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胡君儀回過頭冷冷地看了眼寒輝,淡淡地說道:“他殺的人也不少。”接着再也不理寒輝等人轉身而去。


寒輝愣了愣,看了眼敵我雙方的戰鬥力快速做出了判斷,立馬傳音道:“撤退!”

撤退二字一出,宋仁嘯夫婦便立馬往山下而去,永生也一招逼退莫問緊跟在其後,寒輝笑了笑道:“各位後會有期。”說完從容離開,龍衣衣想攔也攔不住。

裏妖界和混沌界的高手一走,剩下的小嘍嘍便一下子瞎了眼不知如何是好。


“殺!”

御風閣弟子有人大喊一聲,就欲大開殺戒,卻不料逍遙忽然開口喊了句:“住手!”

逍遙這一喊,敵我雙方的確紛紛住手,不過盡些疑惑地看着逍遙,完全不知他什麼意思。

逍遙難得理衆人詫異的目光,立即對清風道:“清風,這裏交給你,記住我不想再看見有什麼新傷亡!”說完也不管清風是否聽清楚了沒有,身形一閃直追胡君儀而去。

“龍魂我們走!”逍瑩瑩似乎猜到了逍遙的想法,招呼一聲便與龍魂連忙追了過去。

莫問和葉冰對看一眼搖搖頭沒有追過去。

後山懸崖邊胡君儀心灰意冷正要跳崖自殺,卻不料逍遙等人及時趕到。

逍遙焦急地喊道:“君儀別亂來。”

胡君儀面無表情搖搖頭道:“一切都應該結束了。”

逍遙:“君儀我知道今天的事你也很無奈,我並不怪你。而且現在裏妖界羣龍無首隻有你才能駕馭征服他們,你如果也一走了之妖界將會重新變成一盤散沙,而且西狐也將不復存在。”

胡君儀:“生死各有天命,妖界會不會變成散沙與我何干,西狐斷絕也只是命運的安排,逍遙我去意已決你無須再勸。”

逍遙一聽頓時便急了,連忙道:“君儀,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敢告訴你就是怕你傷心難過,但今日看來不說是不行了。君儀你知道嗎你的母親是蝶戀花密謀殺死的,以前他或許是真的愛你,但當他下定決心要殺你母親時他的心便開始變了,他不再愛你了。”

這一番話說出來逍瑩瑩和龍魂都不由大大吃了一驚,不過最應該受到影響的胡君儀聽了這話臉上卻沒有一絲變化,或者說是依然沒有一絲表情。

逍遙愣住了,輕輕喊了聲。那胡君儀纔開口道:“我知道,逍遙我早知道了。不錯逍遙我現在最恨的就是他無情無義的蝶戀花,可是我最愛的也是他。蝶戀花是該死,可我又有什麼理由活着。走到今天這一步我一點兒也不怨誰,逍遙,我能再喊你一聲逸飛哥哥嗎?”

逍遙心裏已是悲痛萬分,點點頭道:“你喊,我應。”

胡君儀聞言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輕聲喊道:“逸飛哥哥。”

逍遙忍着悲痛,點頭道:“哥哥在,你有什麼都可以給哥哥說。”

胡君儀:“逸飛哥哥,君儀求你最後一件事,就是我死後請把我的骨灰灑向大海,今生用火太多,來生希望永不碰火!”

逍遙:“不,不,君儀你不能死。”

胡君儀輕聲道:“逸飛哥哥請你答應君儀。”

逍遙的心如刀絞一般,眼淚都已流了出來,看着對方那期待的眼神最終還是狠下心來點頭答應了。

胡君儀與逍遙交代完畢回過頭來想與逍瑩瑩道別,只是她尚未開口便聽逍瑩瑩不急不緩地說道:“君儀,我想和你單獨說幾句。”

胡君儀詫異地看了眼對方,隨即點點頭道:“逸飛哥哥你先回避一下好嗎?”

逍遙點點頭隨即走到了一邊去。

逍瑩瑩:“龍魂你也迴避一下吧,女兒家有些私事要談。”

龍魂知道逍瑩瑩已有攤牌的打算,此時自己在這裏確實不太好,當下答應一聲便消失了。

胡君儀:“他們都走了,有什麼你就說吧。”


逍瑩瑩輕聲道:“君儀,其實我一直在猶豫,我是叫你媽媽呢還是一直叫你名字。”

胡君儀愣了一下,詫異地看着逍瑩瑩,道:“你什麼意思?”

逍瑩瑩沒有再說話,不過背後卻突然冒出了六條火紅的尾巴…… 胡君儀詫異地看着逍瑩瑩背後突然冒出的六條火紅的尾巴,愣了半響才道:“你是紅狐?”

逍瑩瑩:“我媽媽是紅狐,我自然也是紅狐了。”

胡君儀此時更是一臉的霧水,詫異道:“你媽媽又是誰?”

逍瑩瑩:“是你胡君儀,你就是我媽媽!”

胡君儀:“別開玩笑,我有一個這麼大的女兒我豈會不知!”

逍瑩瑩也有點無奈地笑了笑,道:“我現在還沒出生呢。”

胡君儀聞言立時怒道:“逍瑩瑩你在耍我是不是!”

逍瑩瑩:“我是說我來自未來,這個時候我確實我還出生,不,準確地說你還沒有找到我爸爸呢。”

胡君儀:“……”

逍瑩瑩:“我出生在2050年冬天的一個夜晚,和我一起出生的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那天夜晚老天也真是夠無情的,媽媽剛生下我們便因異火攻心導致失血過多而去世了。

媽媽,你知道嗎我和妹妹從不知母愛是什麼,爸爸雖然也愛我們,可是他給不了我們想要的,我們幾乎就沒什麼童年。

媽媽,我和妹妹無數次從睡夢中哭着醒過來,無數次責問爸爸,我們的媽媽在哪裏,但是他卻總是說‘媽媽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我們又問有多遠,我們爲什麼不去找她,接她回來。爸爸便沉默了,我們有時問的急了,他便要動手打人。嘿他一打人我和妹妹便會跑到衣衣阿姨哪裏去,一個月不回去,他急了便來求我們回去。

媽媽到底去了哪兒,我和妹妹漸漸長大了,也明白了那個意思,尤其是從衣衣阿姨嘴裏親耳聽道媽媽在我們一出生時就已經死了。

媽媽你不知道當時我和妹妹聽到這個噩耗有多麼的難過,我和妹妹關在屋裏整整哭了三天三夜,此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理爸爸。”

Wшw▪ттkan▪C〇

胡君儀聽到對方說了很多次爸爸,但都沒說名字,雖然還不確定對方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好奇卻少不了,當下輕聲道:“你爸爸叫什麼名字,啊,你姓逍,你爸爸該不會是他,不,絕不會是他的!”

逍瑩瑩點點頭,道:“是的,我爸爸就是逍遙。”

胡君儀失聲喊道:“你瘋了,你不就想讓我放棄自殺嘛,用的着編造這麼一個謊言嗎?”

逍瑩瑩:“如果我是你,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相信的,不過我可以證明!”

胡君儀:“怎麼證明?”

逍瑩瑩沒有說話,而是咬破手指一滴血撒了過去,最後穩穩當當地停在了胡君儀面前。

“血靈。”

看着眼前漂浮着的血小球,胡君儀立馬猜到了對方是想用血靈認主的辦法確定雙方的身份。


胡君儀知道這個方法簡單可行,可此時她心裏卻是七上八下,她怕,她害怕逍瑩瑩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害怕逍瑩瑩的父親真的是逍遙。

逍瑩瑩見對方久久不能做出決定便搖搖頭輕聲道:“媽媽,我這麼做其實並沒有讓你放棄輕生的意思。”

胡君儀疑惑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逍瑩瑩:“你是我媽媽我自然尊重你的選擇,我之所以現在認你,是想在生命的最後喊你一聲媽媽,媽媽!”

胡君儀:“……”

逍瑩瑩:“我知道媽媽恨蝶戀花,恨我爸爸逍遙,我知道選擇死是你最好的解脫,如果換着是我,我想我也會和你一樣的。不過媽媽你不會感到孤獨的,今天我會和你一起跳下去,我不要再和媽媽分開。”

胡君儀:“你是瘋子。”

胡君儀嘴上這麼說着,但手指卻被劃破一滴血滴在了逍瑩瑩的血小球上。接着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兩滴血竟神奇地自動融合到了一起,並讓彼此雙方都清晰地感受到了對方體內的心跳和腦中的想法。

得知逍瑩瑩並沒有騙自己時,胡君儀幾乎快崩潰了,要不是逍瑩瑩在旁邊說不定就直接跳了下去。

逍瑩瑩:“媽媽,你無論做什麼選擇女兒都會站在你這邊,絕不會因爲你選擇輕生而不能生下我而怨恨於你。”

胡君儀:“逍遙知道你是她女兒嗎,你爲什麼要從未來過來。”

逍瑩瑩:“他還不知道,我也沒打算告訴他。我和妹妹過來一則是應爸爸的要求阻止一場陰謀,二則就是想看一看我的媽媽是什麼樣子,哈哈,媽媽的容貌果真舉世無雙,妖界人界還是仙界都堪稱第一美人!”

胡君儀聽了卻一點也笑不起來,和逍瑩瑩對視良久才長嘆一聲道:“瑩瑩,容我想一想好嗎?”

逍瑩瑩笑道:“當然可以,不過媽媽要是有什麼決定請告知女兒一聲,女兒一定和你站在一邊!”

胡君儀含淚道:“謝謝,謝謝你瑩瑩。”

******************************************************

逍瑩瑩返回後山恰好看見一隻孔雀從天而降,接着一個女子從上面走了下來。

“主人!”那隻孔雀剛一落地便向逍遙飛奔而去。

逍遙輕輕撫摸了下孔雀的頭,輕聲道:“菡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菡幽:“沒什麼啦,菡幽看見主人平安心裏也就放心了。”

從菡幽身上下來的也不是什麼外人,正是胡君儀的好姐妹飛絮。

飛絮見到一地死屍,眉頭不免緊皺在一起,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

“逍遙,君儀呢?”飛絮找了半天沒見胡君儀的身影心中頓時忐忑不安起來。

逍遙看向逍瑩瑩,逍瑩瑩微微一笑,道:“大家放心吧,她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放心她不會有事的。”

聽到逍瑩瑩如此說飛絮一顆心才總算放了下來,並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來。

飛絮再次看了下殘餘的妖兵妖將,大聲念道:“衆將士聽令,蝶戀花勾結混沌界殘害我妖界不少同胞,並欲對飄渺御風閣和人界發動戰爭,使衆生靈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故本尊特下令凡妖界之士見到蝶戀花格殺勿論,若有包藏則一律按同謀論處。

…………

飄渺御風閣以愛之意立於世,逍遙更是對我妖界有天大的恩惠,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各位妖界之士尊他爲主,一切聽從他的號令,因爲只有他御風閣的掌門逍遙才能帶領我們走向和平……”

一封書信全場石化!

良久逍遙回過神來,連忙推辭道:“飛絮,妖界之主的位置我實在坐不下,現在君儀的修爲已不再我之下,我想你們應該去找她纔是。”

飛絮搖搖頭,十分認真地說道:“先不說這是雷莎修羅的臨終遺言,就算君儀真的做了妖界之主,她的道行也真的很高甚至比雷莎修羅還高,那也不過是第二個修羅而已。逍遙我也知道今天御風閣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全是我們妖界一手造成,讓你立馬放下仇恨接受殘敗不堪的妖界確實有點強人所難,但是縱觀整個六界也就只有你飄渺御風閣不在乎正邪之分,能把我們妖界帶向和平。”

其實逍遙尤其是陳逸飛這個名字在整個妖界的聲望都是很高的,甚至可以說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衆妖兵妖將本因打了敗仗而崔頭喪氣,心裏也對未來充滿絕望,但當聽飛絮念出那封信的內容時心中又生出一絲生的希望,紛紛乞求似得看着逍遙,渴望他能立馬答應!而至於那封信的真假倒沒多少人去關心了。

龍衣衣來到逍遙身邊柔聲道:“同意吧逍遙,他們真的需要你。”

葉冰:“雖然我恨不得立馬殺光它們妖界,但你那朋友也說的對,罪魁禍首是蝶戀花,而且他已經死了,我也就不追究了。但是陳掌門我還是希望你能接受他們,因爲接下來混沌界絕不會善擺甘休,我們必須兵和一處才能與之一戰!”

清風也道:“掌門,或許真的只有你接任這一位置才能避免更多的殺戮。”

“主人,請接受我們。”衆妖兵妖將接到飛絮暗自傳來的指示後紛紛跪下乞求道。

事已至此,逍遙頗爲無奈地點頭答應了下來,頓時妖兵妖將們一片歡聲笑語,不過這卻建立在一片血染的大地上。衆多御風閣的弟子心裏十分不滿,但自己掌門都接受了它們,他們也不好表露出來。

**********************************************

因爲御風閣損失慘重,有很多善後工作要處理,逍遙便讓飛絮暫時代替自己,率領妖界之士返回了裏妖界,並重新整頓精選出一支強有力的作戰隊伍後其餘的都解散讓它們各自休養生息。

莫語和莫醒消失了!

御風閣突然傳出這麼一個消息,當天戰鬥結束我,莫問和逍遙先後進入封印洞,裏裏外外都找遍了,除了四長老的屍體外沒有她倆一絲身影。

莫問幾乎快要崩潰了,衆御風閣弟子也是一遍嘆息與無奈聲。

逍遙仔細擦看了四長老死的地方,似乎發現了一絲痕跡,但是因爲自己也不太確定便沒有說出來,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莫語和莫醒都還好好活着!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