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兩龍最後商議的結果就是,戊煦把霸王龍媽媽給敲暈了。


嗯,如今的戊煦看起來也已經是一頭剛剛成年的霸王龍了呢,打起架來又擁有一些霸王龍沒有的思路,於是兇悍的霸王龍媽媽也中了招。

戊煦決定不把決定權交給霸王龍媽媽了,與其看着霸王龍媽媽在這裏最後死掉,還不如把霸王龍媽媽帶走再說。至於之後的事情,再說不遲。

於是當約翰和哈蒙德博士看到戊煦和霸王龍媽媽的時候,就是戊煦一臉淡定的蹲在已經暈過去的霸王龍媽媽跟前,在看見直升機飛過來,只是擡頭看着直升機而沒有任何的表示。

被這麼一頭成年霸王龍安靜盯着的感覺,絕對讓人感到毛骨悚然,但是哈蒙德博士不是常人,他在看到戊煦和霸王龍媽媽後,首先是對戊煦的讚歎,預言戊煦這頭霸王龍以後絕對會非常具有攻擊性。

緊接着他就開始奇怪,地上躺着的那頭霸王龍好像就是經常給他找事的霸王龍媽媽,對於這頭恐龍,雖然哈蒙德博士不是太關心,可是跟其他恐龍相比,這頭恐龍的資料自然是要多一點的。

誰叫也就這麼一頭恐龍一天到晚攻擊自己的同類呢。

哈蒙德博士的心中雖然有很多疑惑,但最後還是讓人給下面的戊煦和疑似“死掉”了的霸王龍媽媽打了一劑強效藥劑,在估計藥效差不多已經生效後,纔有人從飛機上落了下去。

戊煦雖然失去了行動力,可那一雙眼睛依舊特別安靜的睜着,那些個下來準備給戊煦和霸王龍媽媽套上網的工作人員,全都不敢跟戊煦的視線正面對上,就連跟戊煦接觸的時間,也都是能快就快,儘量縮短同處的時間。

於是就這樣,戊煦和霸王龍媽媽被約翰從哈蒙德博士那裏給買走了。

這件事情畢竟瞞不住,約翰從哈蒙德博士那裏買走了兩頭霸王龍的消息,很快就被傳了出去,而在這個消息傳出去後造成了兩個影響。

第一個影響,就是有很多的人有樣學樣,也想從哈蒙德博士那裏購買走恐龍,最好都是年齡比較小點的恐龍。

可是哈蒙德博士那裏的恐龍又不是隨便挑隨便撿,哈蒙德博士跟那些對恐龍別有企圖的人根本沒好感,特別是那些人的企圖跟動搖哈蒙德博士如今在世界上的地位有關的時候,哈蒙德博士就更加不可能同意了。

於是大家再次鎩羽而歸,繼續思考從內部潛入哈蒙德博士工作團隊的可能,還有盜走恐龍或者買下恐龍島的可能。

第二個影響是關於戊煦和約翰,以及戊煦的公司的。

自從戊煦在網絡上搞了一個微博之後,他就很少去其他的地方逛了,實在是因爲他的那個微博着實太過於熱鬧。他就是丟兩天不更新微博,下面就有一堆的人表示,看不到秀幸福的恐怖照片不開心這種。

如今在知道了約翰買回去兩頭霸王龍回去後,很多人在戊煦微博下面把這麼久以來的所有事情放到一起做了一個長微博,後面跟了一堆的“細思恐極!”

說不定戊煦這個“恐龍先生”就真的是約翰的老闆啊,搞不好還真的是恐龍!不過大家在約翰帶回去兩個恐龍後,更多感覺,這約翰的老闆還真的是特別的性別男,愛好恐龍……

想想總覺得哪裏不對啊。

而這種哪裏不對感覺的留言,出現在戊煦、約翰的微博下面,並且歪向了一個新的方向。

人、獸什麼的簡直不要太重口。不過你們繼續,我們就看看不說話【口水】。

—— 有很多人已經推測“恐龍先生”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從來沒有露面過的投資大亨,但即使如此,這位投資大亨依舊如此堅定的喜愛着恐龍。

你說特麼一個這麼有錢的金融界大佬,爲什麼就這麼想不開,天天說他媽也是恐龍,熱衷自拍還全是大頭照,其他的照片都搞的跟原始森林似的,充滿了各種不可說的血腥恐怖。

不過大家一邊在細思恐極,一邊覺得恐龍先生簡直醉人的同時,又覺得這位恐龍先生簡直萌的不要不要的——這是很多妹子的話,有不少妹子寫了不少恐龍先生的段子和畫了畫,看着還挺萌。但是用一些掐子的話來說,這恐龍先生就是一個腦殘,在網絡上面刷存在感的無聊人士。

不管大家的推測是如何的,反正確實沒有人真的見到過那位美國新生的投資大亨,只是這位投資大亨的傳說一直在人們的口中流傳。

聽說這位投資大亨果然有個性又有錢,硬是從特別難搞的哈蒙德博士那裏買了兩頭恐龍回去。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還有不少的人發郵件和寄信去給約翰,希望約翰可以轉交給戊煦,然後這些信件大部分都是表達愛慕之情的——雖然約翰完全不理解,現在的這些年輕人啊,好吧也不僅僅只有年輕人,爲什麼連老闆都沒有接觸過,在信和郵件裏就可以寫的要死要活,好像都愛的不行。

最誇張的是,這些信件裏還寫了不少,要跟戊煦天長地久,可以玩制服的……信息。好吧這些妹子還把制服類型都定了不少,照片都拍了一起給送過來的。

從恐龍玩偶套裝,到恐龍主題的sm性感套裝……

假如他的老闆不是一個恐龍外殼的外星人的話,約翰想,其實這些飛來豔福,還是很美好的,只是就算他的老闆比較重口味,對於人類女性的果體也比較有興趣,但是他決定那些真的見到了老闆的女人們,卻不一定能夠把持得住自己不扭頭就跑,特殊興趣愛好的除外。

除了這些以外,大家得到的跟戊煦相關的最新信息,就是戊煦買回去的那兩頭恐龍生病了,得的是抑鬱症。

在心理學得到發展的如今,用心理醫生的話來說,動物也是有感情噠,會抑鬱也是非常正常的。

所以霸王龍媽媽就非常順利成章的得了抑鬱症,在一座孤島上面。

目前,戊煦和霸王龍媽媽的座標,位於太平洋上的一座孤島上,前後左右距離陸地都非常遙遠,除非是做輪船,不然想像是約翰上次那樣堅強的蘇波主流,沒有一兩個月都是無法上岸的。

這座孤島是戊煦讓約翰給他買下來的,並且還在孤島上建設了不少的建築,從巨大的私人別墅到高爾夫球場、馬場等等,一個不落。而自從來到這個地方之後,戊煦就已經過長了可以躺在躺椅上,愉快曬太陽的生活。

唯一的問題,就是霸王龍媽媽抑鬱了。

爲什麼霸王龍媽媽抑鬱了?因爲她知道自己被兒砸帶走了,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她能夠感受到兒子的貼心,可是她覺得自己只是一頭怪物,不應該離開那座恐龍島,上面還有好多等着她去殺的同族啊。

當然,這些只是霸王龍媽媽最開始的時候抑鬱的地方,爲了解決這個抑鬱,霸王龍媽媽的方法就是揍兒子,她要揍到兒子把自己給送回去,不過結果可想而知,戊煦根本不會跟自己的龍媽打架。

於是島上僅有的那幾個僕人,最長看到的,就是霸王龍媽媽追着戊煦繞着島在跑。僕人們知道前面跑的那個是自己的老闆,只是他們一直都以爲是老闆在cos,因爲太過於喜愛恐龍了,便想着,老闆果然非同常人。

說起來這羣人,也足夠神經大條了,也好在有戊煦在,所以霸王龍媽媽倒是沒有把這些“兩腳怪”都給吃掉了。

除了前期的這個問題以外,造成霸王龍媽媽現在主要抑鬱情況的,還是霸王龍媽媽的吃飯、洗澡、睡覺等等問題。

每天吃飯的時候,島上都沒有恐龍可以抓給兒子吃了,不過那些馬和牛、鹿、羊什麼的也都不錯吃,就是兒子開始不喜歡吃新鮮的了。

每天都看見兒子在拿奇怪的叉子插着肉吃的感覺都好奇怪,兒子一定是被兩腳怪虐待了!

自從來到這裏就被兒子拉着養成了洗澡的習慣,河水裏也沒有龍魚了,不過兒子不讓她下河,反而是兩腳怪會在一個特定的空地上拿着所謂“高壓水泵”的東西往他們身上衝,中間還會換其他的管子之類的,嗯,兩腳怪還拿刷子什麼的給他們刷身子。

一開始有點不習慣,但是後來感覺還是挺舒服的。

還有所謂游泳池的大河……龍媽表示她不喜歡太深的河,就算是以前抓恐龍魚,龍媽也都是在河邊淺水的地方,這個超級大的“游泳池”,龍媽下去就直接沉底了,毫無例外。

每天龍媽都在被兩腳怪從游泳池裏撈出來。

龍媽不喜歡那個游泳池,但是每天看兒子在游泳池裏浮着,龍媽覺得自己不應該比不上兒砸,於是龍媽每天都在堅持不懈的跳游泳池,然後就是撲通的水花四濺、驚天動地,沉底後再被撈出來。

每次撈龍媽的兩角怪們都是一頭一臉的水,比落水溼的還徹底。

然後還有兒砸有的時候回去玩一種叫做高爾夫球的東西,龍媽不甘落後,但是那後果……龍媽已經咬斷球杆n根,追着被打飛的高爾夫球不知道跑了多少次。

戊煦的技術很好,那些高爾夫球基本都會進洞,於是追着高爾夫球跑過去的龍媽,很多時候都會對着那個洞口大發雷霆的不停嚎叫,因爲那個洞太小,龍媽無法把球撈出來。發展到後來的結果就是那一塊地全被龍媽踏的凹了下去,看着連洞帶球一起癟了的現場,龍媽示威的發出勝利的吼聲,然後轉身走了……

爲此戊煦已經不知道花費了多少錢去修理他的草坪還有那些高爾夫球相關的設備,不過都是他自己願意的就是了。

再說的話,還有龍媽每次除了吃飯以外的跟牛馬羊鹿之類動物的互動時間,龍媽蟄伏在草叢中,然後在奔跑的馬羣過來的時候,突然衝出來,然後驚的馬羣更加分離奔跑,場面一團混亂什麼的……

對於這些場面,戊煦其實早就已經習慣了,事實上看着龍媽過的這麼開心,戊煦也挺開心。

不過即使如此龍媽還是抑鬱了。

戊煦不懂霸王龍媽媽爲什麼會抑鬱,突然之間就對着天空還有海洋什麼的唉聲嘆氣,也不太喜歡追着馬羣跑了。之前霸王龍媽媽還說過要給戊煦抓一堆鹿羣回來吃的。

結果現在戊煦詢問霸王龍媽媽,霸王龍媽媽都不說話,只是看着戊煦嘆氣。

對此,戊煦最後的手段就是……請了一個心理醫生來。

心理醫生名字叫做大衛,雖然名字就跟約翰一樣普通,但是能被戊煦請來的心理醫生,自然不會普通到哪裏去,這位心理醫生在業界可都是出了名的厲害,就是一般人還請不起。

這位心理醫生在被請到了這座島嶼上後,先是跟戊煦見了個面,在看到戊煦之後,大衛整個人的表情都非常震驚,他突然扭頭對着約翰說,“約翰先生,您可沒有告訴我,我要給一頭霸王龍看病,就算我再厲害,我也無法跟一頭動物還是一頭恐龍溝通。”

約翰一本正經的說:“這位是我的老闆。”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擔心溝通的問題。

不過約翰這麼一介紹,大衛就重新用一種全新的目光去審視了戊煦,特別是戊煦還擡起了一張寫着:“你好。”的板子給他看。

看到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太像人,但一頭霸王龍肯定是不能把筆拿的那麼順溜,於是大衛就相信了約翰的話。他想着,外界的傳言果然是對的,這位投資大亨對於霸王龍的喜愛簡直已經着魔到甚至想要把自己變成霸王龍了。

而且約翰也沒有提到老闆的聲帶是否有問題,如果沒有問題,反而還用這種方式交流的話……看來走火入魔已深!

從這個方面來說的話,這位投資大亨的心理情況,果然非常嚴重到不容樂觀呢。只是不知道這位先生之前有沒有找過心理醫生,接受過什麼治療沒有。

想了這麼多,不過也只是很快的思維,大衛的面上只是頓了一秒鐘,就揚起了特別給人好感,可以使人放鬆的笑容,跟戊煦有禮道:“您好先生,我是大衛·克斯裏,一名心理醫生,聽說是您請我來到這裏的。”

戊煦低頭飛快寫道:“我有一位親人病了,我想請您給她看一看,最近她都不太願意吃東西,精神也很不好,看起來心理有些事情,但卻不願意跟我分享。所以我想,您是專業的,也許讓您跟她聊一聊,會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大衛面上的表情再次頓了一秒,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原來戊煦不是請他來給自己看病的,“那請問您的那位親人是?”

“吼——!”外面突然傳出一陣劇烈的吼聲,戊煦轉頭往窗外看去,正好看見霸王龍媽媽正蹲在海邊對着天空中飛過的海鷗怒吼。

戊煦將視線轉回來寫道:“是我的媽媽,她就在那裏。”戊煦往霸王龍媽媽的方向一指。

大衛:“……”

—— 其實站在心理醫生大衛的角度來說,他決定戊煦這個老闆,比起那頭能追着天上的海鷗跑的特別起勁的霸王龍媽媽,要更加的需要心理醫生,進行專業的心理上的輔導與治療。

不過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病人總是令人感到非常頭痛,那就是這個病人真的,完完全全的認爲自己沒有病。

不僅戊煦這個迷戀霸王龍到,想要把自己變成霸王龍的傢伙認爲自己沒有病,包括戊煦身邊的那位代理人,還有這座島上的僕人們,似乎都不認爲戊煦這個老闆有病。

對此,大衛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他也只能將此歸結到,爲什麼對方能夠在短時間內變成了一個大老闆,金融界的新星上面了。因爲那些能夠快速成功的人,不是運氣逆天,就是天才或者瘋子。

而戊煦大概就是第三者吧。

其實真的說起來,就算大衛自己是一個心理醫生,心理素質方面都是經過培訓和調整的,可是面對戊煦這麼一頭巨大的霸王龍,就算知道戊煦是“假扮”的,可大衛還是心理壓力有點大。

大衛不覺得一頭真正的霸王龍需要看心理醫生,反而覺得戊煦比較需要,不過因爲以上的那些原因,最後,大衛還是站在了那頭霸王龍媽媽的面前。

直到直面那頭“真正的”霸王龍之後,大衛才感覺到了戊煦和真正的霸王龍之間,最直接的差距感。

起碼戊煦的這頭霸王龍的嘴巴里完全沒有腥味好嗎?而那頭霸王龍媽媽,那充滿了獸性的眼神,還有動作,特別是嘴巴里那種血腥味,大衛站在距離霸王龍媽媽五米遠的距離,兩條腿抖的猶如風中落葉,一張臉慘白簡直要到了鐵灰色的地步。

在見到這位霸王龍媽媽之前,大衛還想着,戊煦老闆把自己整的跟真的霸王龍似的。可是見到了這位霸王龍媽媽之後,大衛的想法就是,果然戊煦也就是假扮霸王龍而已,就算假扮的再相像,也不是真正的霸王龍。

有一些東西只有在對比之下才會體現的更加明顯,比如戊煦雖然也是一雙豎瞳,可是給人的感覺,卻是理智大於其他。這也是大衛在剛見到戊煦的時候,沒有感到太大的危險,沒有直接掉頭就跑掉的原因。

而霸王龍媽媽,那種食物鏈頂端壓制着底端的感覺,不要太明顯。

就算大衛仍舊在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保持冷靜,可他的狀態看起來可真的不怎麼好。於是約翰伸手戳了戳大衛,“需要休息一會嗎?或者給你請一個醫生來看看?你看起來狀態非常的糟糕。”

大衛好半天才把視線從霸王龍媽媽的方向轉到了約翰的臉上,從口袋裏掏出一塊手帕,擦了擦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汗珠子,說:“謝謝,不過我現在應該還能挺得住。”

約翰對於大衛現在的狀態,非常理解,想當初他第一次見到老闆的時候,心裏的恐懼可不會比大衛少多少。不過因爲他跟恐龍接觸的時間長了,便也沒有那麼多害怕的感覺,真正讓他感到震驚和不安的,反而是看到一頭恐龍竟然會與人類溝通,還會威脅人。

不過已經想通了的約翰,現如今自然不會再感到害怕,反而是每每想到自己的老闆是個外星人就感到莫名的激動,特別是他的老闆還各種牛逼,不能更贊。

有過這麼一個心裏路程的約翰,看着大衛,就格外的能夠理解大衛的心理。但是他當然不會把自己心裏的那些祕密告訴大衛,那些都是他自己一個人的祕密,讓別人都以爲老闆是假扮恐龍的普通人是再好不過了。

如果一直藏着掖着,被發現之後會造成不可預料的後果,但從一開始就把那些祕密都攤平在陽光下,反而沒有人願意相信,只是相信着自己的鬧補,可憐的人類啊。

不過自從老闆離開了恐龍島,到了這裏,開始過起了“正常”的人類生活之後,每當老闆跟霸王龍媽媽站在一起的那種給人的震撼感,確實愈發的明顯了。

老闆身上那種屬於霸王龍的兇悍全都收了起來,而霸王龍媽媽卻還是依然如故,就算再怎麼“乖巧”,霸王龍媽媽身上帶着的那些天性和感覺,卻從來都沒有收斂過。

這邊的約翰和大衛各自鬧補着自己的想法,那邊的霸王龍媽媽看到兒子來了,也不去傷春悲秋的追海鷗了,反而是把視線落在了約翰和沒有見過的大衛身上。

霸王龍媽媽:“吼。”兒砸,那個兩腳怪是可以吃的嗎?

戊煦:“吼。”不能吃。

霸王龍媽媽無趣的把大頭轉到了一邊去,看着一波又一波推向海邊的浪花,整頭龍又陷入了某種灰色的情緒之中。

兒子大了不好帶啊。

霸王龍媽媽一邊想着一邊往岩石的方向走過去。

對於兒子在她反對的情況下,直接把她弄暈帶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霸王龍媽媽的心中並沒有生氣的感覺,相反,自己兒子厲害到能夠把她都給放倒了的這件事情,還非常的讓她感到高興。

這可是代表了兒砸的實力啊!動物世界的規矩從倆都是這麼簡單,弱肉強食,拳頭大的說話。

跟着兒子來到了這麼一個地方呢,雖然生活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多少讓霸王龍媽媽感到有些不太習慣,不過看到兒子過的非常習慣,霸王龍媽媽也就放心了。

從她的兒子破蛋而出開始,霸王龍媽媽就知道,自己的兒子是與衆不同的,雖然恐龍島嶼上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小恐龍能夠給她借鑑的了,但是她就是知道。從夢裏看到的那些故事裏一對比,霸王龍媽媽每天都別提多嘚瑟了,自己的兒砸棒棒噠根本沒龍比的上嘛。

不過在這裏過的時間長了之後,霸王龍媽媽又想回到恐龍島嶼上去了,還是那句話,她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怪物,怪物不應該離開那座島,而她想要在自己還能夠捕獵的時候,還能打的時候,把其他的霸王龍全部都給殺光。

反正她的兒子已經不在島上了,安全了,她也沒有什麼顧慮了。至於兒子以後能不能找到其他的恐龍生蛋的問題,霸王龍媽媽就不太關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她的兒子這麼厲害,沒有恐龍能給兒子生,是那些還沒有出生在正確時間和地點的恐龍們的問題嘛。

有吃有喝有睡,這就是一頭恐龍眼中最幸福不過的事情了。

霸王龍媽媽的心中藏着這個事情,又不敢跟兒子說,因爲她兒子肯定不會讓她回去的,之前都追着兒子揍了,結果還是沒結果,於是龍媽就這麼抑鬱上了。

心中抑鬱的龍媽最後還是被兒子說服,決定跟兩腳怪談談,雖然龍媽完全不理解,跟一頭兩腳怪有什麼好談的,兩腳怪只是口感還不錯的食物而已,肉質非常嫩,就是沒法拿來磨牙怪可惜的。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這座孤島上的日常景象就變成了一個每天看起來都彷彿重病不治似的大衛,跟龍媽面對面的“談心”生活。

事實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大衛追在龍媽的身後跑,龍媽有空就回頭怒吼一聲,嚇的大衛一屁股甩在地上,一臉苦相的爬起來繼續追着跑。戊煦有空的時候會給大衛做一下翻譯,沒空的時候大衛覺得自己能不被那頭霸王龍給吃了都是奇蹟。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之中,當初戊煦所預料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甚至要比戊煦預料的時間還要再早一點。

哈蒙德博士的恐龍島上,突然有一天被斷了電——整個島嶼——然後就熱鬧了起來。

恐龍們是被限制在通了電的防護網之後的,就算有不少恐龍被其他電死的恐龍嚇到變得精明不敢隨意觸碰防護網了,可不還有一堆對此根本不瞭解的新被放出恐龍製造廠的恐龍嘛。

然後在發現防護網沒電了之後,所有的恐龍都衝了出去,開始了大屠殺。

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外界並不知道,直到第二天,與此相關的新聞才鋪天蓋地的席捲了整個美國。

侏羅紀公園血案。

就算人類擁有厲害的武器,可是在面對數量龐大的恐龍的時候,那些被輕易撕碎的人類,還有倒塌的房屋,簡直就像是魔鬼的狂歡。

整座島上的人,僅僅是一夜之間,超過了九成全都死在了這裏。

這件事情造成了極大的轟動,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了這件事情,並且侏羅紀公園血案的頭條,漂浮在各個網站上面很長的時間。

過了一段時間後,哈蒙德博士的團隊才向外公佈了,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其中的一名員工,而這名員工在盜取了恐龍復生的資料之後,爲了可以順利逃走,關閉了整座島上的電源供應。

最後,那名員工也死在了島上,並沒有離開。

這件事情再後面的一些事情,報到的就沒有那麼詳細了,只是聽說侏羅紀公園會暫時關閉,整頓之後再次開業,期間不接受任何的採訪與報道。

這件事情的發生並不令人感到驚訝,這只是遲早的事情,或者會以另一種方式出現。

只是在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後,有很多的公司和組織,都在與哈蒙德博士進行接觸,也有一些公司在進行一些暗處的運作,想要對哈蒙德博士的事業造成一些影響。

大家的目的全都是一樣的,還是想要最好能夠得到恐龍復生的資料,即使不行把恐龍島買下來也是不錯的。

戊煦在這一片熱鬧之中,並沒有貿然出手,他也想要得到侏羅紀公園,爲了霸王龍媽媽或者自己。

關於霸王龍媽媽的抑鬱原因,戊煦多少也知道一些,而現在最重要的,可不就是按照大衛的話,來給霸王龍媽媽調解心情。

說起來,大衛也確實是有些本事的,雖然無法完全確定霸王龍媽媽到底是何原因心情抑鬱,不過提出的點子卻確實是關鍵之處。戊煦準備把大衛留在身邊,當專屬心理醫生,畢竟經常給霸王龍媽媽換心理醫生並不太好,人類對恐龍有臉盲症,恐龍對人類也是如此,只是有其他分辨的方法。

手機上的msn響了,是約翰發來的語音。

“老闆,我們也要插一腳嗎?”這裏指的是對侏羅紀公園。

戊煦回覆道:“再等等,等到他們都精疲力盡的時候。”

—— q先生是《今日美國》的先鋒記者,從一個底層爬到如今的位置到底有多少辛酸淚,這裏就不多做贅述,因爲今天的重點,是侏羅紀公園董事易主。

衆所周知,從侏羅紀公園被哈蒙德博士開業以來,到底創造了多少個金融上面的奇蹟,有不少的經濟學家甚至直言,因爲侏羅紀公園的存在,不少夕陽企業再次回暖,又有不少新興企業不停出現。

美國近幾年中,金融上的繁榮與侏羅紀公園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不去想那些經濟學家說的話裏真實性到底有幾分,但是從這些話語當中,也可以看出,從侏羅紀公園出現開始,就有多麼的受到人們的關注。而且這種關注不僅僅只是美國本土,哈蒙德博士把遠古時候存在的恐龍於現代復生,所造成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從現實主義到科學領域,全都如此。

不過哈蒙德博士的侏羅紀公園在給人們帶來了這麼多的好處、驚歎,同時創造出了不可估計的財富的同時,也出現過許多讓全世界都感到震驚的血腥事件。

關於恐龍的攻擊性,對人類的傷害,從這座公園被創造至今歷經十年,期間出現過的血腥大案莊莊震驚全球,有很多都是因爲人類本身的疏忽或者貪婪造成的不可挽回的後果,很多的人在這些事件中喪失了生命。

但即使如此,侏羅紀公園也堅持到了如今,斷斷續續的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雖然因爲發生在這裏的事情,而讓侏羅紀公園蒙山一層可怕的血腥味,但更多喜愛刺激的人,對這個地方更加的欲罷不能。

從侏羅紀公園第一次發生了,因爲叛變員工故意切斷整座島嶼的電力設備,發生了可怕的血腥事件之後,網絡上還有民衆之中,就出現了一股反對侏羅紀公園的勢力。

但這些對侏羅紀公園還有哈蒙德博士本身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影響。

真正影響到哈蒙德博士和侏羅紀公園的,還是那些利用這些可怕事件,從中得利,不停更換侏羅紀公園內部股東的勢力。

隨着侏羅紀公園的不停壯大,哈蒙德博士也不可能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把持整個侏羅紀公園,雖然侏羅紀公園還是他的,但內部也有一些股東的存在。

而在這十年之後,經歷過幾次股東的內部戰役以及來自外部的“侵略”之後,侏羅紀公園的第一股東位置終於換人,金融界的奇蹟戊煦先生,經過了多方拼殺接手了侏羅紀公園總裁的位置,並且在紐約召開了面向全國的記者招待會。

這招待會中人來人往,從電視平臺到雜誌小報的記者來了非常多。有這麼多的人來捧場,不僅僅是因爲大家對侏羅紀公園的關注,還有對投資大亨戊煦的關注。

說到這位投資大亨,只要是對這位大亨稍微瞭解一點的人,首先想到的都會是這位大亨的傳奇,彷彿一顆流星一般突兀的出現,卻又彷彿恆星一般,在金融界立足至今,沒有人敢小看他。

不過接下來大家會想到的,就是這位大亨,從來沒有露過面,沒有人知道戊煦先生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你說幾年前戊煦的代理人約翰在談話節目上刷了全美人民的事情?哦~那只是有錢人的幽默而已,沒有那種地位和金錢,可沒有人敢在節目上這麼刷人的不是?聽說那期談話節目的製作人其實都氣瘋了,但就是不敢做出點什麼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