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羅青羊一聽,殺了一個?壞了,此地還是想辦法走吧。他在中州可聽說過108單將啊,而且對方要是107人全都來了,你們秦家瞬間消失啊。


“秦家主,我只能說您還是小心點好,對了。這次天都府讓我來,是爲了追尋姜盛仁的,因爲昨天巡邏的人,發現姜盛仁已經不見。”羅青羊說道。

“哼,一個人都看不住,還讓我們秦家幫忙,你們天都府都是吃什麼的。”秦成明不悅的說道。

“因爲姜盛仁修爲自廢后,我們天都府就不在留意此人,不過這次他和他的夫人是突然消失,應該是太遊步!”羅青羊解釋道。

“嗯,知道了,你回去後,告訴院長,秦家有難,還請他前來幫忙吧。”秦成明說道。

“好的,那在下立刻回去,回稟院長,讓他多派一些強者。”羅青羊拱手告退。

當羅青羊離開秦府後,秦成雲站起來說道:家主,既然已經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那我們立刻派人着手調查。


“嗯,去吧,都去吧。查到後趕緊彙報。”秦成明擺手說道。

衆人都紛紛離開議事大廳,而秦成雲還留着大廳內。

“你怎麼不去?”秦成明問道。

“家主,今天我發現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您可能沒注意到,但是我卻發現不對。”秦成雲吊着胃口說道。

“你們一個個要不不說,一說總是這樣。趕緊說。”秦成明不悅的說道。

“是,家主,今天我對戰那位神機軍師的時候,我發現他用的不是劍招,而是刀法,而且他的刀法好像是咱們秦家的《回雲刀決》”秦成雲解釋道。

秦成明眯着眼看向秦成雲,想看看秦成雲說的是真是假,可怎麼看也不像說假話的樣子。

“你確定是《回雲刀決》?”秦成明問道。

“確定,而且他的修爲應該在引聖後期,距離巔峯只差一絲。”秦成雲解釋道。

秦成明立刻叫管家來到議事廳,當管家哆哆嗦嗦的來到議事廳時。

“我問你,秦成剛和秦成玉是否回來了?”秦成明問道。

“回稟家主,未曾回來。”管家迴應。

秦成明眯着眼睛,立刻跑向祠堂,秦成雲和管家也是不明白家主突然走向祠堂是爲了什麼。


當秦成明來到祠堂時,拿着地巡邏盤一轉,突然秦成剛的靈魂浮現出來。

秦成明怒喝:成剛你被誰所殺!

“姜,姜。”秦成剛的靈魂幽幽說道。

秦成明此刻的眼睛就好像充血一樣,一個小小的姜氏家族,竟然能擊殺引聖期強者,看來裏面真不簡單啊。

秦成明右手一揮,秦成剛的靈魂消散,在一揮,羅盤瘋狂的轉動,但是沒有任何的顯現,難道秦成玉沒有死?那去哪了?

此刻的秦成明怎麼想也想不到。秦成玉已經叛變了。

而在試煉空間中的姜衍,正在拼命的廝殺,現在的化神期和渡劫期已經滿足不了他。

姜衍踏進大成期,看着深淵蜈蚣那綠油油的眼睛,他臉上也露出邪惡的笑容。

“仙法,捲土重來!”姜衍單手結印,右手朝着一羣小的深淵蜈蚣釋放御雷劍法。

泥土快速的聚集,一個超大的土錐朝着那100多米長的深淵蜈蚣刺去。

“呲”的一聲,土錐洞穿深淵蜈蚣的身體,但是姜衍發現,這隻蜈蚣好像沒事一樣,噴射的毒液朝着自己襲來。

姜衍可知道這毒液的恐怖,也不敢有任何的馬虎,太遊步不斷的躲閃。

可就在這時,無數的巨大影子襲向姜衍。

“仙法,枯木逢春!”姜衍大喝,這時姜衍在發現,這裏竟然沒有任何的植物,這仙法催動出去,一點效果也沒有。

“砰砰砰”無數的勾爪劃在姜衍的金身罡盾之上。

姜衍也不管不了那麼多,太遊步急速向後躲閃。

服下一枚能源丹後,連忙服下靈氣丹。

而那斷了半身子的巨大深淵蜈蚣再次撲向姜衍。

“道法,100倍滅神拳,給我破”姜衍右手凝聚靈氣,一拳衝擊,從巨型深淵蜈蚣下巴,直接洞穿這蜈蚣的腦袋。

而那羣比較小的深淵蜈蚣就好像受到什麼波及一樣,紛紛扭動着身體。

姜衍也不明白,發生啥事了?

突然那羣深淵蜈蚣,立刻停止身體的扭曲,一個個看姜衍,張開那噁心的大嘴,流着那可以溶解地面的唾液。

“嗖嗖嗖”上百條的深淵蜈蚣,衝向姜衍。

姜衍也被衝過來的深淵蜈蚣嚇了一跳,連忙太遊步躲閃,但是他發現不管怎麼躲,也沒有這羣蜈蚣密集的攻擊快啊。

雙手掐訣,無數的火焱從體內,“仙法,天火燒萬界!”姜衍大喝。

“呲呲”聲伴隨着“噼噼啪啪”的聲音在後面響起,姜衍不敢回頭,以爲他能感覺到還有深淵蜈蚣在追着他。

腳尖再次旋轉,瞬間拉開距離,聞着那惡臭的燒焦味,姜衍都差點吐了出來。

手指再次一劃,後面的火焱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火勢更加強大起來。

姜衍這次終於可以停下腳步,看着那羣已經燒焦的深淵蜈蚣,姜衍開始還不懂,爲什麼渡劫區的妖獸不衝進來。

不是不衝,而且怕這羣深淵蜈蚣,這東西的攻擊太猛了。

當姜衍看着這些深淵蜈蚣屍體消失後,地面又開始翻動起來,姜衍拿出兩枚靈氣丹服下,準備繼續刷怪。

“轟隆”的地面,好像翻江倒海一樣,無數的深淵蜈蚣再次出現,張開那血盆大口,衝向姜衍。

姜衍不在任何猶豫,反正已經有了經驗,剛想重蹈覆轍一次,突然間又刷新一堆深淵蜈蚣。

看着那綠油油的眼睛,姜衍就覺得很難受,這東西真心膈應人啊。

“仙法,天火燒萬界!”姜衍左手結着御雷劍法,右手結仙法銀。

雷火雙重,將整個大成期區域覆蓋住。

“滋滋啦啦,噼裏啪啦”電弧,火焱還有深淵蜈蚣的撕喊哀嚎聲震響前三個空間。

姜衍握着鼻子離開了大成區,向着引聖區域踏出。

秦府

“家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秦成雲問道。

“剛纔我去祠堂,動用地巡邏盤,發現成剛已經被姜家所殺。”秦成明憎恨的說道。

秦成雲思考着這個問題,突然間他發現不對的地方,因爲姜盛仁已經沒有修爲,就算有修爲頂多一個大成期的螻蟻,怎麼會殺的了成剛呢?

“家主,有些蹊蹺,成剛未必不是那姜盛仁所殺,你想想姜盛仁沒有修爲,就算有也只能是一個大成期。此時肯定有蹊蹺。”秦成雲分析到。

秦成明看着秦成雲,對啊,自己被怒氣衝昏了頭腦,他怎麼沒想明白呢。

“管家,你立刻派人去給我查清楚此事,看看到底怎麼回事。”秦成明吩咐道。

管家接令後,連忙跑出議事大廳,他需要將大成期的各大三代長老去查。

滄月大陸水淵閣

姬如雪望着天空,也不知道夫君最近怎麼樣,是否平安。

“如雪,你又在想公子了嗎?”洛芙蓉問到。

“是啊,芙蓉姐,我每天晚上都看向中州的方向,不知道夫君最近怎麼樣。”姬如雪迴應道。

“放心吧,公子的本事,你我都瞭解,沒人能傷的了公子。”洛芙蓉安慰道。

而此刻的小泥鰍最近和胖丫混的是原來越好。


胖丫也從廚道中領悟了很多的東西,也讓這個食神閣越來越紅火,滄月大陸無數的人都在這裏學習廚藝。

“四位前輩,還請原諒姬發的魯莽,如果我兄弟回來,我一定會重新修建傳送大陣,而且修建的更加壯觀。”姬發向着四位守陣者致歉。

“唉,大陣已經沒了,我們四個老傢伙也沒事情做,雖然每天你都是好酒好菜的款待我們,但是我們除了守護傳送大陣外,真的不會做其他的事情,還請人主明白我們四人的心。”一位白袍老者說道。

“沒事,我們滄月帝國現在是四海昇平,你們也可以學學敵老那樣,每天釣釣魚,下下棋啊。”姬發講解道。

四名老者再次打坐,姬發無奈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這時一名內侍走到姬發麪前小說的說着什麼,姬發聽後也是眼前一亮。


“四位前輩,你們有事情做了,我現在命人建造四座傳送陣,你們一人守一座可好?”姬發問道。

“你打算建造什麼傳送陣?”白袍老者問道。

“天火到落佛,洛神到冰川。滄月到洛神,滄月到天火。這樣大陸內的修士可以轉眼間到達他們想去地方。”姬發問道。

“好,只要人主給我們事情做,一切都好說。”白袍老者立刻答應。

“但是,我還有一個條件,就是希望你們廣收門徒,因爲以後我希望家滄月大陸可以傳送到任何地方。”姬發要求到。

四位老者聽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連忙起身拱手道:請人主放心,此事我們應下,以後還請人主見證。


姬發深深呼吸,他終於安撫最後的四位老人,心中的大石頭也放了下來。

試煉空間中,姜衍剛踏入引聖期區域。

一陣陣“咯咯”的嚎叫聲響起。 姜衍被眼前一羣巨大的“母雞”?驚住。

本來還在想着這羣超大的雞時,突然間一羣雞衝向自己。

速度極快,瞬間啄向姜衍。

“砰”的一聲巨響,地面出現一個巨坑。

姜衍渾身汗毛倒立,這輕輕一啄竟然就是一個巨坑?這是有多大的威力啊。

腳尖向前挪動,頓時開啓逃跑的想法。

這時那羣雞就好像變身一樣,長長的尖嘴,翅膀變成利爪,下面的爪子變得無比粗大,羽毛漸漸變成青色,尾巴變得異常紅豔。

“唰”一隻兇猛的“怪雞”從姜衍頭頂劃過,接二連三的“怪雞”就像發瘋一樣的衝擊過來。

姜衍還沒反應過來只是,仙法護盾直接破碎,姜衍來不及任何準備,撒腿就是個“撂”

“咯咯”聲再次響起,姜衍發現不對勁,太遊步不停的躲閃。

姜衍找準時機“仙法,天火燒萬界”無數的火焱衝體內迸發而去,可天火落在這羣“怪雞”身上好像一點事情也沒有。

火紅的尾巴就好像能吸收這些火焱一樣。

姜衍連忙使用“仙法,捲土重來。”無數的石土變成尖錐朝着這羣“大雞”轟擊而去。

“砰砰砰”無數的石頭好像根本扎不透這羣“怪雞”一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