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實說,張局長的考慮不無道理。


不料齊志東這次發脾氣了,道:“放屁!我來問你,他是什麼時候辭職的?”

聽到齊志東發火了,張局長不敢怠慢,急忙道:“他說他是幾個月前!”

“你們丟失孩子的事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張衛面如死灰,冷汗直流,一句話也不敢再說。

齊志東厲聲道:“說!”

這聲比較大,嚇的張局長一個機靈。看到張局長出糗的樣子,陳志凡差點笑出聲來。

張局長結結巴巴的道:“大…大半年前就開始了!老首長,我知道錯了!”

齊志東不理會張衛的話,繼續道:“大半年前孩子就已經開始丟失了,而幾個月之前陳志凡還在追查文物失蹤的案子,時間上根本就不對,你怎麼想的?”

張衛憋紅了臉,道:“我謀事不周,老首長教訓的是!”

聽到張衛認錯的態度誠懇,齊志東淡淡的嘆了一口氣,接着道:“你作爲一局之長,考慮的多一點這本身也沒有錯!但是,我們不能輕易的懷疑自己的同志!”

張衛急忙道:“老首長說的對,我一定改掉這個臭毛病!”

“還有,你們這個案子拖的時間太久了,你小子指定是還沒上報呢吧!”齊志東非常瞭解張衛。

張衛哂笑着道:“還是老首長了解我!”

“如果再拖下去,萬一被你們省廳知道了,這可就是天大的事!”

“是是是,我現在天天都睡不着覺,心裏想的全是這個案子!”

“陳志凡的能力我清楚,有他在,一定可以幫你的!” 催妝 齊志東肯定的說道。

“這可太好了!老首長,今天我這頓罵沒白挨啊!一頓罵換來了一個諸葛亮,值,真值!”張衛覥着臉說道。

“別拍馬屁!我說你小子當兵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現在當了官,怎麼也開始拍馬屁了,這種習慣可不好!”齊志東開着玩笑說道。

張衛看齊志東不生氣了,便笑着道:“這可不是拍馬屁,是實實在在的感謝啊老首長!”

“廢話少說!陳志凡我已經給說好了,時間不多了,你門抓緊吧!”

“好的老首長,謝謝你了啊!”說完等着齊志東掛斷了電話,自己才慢慢的放下了電話。

其實在張衛挨批的時候,倪隊長看到了張衛出糗的樣子,本想出去。可看到陳志凡在這裏,帶走他又有些不方便,進退兩難,着實尷尬。

這會張衛打完了電話,倪隊長低着頭,一句話也不說。

張衛咳嗽了一嗓子,對着倪隊長道:“還愣着幹嘛,快給他打開啊!”

倪隊長這才反應了過來,急忙給陳志凡打開了手銬。

陳志凡挫着自己的手腕,笑吟吟的看着張衛。

張衛雖然捱了一頓批,但卻想到讓自己日思夜想的案子有破的希望了,便和藹的說道:“同志,這案子還要勞您費心啊!”

陳志凡知道,不管多麼難的案子,一定都有突破口,就看破案的人能不能找得到。

不過,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他們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有,陳志凡想嚇嚇他們,道:“這案子我辦不了!”

“什麼?齊廳長可說你絕對行的!”張衛聽陳志凡這麼說,剛剛開心的表情換成了詫異。

陳志凡玩味的道:“齊廳長說的,我可沒說!要不,你們找齊廳長,來幫你查吧!”

張衛聽出了陳志凡口中的怨氣,知道陳志凡是爲自己無端被抓的事鬧心呢。 更何況納蘭家的人,可不是普通人,不是吃素的,每一個都是精英。

「玉寒夕,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趕緊交出我們納蘭家族的寶貝,否則我們就直接殺了你!」

「沒錯,不要妄想反抗,納蘭家族的實力可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聽著納蘭家族的人威脅的聲音,玉寒夕的眼眸一沉,現在這些人,已經對他起了殺心!

無論他交不交他們納蘭家族的寶貝,他們都沒有打算放過他。

「小紅,我們現在只能放手一搏,快走!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因為這些人都是他外公的家人,要不是因為這些誤會,他根本不願意和他們動手,更不會想著要殺了他們。

聽到他的話,小紅大吼一聲,帶著他就往外奔跑。

「好你個臭小子,居然還敢不聽話,還想妄想逃跑,那便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當我們納蘭家族是什麼地方?是你可以隨便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得了的嗎?」

此人一聲令下,然後便布下天羅地網。

「一定要給我拿下他!」那說話的人,信心十足。

刷刷刷——

瞬間,出口有這一條網鋪天蓋地壓了下來。

還有弓箭手在暗處做準備,咻咻咻——

無數根長箭直接朝著他們射了下來,玉寒夕的頭頂還有巨網,根本躲閃不及。

轟隆隆,他們腳下的地面,也突然變得坑坑窪窪,直接差點把玉寒夕給摔倒。

玉寒夕現在才知道,納蘭家原來如此可怕,處處都是陷阱機關。

躲在暗處看著這一幕的軒轅子凌,也是緊緊的握起拳頭,渾身出了一層冷汗。

他覺得,要是自己從這裡闖出去,下場肯定會比玉寒夕更加慘,因為玉寒夕還有小紅幫忙,可是他,什麼都沒有。

「該死的臭小子,老子看你往哪跑,還不趕緊束手就擒?!」

刷刷刷——

巨網成功的把玉寒夕和小紅給罩住,他們根本沒有時間逃跑,被網罩住的小紅有些慌亂了,不斷的掙扎。

「吼——」

「吼吼吼——」

玉寒夕皺了皺眉,看著和他一樣無法逃脫的小紅,緊握著手中的捲軸說道:「我有話要說,你讓家主過來,我要見你們家主,只要見到了他,這東西我會奉還給他的,我真的有事要告訴他,否則的話,我就跟你們拼了個魚死網破,毀了你們的寶貝,讓你們永遠也得不到!」

「該死的,你個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到現在還敢不識好歹,就不乖乖的聽話,是不是怪老子對你下手太輕了?

哼!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再不投降,我便直接殺了你!」

在暗處有幾個很不一樣的高手,他們手中拿著一排弓箭,那些人,都是神箭手,保准一箭一個準。

可以直接把他們射成一個靶子。

「我並沒有在跟你們討價還價,我只是有話要跟你們家主說,你們趕緊把你們家主喊來。」玉寒夕堅持的說道。

他第一次感覺到那麼無力,感覺到自己是這麼的渺小,沒有想到,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掌握當中。 張衛也是有顏色的傢伙,聽出了陳志凡的話頭,便求爺爺告奶奶的讓陳志凡無論如何也要幫助自己。

感覺到差不多了,陳志凡才勉強答應了張衛。

陳志凡開門見山的道:“張局長,這件案子,我只是知道一小部分,相信這大半年的時間裏,你們也沒少飛工費,能不能告訴我你們調查的結果!”

張衛哭喪着臉道:“遺憾的很,這大半年的時間,我們局把所有的辦法都想到了,就是抓不到一點線索!哎!”

從張衛的嘆息聲中,陳志凡聽出了無奈。

這也就是說,這大半年的時間,西班市公安局沒找到一點有用的線索。

陳志凡疑惑的道:“既然這樣,那你們爲什麼認定和我一起來的那人便是拐賣兒童的嫌疑犯?”

“是他自己招的!”張衛淡淡的道。

經過陳志凡暗中的探索,已經知道那個漢子被人做了手腳。

所謂的漢子自招,完全是被別人支配的後果。

陳志凡又道:“當初審問那人的警察是誰?我能見見他嗎?”

“這沒什麼難的,小倪,你去叫小馬過來!”張衛不動聲色的道。

倪隊長英了一聲,便出了局長的辦公室。

陳志凡繼續道:“張局長,你們現在已經丟失了多少孩子了!”

張衛掏出一支菸,沮喪的道:“已經四十九個了,現在西班市已經是人心惶惶了!”

陳志凡心中吃了一驚,暗暗道:這麼多的孩子,不知道抓孩子的人要幹什麼。

“我這段時間就住在局裏,等破了案子我再走吧!”陳志凡淡淡的道。

張衛高興的道:“那再好不過了,我這便安排人給你收拾宿舍!還有,我現在就給專案組的同志打招呼,從現在起,這件案子由你全權負責!”

陳志凡急忙搖搖頭道:“不行!我來局裏的消息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更加不能由我帶隊!這樣吧,倪隊長帶着我和小趙就可以了,你看怎麼樣?”

張局長不明白陳志凡的想法。平時讓同志們查案子,所有的人都是能要多少人便要多少人。他怎麼就只帶兩個人,這不是鬧着玩嗎。

張衛疑惑的道:“這恐怕太少了吧!人販子都是一羣窮兇極惡的人,萬一有突發狀況,我怕你們難以應付!”

陳志凡玩味的道:“放心吧張局長,我們三個足以!現在你就對局裏通知,丟失孩子的這件事先放一下,其他的同志全部去忙自己的工作。”

張衛考慮的倒也在理。不過,如果是一般的罪犯作案,就算遇到突發狀況,陳志凡也有把握處理。

萬一是靈異案件,就算去多少人都是閒的。

還有,西班市公安局裏面究竟是什麼情況,都是些什麼人,自己一概不知。知道的人多了,難免會走漏了風聲。

張衛無奈的點點頭道:“那你們可要小心,萬一有什麼狀況,一定要通知局裏面!”

陳志凡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這時候,倪隊長跑到局長的辦公室,急忙道:“不好了局長,小馬不見了蹤影,電話也打不通!”

張衛疑惑的道:“今早不是還在嗎,去調監控看看!”

“已經看了!就在不久前,小馬帶了個隨身的小包出去了,同志們以爲他是辦案,便都沒有在意!”倪隊長氣喘吁吁的道。

“立馬集合同志們,封鎖市區,全力尋找小馬!” 算死命 最毒廢妃 張衛急忙下了命令。

陳志凡阻止道:“不行!”

張衛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陳志凡解釋道:“如果小馬現在真是出去辦案,那他在今天下班前一定會回來;如果他是心中有其他的事情,現在追已經來不及了!”

“那你說怎麼辦?”

“等!如果下班前小馬還不回來,那這個案子就一定有蹊蹺!”陳志凡淡淡的道。

張衛也想起了齊志東的話,不要輕易的懷疑自己的同志。

好在小馬失蹤了大概三個小時之後就回來了,這讓張衛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慶幸,還好陳志凡阻止自己沒有下令。

張衛問道:“小馬,你去哪裏了?電話也打不通,眼中還有紀律嗎?”

小馬囁嚅道:“家裏有個遠方的親戚在我們家住了一段時間,今天要回去,我給送了一下。電話也沒電了,我這就寫檢討!”

“檢討的事後面再說,這是小陳,檢察院的同志,他有些事需要了解下情況,你配合一下吧!”

小馬急忙應了一聲,走到陳志凡跟前,握着陳志凡的手,笑着道:“不好意思啊同志,讓你久等了,有什麼疑問儘管問吧!”

小馬看起來很熱情,不過他的這手,卻有一股淡淡的水澤氣息。

陳志凡原也不以爲意,想到小馬既然是送親戚,來來回回跑了這麼多路,出點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陳志凡拿着小馬他們詢問的筆錄,道:“這份筆錄是你做的嗎?”

小馬看了一眼,點點頭道:“是的!怎麼了?”

“哦沒什麼!他當初回答的時候,有什麼異常嗎?”

小馬思考了一下,道:“看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不正常的!”

“不能好像,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陳志凡嚴肅的問道。

小馬又仔細的想了一下,確定自己沒遺漏什麼之後,開口道:“真的沒有!”

陳志凡眯起眼睛,仔細的大量着眼前的小馬來。

小馬看起來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好像也沒有說謊的樣子。

被陳志凡看的久了,小馬有些尷尬的道:“同志,有什麼問題嗎!你這麼看我,看的我心底發毛!”

陳志凡笑着道:“你一個大小夥子,心底發什麼毛,放心吧,我不是斷背山上來的!”

這句話把在場的張局長和倪隊長他們都逗笑了,小馬更是笑着道:“這位同志,你可真有意思啊!”

既然這個小馬身上沒什麼問題,那就需要從當初見義勇爲的那個漢子和小偷身上着手了。

陳志凡突然想起來,當初小偷偷的那個東西是什麼,自己一直忽略忘記問了。 他們一句話,就可以掌控他的生死。

他很不甘心,可是他也無能為力。

他不甘心,他要死個明白,到底是誰陷害他的。

腦海中又想過著一抹怎麼,是他嗎?真的是他嗎?

那個人帶他走的人說,是軒轅子凌給他的盤纏,讓他走的,軒轅子凌,你好狠的心吶!

沒錯,他死了,收益最大的可不就是他嗎?

只是他怎麼能這樣……他難道為了自己的權利,真的就喪心病狂了嗎?

只要他死在這裡,就坐實了盜走寶貝的罪名,那麼他的身份永遠都成了一個謎了。

到了那時候,就是帝玄御在幫他做證,外公心裡也不會相信他了吧?

沒有誰會願意相信一個對納蘭家族心懷不軌的人。

軒轅子凌,為什麼你可以如此絕情?

他到底有哪一點對不起他了?

「大家都愣著做什麼,殺了他,我們納蘭家族的寶貝就可以拿回來了。」

無情的聲音傳在眾人的耳朵里,玉寒夕猛然抬頭,對上了站在暗處的人。

他的雙眼瞬間猩紅,冷冷的瞪著軒轅子凌,充滿了恨意!

他真的好殘忍啊,果然就是他!他到現在,才終於看出了他的真面目。

有些人,他從骨子裡就是那種無情之人。

「哈哈哈……」玉寒夕悲憫一笑,小紅感覺到了主人的憤怒和絕望,也猛然睜開了巨網,吼叫到:「吼吼吼——」吼叫聲彷彿天崩地裂。

站在他身旁的納蘭家的高手,都被他的吼聲給震的往後倒退。

隨後小紅提起它的主人,就把玉寒夕給丟出了這些納蘭家族之人的包圍圈裡。

場面一度混亂,納蘭家族的高手開始放箭,根本看不見裡面的情形,各種暗器,輪番上陣。

「嗷——」

「嗷嗚——」

「吼吼吼——」

一道道的慘叫聲,從小紅的口中吼叫出來,玉寒夕感覺到它的痛苦,他感同身受,轉過頭,就看到了讓他差點昏倒的一幕。

他看到,小紅的碩大的頭顱,還有健碩的身軀,插滿了無數箭,血液如噴泉般從它的傷口裡噴洒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