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胡嘯八荒!”


“吼吼吼吼吼!”

許安爆喝一聲,雙臂猛然探出,一道如同結晶般的白質出現在許安手掌之上,虎嘯八荒拳毫不猶豫的施展了出來,一聲聲嘹亮的虎嘯在整個屍洞密室中迴環往復,生生不息,攝人心魄,衆人忽覺置身崇山峻嶺,被羣虎圍困一般。

僅僅是這虎嘯之聲,已然震得實力最差的邵兵紹武兩兄弟頭痛欲裂,幾乎連他們身體內的身體都要被震散一般。

嘭嘭嘭!

許安也是一躍而起,和趙衝在空中連連碰撞,拳拳轟擊在一起,每一拳轟擊之處,連空氣都是被撕裂,一股股的勁氣在這密室中肆掠開去,就連那刑蒙都是不敢輕易上前,生怕被這生猛的氣勁致傷。

雖然刑蒙和趙衝都是大劍師九階,但論起成名時間,卻要比趙衝晚上許多,底蘊根本不是刑蒙可以比擬的,但讓刑蒙和衆人吃驚的是,許安這個外門弟子,以劍師九階巔峯的實力,竟然可以和趙衝打得難捨難分,竟然沒有絲毫敗落的跡象。

轟!又是重重對了一拳,然後各自飛身退去。

“哈哈哈哈!痛快,趙衝師兄的拳法果然精湛,恐怕連那千冢屍王都很難勝過你這拳法吧!不過多我許安,這點兒本事還不夠,有什麼絕技,一併亮出來吧!”許安大笑着說道,黑色身影負手而立,完全不理會趙衝那難看的表情。


“你!……”

倆人連連對轟之下,似乎是打了一個平手,但只有趙衝才明白,這許安有多強勁,自己的外號被稱作鐵拳,就算是普通內門弟子都經不住這樣的轟擊,沒想到在許安面前,他這引以爲傲的拳力,竟然沒有討得一點點的好處,反而被許安震得連連後退。

體內氣血翻涌,剛剛穩住腳步,卻聽到許安這般露骨的嘲笑,差點氣得就要吐血。

“趙師兄,你怎麼對那小子手下留情?既然他敢忤逆我們的意義,倒不如直接將他擊殺了,搶過古靈神石,一了百了。”付江輝提着大刀一大步跨到趙衝身前道,目光冷冷的盯着許安。

這付江輝是典型的有勇無謀,雖然許安那胡嘯八荒看似厲害,但他覺得那也只是虛有其表罷了,趙衝的實力有多恐怖他可是清楚,以他大劍師八階實力,竟然在趙衝手中走不出五個回合,那許安就算是天才,能夠戰勝大劍師初階天才,那也絕不可能戰勝鐵拳趙衝。

在付江輝眼裏,許安之所以能夠不敗,那定然是趙衝讓着許安的。

“哼!”

趙衝努力平復這體內沸騰的血脈,回頭看了付江輝一眼,卻是沒有說話,他怎麼可能在別人面前承認敵不過許安?冷哼一聲便是不再說話。


“既然你下不了手,我來,不過除了那古靈神石共有外,其他東西可都歸我個人所有!”

付江輝一把提着大刀上前一步,貪婪的舔了舔嘴脣,一臉笑意的對許安道:“小子,如果今天你老老實實交出東西,我保證留你一條性命,若是你執迷不悟,那千冢屍王的斷臂之痛馬上就要落到你身上,而且我敢保證,你連性命都保不住!”

“哦?是嗎?那就請付師兄賜教高招!”許安依然冷冷說道,目空一切。

當初在天鶴山脈千丈巖自己就能憑藉劍意擊殺大鬼領,如今許安已然晉升成爲了劍師九階巔峯高手,對付大劍師八階的付江輝,許安完全有這高傲的資本。

“狂傲!看我斷江斬!”付江輝大喝一聲,手中大刀輪轉,整間密室裏立時刀影四起。

就連再這時,付江輝也是乘勢暴衝而起,從空中猛然劈斬下來,刀影重重疊疊,無數道刀芒激射,彷彿連空氣都能劈斬開一般,斷江斬刀芒一出,斬斷江河之流,氣勢非凡。

“我有狂傲的資本,你有什麼?接下我這一記劍擊在說!”許安冷喝道。

青鋒劍驟然出鞘, 爆萌寵妃:狼性邪帝,吃不够

看到許安就這麼刺來,他的臉上也是冷笑起來,看來許安果然是狂傲,這一記斷江斬可是自己的成名絕學,那千冢屍王就是栽在自己這一招上,被斷去一臂,沒想到現在許安竟然想要和自己硬碰,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看到許安無知,這付江輝也不會手下留情,而是猛然加速,力道倍增,想要將許安一舉滅殺。

嗤!

就在付江輝發力的瞬間,許安也是劍鋒一動,一道吸入銀絲的真氣驟然從劍尖激射出去,如同流星墜落,激射向迎面而來的付江輝。

此時倆人已經近在咫尺,火光電石之間根本來不及防備,真氣銀絲直接穿破付江輝的刀斬,不偏不倚射穿了他身體,竄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爆!

就在真氣銀絲射入付江輝丹田的瞬間,丹田中傳出一聲外人細不可聞的爆炸,但落在付江輝身上卻是晴天霹靂,大刀鏗的掉落在地,身體也是如斷線風箏般的倒飛出去。 “你好狠毒!噗!”轟然砸落在地,付江輝也是怒吼道,旋即一口鮮血噴出,氣息萎靡的癱軟了下去。

許安的真氣銀絲實際上是許安的精純真氣凝成,真氣竄入付江輝丹田的剎那,許安便已經知道這付江輝的性命休矣。


當即引動了包含這許安靈魂烙印的真氣銀絲,銀絲在付江輝丹田之中爆裂,立即引發付江輝丹田之中的真氣暴動肆掠,真氣相沖,造成了強烈真氣反噬,立刻摧筋斷脈,滅殺生機,絕無再存活的可能。

這付江輝恐怕到死都不會相信,自己竟然輸在了許安的手上,更讓他想不到的是,最終死在了自己的真氣反噬上,

“哦,忘記告訴你,這一招叫尋隙刺骨,連我的第一招都接不下,還妄想要我性命,果真是大言不慚,看來你是不知道,狂傲可是要資本的。”許安冷冷說完,不再看他。

刑蒙四人都是被這變故驚呆了,清醒過來時才盡數撲了過去,扶起攤在地上的付江輝,此時已然沒有了生命氣息。

這是多麼震撼的場面啊!付江輝好歹也是大劍師八階的高手,竟然在許安手上一個回合都沒挺過,就被許安給擊殺喪命了,連死都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倒是可悲至極。

“小子,你竟然殺了付師弟,你竟然真的殺了付師弟,你可知道擊殺內門弟子的罪孽嗎?你可知道同門相殘的懲罰?難道你就不怕宗門執法院的懲處嗎?你就不怕禍及全家嗎?”

此時趙衝滿眼怒火的咆哮着,似乎要將許安整個活吞了。

許安竟然當着他們的面擊殺了付江輝,那可是東明黨的人才啊,竟然就這麼被許安擊殺了,自己一行五人前來奪取古靈神石,沒想到神石沒有到手,同伴卻被人當面斬殺了。

“我殺了他又怎樣?剛纔若我不殺他,難道他就會放過我嗎?要是我落在你們手上,恐怕也免不了一死吧!”許安冷笑道。

此時許安目光冷厲,直視着身前衆人,彷彿能夠看到他們心底一般。

聽到許安這話,那趙衝也不再說話了,他同樣清楚,剛纔若不是許安出其不意擊殺了付江輝,現在躺在自己身前的恐怕就該是許安的屍體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趙衝也不可能放過許安,他不可能當着衆人的面不了了之,且不說幾人同行而來,回去沒辦法交代,而且這是傳揚出去,那他在青雲宗的面子豈不是要丟到姥姥家去了,好不容易豎立起來的威望,豈不是要毀於一旦?

不管出於怎樣的目的,他都不能放過許安,不能讓他活着走出這屍洞密室。

“既然你殺了付師弟,那我今天就要清理門戶,剷除你這殘害同門師兄的孽障!”

趙衝猛然站起,粗張的五指一握,立刻便是爆發出噼噼啪啪的脆響,腳下在猛然一蹬地,身體便是衝上了密室的頂上,再在洞頂借力一蹬,如同猿猴一般,揮着鐵拳從空中驟然錘了下來。

“泰山壓頂!”

這一拳自上而下轟來,威力霸道絕倫,就算是許安都不得不退避三舍,腳下竹影步運氣,步伐詭異的向後飄飛,這泰山壓頂擦着許安身前,一拳轟擊在這密室的地下,整間密室都是劇烈的搖晃了一下,無數煙塵碎石激射,岩石地面都被砸出了一個深坑。

“這趙衝果然不愧是鐵拳,這一拳的力氣果然強悍,恐怕已經有了三萬五千斤的氣力,比起自己來都要強上了許多,在不動用虎嘯八荒拳的情況下,想要憑藉氣力和趙衝抗衡,確實是不明智之舉!”許安心中想到。

“小子,殺我付師弟,我要你拿命來償!”

就在許安避開泰山壓頂的瞬間,那刑蒙卻是冷不防的從後面攻擊了過來,一柄長劍猛然劈刺,帶出半丈長的劍芒,直取許安的胸膛。

“三山五嶽!”

見到刑蒙從許安身前進攻,趙衝也是暴吼一聲,一道真氣在身前祭出三道尖峯,驟然從許安身後轟擊而來,兩名大劍師九階高手聯手出擊,就算是許安也絕不敢硬抗,被這倆人命中,恐怕瞬間就會命喪當場。

本來只是想來斬殺屍鬼,沒想到卻碰上這刑蒙五人搶奪古靈神石,自己正好乘機偷得了這古靈神石,卻不曾想被對方發現,糾纏在這裏,反而擊殺了青雲宗的內門弟子,大劍師八階的高手付江輝,使得事情立刻變得嚴峻起來了。

若許安想要逃走,那這些人絕對攔不住自己,但現在逃走,刑蒙等人回宗狀告到執法院,不但自己不能逃過懲處,而且整個許家都會受到牽連。

所以,在許安出手擊殺付江輝的時候,便已經下定了決心,這裏的人一個都不能讓他們活着離開。

若是這些人沒有生出害人之心,那許安絕不會斬殺他們,但要怪就只能怪他們,不但想要搶奪古靈神石,而且還動了殺人的心思,這樣的人,許安絕不能留,也絕不會留。

“憑你們倆,還不夠,胡嘯八荒,給我破!”許安爆喝一聲道。

掌印猛然結動,一瞬間許安身體四周,幻化出八頭兇悍猛虎,隨着仰頭一聲長嘯,八頭猛虎分爲四頭一組,兇悍的向刑蒙和趙衝撲掠過去。

嘭嘭嘭嘭!

隨着猛虎的撲出,整個密室真氣瞬間震盪起來,一頭猛虎虎掌拍飛了刑蒙的長劍,另一頭已然撲向了他的身體,直接鮮血狂噴,倒飛了出去。而趙衝這邊卻是慘烈無比,四頭猛虎硬憾三山五嶽,兩頭猛虎直接被撞散了型,化爲一縷真氣,被許安吸掠了過去,而那三山五嶽也是被硬生生散去,另外兩頭猛虎乘機撲掠了出去。

見此情形,許安一人力敵兩大大劍師九階高手,竟然佔了上風,邵兵紹武倆人也是坐不住了,想要出手,卻正好被千冢屍王悍然出手,將之牽制住了,分身乏術。

時機閃現,許安哪裏會放過,黑色身影一閃,許安已經向着刑蒙暴掠而去。

刑蒙剛剛被虎嘯八荒拳震傷,還沒回過氣來,許安已經欺身而來,頓時讓刑蒙都是慌了神。

“你敢!你敢殺我,我是東明黨高層,我是青雲宗內門弟子,殺了我你一樣該死!”

“我敢?你看我敢還是不敢!”

許安冷冷一笑,青鋒劍帶出一道流線寒芒,一閃便是朝刑蒙脖子上橫斬過去。 許安冷冷一笑,青鋒劍帶出一道流線寒芒,一閃便是朝刑蒙脖子上橫斬過去。

“不要殺……”

一句話還沒說話,青鋒劍劍刃快若閃電,已經沒入了刑蒙的脖頸,一道鮮血從脖子上噴涌而出,刑蒙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被殺了,低頭看向自己脖子,卻見鮮血激射,鮮血濺滿了他的一臉,印紅了那條蜈蚣似的刀疤。

嘭!刑蒙終於一頭撲倒在地,生機正在飛速流逝着。

與此同時,許安懷中摸出一枚玉符,猛然捏碎,那是胡逸飛真氣凝形的玉符,就算遠在天涯海角,只要捏碎玉符,胡逸飛都會立刻感應到。

捏碎了玉符,許安身體一震,劍意氣息一圈圈的擴散出去,便是將密室裏幾人都驚詫了。但許安卻是不會給他們反映的時間,青鋒劍劍意凝聚,便是響起一片嗡嗡的聲響,充斥這整個地底密室。

此時,許安雙眼猛然大睜,一道真氣利劍便是從他他手中之中激射而出,直接便是衝向鐵拳趙衝,此時趙衝也是感覺到一絲不妙,隨機轟出數道真氣拳頭,又是層凝實的護體真氣凝成。


轟隆!

金光四溢,拳勁消泯,而許安原地不動,那趙衝卻是連連退後,驚詫的看向許安。

這是什麼實力?這種氣息就連趙衝都未曾見過,這時候許安卻是爆發出強大的戰力,不但消泯了他的攻擊,而且他分明感覺到,這波動就然對他的真氣有着強力的剋制作用。

“這是什麼力量?”趙衝暗自心驚道。

此時許安兩腳分開,黑衫在無形的氣勁之下獵獵作響,許安就如同一尊山嶽一般踏立在前,手中掌印結動,劍意加持便是在他手掌之上凝成一柄無往不利的利劍,只見空氣中劍氣激盪,猛然朝着對方的趙衝刺去。

對於現在和趙衝針鋒相對的許安,再也不需要顧忌使用劍意會被對方發現,而是將劍意盡數暴涌而出,將趙衝氣息全部鎖定,在這靈魂力鎖定的山谷中,許安便是其中的王者,任何的變動都是被他完全的收入腦海。

嗡!

長劍飛掠而來,這刑蒙也是不敢大意,手掌隨意一抓,一柄長劍便是握在了手裏,長劍揮舞,一道一丈長的劍芒便是暴衝而出,直接和許安的長劍轟擊在了一起。

嘭嘭嘭!

劍芒與那劍芒連連碰撞轟擊在一起,一圈圈的真氣氣勁便是擴散開來,強烈的勁風肆掠,一時間密室中飛沙走石,天昏地暗。

就在這強烈的碰撞之下,那趙衝劍芒竟然寸寸崩裂,最後一道衝擊波便是直接掠向了這趙衝,趙衝也是一驚,沒想到自己提升實力後的一劍,竟然數下衝擊便是盡毀,慌忙之下也是騰身而起,向着另一方向滑翔而去。

轟隆!

劍芒呼嘯着暴衝出去,在空氣帶出一道漣漪,便是轟然撞擊在山谷的山崖之上,半山腰的岩石便是憑空爆裂開來,碎石橫飛如同天降冰雹,山谷都是猛烈的震顫了一下。

“劍意,竟然是劍意!”

直到這時候,遠遠的千冢屍王這才驚吼道,不可思議的看向許安,多少武者都觸摸不到的劍意啊,對方竟然能夠揮灑自如,凝聚殺招對敵。

這哪裏是天才啊?這簡直是變態到妖孽啊!

“竹浪漫天!”

許安口中一聲大喝,青峯劍便是握在了手裏,真氣震盪,長劍之上的寒光便是大盛。只見許安縱身一躍,長劍便是化爲一道寒光暴掠了出去,一個呼吸之間便是刺到了這趙衝的面前,劍氣將四周的真氣都是震散了開去。

“哈哈哈!劍意,以爲領悟了劍意就能和我抗衡?”

見到許安執劍刺來,這趙衝卻是陰翳的訕笑了一聲,真氣凝成的長劍便是帶起一丈多長的劍芒猛然迎了上去。

刺刺刺!

許安手中此時使出的傲竹劍法卻又是另一個境界,在劍意的加持之下,許安的傲竹劍法每一道劍影都是有着莫大威能,青鋒劍與真氣長劍觸碰的瞬間,長劍之上的真氣便是黯淡幾分。

“去死吧!”趙衝訕笑道。

這趙衝手中的長劍飛舞,而另一隻手卻是暗中蘊量出一個,突然便是朝着許安飛掠了過來,其上蘊含的真氣凝重,所過之處,周圍的空氣中都是被擠出了褶皺,一道道的真氣便是激射而來。

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