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此刻的萬通齋內,劉重基原本在八點就會準時休息,即便是今晚,對劉家來說,有重大任務的一天,他也沒有例外,在八點換了衣服,躺在了牀上。


然而閉上燈,他卻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

一直輾轉到九點多,劉重基有些不淡定的打開了燈,坐了起來。

“我竟然失眠了……難道是二叔和三叔那邊,出了什麼狀況?”想到這裏,劉重基給自己卜了一卦。

忽然的,劉重基面色大變:“水山蹇卦,水流曲折,山石磷峋,舉步維艱,不可妄動,涉險者會有危難……這怎麼可能,明明已經是萬無一失的局面了!”

劉重基先後給劉道純和劉道真打了電話,可都無人接聽,這下,他也是真的有些急了,便要打給他老爹。

“不行,我怎麼越來越覺得心慌?這裏不能待了,我必須離開!”

想到這裏,劉重基連衣服都沒換,匆匆下樓,打開店鋪們,也顧不得鎖門,慌忙直奔街道盡頭的停車場趕去。

然而就在這時,兩道陰風襲來,一前一後的,將他攔在中間。

見到突然出現兩個陌生男人,劉重基眉頭一皺:“你們是誰?”

“鬼軍戰將!”

歡喜農家科舉記 聽到對方報出的名號,劉重基眉頭皺的更緊了:“你們……原來如此,原來趙天驕早就知道了我,也知道了我們今晚的計劃,對不對?”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劉重基腦子一轉,就想通了關鍵。

使得他也立刻明白,自己的兩個叔叔,多半已經遇難了。

這讓他憤怒莫名!

“就憑你們兩個鬼影境的小鬼,也想攔住我?”劉重基冷哼一聲,拿出一根打鬼尺。

打鬼尺是一個兩指寬,三尺多長的木條,上面雕刻着繁複的符文,從上到下,密密麻麻,散發出一股道家的威嚴之意。

顏色是黑紅色,顯得有些老舊。

可打鬼尺剛被拿出,兩個鬼軍戰將的臉色立刻變了。

因爲他們都從這尺子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劉重基邁步上前,朝着面前的鬼軍戰將,揮動打鬼尺。

鬼軍戰將立刻飄身而退,然而在這時,從打鬼尺的符文上,猛地迸射出金光閃閃的符文,瞬間打在了鬼軍戰將的魂體上。

滋滋……

鬼軍戰將的魂體上,立刻冒出一陣黑煙,那是他的鬼氣。

“這法器好強,快跑,去通知天師,我在這裏攔住他!”這個鬼軍戰將,也很是剛猛,中了一招後,大吼一聲,不退反進,一把抱住劉重基,想給另外一個鬼軍戰將爭取時間。

另一個鬼軍戰將也不拖泥帶水,轉身就飄身而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劉重基揮動打鬼尺,啪的一聲,拍在了面前的鬼軍戰將頭頂,金光一閃,瞬間將他拍暈了過去。

鬼軍戰將癱倒在地,同時,鬼氣冒出的更快了,似用不了多久,就會魂飛魄散! 劉重基轉身追向另外一個鬼軍戰將,同時,揮動打鬼尺,金色符文猛地飄空而出,疾馳間,距離鬼軍戰將越來越近。

這鬼軍戰將魂體一顫,一股死亡的感覺,籠罩全身,讓他汗毛倒豎。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的,一聲大喝響起,如平地炸雷一般。

“想滅殺爺們的鬼軍,也沒那麼容易!”趙天驕如神兵天降一般,和獨孤勝寒從高空緩緩降落。

同時,趙天驕喚出桃木劍,打出一道陰氣刃,轟的一聲,將金色符文打散了。

劉重基心裏咯噔一聲,猛地擡頭看去,就見到,一男一女,宛若神仙眷侶一般,飄然而落。

那男的,黑色臉頰,面容剛毅,帶着怒容。

另一個女的,則身披紅色披風,滿頭白髮,卻美得令人窒息。

“你是……趙天驕?”劉重基謹慎的看着趙天驕。

趙天驕落地後,抿嘴壞笑:“沒錯,爺們就是趙天驕,你不用那麼緊張的看着我,我不會把你也殺了的。放心放心,畢竟爺們那麼善良。”

也?

劉重基皺眉問道:“這麼說,我兩個叔叔,都被你殺了?”

“你還真是聰明啊,什麼都猜對了。不過,爺們也是被逼無奈啊,誰讓他們想要殺我來着。想要殺人,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你說是不是?”趙天驕緩緩朝着劉重基走了過去。

劉重基知道,趙天驕都出現在了這裏,那麼鬼軍一定也在他的身上,自己今日,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所以,你也要殺我了?”此刻的劉重基,反倒放鬆下來了。

趙天驕搖頭道:“爺們剛纔說的很清楚了,說不殺你,就不殺你。”

來到劉重基近前,趙天驕壞笑更濃,卻是猛地擡起一腳,踢在了劉重基的肚子上。

如果我們未相遇 “啊……趙天驕你卑鄙,你不是說,不殺我的麼?”劉重基的道行和趙天驕一樣,都是道心境。

但趙天驕有陰陽聖體,使得劉重基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這出其不意的一腳,也是讓劉重基沒有防備的中招,吃痛之下,如煮熟的大蝦,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對啊,是不殺你,但爺們沒說不揍你啊!”說話間,趙天驕再次踢出一腳:“尼瑪的,設計陷害我,是不是給你臉了,一計不成又來一計,當爺們好欺負是不是!”

趙天驕一腳接一腳的踢在了劉重基的肚子上,每一腳都力量十足!

使得劉重基都被踢的喘不過氣,臉色漲得通紅,握着打鬼尺的手,也不自覺的鬆開了。

“趙天驕饒了我吧,我錯了,我再也不算計你了……”緩了片刻,劉重基開口求饒道。

“饒了你?行!”趙天驕卻是再次踢出一腳,這一腳灌注了他的靈力,使得劉重基小腹裏,突然傳出噗嗤一聲,丹田硬生生的被趙天驕給踢爆了。

這就等於,劉重基的道行不僅被廢,這一輩子,也都不能再修煉了。

疼的劉重基立刻昏死了過去。

趙天驕腳尖一勾,打鬼尺騰空而起,被他一把抄在手中。

“竟然是打鬼尺……”趙天驕放在鼻子下聞了聞:“是棗木的,最珍貴的還是雷擊木,雖然不認識這符文,單憑雷擊木製成的打鬼尺,威力就很大了。難怪能傷了我的鬼軍。”

“主人,什麼是雷擊木?”獨孤勝寒問道。

趙天驕解釋道:“雷擊木是被雷電劈着火的木頭,上方着火,下方還有水分,水火共存,陰陽並濟,還有雷電的靈性。所以,這是天然形成的辟邪之物。有很多術法界之人,會尋找雷擊木,製作法劍,法印。”

獨孤勝寒笑道:“主人,恭喜你又得到一件法器。”

“哈哈,勝寒你真是越來越……懂我了。”趙天驕雖然不愛財,但他對於修行之物,卻是極爲熱忱,遇到這種威力巨大的法器,豈能放過!

何況,法器的主人,都要被他滅門呢!

說話間,趙天驕來到被打傷的鬼軍戰將身前,煉製了一顆還原大補丹,給他服了下去,將流失的鬼氣補足。同時,趙天驕畫了一道固魂符,貼在了鬼軍戰將的頭頂,使得頭頂不再有鬼氣散發。

“下次小心一點,打不過不用打,跟蹤就好。”趙天驕叮囑道。

這個鬼軍戰將,有些受寵若驚,立刻連連點頭稱是。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獨孤勝寒突然道:“主人,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看着獨孤勝寒狹長的鳳目,精芒閃耀,趙天驕好奇道:“什麼想法?”

“我想把十八戰將訓練一下,然後給他們劃分幾個小組,然後給他們分配不同的任務。”

“有的當偵察兵,專門負責跟蹤,收取情報的;有的當護衛隊,守護你身邊親近之人的;還有的跟着我們,當真正的鬼軍戰將,衝鋒陷陣的……”

獨孤勝寒氣場全開,儼然有一種指點江山的味道。

聽着獨孤勝寒的解說,趙天驕目光越來越亮,這個建議,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使得趙天驕激動之下,捧着獨孤勝寒的小臉,就親在了她的額頭。

“勝寒,你真不愧是女帝啊,太稱職了,這想法太好了。等着過了今晚,我們就好好的策劃一番。”

得到趙天驕的誇讚,獨孤勝寒也開心的笑了笑。

趙天驕令其中一個鬼軍戰將附身劉重基體內,然後全部收入域界內,立刻和獨孤勝寒火速前往喪葬一條街,來到一家名爲‘劉記花圈店’的店鋪。

這個鋪子,也是劉家的一個產業,明面上是賣花圈等喪葬物品,實際上,也是一個主營捉鬼的店鋪。

此刻,劉明和劉強哥倆,全部雙腿殘疾,坐在輪椅上,一個個苦大仇深的樣子。

“過了今晚,我們的仇,就能報了。”

“我要將我承受的痛苦,十倍百倍的還給趙天驕!”

話聲剛落,房門被推了開來。

“可惜,你們沒有這個機會了啊。”趙天驕和獨孤勝寒,邁步走進了店鋪。

在劉強哥倆看來,回來的應該是他們其中一人的父親纔對。帶着被蹂躪的不成人樣的趙天驕,扔在他們腳下,任由他們處置纔是。

可是,他們想等的人沒等來,卻是盼來了他們的仇人,難道…… 劉明和劉強雖然身子殘了,但腦子沒殘啊!

使得二人立刻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們的老爹,雙雙遇險!

“趙天驕,你把我爸怎麼了?他怎麼沒回來?”劉強還抱着一絲僥倖,開口問道。

趙天驕冷笑:“你這不是明知故問麼?不過,爲了讓你們死心,爺們就告訴你們,劉道純和劉道真,都被我……殺了。”

二人的殘疾,跟趙天驕不無關係。如今,他們的父親,也都命喪趙天驕之手,使得二人全部對趙天驕怒目而視。

“趙天驕!你把我們害得如此慘,現在又殺了我們父親,你好狠!”劉強咬牙切齒道。

趙天驕抿嘴壞笑:“社會你天哥,人狠話不多,說的就是爺們我。況且,從始至終,都是你們劉家人來招惹我的,包括你們兩個和孟超合夥陷害我……我不過是反擊而已,讓你們自食惡果,你們就受不了了?”

“趙天驕,你……”

趙天驕直接打斷了劉明的話:“別你你的了,我也懶得對你們下手了,跟我走一趟,來見證你們劉家,在省城的覆滅吧。”

聽了趙天驕的話,二人先是一愣,接着看白癡一樣看着趙天驕,全部都怒極反笑,笑聲帶着嘲諷。

“趙天驕你也太自負了吧,就憑你,還想讓我們劉家覆滅?”

“真是吹牛逼不上稅,你以爲你能殺得了我們父親,也能殺了我們的大伯麼?別特麼癡人說夢了!”劉明冷笑,目中帶着仇恨的火焰,以及一絲狡詐:“趙天驕,你如果有膽子,我可以告訴你我大伯在哪,我劉家的大本營在哪,也可以陪你去,甚至看你如何覆滅我劉家。不過,我就怕你沒這個膽子!”

劉明以爲趙天驕說這話,不過是羞辱他們,並不會真的去劉家。而他如此說,就是想讓趙天驕過去,以劉道新道果境的道行,滅殺趙天驕就跟玩一樣,這樣就能給他們報仇,就能給他們父親報仇了。

趙天驕自然看出了劉明的那點小心思:“你不用激將我,你們劉家的老宅,今天我一定會去。說我癡人說夢?說我吹牛?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嘍。”

趙天驕一臉的風輕雲淡,彷彿在說着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

“希望到時候你見了我大伯,別被嚇得尿了褲子!”

趙天驕抿嘴壞笑,卻是沒有再和這兩個傢伙浪費時間,而是喚出了兩個鬼軍戰將,附身在了劉明二人身上,然後收入域界之內。

不多時,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御空而行,來到了劉家宅院的上空。

此刻,劉家燈火通明,似在等待着劉道純哥倆的消息。

“沒有休息最好,否則的話,他們都睡了,爺們過來就有偷襲的嫌疑了。”

還沒等落地,趙天驕輕咳一聲:“劉道新在家沒?”

原本寂靜的大院裏,突然傳出這麼一句話,不亞於憑空響雷。

“什麼人?找我們家主做什麼?”

有劉家弟子從房間衝了出來,可四下看去,並沒有人。

“劉道新,你到底在沒在家,爺們趙天驕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趙天驕再次吼了一嗓子。

然而這次說完去,卻是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誰?

趙天驕?!

這些弟子都不知道劉家今晚的計劃,但他們都聽說過趙天驕的名字。

因爲,劉強和劉明,就是被趙天驕害得終生殘疾。使得他們聽到趙天驕的名字,全部都露出了怒容。

也是這時,衆人循聲看去,都看到了半空中,一對神仙眷侶飄然而落,宛若謫仙。

見到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劉家弟子十多個人,全部如臨大敵,將他們圍在中間。

“快去,通知家主,趙天驕來了!”

趙天驕輕笑:“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對你們動手滴,帶我去見劉道新就好了。”

正堂之內,此刻也是傳出了劉道新的聲音。

“帶他進來。”

趙天驕帶着獨孤勝寒,來到了劉道新所在的正堂之內。

劉道新端坐在正上方的椅子上,陰沉的看着趙天驕。

因爲,這個時候的趙天驕來到這裏,那就已經說明,他們今晚的行動……失敗了!

暗殺失敗的結果,那就只有一個,被對方反殺!

“趙天驕,我還真是低估了你的實力啊。”說話間,劉道新道果境的道行,全部釋放開來,形成了極強的威勢,朝着趙天驕碾壓而去。

修道先入門,後煉心,這是道門境和道心境。道心大成會化作道種,也就是道種境。道種之後會凝結出道果,這就是道果境!

如果是道種境的術法人士,趙天驕有自信,憑藉他魂體雙修的優勢,以及觀雲老道改良術法的威力,他有一戰之力。

但若是面對道果境之人,即便他放出鬼軍,加持上所有的狀態,想要取勝,也是極爲艱難,甚至會拼個兩敗俱傷。

何況,外面還有十多個劉家的弟子,雖然道行最高的也只有道種境,但也是不小的戰力。

但趙天驕卻是一點也不擔心,而且,他來到這裏,壓根也沒打算跟劉道新硬拼。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趙天驕不幹。

因爲,他手中有劉道新的兒子,劉重基!

這是他來這裏的最大倚仗。

使得感受到對方道行形成的威壓,和森然的殺機,趙天驕也是面不變色,更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人貴有自知之明,劉道新,你比你兩個弟弟,兩個侄子,和你兒子都要聰明。”

趙天驕一句話,將劉家的人,全部說了一遍,這就是在告訴對方,你的家人,爺們都見過了,所以,收起你的威脅,沒有用!

“不過,貌似你知道的晚了一點,所以要爲此付出代價。說吧,想怎麼死?”趙天驕挑眉,看向劉道新。

此刻,劉家的弟子,都守在門口,似乎生怕自投羅網的趙天驕會逃跑一般。

而且在他們看來,趙天驕就是腦瓜子進水了,敢來這裏。更是如智障一般,說出這種話來。

“你這白癡,還是先想想自己會怎麼死吧。竟然還敢跟家主說出這種話,我真替你智商堪憂。”

“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這傻缺沒有。哈哈……”

趙天驕自然不會跟他們解釋,不過被這樣說,也是讓人不爽:“勝寒,掌嘴!” 獨孤勝寒最容忍不了,有人說他的主人。早就想上前,教訓這二人一頓。

此刻聽了趙天驕的話,嘴角也是露出了壞笑,飄身來到門口,伸手在剛纔說話的那兩人的臉上,狠狠的抽了起來。

獨孤勝寒現在是鬼身境後期,和道心境道行相當。但她是陰龍鬼,天生就帶有鬼王氣場,使得她和趙天驕一樣,不僅能碾壓同等境界,吊打高出他們一個境界的對手,也不在話下。

啪啪啪……

一陣脆響之後,那兩人的臉,就立刻紅腫起來,嘴裏的牙齒,也被打掉了好幾顆。

可等他們回過神來,想要還手的時候,卻是香風遠去,哪裏還有獨孤勝寒的影子。

獨孤勝寒的速度非常快,從過去到回來,也不超過五秒鐘。

“誰再敢對我主人出言不遜,就不是掌嘴這麼簡單了!”獨孤勝寒站在趙天驕身邊,狹長的鳳目中寒芒爆射,掃視門口的十幾個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