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胡耀顥,你可不可以到我那邊辦個工廠?”金仲達眼睛噴着一團很強慾望,盼着胡耀顥滿足他。


“這倒是一件好事。不過,我一時答覆不了你,要和廠裏其他人商量後,才能決定。”胡耀顥笑嘿嘿的,不置可否。

“你是廠長,你自己願意不就行了,還要跟別人商量個逑。”金仲達不以爲然,他心頭實在不明白,胡耀顥是一個廠長,什麼事情還不能自己做主,要和別人商量。

胡耀顥笑笑,說:“我們是民營企業,凡是重大事情要在董事會上討論決定,不能一個人說的算”

事實上這不過是胡耀顥的緩兵之計,他是一個野心相當大的人,凡是有利於企業發展的機遇,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之沒有當場答應金仲達,是出於他的深思熟慮、持重,是一個企業策劃者所應有的慎重和細緻。說大話,空許諾,只能損害企業形象,不能給企業帶來任何利益。胡耀顥要先做一番實地考察,經過論證之後再做決定。

湊巧的是,熊瑛華這個挺胸傲人的大美女突然心血來潮,說是剛好這個週末有空,要補償一下胡耀顥上次那頓沒有吃成的午餐,晚上請他到家吃晚飯。

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熊瑛華感激他,因爲她姨丈的病好多了,身子能動啦;四大金剛也被改造,已經脫胎換骨,高二(2)班不再是菜市場一個。

金仲達的意外到來,胡耀顥賊歡喜,興奮得飄飄然, 寵物店小老闆

這下,胡耀顥遇到難題了,不去熊瑛華家吃飯吧,傷她的心,也浪費她一頓晚飯。去吧,肯定要把金仲達帶上。

也罷,明天再請金仲達上飯店吃飯吧,剛好也叫金仲達見識見識熊瑛華的風采,殺殺金仲達的傲氣,看他還有什麼臉開口閉口就是他們那邊少數民族女孩長得天仙一般水靈靈的。

和熊瑛華一照面,金仲達頓時呆若一尊泥塑,人們都誇他們那邊傣族女孩一個個長得水靈靈的美若仙女,可是頭一回見到熊瑛華這麼一個氣質懾人魂魄,貌蓋全球的女孩,金仲達心中自豪感煙消雲散,乃至於熊瑛華熱情問好,金仲達也沒反應過來。

多了個客人,熊瑛華把冰箱裏的烏蛋裸、熬好備用的泥鰍也拿了出來,她不但是一個好老師,而且還是一烹飪能手,做的菜色、香、味俱全。


——冰雲人馬鈴薯叫烏蛋,烏蛋裸是烏蛋煮熟搗成泥,加紅薯澱粉即時加工,味道獨特,也只有冰雲的烏蛋可以加工,冰雲屬亞寒帶,烏蛋黏性很強。熬好的泥鰍是煮泥鰍面,煮泥鰍必須是用人工線面纔好吃。

尚未上桌,一聞到那股清香味,金仲達早已是咕嚕咕嚕咕嚕的口水直往肚裏灌。本來,熊瑛華只是請胡耀顥一個人,金仲達老鼠進芝麻地,碰巧遇上啦。

這頓飯,算得上是一餐豐盛的晚宴:蘸水龍蝦,滷豬耳,清燉黃瓜魚,紅燒牛肉,墨魚香菇煮雞,新鮮錐螺湯,烏蛋裸,泥鰍面。

“譁,你們煮湯還放這麼多的白沙糖呀?”猛喝一口錐螺湯,金仲達不由得大驚小怪叫起來。

憋了大半天,一張俏臉憋扭曲了,熊瑛華最終還是忍不住呵呵呵大笑,剛吃進嘴裏的菜噴了一地。

還好是在熊瑛華家裏,要不然,胡耀顥這一回是夠沒有面子的了。趁着金仲達低頭大吃當兒,胡耀顥朝熊瑛華無奈何一笑,搖搖頭。

把頭轉向金仲達,胡耀顥笑哈哈地對他說:“你再喝一口,嘗一嘗,是不是白糖的甜味。”

“喲——”金仲達又喝了一口,驚叫了起來:“不是白沙糖的甜味。喂,你們這是加了什麼佐料,怎麼會這樣好喝?教我一下,我要買些帶回去。”

“沒有。什麼佐料都沒有加。”熊瑛華本想夾菜的手停頓下來,她已知道說話粗魯是金仲達這個特殊客人一大陋習,見怪不怪了。當下,熊瑛華笑靨迷人地對金仲達解釋說:“錐螺只能用清水煮,只是放點老薑、蒜,加了其它佐料會失去原汁原味,反而不好喝。”“怎麼樣,我們閩臺風味比你們那邊的傣族風味好吃吧?”

“你們閩臺風味吃是好吃,就是缺少辣,不夠過癮。”嘴上這麼說,可是金仲達是一口一隻龍蝦,吃的津津有味,雙眼還盯住碗裏的墨魚香菇煮雞,一邊又要傻看熊瑛華燦爛俏臉……

心頭是不屑吃烏蛋裸、泥鰍面,但金仲達也想每樣東西都嘗一口,剛夾了一片烏蛋裸放進嘴裏,嚼了幾下,糥糥的,非常可口,味道獨特,呼地驚叫一聲:“老天,這又是什麼海味,這麼好吃,趕緊告訴我,我也要買點帶回去。”

“哈哈哈哈”熊瑛華、胡耀顥對視一眼,一陣爆笑。

“這是山珍,好吃吧。”熊瑛華也忍不住忽悠一句金仲達。

“山珍,什麼山珍,我們那邊山上有嗎?”驚詫的,金仲達嘴裏的烏蛋裸差點噴了出來。只要不是海味,金仲達就猜測他們那邊的大山裏肯定有。

悄悄看一眼熊瑛華,胡耀顥解釋說:“我們這邊叫烏蛋,不知道你們是叫土豆呢,還是叫馬鈴薯?”

乍聽下,更是驚駭的,金仲達兩粒眼珠子滾進碗裏:“你們騙人,土豆哪會有這麼好吃。”“老天,你們太厲害了,土豆也能做的這麼好吃,趕緊教教我怎麼做?”金仲達眼睛盯着熊瑛華一張俏臉……

金仲達的貪婪、好色,惹得胡耀顥直搖頭。 這一頓飯,金仲達的無知、滑稽,不時逗着熊瑛華格格格大笑。還吃什麼飯呢,熊瑛華笑都笑飽了。

嘴上說閩臺風味缺少辣味,吃的不夠過癮,可是熊瑛華、胡耀顥陪他金仲達足足吃了一個半鐘頭,兩個人加起來比不上金仲達一個人的份量。

吃的一個肚子圓溜溜的,堵塞了喉嚨,金仲達連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難了。

前腳剛剛邁出熊瑛華家門口,金仲達等不及了,忙問胡耀顥,他姐姐有無男朋友?

胡耀顥說:“這我可不知道。怎麼,你愛上我姐姐啦?”

金仲達說:“你姐姐長得好靚啊。特別是她的氣質,叫人一見心都被她勾過去了。胡耀顥,你一定要幫我問問。你姐姐沒有男朋友,叫她給我做婆娘算啦。我可是大學畢業生,現在是一個副局長了,我爹爹可是一個副縣長。”

世上有這種自以爲是的人,叫人跌破眼鏡,胡耀顥差點要笑出聲。難道,愛情的價碼那麼低賤,地位、權力隨便可以交換?胡耀顥婉言拒絕了金仲達的美夢。


好在胡耀顥這個人待人接物宗旨是一個“義”字,他沒有因爲金仲達的庸俗迂腐、孤陋寡聞、無知可笑,不再熱情款待。

幾天來,胡耀顥或是親自陪金仲達遊覽名勝古蹟,或是叫曾若美陪金仲達遊覽美麗風景。

都說沿海地區的人缺乏人情味,雙眼盯在錢上,錢纔是祖宗,可是胡耀顥一家人及他廠裏的人,一個個對金仲達熱情如火,金仲達對沿海地區人的偏見痼疾融化了。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要不是單位催促,金仲達還沒有玩夠。

金仲達前腳一走,胡耀顥後腳即策劃在省外創辦分廠這一大事,這是千載難逢大發展機遇,他這樣一個事業野心家是不會讓它從身邊溜掉。

第二天,胡耀顥開董事會,專門討論這件事。

胡耀顥正情緒激昂,武元宗猛地潑他一盆冷水,說,眼下廠裏資金就像擠牙膏了,拿不出辦分廠的錢。貧困地區落後,政策太死,官卡太多,人腦袋瓜保守僵化,他們又沒有在外省辦企業的經驗,萬一被當地官僚卡死,要遭到大筆錢損失。

頓時,會議室裏沉靜下來。

像一尊彌勒佛,胡耀顥似乎是在等待什麼,手上鋼筆有意無意在桌上當噹噹輕輕敲擊,給靜默的氣氛帶來美妙音樂旋律。

也許是在美妙音樂旋律催動下,有人打破沉默,發言。

白楊華說:“既然有這樣好機遇,我個人認爲不能放棄。能夠在雲南省邊境地區辦一個分廠,更有利於我們的產品打入東南亞市場。越南,緬甸,老撾……都是貧困農業國家。我們第一步可以做小投資,生產農具,冒一次風險。失敗了,算是交了一筆罕貴學費。”

會計師說:“我覺得,這筆學費,我們應當交。雖然廠裏目前資金是很困難,但是我們可以想辦法解決。我們有必要把目光放的長遠,來發展企業。如果失敗了,由我們在座的共同承擔損失,假如投資五十萬,我們每個人無非是承擔二、三萬把塊錢。一旦成功了,對我們廠今後的大力發展大爲有利。”

韓紅紅說:“倘若我們能夠拉當地人聯營合辦的話,風險可以大大減小。他們是貧困地區,我們的一千塊錢是他們的一萬塊錢。在投資前,我們可以先作一番細緻考察、調查。”

邊詳細做筆記,邊傾聽大家的發言,胡耀顥倏地停下筆,向韓紅紅投去一束欽佩目光,她說到他心裏去了。

……等了一會,見沒人發言,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粗獷嗓音琅琅說道:

“剛纔,大家都說了各自的想法、建議。”

“正是由於人類有創新、冒險的信念、精神,社會才得於一代比一代發達,科學才得於不斷往前發展。我們是企業管理、策劃者,更應該具備創造、冒險信念和精神,企業才能飛速壯大和發展。”

“元宗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我們是沒有在省外辦企業的經驗,尤其邊疆貧困地區,也許我們會失敗。”

“所以,我們纔要慎重了再慎重,周密了再周密思考問題,儘量把風險壓下來,我們便成功了一半。”

“一個企業管理、策劃者,要杜絕優柔寡斷和鼠目寸光,要有卓越遠見、果斷創造、開拓冒險的膽略和精神,抓住一切有利於企業發展機遇,要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將軍風範。”

“金仲達給我們提供的這個信息,是千載難逢好機遇,對拓展我們廠的潛力,有不可估量價值。我們必須緊緊的牢牢的抓住這個機遇,搶在別人前頭。”

“但是我們又如何減少風險呢?”

“紅紅已經給我們大家出了一大高招。”

“所以,我們可以派同山、宇誠、志熊三個人先到雲南去實地考察、調查。”

大家詫異看着胡耀顥,嘴上誇韓紅紅,心裏連派去考察的人選都想好,看來他早已跑到大家前頭十萬八千里,不得不敬佩他的膽略、遠見。

特別是韓紅紅,她見胡耀顥在大家面前竟然出人意料的如此賞識她,她激動的好想放聲大哭一場。

唯獨不高興的人,是武元宗,明眼人都知道他胡耀顥所說的優柔寡斷和鼠目寸光,指的就是他武元宗。

派趙同山、伍宇誠、張志熊三個前往實地考察,自有胡耀顥的主見、目的:趙同山是一個辦事細心的人,伍宇誠是廠裏“外交部長”——有着不凡攻關才幹,張志熊是廠裏技術一把手。他們三個人利用自己所長,相互配合的話,肯定不負衆望。


統一意見後,胡耀顥便作了細緻安排和交待:趙同山、伍宇誠、張志熊三人到了雲南,先要避開當地**和有關部門人員,親自跋山涉水深入到山區去考察和調查。


待事情確定下來,趙同山、伍宇誠、張志熊三人立即與金仲達取得聯繫,通過金仲達會晤當地**高層,瞭解當地政策、法規等等情況,具體洽談聯營辦廠一事。有關事項,他們三人可以自行做主。

在投資方面,流動資金、技術、銷售上,可以完全由電子工業機械廠全盤負責,但是對方必須投資設備的三成以上,並提供廠房——有舊的就行。只要對方肯投資設備的三成以上,等於是牽住牛鼻子。

這給伍宇誠一個大顯身手機會,拉不到對方投資設備,說明他伍宇誠這個“外交部長”還欠火候,不夠格。

最後,胡耀顥面龐倏地冷峻,嚴肅道:“在這裏,我要鄭重事先聲明一點,如果你們三個人工作上瀆職,把考察當作旅遊,造成投資後失敗,你們三個人必須承擔一切責任,連同這次考察費用同樣要由你們自己承擔。如果成功了,同樣給予重獎。你們三個敢不敢?”

“敢!”張志熊馬上站起來,一字一板,口氣堅定:“如果因我們工作上瀆職,導致投資後失敗,砸鍋賣鐵,我們甘願承擔一切責任。如果成功了,這是我們神聖使命,這是我們的職責。爲工廠做一點奉獻,是天經地義份內之事,不能說重獎。”

“好,有膽略,這纔是一個做事的人。”胡耀顥忽地站起來,深邃眼睛射出一束冷峻、睿智,說:“這是我們廠創辦至今的一次大機遇,也是一次大冒險,大家一定要肝膽相照相互配合,有謀出謀有計出計。” 散會後,胡耀顥把趙同山、伍宇誠、張志熊三人叫到辦公室,又與他們詳細探討了一陣考察中可能發生的詭譎事。

第三天早上,趙同山、伍宇誠、張志熊三個人踏上了征程,行與不行,烏龜爬門檻——就看這一番。

長話短說,這裏就不一一細述他們三個人的考察過程。

考察,簽訂合同,用了不到半月個時間。

按胡耀顥的心願,當然是要趙同山赴雲南籌辦分廠並擔任廠長,給他一個很好鍛鍊機會,成就一個實力人物,日後獨擋一面。然而事與願違,趙同山極不情願的拒絕。

只好作罷,不勉強趙同山,胡耀顥也不問趙同山是爲什麼?但是胡耀顥心底裏頭埋了個疙瘩,他心裏在琢磨,以往叫趙同山辦什麼事,他從來沒有開口拒絕、推辭,一口馬上爽快答應。

對趙同山,胡耀顥非常器重。

當頭以來,胡耀顥最後悔一件事——用錯了人,沒有讓趙同山當副廠長,卻讓優柔寡斷的武元宗當了副廠長。因爲這是舊電子工業機械廠定下的事,不想更改,免得幾個鐵哥們鬧情緒,傷了彼此和氣,這是他胡耀顥最不願看到,最不願乾的事情。

下班了,胡耀顥邊往外走,心底裏頭仍然琢磨着趙同山爲什麼不情願到雲南去擔任分廠廠長?

“胡廠長,等我一下好嗎?”剛走到樓梯口,曾若美清脆、甜美的百靈鳥嗓音便在胡耀顥身後喊叫。

隨着聲音,曾若美一陣風似的跑到胡耀顥身邊。

剛滿二十二歲,曾若美是昨天過的生日。她大專畢業,雖然離美女尚有一大截距離,但是她萌萌的像一隻百靈鳥,無憂無慮,又天生豪放、活潑,屬於開放型的那一類靚女吧。

敢作敢爲,是曾若美的天性,她從不管別人如何對她說長道短。自從她來了之後,把一個辦公室裝飾的和一個小公園、小書畫展廳似的,叫人心曠神怡;芳馨的花香,隨時隨地撲鼻而進,使人精神永遠處於最佳狀態下。

從此每天坐在這樣的辦公室裏伏案工作,胡耀顥特感到有精神,從不感到疲倦。誠然曾若美也很快博得胡耀顥青睞。特別叫人眼紅的是,曾若美一頭一直垂到屁股的烏黑髮亮秀髮,猶如一襲黑瀑布,使她顯得特飄逸特瀟灑。

——人如其名啊!

也不嫌,一到胡耀顥身邊,曾若美親暱地大大方方挽起他手臂。

“百靈鳥,你以後還是和大家一樣叫我吧。叫我胡廠長,我全身起雞皮疙瘩——賊不自在。”

“……呵呵呵。那,好吧,以後就叫你胡司令大老闆。”“我們兩個今晚上去吃地瓜腦,怎麼樣,我請客。”

“這可是你說的喲,可不許耍賴,百靈鳥。”

——百靈鳥,是胡耀顥給曾若美的暱稱。

有一回,胡耀顥對曾若美說,她嗓音悠揚、婉轉的與百靈鳥聲音一樣好聽。“那你叫我百靈鳥好了,胡廠長。”所以,曾若美成了一隻可愛的百靈鳥。

兩個人說的話,不一會兒來到了廠裏停車棚。胡耀顥推出摩托車,還沒有來得及發動,曾若美一躍上去,牢牢的雙手抱住胡耀顥的腰……

到了市區,他們熟輕車熟路向紅軍路奔馳而去。

紅軍路是冰雲一條風味小吃街,這裏不管什麼時候,總是熱鬧非凡。冰雲流轉着這麼一句話:想知道冰雲繁華不繁華,想知道生意好做不好做,請到紅軍路走一走,看一看,便見分曉。可見紅軍路這條小吃街是冰雲人看市場的晴雨表。


找了一家內部裝修比較好的,衛生不錯的小館店,在雙人位上,胡耀顥和曾若美邊聊天邊等待着。

業餘裏,胡耀顥也是一個開心的活寶,曾若美和他在一塊兒,話閘一打開,像滔滔江水,收不住。

“胡廠長,哦,胡司令。”想着和胡耀顥是一對戀人似的,曾若美好奇問他:“胡司令,像你這樣的人,有如此衆多的美女圍在你身邊團團轉,你幹麼不抓住她們當中一個銷魂銷魂,又不是談戀愛,你眼光還那麼高,挑剔幹麼哩。”

手上拿着一雙衛生筷玩耍着,胡耀顥對曾若美的話,微微一笑,接着輕輕搖搖頭,自嘲道:“哪裏是我眼光高、挑剔,是你們女孩子一個個不喜歡我,我可是抓不着。”說到這裏,胡耀顥把手一伸,說:“你看,我人個子矮,手才這麼一點長,又跟柴頭一樣,抓不着呀。人家一見到我這種八等殘廢,不逃走纔怪,哪還會跟我銷魂。”

“呵呵呵……”曾若美不禁啞然失笑:“看你,把自己說成了一頭大惡魔。說真的,胡司令,如今這個世道的老闆,像你這樣老實、不亂來的有錢男孩,除了你外,恐怕要成國寶了,雞店也要關門喲。你還是爲我們廠的女孩子着想一下,早點結婚吧。要不然,全廠女孩子眼睛全盯在你一個人身上,全非你不嫁,一個個都要成了老女孩,外邊人還以爲我們廠的女孩子沒人要呢。”

本來不想笑,但是胡耀顥還是忍不住放聲大笑,差點把女服務員端上來的兩碗地瓜腦碰翻在地。

曾若美果然是開心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