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祖放心,小的自然有出去的方法!”乾屍僵硬的點了點頭,愣是擠出了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直挺挺的站起身。


天價媽咪:爹地閃開寶寶來 ,五指爲爪,漆黑的指甲異常可怖,足有十尺之長,猛地在空中一劃,生生撕裂了虛空,攜帶着陳天瞬息間來到了另一地方,赫然是之前景色優美的鄉村之間,羣山環繞,清泉潺潺,百鳥齊鳴,悅耳動聽。

“老祖,我們出來了。”乾屍面無表情的道。

陳天又一次被震驚,好恐怖的手段,單手撕裂虛空,舉手投足之間瞬息移形,這得需要何等的神通才能做到!

哪怕是海東青恐怕也不能做到單手撕裂虛空吧?

可以想像這個乾屍,是何等恐怖與強大!

但陳天也僅僅是震驚一刻而已,他環視四周,卻並沒看見師姐的身影,雖說海東青已經是妖聖了,但在這乾屍面前還是不夠看的,誰知道那裏面還有沒有乾屍存在了!

似乎是明白陳天的想法,乾屍緩緩伸出一臂,五指猛地一抓,眼前空間頓時爆碎,化作滾滾氣流,席捲天地四方,攜帶着無形的偉力,一道白色的倩影傾倒而出,落在地面。

正是海東青!

陳天感激的看了乾屍一眼,隨後連忙跑過去將海東青扶起。

“師姐你沒事吧?”陳天擔憂道。

“我能有什麼事?”海東青星眼如波,飄靈如仙,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陳天,渾身有幾處血痕,但妖聖級別的存在生命力是何其強大,轉瞬間便恢復如常。

隨後,海東青面帶警惕的看着那具乾屍。

一道凌厲的殺機閃過!

玉指一劃,點點光輝凝聚,氣象浩蕩,劍氣縱橫,一柄長劍突殺而至,如銀河倒掛一般刺向乾屍的要害部位!

迅猛無比,避無可避!

乾屍卻也沒有躲避的打算,任由這柄長劍刺在自己的身上,頓時,火花四濺,金屬碰撞之聲登時響起!

浩瀚的能量波動滾滾肆虐,如洪流一般激盪四周!

妖聖劍鋒何其銳利?

竟是絲毫沒有刺進去半分!

…………………… “什麼?!”

海東青美眸中閃過一道驚詫之色,蘊含着本命妖力的一劍竟絲毫不能破防,沒有對這具乾屍造成一絲傷害,如此防禦力堪稱一絕,看來這傢伙實力比自己還要在上!

但那又如何?

“落日劍訣!”

“錚!錚!錚!”

海東青並沒有亂了分寸,一聲輕叱,雙手合十,緊扣結印,一襲白裙隨風擺動,渾身每一寸肌膚晶瑩如玉,煥發着聖潔無暇的光輝,如一尊妖神臨世,滾滾妖威流轉!

一輪落日在海東青的背後升騰而起,餘暉照映,殘陽如血,錚錚劍鳴作響,無數劍氣縱橫,彷彿能絞碎一切!


乾屍則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海東青,沒有一點動作。

“師姐快住手!”

陳天見狀大驚,連忙擋在海東青面前,攔住了她,生怕海東青動手,他可是清楚乾屍的恐怖,要是動怒了,怕是他倆都別想走!

“讓開,僵族殘暴,人人而誅之!”

“今天的事絕對是他搞的鬼,不殺了他,他就會殺了我們!”

海東青黛眉緊皺,清冷一喝,美眸中夾帶着凌厲的殺機,一身氣勢更甚,節節攀升,恐怖的妖元之力洶涌澎湃。

妖聖之威如山嶽般散落而下,壓的陳天喘不過氣來,大片地面爲之龜裂,下沉了數丈!

“師姐!”陳天大急,卻也說不出什麼話來阻攔。


“嗤!”

一道巨大的劍輪傾空而下,斜斬而出,攜帶着滔天的妖威,似能斬裂萬里河山,生生貫穿虛空!

“老祖小心。”

乾屍身形一閃,將陳天擋在身後,卻沒有做任何的防禦,任憑劍輪斬在己身!

火花四濺,傳出金鐵交擊之聲!

這一次,乾屍的身上被斬裂開了一道鮮紅色的血痕,卻沒有血液流出。

乾屍的血髒早已乾枯,如今不過是一個骨架披上了一層人皮罷了,但令陳天不解的是,爲什麼他不去擋?

乾屍絕對是有能力擋住的!

可他卻沒有。

“爲什麼?” 錯嫁驚婚,億萬總裁請放手

“因爲她是老祖的朋友,小的不能擋,會傷了她的。”

乾屍面無表情的道,冰冷而機械。

陳天聞言,沉默半分,隨後看向了海東青,沒有說一句話。

“這……”

海東青此時竟也有些不知所措,在她眼裏,僵族一向是殘暴不仁,血腥屠殺的種族,只會嗜血與殺戮,哪裏會有這般表現的?


可,現實就在眼前發生了。

莫非,傳聞中的僵族並不是無情的殺戮機器?被誤傳了?

不管怎樣,海東青現在是惹到自己這個小師弟了……….

一時間,氣氛竟有些尷尬。

“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陳天看着乾屍問道。

“回老祖,小的名叫凌宇,在這裏沉睡了六千年………”

乾屍如實而答,他本是這裏的一介村民,在六千年前就死了,不知爲何,口存一絲生氣,千百年來,受這整座山脈的靈氣滋養,二百多年前突然甦醒,卻已然發現自己成了一具可以動的屍體,深感無奈和悲涼,曾經的鄉村早已不復存在,這處山脈的村落也都是他一手幻化的,皆爲虛影。

也是他唯一的回憶。

可一旦有人闖入,就如同墜入迷魂陣,陰靈無數,鬼怪叢生,進去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哪怕是一個修士,也有可能被活活的撕碎,被萬鬼啃噬!

陳天聽的倒吸一口涼氣,如果自己不是身懷贏勾血脈,恐怕是已經死在這裏了啊,想到此,陳天深深的覺得僥倖。

海東青神色漸漸凝重,看來自己這個師弟身上還有很多的祕密,竟能讓一具數千年的殭屍聽命自己!

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

但海東青現在得想想辦法怎麼討好這個小師弟了,誰讓她得罪了陳天呢?

“老祖,小的願意誓死追隨,請帶上小的一起走!”

凌宇跪了下來,重重磕了一個頭,神色無比恭敬。

“快起來,我答應你。”

陳天輕聲道,將凌宇托起,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能帶上一具千年殭屍,就多了一個保命的底牌,哪怕自己不能破入靈元,也能在南域橫着走了!

“多謝老祖成全!”

凌宇神色恭敬,十分激動,渾身都在顫抖。

雖說凌宇沒有敵意,但陳天還是覺得有點滲人,心裏發毛,下意識的遠離他一些。

凌宇倒也沒有在意,相反還很激動。

陳天不禁搖頭一笑。

“師弟,我們該回去了。”

海東青自然不願放低姿態,要讓她一尊妖聖向小輩示軟,那是不可能的,但語氣平緩了不少,眸光柔和的看着陳天。

“嗯。”

陳天聞聲,點了點頭。

“哎呀,不好!”

突然間,他臉色大變,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手心一翻,憑空幻化出一枚暗金色的空間儲戒,光華一閃而過。

無形的引力傾倒而出,一道美麗的倩影突然出現,躺在陳天懷裏。

正是杜蘭。

差點把杜蘭給忘了,之前把她放在空間儲戒裏,現在纔想了起來,要是憋死了,那可就罪過了。


杜蘭還沒醒來,依舊在昏睡當中,長長的睫毛微微蠕動,五官精緻,靈動秀麗,帶着一絲俏皮和可愛。

海東青看着這位少女,玉手託着下巴,嘴角玩味,一雙美眸盯着陳天,不停的打量着,不懷好意的道:“呦,沒看出來啊,師弟平時看着挺老實的,這是把哪家的女子騙到手了?”

陳天頓時老臉一紅,有點不知所措,辯解道:“師姐,這是我救下來的!”

“哦,原來是英雄救美啊。”海東青聞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不是,不是…師姐你想到哪了!”陳天急的直翻白眼,這師姐是想哪去了,堂堂一尊妖聖也會八卦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不是騙來的了。”海東青美眸一閃,忙擺手道。

“嗯。”陳天可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是救來的。”

“…….”陳天。

凌宇則知趣的退到一旁。

…………………… 被海東青調倪打趣了一陣,陳天干脆也懶得辯解了。


片刻後。

“師姐,我們現在該去哪?”陳天突然問道。

“仙聖劍宗。”海東青淡淡一笑道。

“什麼,仙聖劍宗?我不回去。”陳天聞言,頓時一愣,隨即一口回絕道。

開玩笑,回去仙聖劍宗,那不是自找苦吃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