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肖遙伸手颳了一下張咪的鼻尖,


“咪姐,沒辦法,沒有肉枕我睡不着呢。”

“肉枕?”

張咪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肖遙話裏的意思,臉色微微一紅,一粉拳捶打在肖遙胸口,

“討厭,越來越油腔滑調了。”

肖遙抱緊張咪,兩人吻在了一塊……

一番雲雨過後,張咪倚靠着肖遙的胸口,而肖遙的一隻手,還在來回撫弄着她胸前那一對大柚子。

這已然成爲肖遙雲雨之後的習慣性動作,而張咪也很是享受。

張咪輕輕戳了戳肖遙的丁丁,笑着說:

“你明天一大早還得回學校上課,今晚就算了。”

“不!我明天不去學校,我已經讓同學幫我請假了。”

“啊!你就這麼想我呀,剛開學兩天,就不願意去學校了,這可不行哦。”

肖遙咧嘴一笑,

“不!咪姐,明天我要去趟H市。”

“去H市?做什麼?”

“去找冷若冰。”

“冷若冰?”張咪思索片刻,想了起來,“就是你那位小老婆?”

肖遙並不否認,點了點頭。

“她不是玄學會的人麼?怎麼跑H市去了?”

“這都是馬慶芝的陰謀!”

一提到馬慶芝,肖遙有些憤然。

張咪立刻追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肖遙轉頭看着張咪,“咪姐,你真想知道?”

“當然想知道,快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錯跟總裁潛規則 “我可以告訴你,不過咪姐,這件事非同小可,你絕不能透露出去,包括翟博光,也不能告訴他。”

邪王寵妃:腹黑二小姐 張咪從未見肖遙像現在這麼嚴肅過,有些驚訝:“有這麼嚴重?”

肖遙點了點頭:“如果透露出去,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你還想知道麼?”

張咪的臉色唰的一下變了,

“你別嚇我!”

“咪姐,我什麼時候嚇過你,說實話,我不想把你扯進來。”

聽了肖遙所說,張咪有些猶豫,

不過在猶豫了片刻之後,她還是嘟着小嘴說:“可……可是,我還是想知道。”

肖遙轉頭看着張咪,

“行!那我就告訴你。”

他說着,拿起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打開了錄音文件。

裏面所錄製的,就是剛纔在玄學會總部,馬慶芝與雲景泰的對話內容。

張咪聽完錄音,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不……不會吧!你那位小老婆,竟然是……是九爺的親生女兒?”

肖遙點了點頭:“我以前就有懷疑,現在這段錄音,已經證實了我的猜測。雖然我還不知道他們所說的教主和聖使大人是什麼來頭,但我現在必須要做的,就是保障若冰的人生安全,所以,我必須去一趟H市。”

張咪立刻表示:“我支持你!明天我陪你一塊去。”

“咪姐,你去做什麼?”

“我可以開車送你去啊,而且,你知道你親愛的小老婆在哪兒麼?”

“目前還不知道,但到了那兒我可以慢慢找啊。”

“慢慢找?你沒聽到錄音裏說麼,那位什麼聖使大人已經去了H市,而且已經開始行動了,你覺得你有那麼多時間慢慢走麼?”

“我知道時間緊,任務重。可就算咪姐你去了也幫不上忙啊……”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張咪笑着打斷了他:“誰說我幫不上忙了,你知道我老家是那兒的麼?”

“等等!難道咪姐你是H市人?”

“算你聰明。”

“所以你對H市很熟?”

“那當然了,絕對是活嚮導。而且我在H市熟人多,還可以找人幫忙。”

“那行,明天就看咪姐你的啦。”

肖遙在沉吟片刻之後,終於答應讓張咪一同前往。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驅車趕往H市。

因爲不知道將要面對的聖使大人究竟是什麼人,肖遙擔心張咪的安危,於是還帶上了白咖啡與阿祁。

白咖啡上車後,就一直趴在後座上打盹,而阿祁則完全是另一種狀態。

它精神頭十足,話特多,簡直就是個話癆,路上一直問個沒完。

肖遙實在是受不了它,真想把它關到車後備箱去。

不過張咪似乎有辦法對付阿祁,一邊開車,一邊笑着說:“肖遙,在我的行李包側包裏有一臺IPAD,你拿出來給它。”

“IPAD,你確定要給它?它可別把你的IPAD砸了。”

誰知肖遙話音剛落,阿祁有些激動地說:“主人,你就別磨嘰了,快拿給我!”

臥槽!

這什麼情況啊?

合着它知道IPAD是啥?

肖遙拉開了張咪的行李包側面拉鍊,裏面果然有臺IPAD,上面還連着耳機線。

他剛將IPAD從包裏取出來,阿祁立刻從他手裏一把奪了過去,

熟練的開機,將耳塞塞入耳孔,然後打開了音樂播發器…… 瑪了個蛋!

這隻小畜生居然喜歡喜歡聽音樂!

肖遙很是好奇,它會喜歡聽什麼音樂?該不會是張咪幫它錄製了母水貂的叫喚聲吧?

他探頭一看IPAD屏幕,

我去!

居然是貓王搖滾樂!

誰會想到,一隻成精的水貂,居然喜歡聽貓王搖滾樂。

它站在車後座上,聽着耳機裏的搖滾樂,雙目微閉,忘情地扭動着身體,宛如搖滾明星附體。

看到這一幕,肖遙有些不敢相信,轉頭衝張咪問道:

“咪姐,你怎麼知道它喜歡聽搖滾?”

張咪笑着說:“它的話實在是太多了,每天都說個沒完,我爲了讓它別那麼吵,就讓它看電視,有一天電視裏播放貓王的歌,它立刻就被吸引了。於是我就想了這麼個法子,把貓王的歌下載到IPAD裏面,讓它戴上耳機,獨自享受音樂。”

“嘿嘿!還是咪姐你有辦法。”

車內總算安靜了下來,唯有阿祁,獨自沉浸在近乎瘋狂的搖滾樂中。 一筐種子走天下 不過因爲它戴着耳機,所以即使再瘋狂,也不會影響到其他人。

H市位於S市西南方向,距離S市一百三十多公里,全程高速。

約摸一小時四十分鐘後,肖遙與張咪便驅車趕到了H市。

張咪打了通電話,轉頭對肖遙說:“走!我先帶你去見我以前的閨蜜。”

半小時後,在一間咖啡廳,肖遙見到了張咪的閨蜜,叫莊小嫺,身穿一襲黑色連衣裙,也是一美女,但若是論身材,可沒張咪好。

薄情少爺,一千億玩死你 當然,這世上能有張咪那魔鬼般身穿的女人估計也多不到哪去。

莊小嫺見到肖遙,很是熱情,一雙眼睛總在他身上瞟來瞟去。

肖遙不禁在心中暗歎:

“哎!人長得太帥,真是一種煩惱。如果帥是一種錯,那我一定是犯下了大錯。”

張咪向肖遙介紹,莊小嫺以前在H市公安局工作,現在則開了一家信息公司。

肖遙有些驚訝,

“沒想到莊姐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公司老總了。”

莊小嫺笑着反問道:“肖帥哥,你知道我的公司是做什麼的麼?”

肖遙搖了搖頭。

莊小嫺掏出一張名片遞了過來,

肖遙接過名片一看,

天眼信息有限公司,主要業務:調查小三、協助尋找失蹤人口及寵物……

“臥槽!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這不是私家偵探乾的活兒麼?”

“你說的沒錯,所謂信息公司,只是個幌子而已,我的公司其實就是一傢俬家偵探社,因爲國內不允許開展私家偵探業務,所以只能註冊信息公司。當然,我的公司一般只介入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參與調查。”

張咪接過話說:“小嫺的業務能力可是很強哦。”

“你別當着肖帥哥的面這麼誇我,我會臉紅的。”

莊小嫺說着,反問道:“對了,咪子,你和肖帥哥大老遠從S市趕過來,不會就是找我喝杯咖啡吧?”

“當然不是,找你有事。”

“我就知道,說吧,什麼事?”

張咪轉頭看了一眼肖遙,說:“肖遙一位朋友來了H市,他想請你幫忙找到她。”

“嘻嘻,原來是有業務啊,能夠爲肖帥哥效勞,我非常樂意。說吧,是一位什麼樣的朋友?”

莊小嫺說着,立刻放下手裏的咖啡杯,並從包裏取出了筆記本電腦。

看這架勢,還真夠專業的。

不過肖遙完全沒料到張咪會找私家偵探幫忙,一時之間都不知該從何說起。

他怔怔地問道:“從哪開始說起?”

“介紹一下你這位朋友,是男是女,容貌特徵,職業,什麼時候來的H市,等等。反正信息越多越好。”

“女的,叫冷若冰,容貌特徵嘛,漂亮,非常漂亮,身材和咪姐差不多……”

“等等!你確定她的身材和咪子的差不多?”

莊小嫺擡頭看向張咪那對呼之欲出的大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肖遙點了點頭。

張咪笑着說:“那位的身材可能比我還要好哦。”

“哇哦!”

莊小嫺驚歎了一聲,將這一信息飛快地記在了電腦上。

“那她的職業是什麼?”

“呃……”

肖遙還真不知該怎麼形容冷若冰所從事的職業,想了半天,才吐出三個字:

“女道士。”

“你確定是道士?”

“嗯,她是研究玄學的,算是女道士吧。”

“一個美若天仙,擁有魔鬼身材的女道士,肖帥哥,你確定不是你臆想出來的?”

“喂!小嫺你說什麼呢。”

張咪慍怒道。

“嘻嘻,我跟肖帥哥開個玩笑,不過,肖帥哥你有這位冷女士的照片麼?”

肖遙搖了搖頭,說:“沒有。”

“那她有沒有說過,會去哪裏?說一個大概的區域也行。”

肖遙又搖了搖頭,“不知道,而且我現在聯繫不上她。”

“不是吧,肖帥哥,你知不知道H市有多大?三千多平方公里呢。你就這麼一點線索,找人無異於海底撈針啊。你再仔細想想,看還能不能想到一些線索。”

肖遙沉吟片刻,忽然想到了一點,

“對了,馬慶芝提到,冷若冰在他師弟那兒。”

“馬慶芝是誰?”莊小嫺立刻追問。

“是S市玄學會的會長。”

“那他師弟又是什麼人?”

肖遙搖了搖頭,“這個我不知道。”

“我查查!”

莊小嫺立刻用電腦查詢。

沒想到過了不到五分鐘,她便查到了線索。

她將電腦屏幕轉向肖遙,說:“馬慶芝在H市還真有一位師弟,名叫趙厚磊,是白龍觀的現任觀主。”

肖遙立刻很肯定地說:“冷若冰十有八九就在這白龍觀!莊姐,你快查一下,這白龍觀在哪兒?”

莊小嫺微微一笑,“白龍觀不用查,那可是H市最有名的道觀,每天香客不絕。”

“那這白龍觀怎麼去?”

“白龍觀在H市北郊,有一座山,名爲盤龍嶺,白龍觀就在那座山頂上。”

張咪說:“白龍觀我知道在哪兒,待會我開車送你過去。”

兩人謝過莊小嫺,驅車趕往白龍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