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老天呀啊,放血好疼啊。


龍少決掃了一眼金俊,他也緩緩的挽起了自己衣袖。

“這邊,這是金俊之前融過的地方,這塊地已經被喚醒了,想收買它還是很簡單的,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就出去了。”王奎道。

“恩。”龍少決點頭應了一聲王奎的話。

王奎龍少決同時割開了兩手的手腕,他們的血在地上融合交纏,血流如注,森森的血跡源源不斷的淋在深紅色的土地上。

金俊看着龍少決和王奎,他咬牙擼-起袖子:“媽的,幹!”

金俊大步走過去,拿着刀動作豪爽帥氣的割開自己的手腕。

三道血柱流出的血在地上交融,沒一會,他們的手邊又多了四隻手,兩個黑衣人也和她媽呢一樣劃開了手腕。

再過一會,一股透着寒氣涼氣的血流也出現了。

阿king割手時,動作優雅帥氣,漫不經心的輕輕的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阿king優雅的動作好像會說話,他在吐槽這些一個個像壯士赴死的人:你們這些土包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Www ⊙ttКan ⊙C○ 鮮血匯聚在一起,它們像是活了一般,不停的組合,分離,一絲絲,一道道源源不斷的朝四面八方蔓延。

總裁一抱誤終身 從六個人身上流出的血量遠遠不夠融開地面,放完血之後,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慘白異常。

阿king見血不夠了,他甩了甩手,無所謂的起身站起來。走時,他不屑的輕笑出聲。

遲緣與楊暖暖並肩而站,她看到他們失敗了,笑着道:“看吧,我們都要死在這裏了。”

楊暖暖扭頭瞪了遲緣一眼,他們失敗了,關我屁事!

“我們要死在這裏咯。”遲緣緩慢的坐在地上,她盯着站在遠處的阿king笑着說。

其實,能死亡未嘗不是件好事,遲緣就害怕自己死不了。

金俊驚訝的站起來,他一把打落龍少決手裏的刀,高聲質問道:“老大,你幹什麼?不想活了啊!”

剛剛龍少決在嘗試從自己的手腕再擠出血沒有成功,他有些萎靡的癱坐在地上。幽深的眼眸不經意的一瞥,他看到了手邊的刀。

龍少決盯着那把明晃晃的刀,他眼神越發深邃靜謐。

想了許久,龍少決都沒能伸手拿起刀。但當他擡眼看到老老實實的守在對面的楊暖暖之後,龍少決突然拿起刀。

龍少決拿着刀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劃,還好金俊反應夠快,在龍少決割脖千鈞一髮的時候,他眼疾手快的搶下了他手裏的刀。

“刀給我。”龍少決對金俊伸出了手。

“我不給!你打死我我都不給。”金俊把刀藏在身後,他屁-股在地上磨,一點一點的朝後挪。

“放心,我有分寸。”龍少決道。

“……”金俊不以爲意的對龍少決翻了一個大白眼。

在金俊的心裏之前的老大龍少決是有分寸的,但現在有了家有了妻的他,智商直線下降。

金俊剛確保,龍少決割喉放血只是爲了能讓楊暖暖走出去,其他人他毫不在乎。

“再想想其他的辦法,你一個人的血起不了多大作用。”王奎適時的開口道。

金俊說:“就是就是,就算把你身體裏的血都抽出來了,我們也還是出不去,所以,老大你還是三思而後行。”

遲緣覺得好笑,之前真的是她遲緣小看楊暖暖了。

遲緣萬萬沒想到這個相貌一般,只能稱得上漂亮的楊暖暖原來還有這麼大的魅力啊。

她和龍少決才認識幾天呢?這個狂傲意氣風發的男人居然就願意爲了楊暖暖而赴死。

阿king也是,和楊暖暖不過只是見過幾次面,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她開例外,讓楊暖暖成爲自己生命中意外。

遲緣的眼睛很毒,她盯着絕美傾城的金俊,直覺告訴她,這個驚豔,、五官美的不像人的男人,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楊暖暖搞定,收入囊中。

遲緣擡頭盯着故作鎮定的楊暖暖:“我的好妹妹啊,你的魅力可真大啊。”遲緣一邊說,嘴角的笑容隨着她的話語而慢慢的加深。

楊暖暖低下頭,她看了一眼遲緣,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

楊暖暖一直在發呆,她心裏也是很糾結很糾結的,她不想死在這裏,一點都不想。

楊暖暖語氣很爛的問遲緣:“你什麼意思啊?”

戀你上癮 “喏,看看那位,剛剛他想割喉放血,讓你逃生。”遲緣手指着龍少決回答道。

楊暖暖蓬勃跳動的心臟猛地一滯,一股異樣的感覺緩緩的涌上心頭。

楊暖暖呆呆的盯着龍少決,她自然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不自然的握成了拳頭。

如果有人願意爲了救她而自我犧牲的話,那麼楊暖暖又能有什麼底氣固執的自私絕情下去呢?

龍少決像是察覺到了來自楊暖暖的眼神,他轉頭看着楊暖暖。

四目相對,楊暖暖黑白分明的透徹大眼睛裏盛滿熠熠決絕的固執。龍少決漆黑幽深的眼眸深不見底。

那樣一雙深不見底,寂靜幽然的眼睛,在看到楊暖暖的剎那,他靜如深潭的眼睛裏微微盪漾起一層薄薄的漣漪。

就像是夾雜着百花清香的春風,微微吹拂着一汪清澈見底的湖水一樣。

龍少決的眼睛是深潭,楊暖暖柔和乾淨的視線如同春風。

楊暖暖和龍少決互相對視了許久,沒人注意到,在一邊的角落處,阿king正歪頭盯着他們兩個人看。

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龍少決啞然對着楊暖暖一笑,他輕聲道:“別擔心,我一定會把你從這裏帶出去。”

楊暖暖聽到龍少決的話,她心裏酸澀的難以言喻,想哭的衝動在蔓延。

王奎扭頭,他看着楊暖暖。楊暖暖臉上的感動不言而喻,王奎盯着感動的楊暖暖,他眼睛骨碌的一轉,一個計謀涌上心頭。

王奎站起來對楊暖暖說:“大嫂你快勸勸我大哥吧,他剛剛居然想要割喉放血。他這麼做客都是爲了你啊。”

“閉嘴!”龍少決低聲呵斥。

王奎聽話的閉上嘴巴不再說話。

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她大步朝龍少決的跑過去。

王奎盯着楊暖暖,他臉上揚起一絲晦暗不明的笑意。

金俊再聽到王奎的話時,他心裏就大約猜到了王奎的意思,在看到王奎臉上的笑意之後,不知爲何,金俊居然有點心涼。

楊暖暖朝龍少決衝過來,她一把撲進龍少決的懷裏。

因爲放血龍少決現在的身體很虛弱,被楊暖暖這麼一撞,他修長挺拔的身體往後退了兩步才勉強的站穩。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臉上全是笑意:“這麼主動?。”

楊暖暖把頭埋進龍少決的胸膛,她緊緊的抱着他,沒有說話。

王奎看着龍少決和楊暖暖,他站起來,立在他們對面。

王奎淡定的看着他們,好一會的時間過去,王奎道:

“大哥,你看我大嫂現在都這麼主動了,就算是爲了她,也千萬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想要融開這裏土地需要很多的血,我們都是平常人,就算放幹你一個人的血,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楊暖暖抱着龍少決身體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對,他們的血都沒有用,阿king……那個阿king說,我一個人可以就他們所有人!

楊暖暖抱了一會龍少決,她鬆開了他。

楊暖暖擡眼盯着龍少決,龍少決也正在看着她。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龍少決和楊暖暖默默地對視,四目相對,彼此無言,感情似乎就是在這種接近於尷尬的氣氛中慢慢的昇華。

過了許久的時間之後,楊暖暖看着龍少決笑着道:“我餓了。”

“王奎,食物。”龍少決道。

“等一下,揹包在那邊,我去去馬上就來。”王奎四處找了一下揹包道。

王奎小跑着去找揹包,楊暖暖的視線移到了王奎身上。

楊暖暖盯着王奎看,她的眼睛暗沉,表情晦暗。

“我去看看他還有什麼好吃的,你先忙。”楊暖暖突然擡頭笑着對龍少決說。

楊暖暖的表情收放自如,面對龍少決時笑意炎炎,看向王奎的時候,眼神表情卻是寂然無彩

“恩,好,多吃一點。”龍少決點頭答應了。

得到了允許,楊暖暖邁腿就跑,跑了兩步,楊暖暖停下腳步轉身指着龍少決道:“不許再做傷害自己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不會放了你!”

龍少決笑着點頭:“我保證,絕對不會於你之前被毀滅。”

王奎背對着衆人,他把揹包放在自己的腿上,低頭在包裏翻找食物。

這麼一看,王奎還真的就是來給楊暖暖找東西吃的。

王奎在包裏翻了半天,什麼都沒拿出來。。楊暖暖看着王奎,慢悠悠的走到王奎的身邊。

楊暖暖蹲在了王奎的身邊,與王奎不同,楊暖暖是面對着龍少決他們一行人的。

“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楊暖暖笑看着龍少決,低身幽幽的詢問。

楊暖暖在問誰?當然是問王奎了。

楊暖暖不傻不呆,王奎故意說給她聽的話,她盡數聽進去,放在心上了。

“你不是都明白嗎,楊暖暖你是聰明人,何必讓我告訴你,你該做什麼呢?”王奎輕聲的反問道。

“就像他說的一樣,有他在,我是傷害不了自己的。”楊暖暖看着龍少決,眼裏染上了一絲別樣的神彩。

“給你。”王奎從包裏拿出了一個小紙包。

楊暖暖手放在身後,王奎把小紙包放進了楊暖暖的手裏。

“這是什麼,要怎麼用?”楊暖暖握緊紙包,小聲詢問。

王奎回答道:“迷藥,迷暈我們,放血融地。”

“怎麼用?”楊暖暖問。

“你現在打開它,有空氣藥物就會被揮發,到時候我們都會暈倒昏迷。而我們暈倒昏迷的時候,就是你做事的最佳時機。”王奎回答道。

“哦。”楊暖暖似懂非懂的點頭。

“楊暖暖,我謝謝你。”王奎又從包裏掏出了一些食物,他把東西遞給楊暖暖,低聲嚴肅的道。

楊暖暖輕笑沒有說話:“呵呵。”

謝謝兩個字才輕!

王奎把揹包背在身上,他往前走了一步,彎腰蹲在楊暖暖的面前。

楊暖暖不解的看着王奎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王奎道:“待會我們暈倒之後,你就把我們拖到染滿血的地方。那裏被血浸透了,可能用不了太多的血。你不一定會死,放心。”

“哦。”楊暖暖應了一聲。

聽到她不一定會死,楊暖暖心裏居然沒有一點喜悅開心。

難道她想死嗎?

不是的,是她絕望了,她已然決定捨身,做了必死的心,活和死對楊暖暖來說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結果罷了。

王奎揹着包走了,楊暖暖拿起一塊巧克力,撕開包裝,楊暖暖動作粗魯的把巧克力塞進嘴巴里。

就算死,她楊暖暖也要做一個飽死鬼!這是楊暖暖的態度,也是她的原則。

楊暖暖一通風捲殘雲,把王奎丟下的東西全部吃了。

吃完所有東西,楊暖暖打了一個飽嗝。她剛想做事,忽然覺得身邊有一道冷氣繚繞,楊暖暖扭頭一看。

阿king就站在距離楊暖暖大約有2米左右的地方,他藍色的眼睛盯着楊暖暖,不言不語。

楊暖暖心裏一驚,趕快收起手裏的藥,她看着阿king問:“你……你不聲不響的站在哪裏幹嘛啊?裝鬼嚇人嗎!”

阿king嘴角一抽,慢吞吞的道:“我本來就是鬼,不用裝。”

對啊,這個男人本來就是鬼。

楊暖暖重重地拍一下腦袋,瞧我這腦袋,一點智慧都關不住了。

阿king看着楊暖暖的手問:“你手裏拿的是什麼東西?”

楊暖暖連忙把手藏在身後:“我手裏什麼都沒有。真的,什麼都沒有。”

“沒有你緊張什麼?拿出來,我看看。”阿king大步走向楊暖暖,他說話時音量很大,所有人都聽到了。

龍少決轉頭一看,阿king正大步朝楊暖暖走過去。

總統謀妻:婚不由你 沒有經過思考,龍少決三步並做兩步。

阿king剛剛是故意的,他故意吸引龍少決的注意力。

楊暖暖慌張的看着阿king,再看看已經近在咫尺的龍少決。

異想天開系統 她不能讓龍少決發現手裏的東西,要是他發現了,那麼他們所有人都會被困在這裏!

楊暖暖絕對不能那樣的事情發生。

“手裏的動作給我看看。”阿king道。

楊暖暖站起來,她手背在身後往後退。

楊暖暖步步朝後退,阿king也沒緊逼。楊暖暖身後的兩隻手,一隻拿着質保,另一手解開包裝。

紙包被解開的一瞬間,楊暖暖鼻尖就敏銳的嗅到了一股幽香。

這個香味很熟悉,楊暖暖曾經聞到過好幾次。

楊暖暖手裏拿着的東西就是精煉白骨醉,這個東西只有顧栩有。

白骨醉是江華卿接走顧栩時,留給龍少決王奎金俊三個人的。

解開紙包,楊暖暖就靜靜的等着。

楊暖暖在等龍少決。

楊暖暖對這股香味很敏-感,阿king曾經被白骨醉迷暈過,所以他也聞到了……

“暖暖,你沒事吧?”龍少決跑過來問。

“我沒事,放心。”楊暖暖的嘴角扯起一抹苦笑。

“跟我走。”龍少決對楊暖暖伸手道。

楊暖暖微微一笑答應道:“好啊。”

楊暖暖答應了之後,她又往後退了半步。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楊暖暖用力一揚,一層細膩的粉末瀰漫在空中。

龍少決一接觸到白骨醉,他身體一軟,倒在地上。

倒地之前,龍少決的看着楊暖暖的眼眸中滿是不可置信和心疼。

不要,不要,不要爲了我們傷害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