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闆的信息值一百塊。


外面天已經黑了,林天走進附近的巷子裏。

“開!”林天用掉一張隱身符,隨後,翻牆進入到林家。

一進入院子,林天就看到大廳裏面觥籌交錯。

林家三人正在陪着一夥年輕人喝酒吃飯,一共擺下了桌。

外人一共有二十來個。

坐在主桌主座的是一個和林天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他比起林天,多了幾分官宦氣息。

“歐陽少爺,您放心,林天那個賤人,一定會來的!我瞭解他。”林劍的父親討好地笑了笑。

林劍的母親也陪笑道:“沒錯,林天雖然是一條忘恩負義的狗,可他肯定也會想知道,是哪裏的狗生下了他!”

大門外面,林天怒目圓睜。

果然,和他所想的一樣,林家人被歐陽家的人打怕了之後,已經不要臉地屈服他們,並且將他直接出賣!

這一家人,不可饒恕! 林天沒有急於出手。

他一步一步朝大門走了過去,在大門口的位置站住。

大廳裏衆人依舊喝的很開心,沒有人覺察到有什麼異樣。

主座的歐陽少爺,名叫歐陽飛鴻,他是歐陽震的小兒子,從小就是紈絝子弟。

家底殷實,靠着名貴藥材和仙嶽派衆多前輩的指點,已經修煉到了煉氣期第六層。

他帶過來的人有一半是武者,也是得益於歐陽家的厚實家底,用錢財修煉出來的武者。

在林天的養父母奉承過歐陽飛鴻之後,林劍也一臉討好地笑道:“歐陽少爺,我已經都安排下去了,只要林天到了大門外,我和我爸媽就立即讓人捆起來。”

“聽說林天那傢伙有點腦子,他會上當嗎?”歐陽飛鴻將一個公主摟了過來,雙眼滴溜溜地在公主身上轉。

“歐陽少爺您請放心,我們對林天那個賤人還是比較瞭解的。只要我和我老婆多哭一哭,他肯定會心軟。”林天的養父一臉得意。

養母馬上跟了一句:“林天雖然有點小聰明,但就是太重情義,情義就是他的死穴!”

歐陽飛鴻轉頭看向林劍,問道:“你昨晚回來的時候不是說,林天已經決意和你們劃清關係了嗎?他還會在乎你們的死活嗎?”

林劍還沒開口,林天的養父道:“只要林天來到這裏,我和我老婆一起掉點眼淚,求一求他,他肯定會在乎,那個蠢貨,我們能把他治的死死的!”

林天的養父母二人臉上滿是得意。

“可他真的能來嗎?這可是又一天了!”歐陽飛鴻有些不耐煩。

林劍馬上起身給歐陽飛鴻彎腰倒酒,道:“歐陽少爺您放一百二十個心,我就怕他不來,所以跟他說我爸媽知道他親生父母的事,就衝着這一件事,他也會過來。”

大門口的林天,怒氣幾乎快要爆炸出來!

林家!

他曾經最愛護的家!

將他當做工具一樣使用,覺得沒有用就丟掉,他已經沒有跟他們去計較,只是平靜地劃清關係。

而今,他門爲了討好歐陽家,竟然利用他對情義的看重!

有一點,林天不得不承認!

沒有來到林家,得知林家人出事,他根本毫無所謂。

可如果真的來到了林家,看到養父母被打,向他求助,他一定會幫忙。

隱身的林天看着林家人得意的嘴臉,心底裏最後僅存的一點情義全部消散!

原本,林天準備現身動手。

但,歐陽飛鴻的一句話,讓他停住了。

“你們真的知道那小子的親生父母是誰?”歐陽飛鴻看起來很八卦。

/

“嚴格上來說,不算知道。”林天的養母說這話的時候,竟然透着一股得意。

“什麼意思?”歐陽飛鴻的興致完全被吊起來了。

門口的林天那犀利的眼眸也是微微顫了顫。

是否馬上就能夠知道親生父母是誰了!

養父道:“其實,林天是我們偷回來的!”

偷回來!

在大門口的林天剎那間,全身一顫,猶如遭到了雷擊一般!

“偷?”歐陽飛鴻大笑起來,道:“你們是生不出兒子,所以去偷的嗎?哈哈,林天那個蠢貨是不是還不知道這一件事,還叫了你們那麼多年的爸,媽?哈哈哈……笑死本少爺了!”

林家人陪着一起笑了起來。

歐陽飛鴻高聲喊道:“你們大家都聽到了沒有?海城的英雄,林天,竟然認賊作父,喊了二十來年的爸媽,哈哈哈……”

“噗哈哈哈……海城的英雄,海城的蠢貨吧!”

“媽的,就這種智商的人還被海城的人民給捧上天了,什麼除病毒英雄,除病毒狗熊吧!”

“少爺,只要把這一件事傳播出去,不用一天,林天,就會成爲全海城所有人的笑柄!”

滿屋的人都在嘲笑林天!

一陣風從門外吹拂進來。

“那你們也得有命去傳播,不是嗎?”林天的眼神裏,只剩下殺意。

霸道首席俏萌妻 “誰!誰在說話!”大廳裏有人緊張起來。

林天原本完全可以在隱身的狀態下,廢掉大廳裏的任何一個人。

但,他還是顯現了出身體!

因爲,他想看看,養父母一家人,見到他時,會是什麼表情。

正在笑着的林家人,僵在了那裏。

尤其是林天的養父母二人,在看到林天神出鬼沒一般地出現,看到林天那可以燃燒掉一切的眼神,他們有種末日到來的感覺。

林天踏進大門。

“林天,沒想到你這蠢貨真的來了!很好,今天,我……”

沒等歐陽飛鴻說完,林天一掌排出,桌上的兩根筷子,飛射向歐陽飛鴻的肚子。

歐陽飛鴻沒有反應過來,那筷子直接飛刺進他的身體裏。

並且,強大的靈氣將他帶的摔在地上。

“敢偷襲我,媽的,給我上,給我砍死他!”摔在地上的歐陽飛鴻吼叫起來

“媽的一起上!”歐陽家的打手有人吼了起來。

其他人馬上拎起放在旁邊的武器,衝向林天。

林天不做理會,繼續往林家人走了過去。

林天的養父母和林劍,被林天

的氣場震懾到,雙腿彷彿打了釘子似的釘在了地上。

這一刻,他們只能是祈禱歐陽家的人能夠打敗林天。

否則,他們有種直覺,林天一定會將他們撕碎!

六把砍刀一起看向林天。

就在要砍到林天的瞬間,林天體內靈氣澎湃涌出。

林天往前邁出一腳,喝道“不自量力!”

瞬間,靈氣將他們砍向林天身體的刀全部彈飛了出去。

林天一人一拳,將他們的的胸骨全部打斷。

“砰砰砰……”但凡是被林天打中,無不是直接飛了出去撞在牆上。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噼裏啪啦”,大廳裏,牆上的筆畫,放在桌以上的花瓶,接連碎裂。

剩下的十幾個人猶豫了一下,他們還是衝向林天。

林天已經走到了主桌前。

“砰!”林天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桌上的筷子全部跳了起來,林天伸出雙臂,左右掃出。

那筷子被靈氣帶動,往左右兩邊飛射出去。

一片慘叫聲響起。

獵心 定個煳塗老婆 或射中眼睛,或射中嘴巴,或射中胸口……十幾個人全部趴在了地上。

歐陽家,前後二十多個打手,林天前後只用了兩招,將他們全部解決!

林劍和林天的養父母他們哭笑不得地看着林天。

林天的養父幾度想要開口解釋,可感覺到看到林天身上如火山爆發一般的氣焰,他便屁都不敢放一個。

林天沒有着急處理他們三個人的事,而是走到了歐陽飛鴻面前。

歐陽飛鴻扶在旁邊的椅子上,他看林天靠近,嚇的立即後退,完全沒有了剛剛的不可一世。

“林天我警告你,我父親是歐陽震,他馬上就要到海城了,他接下來是海城……”

“砰”林天兩步上前,一腳踢在歐陽飛鴻的丹田上。

歐陽飛鴻倒飛出去,撞破了後面的一個大花瓶,可讓他痛苦萬分的是,他的丹田被廢了!

“林天,我是仙嶽派的弟子,你敢廢仙嶽派弟子的功力,仙嶽派……繞不了……”話還沒說完,歐陽飛鴻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人痛的暈了過去。

林天沒有多看他一眼,他走到主座旁,將椅子拉出來,極其平靜地坐了下去。

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林家人仍舊是一動不敢動,眼珠子轉動都是小心翼翼。

“我只給你們一次機會,給我好好說!你們,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又是什麼情況下,將我給偷偷抱走。”林天語調平和。

然而,對於眼下的林家人來說,林天語調越是平和,他們越是心驚肉跳。 房間裏只剩下歐陽家打手的痛苦呻吟聲。

這聲音讓三個林家人更加心慌。

林天的養父堆着笑臉,看向林天道:“小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事情……”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啪”林天手掌揚起,靈氣涌出,一巴掌扇在了林劍的臉上。

這一巴掌過去,將林劍直接扇的翻身摔了出去。

“兒子,兒子!”林天的養母心疼地喊了起來。

她本想要跑過去,可看到林天的眼神,她立馬就被鎮住了。

“爸,你快告訴他,不然他會殺了我的!”林劍嘴裏一口血吐了出來,聲音顫抖。

林天一巴掌打的他吐出來了六個牙齒,他能強烈感覺到林天的殺氣。

林天的養母用力拉了一下養父道:“你還不快說,真要等他殺了我們的孩子嗎?你不說我說。”

“我說!”林天的養父吼了一聲。

林天依舊平靜地等待。

誰說督主沒愛情 林天的養父緩緩說了起來:“林天,那一年我和你媽,不,不是……是我和我老婆在京城做生意,我們沒錢,租在郊外的一個農戶那裏,那個村子很祥和寧靜,直到有天一個漂亮的女孩抱來了一個小男孩。”

聽到“小男孩”,林天的眉頭凜冽而起。

“那個女孩二十來歲,身體虛弱,身上的衣服還有不少血,他將小男孩送到了村子裏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奶奶那裏,然後就走了。

很快,村子裏有人就說,小男孩是妖女生下的孽種,是不詳的東西,他們合力將老奶奶趕出了村子。

老奶奶無奈,治好搬家。她搬到了附近的山腳下,住着破草屋,獨自一人養着小男孩。

我和我老婆,那時候結婚好幾年還沒有孩子,醫生說我們這一輩子怕是要不了孩子,於是,我們就起了歹念……”

林天放在桌上的拳頭猛地緊握起來。

他怒道:“所以,你們就偷偷將我給抱走,是嗎?”

林天的養父母沒敢說話,低下頭。

“你們把我就這麼抱走了,可曾想過那個老奶奶要怎麼辦?又可曾想過,那個年輕女孩,她會怎麼樣?小男孩可是她們的一切啊!”

林天的眼眶一陣溫熱,那個年輕女孩,是母親嗎?

“砰”林天越想越惱,一拳砸在桌上。

桌子瞬間炸裂,嚇的林家人全部癱坐在地上。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拿走別人的東西,好,我也讓你們體驗一下被人奪走一切的感覺!”

林天掃視了別墅一眼,想起了小時候在這裏的時光。

可一想到那一切只是養父母爲滿足一己私慾而給林天構建的美好生活時,林天憤然起身。

一腳將地上的椅子踢飛,

將牆上屬於林家三人的全家福砸落。

“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把名下所有財產,包括不動產,房子土地,全部轉到我的名下。”林天道。

林劍瞬間瞪大了眼睛!

林天的養父母更是腦袋一片暈眩。

林天這是真的要奪走他們的一切,是要把他們貶爲乞丐啊!

“哥……哥,我求求你,哥你不要都拿走,你看在小時候我一直跟着你……”

“砰”林天一腳將林劍踢開,怒道:“滾!在你一而再地陷害我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是你哥!”

“別打,別打我兒子!我們給,我們給!”林天的養母朝林劍爬了過去。

結果,她被林劍一下子猛地推開,林劍哭泣道:“不要給,不要給!我不要當乞丐,我不要!”

林劍還要朝林天爬過去,可在他擡頭看到林天如殺神一般的面容時,嚇的馬上後退了。

十分鐘後。

林天的養父做好了全部的財產轉移。

林天請凱豐集團律師部的人確認後,朝大門外走了出去。

眨眼之間,失去一切,林家人癱坐在地上。

“鄭律師,讓人半個小時後過來收房子。再有,把林家所有的財產變賣後,全部捐出去做慈善。”林天在大廳門前留下這一句話。

其實,眼下的林天也需要錢來買各種珍稀藥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