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紀有容則是被隱藏在黑暗中的修刺拖走,長時間喘不上氣的她,臉色煞白,隱隱有些昏迷的趨勢。


修刺盯着男人的方向,心有餘悸,還好胖子的槍法准,開搶的時機把握的好,再晚一點,只怕隊長要被男人活活捏死。

雙方差距太大。

「這是哪個石頭縫裏蹦出來的人,藍星上,超C級的能力的人一般都會紀錄在案,除非是間諜。」修刺暗罵一聲,「媽的,又是間諜,這些狗日的到底對我們大夏有什麼想法?」

「刺哥,你們怎麼了?」齊風慌張的聲音通過對講機,傳到修刺的耳麥中。

「趕緊上報,任務目標判斷失誤,請求守夜人支援!」修刺調整呼吸,沉着的對耳麥另一邊的齊風說道。

可是男人在這個時候像是聽到了一樣,「到是忘了,外面還有一隻小老鼠!」

說罷,只見他急速移動,不出五秒,男人回來的時候,手上擰著的,赫然是半死不活的齊風。

「這就是全藍星唯一一個擁有83號靈域【禁止通行】的齊風?」男人不屑一笑,朝着齊風吐了一口口水,「真是有夠廢物的!」

老高目眥盡裂,正要動手,卻被緩神來的紀有容喝住,「老高,穩住!」 沈夢蝶說道「我看,那袁方想必一開始就認出了木哥哥,怕他突然回到九華山後,韓遙就徹底沒了追求蘇姐姐的希望。所以才會藉機下狠手,就算不能殺了木哥哥,把他逼退不能進入九華山也好。」

木驚宇說道「他韓遙來的正好,早上差點被他的手下傷了。今天,我就在這他身上找回來好了。」

秦雲川有些擔心道「驚宇,你有把握打敗韓遙嗎?他的修為可是到了化氣初境了,不知道你……」

木驚宇拿起了沈夢蝶送給他的青峰劍,隨意舞弄了幾下道「秦大哥放心好了,小弟心裏有數的。就算不能將他打敗,最少也不會讓他傷了我的!」

韓遙隨意的站在空地上,斜眼看了一眼木驚宇道「木師弟,你當真想好要和我比試了嗎?要是現在後悔的話還來得及,別到時候打不過,在哭喊著求饒可就不太好看了吧。」

「啰嗦!」木驚宇說道「你要打就打,要是害怕了就趁早滾蛋。」

「哼,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時!」

韓遙身形突然暴動,那長劍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手中。一道劍芒猛然間暴漲,直直的刺向木驚宇。

別看他面色淡然,其實手心裏已經沁出了汗珠。他會接受韓遙的挑釁,和他在此一戰。可不僅僅是為了殺殺他的威風,打消他追求蘇瑩瑩的心思。更重要的是,想要拿他來練練手,看看自己的修為和劍法,究竟是一個什麼境界。

韓遙身形雖胖,可一點都不顯得笨拙。看着靜立不動的木驚宇,心中冷笑一聲暗道「看你這幅模樣,不知道是真的修為高深,還是故意裝模作樣,嚇的不敢動嗎?」

他早就從袁方口中,知道了木驚宇已經到了化氣境界,可以獨自御劍飛行了。韓遙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是憤怒。想不到一個資質平平的小子,從玉簫台上掉落,不僅沒有摔死,居然還衝破了凝神境界,達到了化氣境界。

他這一次帶着袁方和奕宏兩人來到松嘯峰,就是想試一試他木驚宇的身手。

就在劍芒即將掃中木驚宇的剎那間,一直穩如泰山的身軀,突然間動若脫兔。也不見他是如何動作,微微一晃間,韓遙凌厲的一劍,堪堪擦著木驚宇的耳朵邊滑了過去。

秦雲川等人已經緊張的手心冒汗了,同時在心中打定主意,一旦木驚宇有危險,哪怕拼着傷了韓遙,也要將他給救下來。

「還差一點啊,有些可惜了。」木驚宇帶着幾分挑釁的語氣說道。

「真的嗎?」

韓遙嘴角一揚,劍身急抖間,迅速化出三道劍影,趁著木驚宇還沒有來的急轉身的功夫,罩住了他的全身。

周顏驚呼了一聲道「七霞劍陣!韓遙居然在第二招,就拿出了最強殺招!」

這七霞劍陣是天落峰的中級劍法,只要門下弟子達到化境期,就可以修習。不過,初次接觸到七霞劍陣的弟子,因為實力有限,只能幻化出兩道劍光。等到練到大成后,就能一下子幻化成七道劍光。虛實相交,變幻莫測,讓人防不勝防。

而韓遙自打修習七霞劍陣以來,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居然就能幻化出三道劍光了,着實令人驚訝!

秦雲川等人沒有想到,韓遙會在第二招的時候,就突然使出這等殺招。如此看來,他是想一擊就把木驚宇擊敗。

沈夢蝶沉聲道「木哥哥的修為雖然到了化氣境界,可若是沒有什麼高深的劍法的話,可萬萬不是韓遙的對手。若是稍有不慎,可能還會傷在他的七霞劍陣手上。」

秦雲川緊盯着場中的兩人說道「咱們還是密切關注驚宇,一旦發現韓遙想下死手的話,立刻出手相救!」

木驚宇看着突然出現的三道劍芒,心下頓時有些慌亂。這些年來,一直被困在山谷中,空有一身真氣,可缺少與敵對戰的經驗。看着三道劍芒馬上就要到面前了,還一時分不清楚,那一道才是真的。

「不管了,先抵擋一下再說。」

心中打定了主意,手腕一抖,青峰劍已經迎上了正對面部的劍芒。劍影閃動間,青峰劍一下擊了個空。顯然,這一道劍影是假的。

木驚宇還想回劍抵擋另外兩道劍芒,已經有些來不及了。身子再次如靈蛇一般,迅速的扭動,想要躲過兩道劍芒,卻還是被左邊的一道劍芒掃中衣衫。

沈夢蝶一急,當時就想出手,卻被秦雲川給緊緊拉住了。

「不要急,我看驚宇雖然不是韓遙的對手,可也並非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只不過缺少對敵經驗罷了。」

韓遙剛才施展的七霞劍陣雖然化出了三道劍芒,可像秦雲川等人,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來。靠的可不僅僅的修為,更重要的是經驗和眼力。

而木驚宇現在缺少的,正是經驗和眼力。秦雲川從剛才的兩招中,一下子就找到了木驚宇所欠缺的弱點。

「驚宇不要慌!意收丹田,用心去感受真正的劍芒,切勿不能自亂了陣腳!」

聽到秦雲川的話后,木驚宇頓時明白過來。自己剛才一下子看到三道劍芒,立馬就亂了心神。

韓遙看到木驚宇險些傷在劍下,不自覺的冷笑了一聲。再次攻了過來,人還未至,三道劍芒再次出現在眼前。

意收丹田,木驚宇聚目望去。但見三道劍芒看似同時而至,實則還是有極為細小的差別的。左邊的那道劍芒,就比另外兩道要慢上那麼少許,如果不仔細觀察,是根本察覺不出來的。

木驚宇心中立刻有了計謀,青峰長劍看似要迎擊右邊的劍芒,卻在即將碰到的剎那,迅速回劍,盪向了中間的那道劍芒。

周顏眉頭一皺道「驚宇判斷錯誤了,左邊的那道才對。」

沈夢蝶已經真氣凝聚,時刻準備出手,防止韓遙傷到木驚宇了。

秦雲川微笑道「你們不要急啊,可是要相信驚宇,不會在吃一次虧的。」

韓遙見到木驚宇這一次學聰明了,知道做出判斷了。可他聲東擊西的這道劍芒,依然是一道假的。他韓遙自從學會了這七霞劍陣后,可是沒少花時間去練習和鑽研。

如今也算是小有所成了,施展出的七霞劍陣,就算是秦雲川和沈夢蝶見了,也要全神應對,才能分辨出其中的真假。他木驚宇空有一身修為,劍法和對敵經驗幾乎為零,就算得了秦雲川的提醒,又怎能在短時間內就提高對敵經驗呢?

見到木驚宇依然判斷錯誤,韓遙暗自冷笑一聲。左邊那道稍微慢一點的劍芒,猛然間加速,趁著木驚宇將全部注意力放在中間那道劍芒上的時候,猛然抽向了木驚宇的後背。

就在韓遙以為,這一擊必定得手的時候。卻不知背對他的木驚宇,嘴角微微一楊。似乎背生雙眼一般,敏銳的發現了韓遙的身影。

韓遙劍身拍打到木驚宇的後背上后,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將他給震翻。反而覺得如同擊在一團棉花上一般,而木驚宇的身形也似靈蛇一般滑走。趁他一愣神的功夫,青峰劍已經迴轉而來,刺向了韓遙。

這一下變起突然,韓遙來不及細想其中的細節。手腕一抖,長劍慌忙迎向了青峰劍。

只見兩劍相交后,奇異的沒有發出劍鳴聲。那青峰劍突然爆發出一股吸力,將韓遙的長劍緊緊的吸附其上。

韓遙連忙催動真氣,想將青峰劍給震開。哪裏想到,他現在的修為不比木驚宇強上多少,全力施為下,依然無法擺脫。

「你,你這是什麼功法,為何會將我的天幻緊緊吸住!」

韓遙幾次掙脫不開,頓時就有些着急了。本想憑着七霞劍陣,一舉將木驚宇打敗,誰知道他會突然使出這股怪招,吸住了自己的天幻仙劍。

「怎麼,害怕了?」

木驚宇趁此機會,一下子撤走了劍中的真氣。韓遙猝不及防,天幻劍中的真氣一下子少了掣肘的力量,從劍身中蜂蛹而出。

韓遙連忙收住真氣,也想學木驚宇般收回天幻長劍。卻不料木驚宇下一劍緊接而來,再次和天幻撞在一起。

就在韓遙舊力剛消,新力未至的時候。木驚宇的真氣順着天幻浸入而來,登時震的韓遙手腕一麻,天幻隨即掉落。

木驚宇的這一招虛虛實實,正是在和蝰蛇相鬥的時候,領悟出來,融入到了自己所創的九蛇靈劍中。

趁著韓遙長劍脫手,木驚宇迅速欺身上前,眼見青峰劍劍尖就要指到了韓遙的咽喉處。怎知韓遙不退反進,眨眼間撞入到了木驚宇的懷裏。

就在木驚宇微微錯愕間,韓遙一手擋住了木驚宇的青峰,另一隻手平推而出,其上隱隱有寒冰之氣,包裹着韓遙的整隻手掌,朝着木驚宇的胸口就推了過來。

「寒冰掌!」秦雲川立刻就認了出來,臉色頓時一變!

這寒冰掌是韓家的絕學。小有所成后,就能在手掌中凝聚出寒冰之氣,一旦擊到人的身上,輕則凍傷皮肉,重則凍壞經脈。沒有個兩三個月的時間,是很難恢復的。

秦雲川和韓遙比試時,曾經逼的他使出過這一招。所以,才能一眼就看了出來。

此時,韓遙的寒冰掌離他的胸口不過四五寸的距離,想要躲避已經是不可能了。況且,秦雲川等人尚在幾十丈外,就算馬上發現不對,出手搭救也是來不及了。

韓遙冷笑道「小子,高興的太早了吧!讓你嘗嘗心凍的滋味!」

就在這寒冰掌即將按到木驚宇胸口的時候,從山道上猛然飛出一道銀色光影。初見時尚在百丈開外,等到眾人發現時,已經到了韓遙的身側。

還沒來的及高興,韓遙立刻感覺到了危險的到來。顧不得眼前的木驚宇,出於本能的側過身子,那原本要按在木驚宇胸口上的寒冰掌,一把就抓住了那道銀色光影。

豈止那光影的力道奇大,繞是韓遙施展全力,依然被其逼退了七八步,這才站穩了身形。緩緩張開手掌后,露出了裏面一枚泛著寒光的銀針。

「千里追魂釘!蘇瑩瑩,你來的可真是時候啊!」

這千里追魂釘乃是雲台峰中的法寶,在蘇瑩瑩入到雲台峰后,首座熾陽真人,就將其賜給了蘇瑩瑩防身。

「蘇師姐來啦!」

見到蘇瑩瑩在最後時刻,救下了木驚宇,沈夢蝶和周顏二人才長出了一口氣。

青石路台上,一個倩麗的身影正緩步而來,慢慢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先是看了一眼秦雲川等人,微微扼首算是打了個招呼。然後才看向了還沒從剛才的驚險中,緩過神來的木驚宇。

白皙的臉龐上,突然泛起了一絲紅暈。蘇瑩瑩並沒有如眾人想像一般,會撲到木驚宇的懷中。反而神色如常,只是輕聲叫了一句「驚宇,你回來了啦。」 武藝高手中的九鳳朝陽刀揮出,刀光所至,石裂土揚,灰塵石屑漫天,如起了霧霾一般。

程普等人大吃一驚。想不到此人年紀輕輕,竟然如此了得!程普道:「黃、韓二位賢弟,你倆去保護主公,我們與他周旋。」黃蓋、韓當道聲好,縱馬而去。

武藝高冷笑一聲,疾揮手,兩枚圓圓的石子,如杏核大小,破空而出,其勢甚猛。只聽得兩聲巨響,兩枚石子擊在黃、韓二將頭盔之上,化為石齏。二人只感頭腦如遭錘擊,嗡嗡作響,墜下馬來。

武藝高道:「今日你們,一個也走不脫!」黃蓋、韓當無奈,只得上馬,執鞭、揮刀來戰。

十二騎將武藝高團團圍定,你方戰罷我上場。那武藝高果真神勇非凡,以寡敵眾,竟是渾然不懼,手中九鳳朝陽刀舞得密不透風。諸將各自心驚,不知要同他纏鬥到幾時。

再說孫策,對太史慈窮追不捨,一直趕到平川之地。太史慈兜轉馬頭來戰,槍戟相交,又戰了有五十餘合。

孫策揮霸王槍搠去,太史慈閃過,伸臂挾了他槍。太史慈揮狂歌戟砍去,孫策亦閃過,挾了他戟。兩人用力一拖,都滾下馬來。兩匹座騎見二人以命相搏,也是懼怕,並蹄而行,到山中做了野馬。

兩人棄了兵器,揪住撕打,將對方戰袍撕得粉碎。孫策手快,掣出太史慈背上短戟,太史慈也掣了孫策頭上的兜鍪。孫策揮戟來刺,太史慈以兜鍪遮架。

忽聽得喊聲大起,乃是劉繇派千餘人馬前來接應。孫策心中慌急,聽得人喊馬嘶聲起,卻是程普等十二騎縱馬飛奔而來。孫策與太史慈方才罷手。

太史慈在軍中尋了匹良駒,取了狂歌戟,上馬復來。孫策也揀匹駿馬,拾了霸王槍,縱馬前來。

孫策大喊:「媽媽的,今日非用霸王槍捅你十七八個窟窿眼不可!」太史慈怒道:「奶奶的,某要用狂歌戟把你剁成十八塊喂狗!」兩人戰於一處,猶是勝負難分。

程普等十二將與那千餘接應兵馬混戰一處,逶迤殺到神亭嶺下。喊聲起處,周瑜領軍殺到。劉繇也自引大軍殺下嶺來。直戰至黃昏,兩下各自收軍。

回到營中,程普道:「主公,今日之事,全怪我等營救不力,陷主公於險地。」孫策道:「大家無須自責。有驚無險罷了。對了,那員小將怎麼樣了?」心想合江東十二將之力,定然已把他剁成肉醬。

眾將面現窘色。程普道:「教主公見笑了。那小將的實力不容小覷,遠在太史慈之上,當世武將之中可排前三。便是他截了我等眾人去路,纏鬥了大半個時辰,方才罷手離去。」孫策道:「竟有如此奇事?你們可知他到了何處?」程普道:「不知所蹤。也沒有回劉繇軍中,不知奔何處去了。」孫策道:「你們可知他姓甚名誰,何方人氏?」程普道:「只知他叫武藝高,便是曲阿本土人氏。」孫策道:「既如此,令人去細加察訪,一有消息便來相報。」

次日,孫策引軍到劉繇營前,劉繇引軍來迎。孫策槍挑太史慈短戟於陣前,令軍士大叫道:「太史慈若不是尿遁而逃,已被刺死了!」太史慈也將孫策兜鍪挑於陣前,令軍士大叫道:「孫策是個龜孫,若不是施龜縮功逃脫,龜顱便在此盔中了!」兩軍吶喊,這邊誇勝,那邊道強。

太史慈出馬,要與孫策一決勝負。孫策縱馬欲出,程普道:「不須主公出手,某去擒他。」手揮鐵脊蛇矛,馳馬而出。太史慈道:「你非我敵手,教孫策出馬受死!」程普大怒,挺矛疾刺。

堪堪間,兩人鬥了有三十餘合,劉繇急鳴金收軍。太史慈道:「再須片刻,便可擒拿敵將,為何無故收軍?」劉繇道:「探馬來報,周瑜引軍襲了曲阿,有個叫陳武的接應他入城。曲阿已失,吾基業不保,此處不可久留。」太史慈聽了,跟著劉繇退軍,孫策收住人馬,並不去趕。

長史張昭獻計於策道:「劉繇軍被周瑜襲取曲阿,已無戀戰之心,可乘夜劫營。」孫策從之。

是夜,銜鈴裹蹄,兵分五路,破其軍營。劉繇軍大敗,四分五散,潰逃而去。太史慈廝殺了一陣,引十數騎趁夜投涇縣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日,晴空萬里。

天氣好,小奶娃心情也好。

「啦啦啦,師父要回來啦……噠噠噠,師父要打人噠……哈哈哈,樂樂要升級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