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而且就在我和我小師弟即將要掉下山坡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出手相救,難道你就不怕秘術殘卷的下落,隨著我的死亡也會跟著一併消散而去嗎?」


面對孫婆婆的諸多疑問,黑衣人好像並不介意,他雙手環抱胸前,語氣平淡的為孫婆婆一一解答。

據他所說,他的確是和各大門派有些摩擦。

正因為這樣,所以才會尋找合適機會,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

雖然黑衣人講的平淡無奇,可孫婆婆絕不會笨到就這麼輕易的相信他,心裡琢磨著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見不得光的貓膩。

心懷狐疑之際,只聽他又接著說,你猜的不錯,那個戴著白色面具的人正是我的手下。

我派他跟蹤你們的目的,實際上就是想讓他確定一下,秘術殘卷到底在不在你的身上。

哎,可誰知道那個沒用的蠢貨,非但沒有完成我交給他的任務,反倒弄了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簡直丟進了我的臉面。

黑衣人從鼻孔里冷哼一聲,似乎對於自己手下的死亡有些漠不關心。

接下來,黑衣人一屁股坐在邱春成的後背上,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至於你們當時即將要掉下山坡的時候,我為什麼沒有將你們拉回山頂的原因,實際上就比較簡單了。

因為在你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我已經偷偷在你們身上種下了天蠶蠱。

這種蠱可保你們不受外力撞擊而死,所以即便你們兩個掉下山坡,也不會有性命之憂的。

覺得好笑似得望著不遠處的孫婆婆,你當我大老遠的,從山頂找來這裡是為你們兩個收屍的?

哼哼。

他自顧自的笑了笑,我之所以會這麼輕鬆的找到你們,是因為你們身上還有我種下的另一種蠱。

而這種蠱,其名喚做追蹤蠱。

也就是說,無論你們躲到了哪裡,我都會輕易找到你們的藏身所在地。


聽黑衣人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孫婆婆和邱春成臉色大變、盡皆啞然,他們做夢也沒想到這個身份神秘的黑衣人,竟然還會給人下蠱。

一切的一切貌似都在黑衣人的掌控之中。

孫婆婆和邱春成除了震驚之外,心裡更多的則是擔憂。

因為自己身上什麼時候被黑衣人種的蠱,他們兩個竟然毫無所覺,這種無法預測到的危險怎能不令人恐慌。

孫婆婆緩過神來,張口就問:「莫非你是蠱毒教的人?」

「哼哼。」

黑衣人懶散的笑了笑:「這是我的秘密,所以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你自己慢慢猜吧。」

他這番模稜兩可的回答,孫婆婆並不感到意外,如果照實說了,還真不是黑衣人的性格。

黑衣人將趴在地上的邱春成一把扯起,領著他一路往河邊走去,經過孫婆婆身旁時不由告誡道:「我勸你別耍什麼花樣,還是老老實實把秘術殘卷交給我比較好,否則的話…」


話還沒有說完,手上卻作勢要把邱春成給丟到湍急的河水中去。

邱春成雖然恐慌,但卻不想讓師姐為難,所以死死閉上眼睛,就是不肯開口求饒。

「等一下!」

孫婆婆臉色難看的在這關鍵時刻出聲制止了黑衣人。

黑衣人像是早就料到她會這樣做一樣,於是裝模作樣的回過頭來:「啊?你這麼快就想通了?」

孫婆婆白了他一眼,並未言語,只是將身上的包裹解下打開,從其中拿出幾頁被雨水浸透的泛黃紙張握在手中,「這就是你處心積慮想要得到的秘術殘卷。」

「快拿來給我!」

黑衣人緊緊盯著她手上的幾頁秘術殘卷,直感覺眼前發亮,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開口催促她,讓她把殘卷遞過來。

孫婆婆狡黠的笑了笑:「我要是這麼輕易就把殘卷交給了你,那我和我小師弟豈不就要沒命了。」

話音一落,忽然嚴肅道:「把我和我小師弟身上的紅線還有種下的蠱一併解開,否則你信不信我當場就把這殘卷徹底毀掉!」

「你敢威脅我?」

黑衣人面色不善的盯著她,冷笑出聲。

「嗯,智商勉強及格,沒錯,我就是在威脅你,有種大家就鬧個兩敗俱傷。」

孫婆婆不屑的瞟了他一眼,接著雙手作勢就要將幾頁殘卷生生撕扯開來。

「好!我答應你的要求。」

在黑衣人眼中,秘術殘卷才是最為貴重的東西,至於孫婆婆和她小師弟的性命根本不值一提。

不管怎麼說,只要能得到夢寐以求的秘術殘卷,倒可以讓孫婆婆他們苟延殘喘一陣子。

黑衣人並不害怕孫婆婆用假的殘卷糊弄他,因為這樣做對於他們沒什麼好處,相反還有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孫婆婆手握殘卷,略微顯得有些緊張。

她之所以緊張是因為在心裡信不過這個狡詐的黑衣人,誰知道在這緊要關頭,黑衣人會不會老老實實的按要求照辦。

如果他中途要是耍什麼花樣,那又該怎麼應對呢。

心中謹慎小心思量,面上卻努力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你還愣著幹什麼?難道你不想要秘術殘卷了嗎?」

黑衣人眉毛上揚:「別著急,解開你們身上的禁制和蠱咒稍微麻煩一點兒,但我還是會儘快處理好的。」

他陡然將手中束縛的邱春成,狠狠甩在孫婆婆面前的地面上,並且目光一動不動的直視著孫婆婆。

孫婆婆不甘示弱的回瞪著他,眼光中有著明顯的挑釁意味,「你給我快著點兒,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要是在這樣慢慢吞吞的,小心到時候惹惱了我,大不了就來個魚死網破!」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短暫的驚詫,他貌似被孫婆婆這種強大的氣勢壓過一籌,所以默不作聲的在原地舞動了一套複雜的指法。

隨著這套指法結束,孫婆婆和邱春成身上的紅線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了紅線的捆綁,邱春成從地上一骨碌爬起,他顛顛的跑到孫婆婆身後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黑衣人看了看眼神堅定的孫婆婆,又淡淡掃了一眼驚慌失措的邱春成,嘴角下意識露出一抹令人摸不到頭腦的笑容。

緊接著,他突然緊閉雙目合攏雙手,口中開始念起一段極為怪異的口訣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黑衣人再次睜開眼睛的同時,對著孫婆婆手腕處猛然一指:「收!」

孫婆婆只覺得左手手腕處一陣痙攣,低頭觀察時才發現,手腕處有個暗紅色的蜈蚣標記若隱若現。

就在她暗感吃驚的時候,那蜈蚣印記已經躥出她的手腕兒,接著慢慢融入空氣當中變得越來越淡,直至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才算完事。

孫婆婆忽然憶起師父曾言苗疆蠱術頗為離奇、古怪,記得當時年紀尚輕,所以對於這種玄之又玄的蠱術並未太放在心上,甚至可以說是不以為然。

此時親眼見了其中奧妙,心中不免一陣驚嘆:沒想到這蠱術竟然真如師父所言,果真是離奇、古怪。

看來以後行走江湖,千萬要加倍防範才是,以免再次著了這蠱術的道。

不光是孫婆婆感到震驚,邱春成同樣也是有些不… 邱春成同樣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另類、離奇的事情。

他瞪著一雙小眼睛死死拉住孫婆婆的衣襟,壓低聲音道:「師姐,這是什麼邪術啊?怎的這麼可怕!」

「這就是師父所說的蠱術。」

孫婆婆頭也未回的低聲回了一句。

邱春成點了點頭沒再說話,粗心的他並未發覺孫婆婆聲音里攜帶的,那一絲絲極為不安的因素。

他只覺得眼前的事情有些新奇,於是伸長脖子直往黑衣人身上仔細打量。

可能是看的過於專註,所以沒過多久,他就發現黑衣人身上有些古怪。

要說古怪,最明顯的就屬黑衣人那兩條較為粗壯的手臂。

只見在他手臂上的脈絡處,來回遊走著兩條烏青色的細長影子。

看著貌似像是兩條蚯蚓,可邱春成絕對不會認為這是真的,人的皮膚里怎麼會有蚯蚓呢?

心裡正暗自狐疑,豈料下一秒,那兩條像是蚯蚓的東西忽地一下穿破黑衣人的脈絡,徑自從他的血肉中爬了出來。

直到此刻,邱春成才總算是看清楚了那兩條東西的本來面目。

呼!這哪裡是什麼蚯蚓,分明就是兩條蜈蚣幼崽。

難道這蜈蚣已經成了精,有了道行嗎?

要不然它們怎麼可以隨意在人的脈絡里來回穿梭。

這種詭異莫名的事情,完全顛覆了他的三觀。

心中震驚之餘,忽然想起在青衫教修鍊時,曾聽師父無意中提起過一些關於雲南蠱毒教的奇文軼事。

別看邱春成修鍊道術馬馬虎虎,可平時一聽師父講起那些離奇有趣的怪事兒,端坐的那叫一個老老實實,豎著耳朵聽得那可是聚精會神的。

記得師父之前給他講這些玄玄乎乎的怪事兒時,他還以為這都是師父編造的,也只把那些新奇、恐怖的事情當做故事來聽。

可他萬萬沒想到,就在某一天,他竟然能親眼目睹這種匪夷所思的可怕事情。

黑衣人在原地呼吸吐納了一會兒,突然睜開眼睛,死死盯著對面的邱春成道:「小子,現在輪到給你解蠱了,還不快過來。」

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語,瞬間將邱春成從剛剛的思緒之中牽引出來。

他緩過神來,下意識就要往前走,不料孫婆婆卻在這時忽然伸手將他攔下,接著將目光鎖定在黑衣人身上,淡淡道:「不對吧?為什麼我剛才距離你那麼遠,你都可以給我解蠱,這怎麼換做我小師弟,就非要到你身前去才行?」

很明顯,孫婆婆的語氣中帶有強烈的疑問和不信任的意思。

對於孫婆婆的問話,黑衣人似乎沒有想好應對之言,他愣了短短几秒才幹巴巴的從嘴裡說出一句話:「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懷疑我會使詐?」

「哼,這可很難說。」

與黑衣人略顯不自在的神色不同,孫婆婆反倒顯得很是冷靜,她提議就讓小師弟站在原地解蠱。

黑衣人則不同意她的主意,說她小師弟中的蠱和她不一樣,所以必須近身解蠱方能奏效。

雖然對於解蠱之事孫婆婆不甚了解,但考慮到黑衣人詭計多端,她還是留了個心眼兒,於是重新提議讓小師弟只往前走三步。

三步距離,就是孫婆婆和黑衣人之間的位置。

這樣一來既方便黑衣人為小師弟解蠱,又讓孫婆婆一顆擔憂的心稍微心安一點兒。

從表面上看這倒不失為一個折中的好法子。

黑衣人聞言冷笑不止:「你個死丫頭片子,年紀不大,心眼兒倒還不少!其實我要想弄死你們,簡直是輕而易舉,根本用不著這麼麻…」

「滋啦。」

不等他把話說完,一聲紙片撕裂的聲音就那麼突兀的響了起來。

黑衣人耳力極為靈敏,放眼一瞧,只見孫婆婆已經將手裡握著的幾頁秘術殘卷撕裂了一部分。

看到他錯愕、惋惜的神情,孫婆婆一仰下巴:「哪兒那麼多廢話,讓你解蠱就趕緊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