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現在,根本就沒有必要跟梁景銳因為這件事情而吵起來。


正是因為這樣,她便不再多說什麼了,直接擺了擺手,「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說了,你自己小心就行了。」

喬語都已經這樣說了,梁景銳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之後的幾天當中,女助理也沒有做什麼,而喬語也一直在觀察著她。

哪怕她一直沒有做什麼,喬語也沒有放棄,總覺得女助理肯定有什麼問題。

終於,女人的第六感還是很準的,果然在某一天,喬語就發現女助理有問題了,之後的幾天當中,她也陸續地表現出來了有問題。

發現女助理有問題之後,喬語也沒有絲毫的耽擱,直接就找她出來談話了。

喬語看著眼前落落大方的女助理,臉上滿滿的都是規矩的笑容,看起來非常的和藹可親,從表面上看過去,的確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可以說是完美的無可挑剔。

真的很難以想象,看起來如此完美的她居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也難怪梁景銳會相信她。

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面對如此完美的女人,也肯定不會有什麼想法的。

不說男人了,就是她吧,如果她不是身為梁景銳的老婆,天生就對他周圍的女人有一些疑心,也不會這麼直接地察覺到她有問題了。

說句實話,女助理這樣完美的女人,她也是蠻羨慕蠻喜歡的。

只不過非常可惜,女人的第六感早就察覺出她有問題了,自然是不可能跟她有過多的交流。

「喬小姐,請問您找我過來有什麼事情嗎?」女助理主動開口問道,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喬語放下手中的咖啡,隨後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別裝了,說吧,來公司到底有什麼目的。」

被她這麼一問,女助理的臉色有些尷尬了起來,但還是裝出一副疑惑的模樣:「您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呵呵。」喬語嘲諷一笑,「你最近的動作我都已經發現了,也別裝了,怪累的。」 雪雨拿出那一條閃閃的鏈子當著蕭閻雲的面將它帶著了脖子上,剛好到鎖骨的位置!

看著她轉過身問自己好不好看的那一刻,蕭閻雲好像看到了他們在那個小城鎮裡面找到那一家手工銀飾店裡面訂購戒指的時候!

第一次收到戒指的時候她也是這樣微笑著看著自己,問自己好不好看!

蕭閻雲忍不住紅了眼眶。

這幾年發生了很多事,她們的孩子也都慢慢的長大了,可是她卻依舊在外面遊盪!溪兒,你到底要扔下我們父子到什麼時候?

「我是不是勾起你的回憶了?」

雪雨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上的戒指,她一直都知道他的內心深處有另外一個女人!可是……

她捨不得這枚戒指,她真的很喜歡,看到它就好像看到這個人在身邊一樣!

「沒有!很漂亮!」蕭閻雲忍了忍自己的情緒,笑看著雪雨!這一天應該不會太遠了吧!寶貝們,等著吧,爸爸一定會將媽媽領回來的!

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反正在雪雨有些驚恐的目光下,蕭閻雲輕輕的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了一吻!

雪雨看著前面那只有一兩米距離的車,猛的一下推開蕭閻雲的腦袋,有些焦急的說到:「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你不會又想上一次的事情再發生吧!」

「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傷的!」

蕭閻雲淺淺的一笑,一個拐彎,將雪雨直接帶到了另外一條比較偏僻的路上停了下來,迫不及待的就吻住了那一張誘人的雙唇!

雪雨哪裡知道他會突然在這個時候發情呢!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得逞了!

等到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深深的陷入他的溫柔中不能自拔了!

雪雨覺得蕭閻雲就像是毒藥一樣,只要沾上一點,就再難甩脫!不管是喜歡還是愛!他總是能夠強勢的佔據自己的視線!

雪雨有些好笑的看著蕭閻雲滿嘴的口紅,細心的用濕巾幫他擦拭的時候,還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暗怪他發情得不是時候!

蕭閻雲不管不顧的將雪雨給緊緊的抱在懷中,忍不住說到:「搬過來跟我一起住吧!」

「額……」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如此浪漫的時候,雪雨卻忍不住想起那被蕭閻雲無情的推到慕容墨軒懷中的那一刻!

他該不會哪天突然又抽筋的時候將自己又給趕出去了吧!

蕭家可比不上慕容家,慕容家可是自己家呢,就算是再怎樣,什麼時候自己想要回去了就可以回去!

但是蕭家的話,等著再一次被他趕出家門的話,那真是太丟臉了!不行不行,絕對不能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我們不是要去參加宴會的嗎?再不去就要遲到了,到時候一定會有人說你耍大牌的,我們絕對不能給他們這個機會!快點,GOGOGO……」

蕭閻雲怎麼會不知道她在轉移話題,不過他也不急!

她現在不想回來,那就再娶回家就是了!這一點他不急!

車子再一次啟動的時候,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宴會場,看著外面圍著的粉絲,雪雨忍不住勾起一抹暖暖的微笑!

沒有吵鬧沒有往前涌,只是那樣安靜的站在原地,手中的燈牌卻瘋狂的揮舞著,生怕別人看不見一樣!

這樣的粉絲雪雨好像還是第一次見呢!他帶出來的人果然都跟他本人一樣,溫文爾雅!

蕭閻雲下車的那一刻,她聽到了輕微的抽氣聲,看著他紳士般的為自己打開車門的時候,雪雨倒是給足了他表現紳士的機會!

雪白的手輕柔的搭在他的手上。在他牽著的時候,慢悠悠的下車!一片閃光燈中,與眼前這個耀眼的男人對望一眼,笑彎了眉眼!

那一刻,四周的尖叫聲像是要將兩人給拋上雲端一樣!

雪雨輕輕的挽住蕭閻雲的手臂,在蕭閻雲跟那些粉絲打招呼的時候,同樣揮手示意了一下!

然後就是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蕭閻雲看著身邊淡定的雪雨,不由的微微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寵溺的微笑!不管是不是失憶了,天生的氣場還是在的!

就因為這一個微笑,當天晚上蕭閻雲就已經爬上了熱搜,一時間關於他這個迷人的微笑的圖片受到瘋狂的轉發!

宴會中,雪雨看著眼前一個個光鮮亮麗的人,等待著這激動人心的頒獎典禮結束!

今年又有好幾個小鮮肉或者是小女神出道了,一開始就人氣很高,甚至是蓋過了那些老一輩的前輩!

有謙虛的,也許好不謙虛認為他們都是一群過氣的人的,各型各色的人都有!

難聽的好聽的話也不少!

偏偏雪雨就發現,不管是對誰,蕭閻雲跟他們說話的時候,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一副領耳傾聽的樣子!

那認真的小表情總是很迷人!

直到徹底從上面解脫下來之後,就是後面所謂的慶功宴,有開心有傷心,但是不可否認的,在這裡面所有人都有著最完美的一面!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身白色禮服的高月踩著淡淡的月光出現在了宴會廳的門口!

像是最驕傲的女王一樣,根本就不用任何人通知,所有人都自發的停了下來,看著那個從門口走進來的女人,視線忍不住落在了一旁的雪雨的身上!

就在所有人都帶著看好戲的目光看著蕭閻雲的時候,角落裡面突然衝出來一個女人一把抓住高月的手,有些激動的問到:「姐姐?是你嗎?你回來了是不是?」

雪雨看著正在跟蕭閻雲說話的那人動作突然一愣,看著自己的目光帶著幾分疑惑的時候,就知道有些事情該要發生了!

慢慢的轉身看著那正在上演的一場相親會,輕輕的鬆開了挽著蕭閻雲的手臂,慢悠悠的走了上去!

只是還沒有走出兩步就被蕭閻雲給拉了回來!

「幹嘛呢!在這裡待著!」

「不是姐妹情深嘛!我過去看看!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那也不行!」

蕭閻雲皺起了眉頭,想著夏熏染那動不動就打人的性格,有些不放心的說到:「我擔心你出事!只是兩個麻煩的女人而已,不要理她,再說了……」

蕭閻雲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

「放心吧!高月會處理的!」 「是啊,你說的沒錯,可你又能怎麼樣?」助理被撕破了偽裝,於是也就肆無忌憚了起來。

「你這樣做,就不怕我告訴梁景銳嗎?」

喬語看著她如此這般,心裏面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助理嘴角勾起,「那你去找他啊,你看他是相信你,還是相信我。」

就在這個時候,喬語的身後突然走出一個人影。

那個人跟助理正對,根據身高,她一下子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她走到喬語的面前,在她耳邊輕輕說道,「你輸了。」

喬語還沒有意識到她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突然助理跌倒在了地上。

她心裏面感到格外的奇怪,正欲開口,助理便在那裡哭訴,「求求你,不要告訴梁總好不好,我需要這個工作。」

前一秒還格外囂張的她,這一秒頓時軟弱下來。

「你這個時候知道害怕了,早一點幹什麼去了。」喬語以為她是真的害怕,直接冷聲問道。

說完這句話,就看到助理的眼中有一閃而過的奸詐。

奸詐?!

不好,中計了。

喬語正準備把她拉起來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呵斥聲,「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她聽到這個聲音,身子微微一震,繼而恢復正常,「我只是想要把她拉起來。」

梁景銳看著喬語,突然笑了,「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人這麼虛偽。」

「要不是我剛剛碰巧看到,你是不是還打算告訴我,她是自己摔倒的。」

喬語頓時反應過來,剛剛那一幕,她就是做給梁景銳看的。

她張口就要解釋,「我沒有,真的是她自己跌倒在地上的,不信你問她。」

方才喬語跟助理的距離格外的進,又加上喬語的身子擋住,梁景銳無法看到喬語動手。

只看到助理哭著懇求她,而她還在那裡咄咄逼人的樣子。

「是我,都是我的錯,求你不要告訴梁總好不好。」

她前面的話還能夠為喬語澄清,可是加上後面的,就有點說不明的感覺。

至少落在梁景銳的耳朵裡面,就覺得是喬語拿著她的把柄威脅她。

眼看著她越解釋越說不清楚,喬語氣的用手指著她,「你不要血口噴人,明明是你……」

「鬧夠了沒有!」梁景銳看著喬語的眼神,裡面滿是冷漠,「你簡直不可理喻。」

他上前,將跌在地上的助理扶起來,柔聲詢問,「怎麼樣,你有沒有事情。」

從前兩天,梁景銳就感覺到喬語對這個助理有偏見,只不過他並沒有戳破而已。

畢竟自己身邊多一個女助理,整天還一起應酬,他可以理解喬語的心情。

但是他無法理解,喬語不分青紅皂白就打她,還威脅她。

「我沒事。」助理抓住他的衣服,可憐兮兮的說道,「你不要怪嫂子了,我也知道是我工作能力不好,嫂子說到底是為了我好。」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為她講話。」梁景銳看著喬語冷笑一聲,「你就不覺得羞愧嗎。」

光憑這一點,這個助理就要比她好太多了。

助理一瘸一拐的邊走邊說,「你們別這樣,我不想讓你們因為我吵架。」

梁景銳深嘆一口氣,「走,我帶你去醫院。」

他攙扶著助理的身子,兩個人的距離近的不能夠再勁。

梁景銳走了兩步之後,喬語在他背後嘶吼出聲,「梁景銳,你給我站住。」

「你要是敢帶她去醫院,我這就去醫院裡面打掉我們的孩子。」

喬語本來想解釋,可是一出口就是這樣的話。說完,她整個人就後悔了。

但是她沒有改口,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自己重要,還是這個助理重要。

沒想到梁景銳直接無視她的話,繼續帶著助理離開,「我們走。」

喬語心裏面滿是失落,自己跟梁景銳認識了這麼久,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還不如一個外人。

晚上樑景銳回來的時候,想要擁抱在床上躺著的喬語。

可是喬語感受到他的溫度,不找聲色的側了一下身子。

看來,心裏面還在生他的氣。

梁景銳心裏面無奈,自己都主動讓步了,她還要怎麼樣。

她今天做了這樣的事情,自己還沒有說什麼呢,她反而在這裡跟自己生氣。

想到這裡,梁景銳頓時火冒三丈,她到底有完沒完。

這幾天神經兮兮的,自己是對她太差了還是怎麼樣。

關鍵是這件事情是她做錯,人家助理無緣無故就被她推到在地上。

梁景銳越想越生氣,最終索性不理她了。

你要是抱我一下,我就不生氣了。

喬語此時心裏面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個,只要梁景銳抱她一下,那這件事情她就不再計較。

可是她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梁景銳的懷抱。

緊接著,她聽到了梁景銳均勻的呼吸聲。

喬語心中冷笑,自己還是太過於自信,以為自己在他心裏面很重要。

第二天早上,左左右右看著格外奇怪的兩個人,互相投遞了一個眼神。

「他們兩個人這是怎麼了,不會吵架了吧。」

「我覺得也是。」

「可是我沒有聽到……噓。」

他們兩個人正討論的時候,看到喬語過來,連忙止住自己要說的話。

看著喬語一件憔悴,他們心裏面想都不用想,這兩個人肯定是生氣了。

左左右右深嘆一口氣,這還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看到爹地媽咪不說話的樣子。

最後,經過他們兩個人激烈的討論,決定幫助他們兩個人。

雖然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發生了什麼,但是左左右右相信,只要給媽咪一個驚喜,她就不會計較爹地的錯誤。

於是,中午的時候喬語收到了梁景銳的簡訊,邀請她共度晚餐。

喬語臉上是止不住的笑容,現在知道跟自己服軟了,晚了。

她把手機放在床上,決定先不給他回復。

左左右右分工明確,一個負責說通喬語,一個負責說通梁景銳。

喬語這邊搞定以後,就輪到梁景銳那邊了。

「爸比,老師說要晚上跟你見一面,你……」

右右低著頭不好意思的看著梁景銳,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學校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梁景銳也是這樣以為的,連忙把這件事情答應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