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另一個男人,會因爲女人被折磨時的痛苦而興奮,從中得到快樂。


這兩個變1態,和郭少一樣可惡!

李更新握緊拳頭,可他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竟然令他的憤怒,增加了數倍!

小劉見女人徹底沒了反應,也逐漸恢復了神智,他拍了下魁梧男的肩膀,道:“施行最後一步吧,或許她會比之前的那些女人,更加優秀呢?”

魁梧男原本失落的眼眸中,忽然綻放出了絲光芒,點點頭:“嗯,那就跳過其餘步驟,直接上壓軸的!” 兩個人離開房間,片刻後,把一個鐵籠子推進屋內,裏面關着的不是動物,而是個兩歲多的孩童。

女人如同死灰的眼睛,瞬間變的有神,哭着哀求:“不要傷害他!你們怎麼對我都可以,但請放我的孩子走!”

可憐天下父母心,爲了不讓子女受哪怕一丁點的折磨!他們可以付出一切代價,包括自己的生命!

女人內心深處的痛苦,可想而知。

魁梧男哈哈大笑起來:“小劉,這招還蠻管用,看她那副痛苦的表情,我又開始興奮了呢。”

女人越是這樣,魁梧男越快樂。

魁梧男嘖了聲,說:“還是有些不夠。”

小劉走向女人身前,從旁邊的盒子裏拿出了一根又長又細的針,女人瞳孔中滿是焦急,她哭着說:“不要傷害我孩子,衝我來,衝我來。”

小劉溫柔的摸了下她的臉,說:“沒有了胸部,長髮,你還是比我有女人味,我想了下原因,或許是這個孩子吧,倘若他不存在的話…也許我會比你有女人味哦?”

女人眼神中充滿了絕望,但她還是在用自己所有的力氣,去求,去呼喚,去保護孩子!

可是,在這兩個變1態面前,她的所作所爲,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噗嗤。

長針刺入孩子體內,原本睡着了的孩子忽然睜開雙眼,放聲大哭起來,但是,他身體的疼痛,哪裏比得過母親心中的痛?


女人臉上爬滿了淚水,她恨不得替孩子承受十倍,百倍的傷痛,她無力的哭訴着:“放過他吧,求你們…”

她的歇斯底里,令魁梧男興奮不已,宛如天神掌控了凡人的生死,情緒一般。

魁梧男攤開雙臂,微微仰起腦袋,很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氣,說:“就是這樣,哈哈哈,刺激,這一次真刺激!”

魁梧男抓起來一把匕首,快速刺入了孩子的腿部,孩子痛的身體痙攣,他猛然拔出匕首,鮮血噴灑而出。

懷胎十月,看着呱呱墜地的孩子每日成長,早已當成了心頭肉,作爲母親的人,更能體會女人此刻的痛苦,她握着拳頭,恨不得掙脫開椅子束縛,拼上性命去救自己的孩子!

椅子哐當作響,兩個變1態更加的起勁兒,一邊笑着看向女人,一邊對籠子裏的孩子,進行着殘忍的折磨…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吧,籠子裏的孩子被反覆的傷害,止血,昏迷,打針後,徹底的虛脫。

魁梧男抽出強心劑,又打了兩三針,孩子依然靜靜爬在那裏,再看女人,早已經哭幹了眼淚,雙眸中,是無盡的空洞。

折騰這麼久,兩個人也有些累了,他們坐在牀頭,魁梧男拿出盒煙,給每人點了一根。

魁梧男猛抽了口,罵罵咧咧道:“草他媽的,跟蹤這女人好久,感覺蠻有活力,沒想到孩子生命力這麼脆弱,她精神又如此的受不住刺激。”

小劉彈了下菸灰,沒有理會魁梧男,而是平靜的看着前方,陷入了沉思當中。

平常玩這個遊戲,他都會很享受過程,結束後細細回味,但是今天,他心裏總是有些不安,從沒有消失。

他並不知道,此刻,在牀底下,正有一個孤狼般的男人,手持摺疊刀,靜靜爬在地板上,等待機會。

魁梧男跳下牀,走到女人身旁,他一邊去解鐵環,一邊講道:“都說虎毒還不食子,但我偏偏不信,把你和孩子關在一起,不給食物,看看你會不會把他吃掉。”

似乎是想到了那副有違常道的畫面,魁梧男美美的嘖了口,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剛剛獲得自由,女人就飛快撲向了籠子當中,抱起來倒在地上的孩子,哭着呼喚他的名字。

魁梧男把鐵籠子關上,又從外邊鎖住,說:“期待你的表現,讓我高興的話,或許會放你一馬。”

女人拼命的去晃孩子,但他卻沒有任何迴應,她憤怒的擡起頭,咬着牙惡狠狠的說道:“你們兩個惡魔,會遭到報應的!一定會的!”

魁梧男哈哈大笑,他突然擡起腿,狠狠踹了下鐵籠子,道:“就憑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要我遭報應?”

魁梧男蹲下來,不屑的看着籠內那個憤怒的女人,說:“就你這種卑微的存在,能夠見到我們兩個,已經是很大榮幸了,若不是這樣比較玩刺激,我完全可以在你家裏把你折磨死,而你呢?只能做刀俎魚肉,任我宰割,因爲吧…”

魁梧男站起身,晃了晃脖子,道:“你的命,賤如螻蟻。”

李更新明白,和郭少結識的人,地位定然不一般,可那又怎樣?那不是他們去隨意傷害,侮辱別人的資本!

更何況,那是一份至高無上的母愛!

李更新握緊了拳頭,努力剋制着自己,他要忍,忍到一擊必殺,親手懲治這兩個混蛋!

魁梧男用陰陽怪氣的聲音說:“你瞪我幹啥?不服氣啊?信不信我就算把你放出去,讓你報警,我都可以全身而退?這個世界,真的是分三六九等的,就拿這些日子很火的那個炸樓瘋子來說吧,叫什麼來着…李更新…對,李更新!”

因爲提到自己名字,李更新屏住呼吸,認真去聽。

魁梧男繼續說:“那個小子二十出頭,又沒受啥刺激,怎麼會做出那麼瘋狂的舉動?很有可能啊,他就是被選出來給某個大人物背鍋的,當然,我也不確定,但我想說的是,你們這羣螻蟻,生與死,全看上層人的心情,你們能做的,只有苟且偷生,逆來順受,懂嗎?”

李更新把牙齒咬的咯嘣作響,期初,他也天真的以爲世界上存在正義,但經歷了這些事,聽了這些話,他的世界觀正在被逐漸改變。

哪怕再卑微,哪怕再如螻蟻,也有尊嚴,也有要守護的東西,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這些自以爲是的‘上層人’定要付出慘痛代價!

小劉感覺魁梧男有些話多,咳嗽了聲,把他打斷,這時,李更新忽然感覺腹部脹痛,沒有忍住,放了一個輕微的屁。

噗嗤…

小劉和魁梧男愣了片刻後,立刻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拔出匕首,朝牀下望去! 兩個人彎下腰的時候,一隻老鼠從牀下竄出,慌慌張張的往門口跑去。

魁梧男鬆了口氣,調侃道:“小劉,啥時候開始養耗子啦?”

小劉沒心思開玩笑,他重新坐在牀上,說:“歇夠的話,把這對母子推到那裏吧。”

魁梧男把煙捻滅,活動了下手腕,朝鐵籠子走去,憑藉着下方的四個小輪,把它推出了這間屋子。

李更新用手背揩了下額頭的汗珠子,努力平靜下去,繼續思考對策。

雖然沒有被發現,但情況對自己很是不利,外邊有兩個人,即便趁睡着殺掉其中一個,也定然會吵醒另外一個人。

李更新不是什麼拳王,和變1態殺人狂硬碰硬,他沒有必勝的把握。

而且,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已經令他的身體有些發麻,再這麼下去,別說殺人,自保都難。

又一次進入了無解的局面?

魁梧男一邊喊着“他媽的,那些女人竟然沒有一個去吃自己孩子的。”一邊走進了屋裏,坐在小劉旁邊。

小劉面色凝重的抽着悶煙,此刻的他,還沒有卸妝,從側面看起來,異常冷酷,美麗,妖嬈。

魁梧男慢慢擡起來左臂搭在他的肩上,笑着說:“還在擔心呢?這不沒啥事情嘛。”


小劉擡起頭,說:“等下睡覺的時候,你我至少一個人保持清醒,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不安過。”

魁梧男對他的話言聽計從,當即答應下來。

李更新的任務難度再次加大,這種情況,他出手的話,必然會面對兩個敵人,擊殺概率幾乎爲零。

運氣,似乎不在自己這邊。

小劉彈了下菸灰,說:“板樓雖然容易滋生老鼠,但我屋子還是頭次見到,是該打掃打掃了,我先睡會兒,醒來一邊看你,一邊大掃除。”

形勢愈發緊張,如果不在他睡醒前動手,李更新就會暴露,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回檔。

可是,即便他主動出擊,死亡的概率也很大。

怎麼辦?

就目前來看,似乎死亡是唯一的結局。

雖然可以回檔,但問題並沒有解決,李更新不是職業殺手,沒有經過特殊訓練,下次他還是會手足無措。

魁梧男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一向很聽你話,不過小劉,在這之前,我可不可以…你也知道的,我好久沒有碰你了…”

魁梧男最後一句話,聲音很低,似乎在害羞。

TS?

李更新真是長見識了,怪不得這兩個人能走在一起,上層的圈子確實夠亂。

小劉努力擠出一絲微笑:“我今天沒有心情,改天好不好?”

魁梧男有些生氣:“這理由你都用好久了,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小劉責怪道:“傻瓜,你怎麼會這樣想呢?今天我真的沒心情,我總感覺,有一個危險,距離咱們特別的近。”

魁梧男哼了聲,脫掉自己的上衣,露出渾身結實的肌肉,說:“怕個鳥,我自幼習武,跆拳道,散打,搏擊,泰拳都很精通,誰敢來傷害你,我要他的狗命!”

李更新都快吐血了…原本已經很讓他爲難了,怎麼又蹦出來一個武術專家?阿浩的那段經歷,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面對這些人,無論你偷襲還是正面進攻,都不可能成功…

魁梧男從包裏拿出來一個透明袋子,裏面是一些晶瑩狀的小薄片,他又拿出一個壺子,說:“而且,今天的最後一項,你還沒有做呢。”

小劉知道魁梧男性格,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會讓他生氣,其實小劉發自內心,也是喜歡他的。

小劉勉爲其難的打開了透明袋子,動手操作。

沒多久,壺就支好了,晶瑩剔透的薄片塞進去後,通過加熱,生出了嫋嫋白煙,魁梧男把鼻子貼上去,用力吸了一口,四仰八叉躺在牀上,露出了愜意的笑容。

李更新以前在酒吧當服務員時,嗅到過這種味道,是冰1毒!

李更新舔了下嘴脣,難免也有些激動。

多吸一點,玩嗨一點。

在酒吧,李更新見過太多吸食毒品瘋狂過後,醉如爛泥的人,只要這兩個人變成那樣,他就可以輕鬆擊殺!

在冰1毒的刺激下,小劉逐漸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那份不安也慢慢消逝,彷彿飄在雲端,快樂無比。

而且,冰1毒對於性,是有刺激作用的,所以有冰1毒的酒吧,都會有溜冰妹。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吧,魁梧男說話都已經有些大舌頭了:“小劉…你…你知道嗎?你是我見過最美的人…我愛死你了…爲你做啥…我都願意…”

小劉眼神有些渙散,臉頰微紅,他擡起手,溫柔的撫1摸着魁梧男的胸口,嬌滴滴的說:“你也好有男人味,不像郭少,瘦的跟個柴火棍一樣。”


魁梧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推倒在牀上,貼在他脖子上開始親吻。

小劉的喘息聲開始變的粗重,他本不想這樣,但冰1毒的效力上來,令他也有了某些方面的需求。

魁梧男的手從他的胸口下滑,到他褲子處,慢慢褪去…(此處不可言喻)

因爲病毒的作用,所以魁梧男某方面的能力特別強悍,總共做了七八次,纔算是慢慢平靜下來。

此時,外邊的天空已經浮現出魚肚白,他抱着小劉,躺在牀上,毒品和性的雙重作用下,他們很是疲憊。

小劉真正做過‘女人’後,也已經徹底虛脫,他擡起無力的手臂,拍了拍魁梧男,說:“你先睡,還是我先睡?”


魁梧男笑了笑:“傻瓜,自然是你先休息,我沒事兒,我去看一下那間屋子裏,有沒有母親吃兒子,然後回來守着你。”

小劉甜甜的笑了笑:“你真好。”

魁梧男爬在他的嘴邊,親了一口後,起身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