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聽聲音,我立馬就判斷出了來人是誰,馬上搖醒了趙小鈺,讓她幫忙看着長命燈,我提着手電出去,到了村口,看見了正躲在車裏面的李琳琳。


過去將狗攆走,李琳琳深呼了一口氣:“本來準備嚇嚇你的,沒想到你們村養了這麼多狗。”

“讓我猜猜是誰就是嚇我了?”我笑着問了句。

李琳琳隨後打開車門下車,我帶她回屋,路上她問了一下我關於陳文的行蹤,當我說陳文出去之後,她有些失望,而後笑了笑:“以前跟他一起學法術他就很忙,到現在還是這樣。”

我也一笑,李琳琳雖然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是卻是個十足的女強人,不管是在處理事業上還是在法術上,能跟陳文一起學法術,能弱到哪兒去?

我問:“你怎麼會突然來農村?”

李琳琳回答說:“你不是說這裏有個叫王祖空的老人跟我父親長得很像嗎?我剛好來奉川談生意,就過來看看。”

我還以爲是專門來找陳文的呢,原來是爲了王祖空而來。

不過王祖空都已經死了好久了,現在連房子都坍塌了,她要是早幾年來的話,沒準兒就能遇上,現在有些晚了。

回到屋子裏,李琳琳一眼就看見了擺在神龕下方的長命燈:“這是誰的長命燈?有誰快要死了嗎?”

“張嫣的。”我回答說,又將跟趙小鈺講過的那一番話給她說了一遍。

她跟趙小鈺不一樣,先是擔憂了張嫣的安危之後才爲我祖母打抱不平起來。

趙小鈺跟李琳琳倆年齡相差不多,很容易就能聊到一起,況且她們見過,所以這次都自來熟,坐邊上說起了話。

當初李琳琳收趙小鈺魂魄的事情,她也沒有提起來,不提最好。

之後再守了一個多小時,我們三人都有些困了,李琳琳站起身對我說:“長命燈不用時時刻刻守着,擺一個小陣,要是這裏有動靜,銅鈴就會響。你哥這是在磨練你的意志呢,故意讓你整夜整夜地守。”

李琳琳說完起身,在陳文留下的包裏面找

出一些東西,擺佈一陣後拍拍手:“行了,陳浩,你過來試試。”

我走過去,剛到長命燈邊上兩米,邊上銅鈴叮叮咚咚響了起來,我退出去,銅鈴停止響動。

剛好這時候要換燈芯了,銅鈴又自動響了起來,我大喜:“這方法不錯,跟電腦設定的似的。”

李琳琳回答說:“玄術都逃不過陰陽兩個字,長明燈也一樣,陰衰陽盛,陽衰陰盛,都可以利用起來,帝鍾可以感知陰陽氣,自然可以響動。”

如此擺弄好了,李琳琳和趙小鈺兩人進屋睡了會兒,我在堂屋也得以小憩了會兒。

早上七點多鐘,兩人起牀出來,看着這兩人頭髮凌亂的樣子,很難不想入非非,不過李琳琳是可能成爲我‘嫂子’的人,不能想歪,就讓他們倆先幫我看着長命燈,我去靈堂找胖小子和謝嵐。

到了靈堂,竟然看見樊秋田的屍體又站了起來,正在屋子裏追着謝嵐到處跑。

沒有看見胖小子,我見後一驚,飛身進去就是一腳,直接將樊秋田的屍體踢翻了。

踢翻沒多大會兒,胖小子從樊秋田屍體裏分離出來,我撲通撲通跳的心這才沉下來,剛纔還以爲胖小子被吃掉了呢,合着是他上了樊秋田屍體的身。

被白白嚇了一跳,將樊秋田屍體弄回棺材裏後,說:“你們兩個,給我過來。”

謝嵐和胖小子站在我面前,看出我有些生氣,不敢說話。

“很好玩嗎?上死人身玩兒?”我滿臉怒氣看着他們,“胖小子,要不要我把你送到城隍廟給城隍爺下酒吃?”

胖小子搖搖頭。

謝嵐估計沒看過我這樣,眨了眨眼睛,眼淚掉了出來。

我想了想,我沒那麼可怕呀,怎麼被嚇哭了?

最後還是我先服軟,讓她別哭了,再將她們倆收進了扳指裏面,再返回屋子,回屋子時,趙小鈺已經換了一身衣服,我看了幾眼這寬鬆的衣服:“這衣服怎麼那麼熟悉?”

“你的呀!”趙小鈺說,“我沒帶換洗的衣服,就穿你的,不過你衣服上爲什麼有一股汗臭味,還不如穿我自己的。”

這會兒李琳琳從廚房出來,她廚藝比我好多了,不過比張嫣差那麼一點點。

早飯過後,李琳琳提出讓我帶她去王祖空的墳墓去看看,我只有讓胖小子和謝嵐繼續在這裏守着長命燈,然後帶着李琳琳和趙小鈺兩人到了王祖空的墳前。

王祖空墳前已經長滿了雜草,沒人來打理,先幫王祖空清理了墳墓,李琳琳之後纔開始上香,問了我一些關於王祖空的相關事情。

我將王祖空的事情說了一遍,當說到王祖空當年因爲和我爺爺鬧矛

盾,跑出去學過道的事情的時候,李琳琳喊停了我。

“王祖空,是什麼時候出去學道的?”李琳琳問我。

我想了想,那個時候我爺爺和奶奶才結婚,是四十多年前。

“四十多年前?”李琳琳重複了一句,神情有些變化,不過僅僅憑藉這一點,得不出什麼。

在墳墓前呆了一個多小時,到王祖空之前的村子問其他的村民關於王祖空的事情。

因爲現在天熱,農村的人都像趁着早上涼快的時候多幹點農活,所以即便還很早,呆在屋裏的人也沒多少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就是上次說要給陳文介紹對象的那婦女,一見到李琳琳就說:“這女娃長得好像王祖空。”

李琳琳馬上進屋跟她聊了起來,我在一旁旁聽,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信息。

當李琳琳問婦女要王祖空照片的時候,胡平牽着牛從婦女門口經過,婦女一見,馬上怒斥了起來:“快滾。”

胡平一愣:“你攆我做啥?我啥都沒做呢。”

聽她說過,胡平見到年輕姑娘就會脫1褲子,這婦女應該是怕他在李琳琳和趙小鈺面前脫褲子才攆他。

婦女起身出去攆胡平,胡平則死死盯着李琳琳,就像是以前認識一樣。

李琳琳也看了會兒,起身出門問:“你認識我?”

胡平搖搖頭:“你是來找王祖空的不?”

李琳琳連忙點頭說:“對對,你怎麼知道?”

胡平這會兒完全沒有傻樣,輕輕嗯了聲,什麼也沒說,牽着牛就走了,李琳琳疑惑看着胡平。

婦女隨後跟李琳琳說了一下胡平的行徑,讓李琳琳不要跟他接觸,李琳琳嘴上答應,但是眼神卻不是這麼想的。

婦女家沒有王祖空的照片,我們無奈離去。

從水井包返回屋子時,卻見胡平正牽着牛站在王祖空的墳頭前,李琳琳再次見到胡平,馬上走上去說:“你好,我想問,你是怎麼知道我是來找王祖空的?”

胡平什麼也沒說,從他破破爛爛的兜裏拿出一個塊狀東西塞到了李琳琳手裏,李琳琳看了一眼,眉頭皺了皺,丟掉了那東西到我們身邊:“我們走。”

“那是什麼?”我問。

李琳琳說:“麝香,催1情用的。”

我們沒有搭理胡平了,隨後回屋。

回屋時剛好遇到胖小子頂着太陽出來,見了我們說:“出事了。”

我們進去一看,見長命燈開始搖搖晃晃,燈芯還有,油也還有,李琳琳一見,馬上上去咬破一滴中指血滴了進去,回頭慌忙對我說:“快,給你哥打電話,長命燈要滅了。”

(本章完) 我迅速打電話給了陳文,當陳文知道情況之後,讓我把電話給李琳琳,李琳琳接過電話,陳文跟她說了幾句話之後她掛掉了電話,對我說:“你跟我去老宅一趟。”

我看了看長命燈,拜託趙小鈺幫我看着它,趙小鈺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點頭恩了聲。

我隨後帶着胖小子跟着李琳琳趕往老宅,到老宅門口,李琳琳問我:“你是不是有一件道袍?”

我的那件道袍是康天寧送給我的,我正好背在身上,拿出來之後,李琳琳直接將道袍披上,然後從她自己身上拿出了一根簪子,將頭髮一束,別在了頭髮上,過程行雲流水,流暢至極。

之前還是商界精英,現在成了威嚴道姑,竟隱隱有些陳文的威勢,果然不愧是陳文的小師妹。

那簪子名叫蓮花坤道簪,乾道簪是男道士佩戴的,坤道簪是女道士佩戴的,這些東西只有正規的道士纔有,可見李琳琳也是正規的道士。

當然,不排除別人贈送。

李琳琳走在我前面,讓我給她指路,進入老宅後我才問要做什麼。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李琳琳回答:“找這裏的掛職土地幫忙,讓他們去給這裏的陰魂商量,暫時不要對張嫣下手。”

我愣住,這裏還有土地?我以爲那些是傳說中的東西呢,不過想想,城隍以前在我眼裏,不也是傳說中的東西嗎?

李琳琳道袍加身,腳下步子開始輕盈邁起來,形成一個未知名的圖案。

我在邊上觀看,這就是道門真正的罡步,名叫拜斗罡,以前陳文踩過一次。

李琳琳踏完罡步,突然眼神陡然一變,像是入定了似的,手並劍指巍然而立。

沒過多久,這老宅子裏呼呼風聲響起來,李琳琳眉頭微微一蹙,而後念起了一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話,她說話期間,老宅子裏的風聲忽大忽小,不斷變化。

大概過了兩分多鐘,李琳琳放下了劍指,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香汗,呼了口氣,褪下道袍說:“行了,我們走吧。”

“這就完了?太簡單了些吧?”我說。

李琳琳一笑:“對你哥來說可能很容易,但是這是我能做到的最高層次好不好,掛職土地是有可能成爲城隍的人,一個個都心高氣傲得很,弄不好就把我的魂勾走了,我還得好聲好氣跟他們說話。”

聽她這麼一說,我打消了之前的想法,還真是挺難的。

隨後和李琳琳回屋,長命燈還是昏昏欲滅,我看向李琳琳。

李琳琳也

有些猶豫:“按理說如果說動了掛職土地去說情的話,應該很快就能起效的呀,怎麼這……”李琳琳說到這兒,好像想起了什麼,“難道老宅子裏面的鬼連掛職土地的情面都不給?”

那裏面的鬼怪就是我祖母應該沒錯了,就算死了怨氣大,也不會這麼大吧?竟然到了這個地步。

問李琳琳接下來要怎麼辦,李琳琳說:“先等等看,要是沒有結果的話,只有等你哥回來,他已經在往回趕了。”

我恩了聲。

繼續在這裏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長命燈的燈光忽然一下暗淡到了極點,然後卻突然又大放光芒,甚至比以前更加光明瞭一些。

我和李琳琳都是一愣,就算土地去說情,也不應該這麼給面子呀?

李琳琳對這情況也不是很瞭解,不過還是說:“只要長命燈亮了,就說明沒事了。”

我也放心下來,晚上沒敢睡覺,趙小鈺和李琳琳陪了我一會兒就進屋睡覺去了,胖小子和謝嵐倆在堂屋裏打鬧了一陣,也都靠在椅子上睡了過去。

我看着搖曳的火光,卻有些不安心。

這時候陳文打來電話,我接通後,陳文問我:“情況怎麼樣了?”

我將長命燈的情況一字不落地跟陳文說了,陳文聽後直接說了句:“完了,你進屋去看看李琳琳這會兒怎麼樣了。”

我恩了聲,起身進屋。

兩人看起來都睡得很死,因爲怕看到不該看的,就開口問了句:“趙小鈺,你們睡了沒?”

而後傳來趙小鈺嘴角蠕動的聲音,好一會兒她纔開口說:“剛纔睡了,現在沒有。”

我讓她看看李琳琳現在的情況。

過了兩秒鐘,趙小鈺突然尖叫了起來,我忙過去掀開了牀簾,拉開燈一看,眼前的情況把我也嚇的直接往後退了回去。

李琳琳這會兒臉色蒼白,眼圈發黑,已然沒了魂魄——她,已經死了!

趙小鈺馬上爬起來,幫着李琳琳做起了人工1呼吸,不過卻是枉然。

趙小鈺蹲在李琳琳牀邊,抱着雙膝哭了起來:“她睡覺之前纔跟我說話的呀,我們明明聊得很開心的。”

我打電話將李琳琳的情況說了,心說陳文肯定有辦法。

陳文卻說:“這事兒真麻煩了,我對不起她,不應該讓她去的。”

“有辦法救活嗎?”我問,之前我和張嫣的魂魄到了城隍廟都被陳文救了回來,李琳琳現在應該可以。

陳文遲緩了好

幾秒說:“從你說的情況來看,老宅的那個厲鬼很明顯不買土地的賬,後來張嫣長命燈突然亮了起來,說明那厲鬼轉變了方向。土地行事都是有始有終的,如果他辦成了事情卻沒有來通知你們的話,那就是他也出了意外。我推測是,那厲鬼藉助張嫣之手殺了土地,張嫣吸收的土地的魂魄,長命燈才得以大亮。”

我吃驚不已,那老宅的厲鬼也太厲害了吧,竟然敢殺土地!

不過現在李琳琳的情況是最要緊的,就問陳文現在李琳琳要怎麼辦。

陳文回答說:“土地是應了李琳琳的話纔去幫忙,現在土地出了事情,陰司肯定會把賬算在李琳琳的身上,她的魂,恐怕已經被陰司帶走了。死了土地,陰司不會善罷甘休,李琳琳應該會被當場殺掉,你趕快去你們村旁的土地廟,用上次的方法走陰,不管用幹什麼方法,都要拖住陰司的人,我馬上就趕回來。”

我恩了聲,依然讓趙小鈺呆在屋子裏,胖小子和謝嵐也都留下了,畢竟去陰司的話,帶上他們兩個也沒什麼幫助。

到了土地廟旁,走了一套完整的走陰流程,走過了一條黢黑的通道,見到了管理這邊兒的城隍爺。

城隍爺看了看我,小眼睛眯了眯:“怎麼有個陰魂在這裏?陰差呢,趕快帶下去。”

他說完後我馬上開口:“城隍爺,我是您任命的陽間巡邏人吶,不記得我了嗎?”

城隍愣住,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叫什麼名字?我查查看!”

我將名字說出去,他翻閱了好一陣才說:“原來是陳浩,怎麼?來找我有事情嗎?”

我說:“剛纔陰差是不是抓了一個叫李琳琳的人過來?她暫時還不能死,因爲她的身份很特殊,要是死了的話,連同城隍廟,估計都要遭殃。”

城隍爺再想了好大一會兒,招來一個陰差說了幾句話,陰差迴應之後他纔跟我說:“確實有這麼一個陰魂,剛纔已經被押送走了,估計這會兒都已經到了枉死城了。”

枉死城後面是善惡殿,到時候一審判的話,估計就是定事兒了,馬上說:“知道你們的鬼帝陳文嗎?她是陳文的小師妹,你們敢把她送到枉死城去?還不趕快追。”

這城隍有些呆,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快追回來,這回完了,這回完了。”

說完帶着陰差就跑,我跟在他們後面一路攆。

這陰司的路跟陽間完全不同,沒有草木,到處都是鐵樹,還有就是一些行路的陰差和正在被押送的鬼魂。

(本章完) 陰魂到了這裏,完全淪爲了階下囚,稍微有點不對勁,便會引來陰差的刑罰。

我們匆匆趕路,並沒有過多地看周邊的風景,也不知行了多久,擡頭見前方一方碩大的黑色圍城,圍城上書枉死城三個字。

這城隍這會兒對我說:“枉死城收的都是一些怨氣很重的鬼怪,陰司爲了不讓他們影響到陰司的運轉,就會把他們先集中在這裏,等他們怨氣平息一些之後再讓他們去投胎。”

這些事情陳文筆記中的‘陰司篇’都有說過,我瞭解。

不過城隍到了這裏,卻不肯再進去了,我催促他一句。

他卻說:“不能進,看起來李琳琳已經被送進枉死城裏面去了,這裏面就連陰司的人都不敢擅自進入,裏面的鬼魂,是沒有人性的,還是算了吧。”

枉死城外面陰氣確實很重,但是我卻不能不管不顧李琳琳的安危,畢竟她是爲了幫我們才淪落到這個地步的,要是放着不管,她在枉死城裏面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內疚一輩子。

我猶豫了一會兒,向枉死城的門口走去,城隍在後面喊我:“以往能進枉死城的,除了陰司的一些高1官,就只有一些法術厲害的道士了,你小心一點。”

我恩了聲,正要邁步進去,卻突然聽見了陳文的聲音:“臭小子,你找死呢,就憑你還想進枉死城?還沒進門就被人撕碎了,等着我。”

我回身看了看,卻沒有見到陳文的蹤影,等了會兒,一身道袍的陳文出現在視野中,城隍正要說話,陳文擺手止住了他,直接走到我旁邊:“情況怎麼樣了?”

我說:“她很可能已經被送進枉死城了。”

陳文看了一眼枉死城,然後讓我在外面等着,他進去看看,這是陰司,我在這裏等着一樣不安全,就說要跟着一起進去。

陳文打量我幾眼,恩了聲。

我隨後跟在陳文身後,一同步入枉死城中。

纔剛進去,前面突然一聲尖叫傳來,然後就看見一披散頭髮的女人迎面撲來,陳文立穩身子,並指唸了一個法咒,那女鬼在尖叫聲的結尾消散去了。

其他還有鬼魂準備撲上來的,但是被剛纔陳文滅掉那女鬼的場面嚇到,不敢上前。

我慶幸剛纔自己沒有獨自進來,不然肯定會如陳文所說的那樣,被撕碎。

陳文眉頭微微皺了皺,四處看了一眼,見一男人正虎視眈眈看着這邊,徑直走過去,一把把他給提了起來,問:“剛纔有沒有一個年輕女子來過這裏?”

這男鬼被提起來,當下大怒,張嘴就咬來,陳文直接伸手過去,將他的下巴全都卸掉了,丟在了一邊,又轉身去問另外的人。

這回他們說了,指了指前面:“往前面去了。”

陳文看着他們哼了聲:“這裏雖然是枉死城,但是並不是意味着你們可以爲所欲爲,你們最好不要做出太過分的事情。”

說完帶着我往前面走,陳文走過的地方,鬼魂自行退讓。

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這枉死城還沒有到頭,不過卻看見了前面圍聚的一圈厲鬼。

在厲鬼的中間,我看見了李琳琳,這會兒的她驚慌失措,但是卻始終並着劍指唸咒,因爲邊上厲鬼嘻嘻哈哈的,走近才能聽見她的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