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胡敏喝道:「前幾天才給你小子說,沒事去泡妞,別總想著賭石,你這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啊!還想指望我帶你去平山公盤,門都沒有。」


「我自己去!!」顧銘倔強道。

拒嫁豪門:少帝的女人 胡敏哼道:「沒有邀請函,你連門都進不去。」

顧銘:「……」

這是他最不想聽到的消息,糟糕透頂。

沒得說,趕緊認慫,他說:「敏姐,你冤枉我了,我一直把你說過的每一句記在心裡,一刻都不敢忘記。」

胡敏作嘔吐狀,說:「少在這裡噁心我,我不信。」

「真的,真的,不信你考我。」

胡敏爆粗口道:「我考你個屁,我不是要你記住,我是讓你聽話,你不聽話,倒背如流都沒有卵用。」

「我這不是逼不得已嘛。」

「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讓你賭了?」

「那到不是,就是最近手頭有點緊,一時半會又找不到賺錢的門路,就過來碰碰運氣,沒想到運氣還行,一來就開出了清水白翡。」

胡敏:「……」

顧銘這運氣豈止還行,爆炸好不好?簡直羨慕死人。不過,顧銘怎麼會沒錢?前兩天不是才賺了兩個億嗎?花光了?

「你錢呢?你可別告訴我,你兩天花了兩個億。」

「沒花光,還有不少,但錢這玩意不嫌多,況且,我這點錢也不多啊!想買個東西都買不起。」

「你想買什麼?私人飛機?那玩意確實不止兩個億,但你用的著嗎?」

數落顧銘不夠,胡敏打趣的說:「怎麼,地上已經容不下你了,想升天?」

顧銘:「……」

他沒事買哪門子飛機,那不是浪費錢嘛。

他誠實道:「私人飛機沒想過,但是有塊原石我覺得不錯,想買了。」

「哪塊?」

「一號標王。」

胡敏差點被氣倒。

售價高達2.49億的標王,顧銘也敢買,也敢去賭,這膽子是不是忒大了一點?不知道那塊原石貴到連很多身價數十億的大老闆都不敢去碰嗎?真不怕一夜返貧?

不滿,她現在對顧銘是嚴重不滿,一巴掌拍掉顧銘放在她腿上的魔爪,並堅決反對道:「那塊原石你不能買。」

「為什麼?」顧銘揉著手說。

疼到是不疼,就是還沒有摸夠,只能摸自己的手解悶。

「價錢那麼貴,解漲的概率很低,不值得去賭。」

「其實還好,我覺得就算虧也虧不到哪裡去,搞不好還能賺一筆,那我可就真的發了。」

胡敏數落道:「你以為你誰啊?汴和在世?有點自知之明好嗎?」

「汴和是誰?他很牛嗎?」顧銘好奇道。

胡敏白眼道:「賭石行業的開山祖師爺,歷史上和氏璧的發現者,你連汴和都不知道,你賭什麼石?」

「不行,真得給你小子找個老師才行,否則你小子不明白自己有幾斤幾兩。」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一更,中午12點和晚上八點各更新兩章,求票。 不給顧銘拒絕的機會,胡敏拿出手機,打通了一個電話,簡單說了幾句,講明大致意思后,就把電話掛掉。

然後,她笑著說:「你小子運氣不錯,老爺子現在就在玉翡大夏看石,跟我來吧!」

顧銘:「……」

他很無語,他賭石哪需要老師,靠自己就行了。

他委婉的拒絕道:「敏姐,找老師就算了,我覺得我現在這樣挺好的,不需要老師。」

「不行,必須去!!」

胡敏抓住顧銘的胳膊,一邊拉一邊說:「快走,別不知道好歹,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要知道有多少人想拜古老爺子為師都不行。為了你,姐這次可是豁出了老臉,你要是不把握機會,那姐可真生氣了。」

「而且,這一次平山公盤我也是請的古老爺子出山,你只要拜入他門下,乃怕這一次平山公盤我不帶你去,古老爺子也會帶你去。」

「這……」

顧銘想哭,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平山去不去以後再說,現在他的當務之急是買下一號標王,賺筆大的。

這同樣離不開胡敏,他需要胡敏把這一次的錢轉給他。

假裝同意,胡敏大喜,立刻叮囑他說等會要懂禮貌,要謙虛,不能因為運氣好開出幾塊高檔翡翠就目中無人,要給別人留下好印像。

同時,她還把古老爺子的信息講了出來,什麼賭石大師,什麼玉石專家,什麼申海市玉石協會名譽會長,名頭不止多,而且每一個都大得要死。

顧銘忍不住問道:「敏姐,你確定這樣的人會收我當徒弟?」

「有機會?」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我,難不成還是因為你?」

「他喜歡你?想要老牛吃嫩草?」

顧銘態度堅決的說:「那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往火坑裡面跳。」

「你胡說八道什麼?」

胡敏沒好氣道:「胡家與古家是世交,麗人珠寶能有今天的成績,全仗著古老爺子幫助,這些年要不是古老身體不適需要在家靜養,我也不至於在雲省被人家坑得那麼慘,也不至於手中連塊高檔翡翠都沒有。」

「今天,老爺子難得出來一次,人就在玉翡大夏六層,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會給你機會,你可得給我把握住。」

「這樣啊!!」

顧銘鬆了一口氣,他真怕他的敏姐姐被一個糟老頭給搶走了,那樣他死不瞑目。

看到這一幕,胡敏都不知道說什麼,拉著顧銘走。

一邊走,顧銘一邊就在想,他是不是可以溜了,但是想到對方也在六層,他熄滅溜的念頭,這也是他現在要去的地。

「還是先把錢拿到手吧!!」

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立馬說:「姐,人我可以跟你去見見,但你能不能先把錢轉給我?」

「怕我不給?」

「不是!」

顧銘小家氣道:「我只是想看一下銀行的簡訊提示,滿足一下賺錢的快感。。」

胡敏:「……」

她明白,顧銘這是騙人的話,其實心裡對一號標王依然念念不忘。

但是,她沒有理由不給顧銘錢。

在商言商,顧銘已經很地道了,她這個當姐姐的要是付錢不痛快點,反而顯得她這個人不行。

「行!我馬上給你轉。」

胡敏打電話轉賬,很快,一億兩千萬現金轉到顧銘的戶頭,瞬間,顧銘的銀卡內有了多達三億的資金,買下一號標王,綽綽有餘。

把翡翠放置妥當后,胡敏這才帶著顧銘前往六層,尋找她給顧銘找的老師,古藍楓。

六層,一號標王前,古家爺孫正在輕聲說著話。

「爺爺,這塊原石標價2.49億,是不是太貴了一點,這怎麼可能有人會買!!」

「是啊!沒人買,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塊原石已經擺在這裡兩年多了。」

「那為什麼不降價出售?」

古藍楓笑著說:「原石行情年年上漲,原石只有漲的份,哪有降的份。」

「況且,這塊原石的表現不錯,還是有漲的可能,作為商人,自然要利潤最大化,豈會平白無故的降價。」

「有漲的可能?多少?」

「不足一成吧!!」

「太少,難怪賣不出去,怎麼的也要五成的可能才值得一賭。」

「風險越大,收益越大,如果有五成的可能,那就不是這個價了,懂嗎?」

「嗯嗯!!」

就在這個時候,胡敏帶著顧銘找到了古家爺孫,胡敏甜甜的喊道:「古爺爺,小傑。」

「敏姐來了!」

古藍楓和古玉傑轉過身,顧銘一看,傻眼了,這不是剛才他在電梯裡面碰到的那對爺孫嗎?難不成眼前這位穿著唐裝的老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古藍楓?

顧銘看到了古家爺孫,古家爺孫同樣也看到了顧銘,古玉傑疑惑道:「敏姐,這位是?」

其實他們心中隱隱有了答案,這位可能就是剛才胡敏在電話中提到想要拜師學藝的人。

這……

古家爺孫有些懵。

剛打完他們的臉,又跑來拜師,侮辱誰呢?沒有這樣侮辱人的好嗎?

當然,古家爺孫心裡清楚,顧銘不是有意的,也不知情,是他們找打。

連顧銘都不知道的事情,胡敏豈會知道,如實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剛才在電話里提到的那位在賭石上很有天份、想要拜古爺爺為師的年輕人,顧銘。」

說的時候,胡敏給顧銘遞了一個眼色。

顧銘懂,趕緊道了一聲好,然後才尷尬的說:「恕晚輩眼拙,剛才沒有認出古老來,還請古老恕罪。」

「你們見過?」胡敏驚訝的說。

古玉傑笑著說:「敏姐,你這就不知道了吧!我們不止見過,我們還見識過他的厲害,比老爺子還牛,你讓他拜老爺子為師,我怕爺爺教不了他啊!!」

「啊?怎麼回事?」胡敏好奇的看著顧銘。

顧銘一臉懵~逼的說:「我也不知道,我剛才就買了一塊原石,跟古先生在電梯裡面聊了幾句,沒幹過別的。」

「顧先生忘記了,剛才你在解石室切的那一刀?」古玉傑提醒道。

「我切那一刀有問題嗎?不是沒有破壞裡面的翡翠嗎?挺好的啊!!」顧銘納悶道。

古家爺孫:「……」

在那種情況下,沒有破壞裡面的翡翠,這就是最大的問題。可偏偏畫線切石的人還不知道他幹了一件多麼牛~逼哄哄的事情,你說氣不氣人? 古玉傑忍不住問:「顧先生,我很好奇,當時畫線的時候你心裡是怎麼想的,為什麼那樣畫?」

「我說我隨便畫的,你信嗎?」顧銘無奈的說。

「這個……我不信。」

重生之我有靈泉 「不信那我就沒有辦法了,我真是隨便畫畫的。」顧銘攤手道。

古玉傑:「……」

他覺得顧銘謙虛的過份了,有心刁難顧銘一下,指著身後的一號標王說:「顧先生,這塊原石你覺得如何?」

「很好。」

「那你敢買來解嗎?」

「這當然……」

顧銘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胡敏打斷。

胡敏搶話說:「小傑,你別激他,這小子剛才就打算去買一號標王,我好不容易才攔住,你這一激,我剛才的口舌白費了。」

「還有這種事情?」古玉傑驚訝的說,他是真沒有想到,顧銘還真敢買。

諜海王牌 「真的!!」胡敏無奈的點頭。

古玉傑看著顧銘說:「剛才在電梯裡面,我問你為什麼買那塊原石,你說隨便玩玩,就算垮了,五百萬也賠得起。這一號標王售價高達2.49億,難道也是隨便玩玩?」

古玉傑求證道:「敏姐,你認識他,他的家底當真厚到可以拿兩個多億出來隨便玩?」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道:「別聽他瞎吹,前幾天他還是連玉翡大夏門都進不來的窮光蛋,要不是這幾天運氣好,接連開出幾塊大漲的翡翠,別說售價高達2.49的一號標王,他連一塊一百萬的原石都買不起。」

古玉傑捕捉到胡敏話語中的關鍵信息,好奇道:「除開他今天開出的清水白翡,他還開出了什麼大漲的翡翠?」

「你自己說。」

「這……」

剛才還讓他低調,現在卻讓他自己說,這怎麼低調得起來?

他只能繼續用謙虛的語氣說:「前幾天運氣好,開了一塊金絲種和一塊皇家紫。」

古家爺孫動容,這戰績也太顯赫了吧!要不是對方就站在他們眼前,他們指定認為有這樣彪悍戰績的人是賭石圈成名已久的前輩。

這種人需要拜師學藝?

古玉傑納悶道:「敏姐,他這麼厲害,你這還要給他找老師?老爺子都不敢拍著胸脯說他三次都能大漲啊!!這能教他?」

胡敏道:「厲害什麼,他純粹靠運氣,要不是運氣好,早就賠得血本無歸了。」

古藍楓搖頭道:「小敏,你這話說錯了,賭石靠運氣是不可能接二連三大漲的,他能夠三次大漲,必然是對原石有著極深的了解,造詣不在我之下。」

古藍楓如釋重負道:「有這樣的能人幫你,我也就放心了。」

「古爺爺,他真不行!你別抬舉他。」胡敏急得直跺腳。

顧銘臉皮不受控制的抽了一下,說:「敏姐,能給我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嗎?」

想通了,他想通了,一味的低調是不行的,只有讓胡敏知道他的厲害,才會相信他,才會帶他去平山公盤。

而他,需要去平山公盤,不僅能幫到胡敏,還能賺錢,賺翡翠,補充先天神珠的靈氣。

「你想幹嗎?別告訴你想開一號標王,這堅決不行。」

顧銘委屈說:「行不行,試過以後才知道,你不試,你怎麼就知道我不行?」

胡敏:「……」

這話說得,好像指那個事情一樣,也虧得古家爺孫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否則指定誤會她跟顧銘有些什麼。

有些難為情,但是短暫的羞澀后,她依然態度堅定的說:「說不行就不行,你如果執意要解,以後就不要認我這個姐姐了。」

顧銘:「……」

就在顧銘思考如何說服胡敏的時候,古藍楓出乎他意料的說:「小敏,我覺得可以讓他一試。」

「啊?」

胡敏驚訝的說:「古爺爺,我記得你曾經給我說過,一號標王賭漲的幾率不超過一成,這試的風險也太高了吧!」

古藍楓微笑著說:「那隻不過是我的愚見罷了,豈能斷定一塊原石的價值,應當有比我更加厲害的人去發掘它的真正價值。」

胡敏想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