他的話,聲音變得結結巴巴:"那個……你真要來啊,我跟……我跟一個朋友,倫敦這邊的,你不認識!"

葉一朵也不知道要怎麼拒絕路彥琛,路彥琛說了要來,她覺得,自己要是說不讓他來,會讓他沒面子。

所以,她結結巴巴的說了半天,吞吞吐吐的,等著路彥琛的反應。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的話,果然沉默了。

路彥琛覺得,自己太想當然了,雖然平時葉一朵基本在家不出門,也不跟人有什麼來往。

可是,這也不能說明,她來倫敦半年時間,一個朋友都沒有啊!

他突然很好奇,能跟葉一朵做朋友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皺眉想了想:"既然是朋友,那人多了熱鬧,我就過來湊個熱鬧,你告訴地點就行!"

葉一朵沒想到,路彥琛真的要來。

她有點忐忑,卻有點小興奮。

要知道,這算是路彥琛第一次見自己的朋友呢!

她想,約翰這人會說話,肯定不會冷場的。

一會去了,他跟約翰說一聲,按照約翰的性子,應該也不會介意。

葉一朵告訴路彥琛地址,就掛了電話。

路彥琛一個人坐在車上,盯著手機,沉默了一會,就驅車去葉一朵說的餐廳。

他的眸子有些沉,他雖然沒有問葉一朵,你的朋友是男是女。

可是,他的直覺告訴他,葉一朵今天晚上見的這個人,肯定是個男人。

而且,他跟葉一朵的關係,應該很不一般。

葉一朵這樣的姑娘,不是那種容易交心的,她不會把隨便什麼人,都稱為朋友的。

路彥琛承認,他有點小小的不服氣,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每天能跟葉一朵約飯。

他心裡吃味了,卻不肯承認,他告訴自己,自己只是想幫葉一朵看看,她這個朋友,到底是不是好人。

葉一朵到餐廳的時候,約翰已經到了。

他坐在座位上,笑眯眯的看著葉一朵:"朵,來了!"

他站起來,幫葉一朵主動拉開椅子。

葉一朵坐下來,他紳士的遞上菜單:"看看想吃什麼?"

葉一朵猶豫的放下菜單,硬著頭皮說:"約翰,我……我們要不再等等,一會還有個人要過來,對方也是我朋友,我們一起吃個飯!"

約翰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也是朋友?"

他突然挑眉,看了一眼葉一朵:"朵,你說的朋友,該不會是你的前任吧?"

葉一朵尷尬的看了一眼約翰,突然不說話了。

約翰的神情有些失落:"看來,我是真的猜對了,對方果然是你的前任!"

約翰自嘲的笑了笑:"我還真沒想到,有朝一日,我能跟你這位前任,有一次吃飯的機會!"

葉一朵皺眉看向約翰:"約翰,你沒事吧,你今天說話,怎麼奇奇怪怪的,什麼我的前任啊,你心裡知道就行了,別說出來,現在就是朋友,待會他來了,你可別胡說,知道了嗎?"

約翰悶悶的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胡說的,要是把你的心藥說走了,你以後抑鬱症嚴重了,你把一切賴在我頭上怎麼辦!"

葉一朵知道約翰故意這麼說的,她挑了挑眉:"你知道就好!"

約翰無奈的嘆口氣:"有了葯,就沒有我這個醫生的位置了!"

葉一朵哭笑不得:"約翰,你夠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我們再等等吧!"

約翰突然來了一句:"你說我要是早點認識你的話,那該多好啊!"

葉一朵有點摸不著頭腦,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突然說這個呢?"

約翰笑了笑,搖搖頭:"沒……沒什麼,我就隨便說說!"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皺眉道:"約翰,你今天有點奇怪啊!"

約翰笑了笑:"這不是要見你的那位……朋友,我這之前只聽你說他,現在要見真人了,有點緊張嘛!"

葉一朵才不相信約翰的鬼話,約翰是一位醫生,醫德在葉一朵心裡,稱第一,沒有人能稱第二。

但是,約翰作為朋友,平日里說話,對於親近的朋友,她總是很隨和的,正因為他是心理醫生,平時說話會讓人呢覺得格外的舒服,說出來的每句話,似乎都能說到你的心坎里。 用約翰的話說,這是職業病,他作為心理醫生,平時喜歡觀察病人的神情變化,從而估測對方心裡的想法。

所以,在現實生活中,下意識的就會去看,去猜,然後說出讓對方開心的話。

可是,約翰這會說出來的話,明顯有失水準啊!

葉一朵看了一眼約翰:"你的職業水準下降了啊!"

約翰笑了笑,沒說話。

葉一朵喝了一口水,看見餐廳門口走進來的人,她立馬笑了起來。

她站起來,揮了揮手:"這兒!"

路彥琛一眼就看到了葉一朵,他的嘴角微勾,向著葉一朵走過來。

約翰背對著路彥琛,只看到葉一朵突然興奮的站起來揮手。

他猜到是那個所謂的前任,也是葉一朵的病因來了。

他慢慢的轉過頭,想看看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

路彥琛這時,也走了過來。

然後,他就跟轉身過來的約翰,目光對上了。

"約翰!"

"琛!"

他們兩個人吃驚的看著對方,一起喊出對方的名字。

葉一朵傻眼了,她臉上的笑容僵了僵,隨即吃驚的瞪大眼睛:"不是吧,你們認識?"

約翰腦子裡突然轉不過彎了。

他感覺自己的腦子,像是變成了一台生鏽的機器一般,不夠用了。

怎麼會這樣呢?

路彥琛是葉一朵的前任?

他這個理解,應該沒錯吧!

那也就是說,他一直臆測了半年的情敵,居然是路彥琛?

這都什麼鬼東西啊!

緣分也沒有這麼巧合吧!

約翰瞪著路彥琛,想到路彥琛告訴自己,他經常夢到的那個姑娘。

他的心沉了又沉,葉一朵心心念念的前任,是路彥琛。

路彥琛的心藥,可能刺激他想起缺失記憶的心藥,居然是葉一朵!

他複雜的看著路彥琛,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改說什麼。

想到自己跟路彥琛說,他喜歡上了他的病人,那個女孩的前任,現在消失,又回來了!

約翰的心各種滋味,路彥琛應該……可以猜到他說的是誰吧。

路彥琛喊出約翰的名字之後,也像是被定在了原地。

就像是約翰猜的,路彥琛想到了。

富貴養花人 他想到前幾天,約翰喊自己去喝酒,他沒有時間,在電話里,他陪著約翰聊了幾句。

約翰說,他喜歡上了自己的病人,一個患有輕度抑鬱症的女孩子。

那個女孩,因為自己喜歡的人消失,過不了心裡那一關,患了輕度的抑鬱症,現在,她喜歡的那個人又出現了。

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呢?

他一下子要接受兩個重磅炸彈,一個是葉一朵有輕度抑鬱症,還是因為自己。

另一個是約翰,他居然喜歡葉一朵。

自己的主治醫師,兼好友,突然就變成了自己的情敵。

路彥琛的內心很複雜,心情更是難以言說。

他和約翰盯著對方,似乎都看穿了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葉一朵問這兩人,是不是認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