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聽了這話,林逍遙也冷靜了下來,轉而低聲朝着旁邊問道,“飛鷹,剛纔你可看到那小子撞來?”


那被喚作飛鷹的男子有着一隻鷹鉤鼻和一雙凌厲的眼睛,卻是如鷹一般的犀利。可是此刻他卻無奈的搖了搖頭。

“孃的,定是看到女人,魂都沒了,沒出息的傢伙。”林逍遙罵了一句。

“大哥,這小子看似實力只有通天二層,應該不足爲據。估計是之前我們確實沒有注意,這裏樹多,他從哪裏鑽出,我們也不知道。”飛鷹說道。

林逍遙聽了這話,覺得也有些道理,便也不再過問。只是他此刻全身黏糊糊非常難受,如此走了卻又甚是丟臉。想了想他才冷笑說道,“都說蓬萊島是女子門派,不收男徒。今日夢姑娘領着你衆師妹下山,好找不找,卻找了如此一個山野村夫。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如今我只羨慕這兄弟今夜能享這一龍八鳳之美,羨慕羨慕。”

說完這話,衆男哈哈大笑,便隨着那林逍遙一路而去,好似贏了大大的一仗,非常得意。

蓬萊島衆女,有些通曉男女之事,此刻微微紅臉,一些年紀尚幼的,卻一臉淡然,似懂非懂的交頭接耳。只是名門正派,自然是身正不怕影斜,夢若璃只是輕蔑一笑,並未在意。

見衆人議論紛紛,她便開口說道,“好了,今夜我來守夜,你們合衣而睡。入睡帶着三分醒意,若聽嘯聲,便起來迎敵。”

“是……”衆女齊聲應到。

“這位小兄弟,還沒問你姓名?”夢若璃這纔想起一旁幫她出了一口惡氣的龍小虎。

“在下趙九。”

夢若璃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男女授受不親,今夜要麻煩趙九兄弟退開五百步入睡。雖然剛纔你無意間幫了我們,但是若發現你有不軌企圖,我也定不饒你。”

龍小虎急忙點了點頭,拾掇了一下便朝着遠處而去。

“師姐,這人好生奇怪。”安珊湊到夢若璃身邊,小聲說道。

夢若璃點了點頭道:“連我都看不穿他的實力,也不知他是敵是友,你叫姐妹們提防着些,我看她們和他聊的很開,怕被他利用。”

“知道了。”安珊點了點頭,便退入帳篷。

龍小虎一人來到溪邊,點了堆篝火,便開始打坐。

如今那煉天功法第三層,只剩下最後收尾階段。之前因爲苦於研究那黃泉隕火,只好暫時將這煉天功法擱置,如今再次提起,不知是不是實力又增長了一分的緣故,練起來反而更加容易些了

隨着那煉天功法的漸漸純屬,龍小虎體內真氣也慢慢的在凝聚,丹田處那團氣息之上,那金邊越來越濃,濃到金黃。

身體一熱,龍小虎覺得自己的煉天功法即將邁入第三層。可體內的真氣似乎也在鼓盪,周圍的空氣也漸漸變的不安起來。

“難道……”龍小虎心中一喜,不由想到,“難道是要雙喜臨門?”

正想着,只聽腦海裏“叮……”的一下,那煉天功法練到三層。與此同時,龍小虎的丹田猛的震盪,在那條金色鑲邊的旁邊,漸漸顯現出一條灰色的條紋。

“初神道二層?”龍小虎來不及驚喜,周圍空氣一陣鼓盪,那神道之力傳了開去,迴盪在周圍的空氣裏頭。

“糟了……”龍小虎心裏一驚,急忙躍到樹上,屏氣凝神。果不其然,沒過幾息,一個女子身影便跑到下面查看,龍小虎細細一看,正是那夢若璃。

“奇怪,明明是這裏傳出的能量波動,爲何不見人?”她疑惑的說了一句,估計是心中記掛營地,匆匆便回去了。


龍小虎在樹上,細細感知自己的實力。“如今煉天三層,在神道之上,使用龍氣,已能增加自己一層的實力。而且這三層的煉天,還自帶了一種龍氣功法。”龍小虎第一次從龍氣中提取出其他功法,他心中甚是驚喜。

由於他的龍氣是極地霜皇龍,那功法能將他的龍氣凝聚成小粒玄冰,通過掌心或者兵器噴射而出。龍小虎給它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冰連爆”。

正在腦海裏翻閱那冰連爆的技能,底下樹叢“嗖……”的一聲,好似什麼東西略過。龍小虎以爲是林逍遙一行人前來,怕他們對蓬萊衆女不利,急忙跟了上去。


由於用了隱身符文,有刻意隱藏氣息,一段時間下來之後,龍小虎竟然跟丟了對方。好在那路線方向正確,再次跟了一段,他面前忽然出現兩個黑衣男子。

一個男子年齡稍大,便是之前龍小虎跟蹤那人;另外一個,面貌特徵甚是明顯,便是之前的飛鷹。

“將這東西帶去給林逍遙,這是火羽翦,能助他抵抗那龍魂侵蝕,更好的搶奪那東西。”那人的聲音有些嘶啞,在夜晚特別的醒耳。

飛鷹點了點頭,接過了東西,放入內襯。

“火羽翦?那火屬性的五行神器?這不是在那林婉兒的父親林霄雲手中的嗎?爲何會在魔影門手裏,難道是被他們搶去的?”龍小虎之前親眼見到那林霄雲的五行定天盤裏有着火羽翦的存在,可此刻這東西再次出現在他眼前,讓他心裏疑惑。

“還有,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關係到上頭一個重大祕密。你幫我轉告林逍遙,若他能夠做成,組織會扶持他做副門主。當然,範正義那邊也是一樣,看你們兩邊自己的本事了。”那男子說道。

飛鷹面容恭敬,不住點頭,那男子叮囑幾句之後便朝着另一邊而去,估計也是要給那範正義什麼寶物。

目送男子走遠,飛鷹臉上頓時揚起一陣異樣的表情,“給林逍遙?哼哼,不若我自己去拿,這天大功勞爲何拱手送人。”他想了一想之後,便加快了腳步,朝着日月島的方向而去。

“這傢伙見了寶物,要起貪心?”龍小虎心裏暗想,便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那飛鷹越走越快,龍小虎怕被走脫,急忙也提上了速度。忽然,飛鷹停下了腳步,一臉的警覺,似乎是他做着虧心事,警惕心更加的重。

“何方英雄,爲何緊隨在下,不放出來一見。”他冷冷的聲音傳來,顯然是知道了龍小虎在暗中跟隨。


龍小虎走到一棵大樹背後,假裝走了出來。

“是你?”飛鷹心中一驚,“深更半夜,爲何緊隨着我,有何企圖?”

此刻四下無人,龍小虎也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右手一抖,尋龍便捏在手中。飛鷹雖然強力,有着初神道一層的實力,但是在此刻的龍小虎面前,卻依舊顯得孱弱。

“果然有所隱藏,看來你接近那些女子,也是有不堪的目的。”飛鷹冷嘲一聲,兩隻鋥亮的利爪便從拳頭上伸了出來,準備迎戰。

龍小虎一聲冷笑,“你以爲每個人都和你們魔影門一樣無恥。”隨着這話落下,他將龍氣放出,體內龍氣慢慢導入尋龍上面。

隨着龍小虎氣勢的提起,飛鷹臉上的自信表情漸漸變的僵硬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恐懼。他慢慢後退,顯然是想逃竄。

龍小虎哪能輕易放過這一個追逐良久的獵物,他身形一閃,貼了上去。那玄冰之氣融入尋龍裏頭,再通過黑槍散發,頓時漫天玄冰朝着飛鷹涌了過去。

飛鷹早已沒了戰意,此刻要逃,也是來不及了。又驚又恐之間已被完全細冰砸在身上,瞬間重傷。

龍小虎走了兩步,來到那飛鷹身旁,也不多說,一槍紮下便要了他的性命。 “這冰連爆倒是好用,看來學到一樣不錯的功法。”龍小虎一邊沾沾自喜,一邊從那飛鷹懷中摸索之前看到過的火羽翦。摸了一會,卻並未發現,龍小虎有些驚奇,“剛纔明明看見他放在身上,怎麼找來找去都沒找到。”

“小虎,他手中有個戒指,或許是空間之物,你且解下來看看是否在裏頭。”尋龍說道。

龍小虎一看,那飛鷹果然帶着一個珠寶戒指,只是看上去甚是普通,一點都不像是空間之物。龍小虎將它解下之後用真氣衝破禁制,那火羽翦果然在裏頭。

“這火羽翦不是真的,是個仿造品。”龍小虎畢竟是用過五行神器的人,一捏便分出了真僞。只是此刻日月島之行既然用的山,也無所謂真假了,他急忙將這火羽翦扔進懷裏。

除了火羽翦之外,那裏頭還有一包丹藥,龍小虎一看,發現是二十顆金仙丹。“應該是他們一行人此次奪寶的補給,卻被我強佔了。”龍小虎奪了魔影門的東西,心裏非常高興。

除此之外,還有一雙深黑色的護腕,深深吸引了龍小虎的目光。

“這東西有什麼用?”龍小虎急忙戴上,卻發現那護腕異常沉重。

“這是練習某種功法的專用護腕,那飛鷹應該還沒用過,你用真氣灌入,看看能不能學到功法。”尋龍說道。

龍小虎照做,果然從裏頭髮現一種功法,“龍鷹拳,修煉之時帶上護腕;摘下護腕,出拳快似龍鷹,使人應接不暇。練至三層,一息間可出百拳。五階低級功法。”

這雖然是五階低級,但是拳法的威力還在於修煉之人本身的實力,所以就算到了初神道九層,這一息百拳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龍小虎初得這功法,心裏新鮮,便順手練了起來。那護腕確實沉重,且似在吸他真氣一般,每出一拳,都讓他筋疲力盡。這樣練了一個時辰,龍小虎氣喘吁吁,但精神卻異常的好。

眼看天色漸亮,龍小虎急忙回到自己度夜之處,生怕引起蓬萊島衆女的懷疑。

忙碌一陣,龍小虎頓了一鍋野菜魚湯給衆女端了過去。昨夜之後,龍小虎在衆人心中威望大增,此刻再次見到,好幾個女弟子都歡呼雀躍,也不顧一臉倦容,都直奔龍小虎——的那鍋湯而來。

龍小虎雖然看着衆人,可眼睛餘光卻一直不離白勝雪。只見她洗漱一番便稍稍舀了一些湯來果腹,然後便走到一旁整理起行禮來。

眼見她不合羣,龍小虎心裏也有些難受,此刻他身旁正好坐着一位蓬萊弟子,他便湊了上去,問道,“這位姐姐,怎麼稱呼?”

一聽“姐姐”二字,那女子咯咯笑了幾聲,“我叫巧蘋,她們給我取個綽號叫蘋果,你也這般叫我便好。”巧蘋紅撲撲的圓臉也正似蘋果一般,有些可愛。

“蘋果姐姐,我想問問,那邊那位白衣姑娘爲何總是不理你們,而你們好似也不理她?”龍小虎問。

“哦,你說白師妹呀?她這人古怪,不愛說話,二師姐和她很不對路。我們麼,自然幫着二師姐了,畢竟一起長大,感情深厚嘛。”巧蘋道。

龍小虎想想也對,孤身一人,性子又內向,卻是容易被人排擠。

“我看她也怪可憐的,總是悶悶不樂的。”龍小虎道。

巧蘋面露一絲輕蔑,“我跟你說呀,她上山兩年,我就沒見她笑過。所以不是我們排擠她,其實是她排擠我們。之前也有師姐主動示好她,可她都冷冰冰的,誰受得了。”

龍小虎“哦”了一聲,似乎也是無奈。

“我看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還是天生悲天憫人呀,跟你有何關係?”巧蘋一臉疑惑看着龍小虎。


“沒有沒有,蘋果姐姐,我還有一事想問。”龍小虎又道。

巧蘋以爲他又要問哪個女子,頓時有些厭煩,“哎呀,人家剛剛起牀,你就纏着我。若不是看在你這鮮美的女湯份上,我便打你一頓。”

龍小虎急忙說道,“就一個問題,就一個問題,蘋果姐姐行行好,一會我送你個禮物。”

巧蘋一聽禮物,才轉頭說道,“快些,且問吧,我還有事兒呢。”


龍小虎急忙問道,“你們蓬萊島有沒有一個叫做小云的女子,年齡大概在十六歲左右。”

“小云?”巧蘋疑惑,“我們這一支是沒有,我幫你問問別人。”

巧蘋還算盡力,來來去去問了好幾個人,纔回到龍小虎的身旁,“都問過了,都說沒有,這是不是小名呀,我們蓬萊島都有大名的。”

龍小虎搖了搖頭,心中疑惑,想了想又問,“三年前來的,你再好好想想。”

“哎呀”,巧蘋一臉厭煩,“都說沒有了,你這人咋死心眼呢。”說着她手掌一攤,說道,“說好的禮物呢?”

龍小虎將剛纔拾到的那個空間戒指交到了巧蘋手中,“喏,給你把。”

一看是個戒指,巧蘋無聊的把玩了一陣,便走到了衆人堆裏。過了一會,人羣中忽然爆發響聲,“哇,是空間戒指……”

“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我認主了。”

“哪來的?”

“未婚夫送的,怎麼了?哼。”

……

因爲昨日遇到了魔影門的人,夢若璃思前想後便決定加快行程,日夜趕路,爭取一日時間趕到日月島。

龍小虎邊走邊想,越想越覺得不對,“之前羅剎說小云不在蓬萊島,我以爲是她道聽途說,也沒在意。可如今她師門裏的人也這麼說,難道小云真不在蓬萊,那她會去哪裏?”

龍小虎暗下決心,準備向那夢若璃攤牌,好好問清楚小云去向。可還沒開口,那夢若璃忽然決定全員飛行前往。幾個通天期的弟子紛紛祭起手中兵器,而神道之上的人不用器具便直接飛行。

龍小虎祭起符龍,看着遠處帶頭飛行的夢若璃,他幾次想要追上去詢問,卻又覺得那安珊投來的冷冷眼光甚是難受,便只好強忍着心裏疑惑。飛了一段,龍小虎卻甚是恍惚,此刻正好夢若璃飛到後頭來交代幾句,龍小虎抓住了這個機會來到她的旁邊。

“夢師姐,能否單獨說兩句話?”龍小虎換了一副姿態,那“夢師姐”三字卻讓夢若璃有些吃驚。

“何事?爲何不能在這裏說?”夢若璃問道。

龍小虎心裏一沉,冷冷吐出兩字,“小云。”

一聽這話,夢若璃忽然臉色一白,她想起三年前那個午後,那猛的變身,連自己都無法應付的少年,想起那通天期之約。

“你且等等。”她語氣輕弱,飛到前頭喊了一聲,“我與趙九下去觀察一下地形,你們且飛去,到了日月島的邊上,停下等我。”

衆女都沒什麼想法,應了一聲,自顧自飛走了。

“你隨我來。”夢若璃身形猛降,來到底下林中。

“你到底是誰?爲何會知曉小云之事?”夢若璃臉色依舊蒼白,轉過身一臉茫然看着龍小虎。

龍小虎有些着急,大聲問道,“你別管我是誰,快說,小云呢,小云去哪裏了?”

“小云,小云她……”夢若璃嘴上哆嗦,支支吾吾說道,“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