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朽問的是你爲啥用扛,不用背的啊?


不過這事他也沒糾結,笑了笑,便打開了車門:“大師上車吧,島嶼開業大典是在上午十點,咱們得到碼頭上坐船過去。”

白小鳳點點頭,上了車。

車子發動,在馬路上疾馳起來。

這時,白小鳳忽然摸着鼻子笑了笑:“對了楚老,麻煩你一件事,上島後,你不能對外人提起我,而且,我不打算和你們一起。”

什麼?!

楚老和華青月同時一愣,愕然地看着白小鳳。

都一起上島了,搞得這麼神祕是什麼意思?

白小鳳也沒有和他倆解釋的意思,扭頭看着窗外,欣賞着風景。

很快,車子到達碼頭。

在楚老的帶領下,白小鳳等人上了一艘遊輪,便朝着大海深處行駛去。

白小鳳爲了隱藏身份,便是站在甲板角落裏,儘可能讓自己看着不那麼顯眼。

這時,華青月走了過來,疑惑的問:“你隱藏什麼身份幹嘛?”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不隱藏身份,還怎麼裝比?”

“……”華青月。

無恥!

簡直厚顏無恥啊!

剛纔他聽到白小鳳要隱藏身份的時候,還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呢。

所以上船後纔想着來問一下,可這答案,太特麼嗶了狗了啊!

“那我們上島後就不管你了。”華青月修長白皙的右手將額前兩縷青絲捋到耳後,轉身就扭動着婀娜腰肢走開了。

下意識地,白小鳳看了一眼華青月的背影。

呵!

果然是女人!

遊**概行駛了半個多小時,白小鳳就看到了海面上出現了一座島嶼。

這島嶼估摸着有一兩公里大小,孤零零的屹立在海面上,海島上綠樹茵茵,還有一棟棟恢弘大氣的建築隱藏其中。

從遊輪行駛的方向看去,正好能看到島嶼碼頭。

此時,碼頭上張燈結綵,人頭涌動,極其熱鬧。

很快,遊輪就停靠近了碼頭裏。

因爲事先叮囑過,所以楚老和華青月也沒叫白小鳳,便是自顧自的下了遊輪。

白小鳳趴在甲板角落裏,看向碼頭,就看到馬夏風站在一大堆人前邊,西裝革履,腰背也挺直了起來。

“嘿嘿……這瓜皮總算有點富二代的氣質了。”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旋即目光便是落在了馬夏風前邊的那個中年人身上,應該就是馬夏風的老爸了。

隨着楚老和華青月下了遊輪,碼頭上的一大羣人立馬上前迎接。

雖說楚老是那位金陵富豪請上島的,可這島嶼終究是馬家的,華夏娛樂圈超級大鱷登島,馬家就算再不願意,也得陪着笑臉迎接。

不過,那位金陵富豪請楚老的這一舉動,卻有些喧賓奪主的味道了。

“喧賓奪主?這大典還沒開始呢,火藥味就濃的快炸了啊。”

以白小鳳的人情閱歷,自然是看得明白,估計,今天這島上,真的會有一場大戰呢。

很快,碼頭上的一大羣人便是簇擁着楚老他們往島嶼深處走去。

白小鳳看着時機差不多了,也跟着下了遊輪,然後一路遠遠地跟在人羣后邊,走向島嶼深處。

這島嶼被馬家花了幾十億開發,整個都變得高端大氣起來。

寬闊平整的海灘、綠蔭蔥蔥的棕櫚樹椰子樹、還有一棟棟豪奢的建築錯落着。

白小鳳一路上就跟好奇寶寶似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可走了沒多遠,白小鳳忽然停了下來。

彷彿觸電一般,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扭頭朝着島嶼的西南方向看去:“咦!這裏有妖氣!”

島嶼西南方向的天空,湛藍湛藍的,白雲朵朵,光是這一片天空,在城市裏就很難看到。

但,白小鳳卻清晰地感應到那片天空下,有一股極其淡薄的妖氣朝着這邊涌動過來。

很微弱。

甚至微弱到很難察覺。

也是因爲白小鳳身體裏封印着鬼王,所以從小到大他對各種邪祟氣息的感知力就遠遠超過常人。

即便如此,白小鳳也僅僅是感覺到很微弱的一絲。

若是換成別的天師在場,絕對感應不到。

“這妖怪的實力應該不弱。”白小鳳神情嚴肅起來,猶豫了一下,便是朝着島嶼西南方向走去。

而此時。

島嶼腹地,屹立着一座恢弘的度假酒店。

這酒店光是建築裝修,就絕對不低於任何一座五星級酒店的標準。

此時,一個會議室中。

窗簾緊拉着,會議室中也沒有開燈,顯得有些昏暗。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濃郁的酒氣。

而寬闊的會議室中,卻僅僅坐着兩人。

“嗝……謝老總請楚天南上島,喧賓奪主,這已經是在向馬家宣戰了吧?”其中一個手裏拎着酒瓶的人影打了一個酒嗝,笑道。

“呵呵!那又如何?老子上島祝賀他馬家,請的是華夏娛樂界的巨擘楚老,他馬長生還能對老子不滿?還敢把楚老趕下去不可?”

另一個人影迴應道,語氣有些狠戾:“他馬長生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跟老子搶這座島,老子今天誓要讓他看看閻王爺到底長什麼樣!既然要壓他,那就得全方位壓他,一次性壓得他永不翻身!”

……

另一邊。

馬夏風死拽着華青月,滿臉焦急地拖到了偏僻無人的角落,沉聲道:“華娘娘,你搞什麼飛機?和楚老一起上我們馬家來砸場子呢?”

他剛纔看到楚老和華青月上島的時候,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要是華青月和楚老是應他們馬家的邀請上島祝賀的話,馬夏風絕對能樂得屁股翹上天。

可關鍵是,他倆是應了馬家對頭的邀請纔上來的啊!

這麼喧賓奪主,明擺着是在對他們馬家示威呢!

華青月也是一陣尷尬,揉了揉心口,無奈道:“我和楚老也不知道是這種情況啊,他只是和金陵那位熟識,那位一邀請便答應了下來,楚老現在估計也在丁丁痛呢。”

雖說華青月不知道事情具體經過,但“喧賓奪主”這四個字,已經明擺着今天是要搞事情了啊!

聞言,馬夏風神情死灰,無比絕望。

華青月雖然這麼說,但鬼知道楚老現在怎麼想的呢?

說到底,楚老是應了金陵那位的邀請,而他們馬家,則和楚老沒什麼交集。

要是今天真打起來,楚老幫金陵那位的機率,肯定要大過幫他們馬家。

且,馬夏風也明白,金陵的那位不止是想請天師暗中搞他們馬家,還是想着從社會地位、勢力、金錢全方位打壓他們馬家呢!

忽然,馬夏風想到了白小鳳,忙問道:“對了,我師父說要跟楚老一起上島,剛纔怎麼沒看到他人?”

話音剛落。

華青月嘴角就抽搐了一下,無奈地說:“你師父說,不和我們一起登島,他想裝比。”

推一本好基友的書,科幻類《末世大狙霸》,作者:鬼哭老朽,書名是不是很有感覺?內容更有感覺。 他,想裝比?

馬夏風嬌軀一顫,頓時感覺掉進了絕望深淵。

一想到師父給他打電話時說要跟着楚老上島時的語氣,他就感覺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直竄到天靈蓋。

涼了!

我馬家這次真的要涼了!

師父一裝起比,那是真的要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吶!

馬夏風狠狠地把老爸埋怨了一頓,都是純爺們,幹嘛不脫了褲子說敞亮話啊?

之前幹嘛非得拐這麼一個彎,整的師父以爲是在利用他呢?

現在好了,翻車了啊。

“不行,一定還要搶救一下,他是我親師父,不能眼睜睜讓他把我們馬家的車開翻了呀。”

這是馬夏風心裏的想法。

旋即,他掏出手機,給白小鳳打了過去。

重生之我有靈泉 既然人已經上島了,那師父肯定在島上的某個地方。

這事一定要給師父解釋清楚,哪怕見不到人,不能當面解釋,也得在電話裏把事情解釋一下啊。

然而。

等了幾秒鐘,電話裏卻傳來了一陣盲音。

對面,掛掉了電話!

馬夏風頹然地放下電話,絕望地看着一旁的華青月,眼睛裏噙着淚水:“華娘娘,我師父不要我了……”

華青月看着馬夏風絕望地快哭的樣子,登時神情一變,心疼的張開雙手,他打算安慰一下馬夏風。

華青月柔柔道:“不哭,到我懷裏來。”

“……”馬夏風。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

“馬瓜皮,讓你爸想着利用本大爺,本大爺給你們刺激刺激!”

掛掉電話,白小鳳摸着鼻子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雖然已經決定幫馬夏風了,但他實在不爽馬夏風老爸的做法,這種被利用的感覺,比虧出血還難受。

又不能把這筆賬算回去,那還不許本大爺刺激一下馬家,暗爽一發咯?

所以,之前楚老打電話來的時候,他才答應了下來。

把手機關機,揣回褲兜裏。

白小鳳擡頭看了一眼面前的海灘。

這地方應該是還沒被開發出來,海灘上亂糟糟的,各種海草枯木和海洋垃圾散落在沙灘上,就連砂礫都有些發黑,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子腐臭味。

“妖氣大概就是在這地方釋放出來的。”

一邊感應着那微弱的妖氣,白小鳳一邊朝海邊走去,仔細的尋找着蛛絲馬跡。

妖氣弱到連他幾乎都感應不到,並不是這妖怪弱。

長生天闕 而是這妖怪足夠強,強大壓制着妖氣,讓他僅僅只能感應到這麼一絲!

也不知道馬夏風老爸之前是吃了熊心還是豹子膽了,這島上有這麼大一妖怪潛伏着,竟然還敢買下來。

不過,這妖怪隱藏的這麼好,估計之前也是從未有人發現過。

他們運氣也是夠好的,開發島嶼的時候,竟然沒驚動到這妖怪。

要不然,估計現在上島,還能看到幾個島上倖存的工人在玩着絕地求生。

漸漸地,白小鳳眉頭就緊皺了起來,臉上浮現出疑惑。

“奇怪,妖氣從頭到尾都只有一絲,沒有絲毫變化,難不成,那妖怪在水裏?”

白小鳳擡頭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海面,甚至一個浪頭過來,海水都能盪漾到他的腳下。

但,從沿海的路上,一直走到這個位置,他卻一直沒有感應到這縷妖氣有變化。

如果這妖怪在陸地上的話,哪怕妖氣壓制得再狠,可越是靠近妖怪,那妖氣肯定越濃郁纔對。

說完,白小鳳神情冰冷下來,眯着眼睛注視着海面。

轟!

意念一動,磅礴的陰力從身體裏爆發而出。

形成一道漆黑的幽光籠罩着全身,恐怖的陰力波動如同浪潮一樣,直接朝着海面碾壓過去,同時,白小鳳大聲喊道:“何方妖邪,寄居此處,滾出來!”

然而。

四周,一片死靜。

海風,輕拂。

海浪,滔滔。

白小鳳一腦門黑人問號???

娘希匹的,不帶這麼無視的吧?

想着,他猛地擡起右手,磅礴的陰力轟然涌向掌心。

“般若擒鬼手!”

嗡!

璀璨的金光爆發,化作一隻十米大手,宛若大嶽,悍然拍擊在了海面之上。

轟隆……

海面上出現了一個大手印凹坑,其中的海水登時分開,掀起幾米高的浪頭,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而金光大手入水後,便是散開,一團團金光消散在水中。

隨着金光大手消失,被震盪出去的海水再次洶涌而來,彷彿撫平了海面上的凹坑一般。

等了半晌,依舊沒有絲毫反應。

白小鳳緊皺着眉,揉了揉鼻子,一副所有若思的樣子。

他確定妖氣存在,並不是自己感應出錯。

可現在,自己又是爆發陰力,又是用“般若擒鬼手”敲山震虎,那妖怪都不現身,難不成,是害怕了?

想不出所以然,白小鳳瞥了一眼海面,冷聲道:“不出來就算了,但今天這島上有大事,你要是敢出來鬧事,本大爺不建議宰了你。”

說完,他轉身就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