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羅漢,你不要想太多,你做的已經很好了。只是,韓羅逃走之後,會比較麻煩。”孟老沉聲道。


我試探性的問道:“比較麻煩?難道道門還想再庇護韓羅?”

孟老搖了搖頭:“既然這次你贏了,道門也會放棄韓羅,轉而培養你。他們只在意更有價值的那位,畢竟你也算是跟道門頗有淵源。”

當年的孟老就是機緣巧合之下被道門培養,所以後來他戰勝了道門那位之後,道門就把所有的努力都放在了孟老的身上,成就孟老。

孟老又仔細的跟我解釋了一下跟宿命之戰有關的內幕,道門和佛門之所以會爭奪逆命者,究其原因還是爲了爭奪氣運。

在他們看來,逆命者帶領修道者平定天地大亂,維護兩界平衡,是最大的功德,能得到天地之氣運,如果逆命者出自他們門下,同樣會給師門增加氣運。

氣運一說玄之又玄,前幾次爭奪中,凡是勝者,在千年之內都會無比繁華,而失敗者則會逐漸衰落。

既然我是孟老的弟子,那這次氣運之爭,就算道門不幫我,我也會給他們分去不少的氣運,助其更加繁榮昌盛。如果他們在我的成長中出力更多,那氣運自然也會更多,那是他們的功德。

之前道門之所以不肯放棄韓羅,就是看中了韓羅的潛力,覺得他有很大機會贏得宿命之戰,成爲真正的逆命者。現在韓羅輸在我的手裏,那就證明我的潛力比他更大,道門理所當然會放棄韓羅,來成就我。

當然,在道門之中還有人會堅定不移的支持韓羅。那就是韓羅的師傅葉不凡,他培養了韓羅二十多年,就是爲了讓韓羅成爲逆命者,讓自己的地位水漲船高。如果韓羅失敗,他以後在道門中的地位將會一落千丈。

“有我在,葉不凡不足爲懼。不管道門給你什麼樣的幫助,一併接了就是。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韓羅,只要他一天沒有靈魂歸位,那就可能會產生很大的變數。”孟老很嚴肅的說道。

我想了想,問道:“韓羅的失蹤,會不會跟葉不凡有關?他很有可能不甘心失敗,讓韓羅再捲土重來。”

孟老搖了搖頭:“不會,葉不凡沒有那麼大的能力。道門現在應該也知道了無間地獄發生的事情,葉不凡以後肯定會被道門冷藏,以免惹是生非。”

對這個說法我也深以爲然,葉不凡如果還在外面亂跑,說不定會給我製造些麻煩。道門肯定不希望看到這些,我們兩個起衝突,對道門百害而無一利。

又跟孟老仔細的分析了一番之後,我們還是始終都無法猜測韓羅到底去了哪。不過我突然想起在無間地獄遇到的岩漿怪物,它好像說我是什麼平等王的傳承者,這又是什麼意思?

我把內心的疑惑告訴了孟老,孟老微微皺眉,片刻之後沉聲道:“這個祕密本來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沒有資格接觸,不過……”

孟老頓了頓,繼續說道:“沒錯,你是平等王的傳人。歷代逆命者,都是平等王的傳人,包括我!”

我很震驚的看着孟老,逆命者是平等王的傳人?那也就是說,早晚有一天,我也會成爲平等王?

原來平等王從來都不是隻有一個人,每過千年,平等王就會換一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次天地大亂之後,孟老就會成爲平等王,坐鎮無間地獄。

對實力強大的修道者來說,壽命並不是什麼問題,可是要很枯燥的待在無間地獄一千年,那絕對算是十分恐怖的折磨。

而且那可是外界的一千年,並不是無間地獄的一千年。無間地獄內看起來沒有時間流逝,其實只是那裏時間流逝的速度太緩慢,幾乎感覺不到。外界一千年,無間地獄卻要經歷無數年,久到讓人絕望。

“師傅……你,你別嚇我啊?我不經嚇!”我一臉驚恐的看着孟老。

孟老很無奈的看了我一眼:“這是每個逆命者都必須經歷的,誰也改變不了,除非……”

每次都是說話說半截,我對孟老這個毛病怨念頗深,我又趕緊問了問,孟老才告訴我,除非出現真正能逆天改命之人,纔有可能改變這種現狀。

“逆天改命之人,那就是我啊。你看,我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到現在都快成功的成爲逆命者,我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我相信我肯定能逆天改命!”我信誓旦旦的說道。

我這是在爲自己打氣,我沒勇氣去面對要在無間地獄待無數年的現實,所以寧願立下一個更誇張的願望,逆天改命!

孟老很欣慰的點了點頭:“勇氣可嘉,希望你真的能逆天改命。”

這句話說完,我們倆都沉默了。曾經在我心中無敵的存在,現在也有很多無奈,我相信成爲平等王,他也不會是心甘情願。

“對了,師傅,在成爲平等王之後,還有沒有別的磨難?”我突然想起這茬,緊張的問道。

孟老神色一凝,搖了搖頭:“這我也不清楚,或許等待你成爲平等王之後,才能知道答案。”

我們師徒倆聊了很久,大部分是我在問,孟老回答。我關心的是我自己將來的命運,不希望按照歷代逆命者的既定道路走下去。

聊了大半天之後,孟老的臉色突然就變了,沉聲道:“羅漢,速速回涼山鎮,秦晴被韓羅帶走了!”

“什麼?韓羅去了涼山鎮?”我的神經瞬間就緊繃了起來,他想幹什麼? 第4060章

如果這隻鳳凰用神石拍賣的話,起碼會賣到幾個億的!

「接下來拍賣的是我們今晚倒數第五件寶貝,大家請看……」隨著姜老的話落下后,一拼丹藥出現在姜老身邊的檯子上面。

眾人見狀噓了一聲,竟然是丹藥,還留在這麼後面,簡直是可笑啊!

「姜老,怎麼把丹藥留在這麼後面啊?丹藥應該早點拿出來拍賣才是啊!」

「就是啊,丹藥早點賣就是了!」

有人在下面起鬨道。

「諸位,把這瓶丹藥放在這個時候拍賣,自然是有道理的,這瓷瓶內只有一顆丹藥,低價一百萬上品神石!」姜老神秘一笑的直接說道。

「姜老,你開玩笑的吧?一顆丹藥起拍價一百萬上品神石?你們諸神拍賣行也太黑了吧!」

「就是啊,前面一瓶丹藥起拍價最高也就五十萬上品神石啊!」

「就是,就是,姜老你快點說說到底什麼丹藥如此珍貴啊!」

不少人都在下面喊著!

「哈哈哈……好,下面我就給大家介紹一下這顆丹藥,為什麼這麼貴!下面我們拍賣的這顆丹藥是聖靈丹……」姜老說道這裡故意頓了一下。

頓時下面響起一陣的抽氣聲,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一個個眼睛都盯著姜老身邊檯子上的瓷瓶,恨不得撲上去似的!

就連坐在二樓,三樓,四樓包廂內的客人,也都紛紛站起身,盯著屏幕中的瓷瓶!

姜老很滿意眾人的反應,繼續說道:「沒錯,這顆丹藥就是聖品中級丹藥聖靈丹,雖然聖品丹藥稀少無比,但是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有見識的人,應該有不少人都知道聖靈丹吧!」

「可能有人不知道聖靈丹的作用,沒關係,我馬上就給大家解釋,聖靈丹雖然是聖品丹藥中的中級丹藥,但是卻是聖品丹藥中,最難以煉製的聖品丹藥之一,因為服用聖靈丹后,可以讓真神修為的修鍊者,毫無障礙的直接晉級到祖神巔峰,並且在突破界神的時候,依舊毫不費力……」姜老看著眾人解釋道。

聞言,大廳內眾人陷入短暫的沉默后,一個個都沸騰了起來,在座的不少人都是真神修為的,就算自己不是,身邊也是有的,誰都知道不管是真神還是祖神,晉級都是十分困難的!

特別的祖神突破到界神是一道瓶頸,多少人常年被卡在祖神無法晉級啊!

只要突破到祖神,就可以前往聖地之巔了!

但是真的能夠前往聖地之巔的人,百年也出現不了幾個!

因此,界神可以說是神界眾人,都渴望卻不可及的境界!

「上一次諸神拍賣行拍賣聖靈丹,還是在兩千多年前了,沒想到今天在座的各位如此幸運,下面我們開始拍賣聖靈丹,底價一百萬上品神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萬上品神石……」姜老大聲說道。

「兩百萬上品神石……」

「三百萬上品神石……」

「五百萬上品神石……」

……

姜老的話落下后,此起披伏的喊價聲音不斷的響起! 之前路過屍山的時候,屍老還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證,如果韓羅通過兩界裂縫的話,肯定會被抓住,送到我面前。 最強廚霸 這連一天都沒過去,韓羅就已經到了涼山鎮!

現在的韓羅纔是最可怕的,寂寞的靈魂被我融合,他失去了靈魂圓滿的機會,無法進階煉神還虛。而且道門也將不再支持他,狗急跳牆,我怕他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

“本來涼山鎮附近已經被我安排好,你父母的安全完全可以保證,沒想到韓羅竟然投靠了佛門。佛門中有高手幫他,他沒傷害任何人,只是帶走了秦晴。”孟老解釋道。

這個消息更是讓我驚詫不已,韓羅投靠了佛門?那也就是說,他跟一言老和尚勾結在了一起?金頂寺就在大涼山,他時刻都對我家產生威脅。

看來他之所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陰間,應該也是有佛門的幫助。佛門的實力如今雖然比道門要遜色,但畢竟是傳承了數千年的龐然大物,肯定有自己的方法把韓羅帶離陰間。

更重要的是,佛門已經失去了寂寞,現在得到韓羅,是他們贏得宿命之戰最後的機會,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孟老說的沒錯,韓羅果然又成了我的大麻煩。

“韓羅到底想幹什麼?他爲什麼抓走了秦晴?”我很是不安。

也不知道現在秦晴的傷勢如何了,對他們兩個之間的過去,我有着一種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我希望韓羅能念舊情,不要傷害秦晴,另一方面又擔心他們兩個之間還會再有聯繫。

孟老深吸了一口氣道:“秦晴跟你,應該說是跟逆命者,有着天定姻緣。韓羅應該是想用這種方法,增加自己成爲逆命者的機率。”

這個說法我有些難以理解,就算我們真的有天定姻緣,這又跟他能否成爲逆命者有什麼聯繫?我不相信我和秦晴之間真的只是因爲有天定姻緣纔有了感情,韓羅想用搶走秦晴的方式成爲逆命者,純屬無稽之談。

“歷代逆命者都有自己的天定姻緣,比如我和孟婆。”孟老突然說道。

孟老主動在我面前提起孟婆,還真是讓我有些詫異。他告訴我孟婆和他就是天定姻緣,雖然在宿命之戰中孟婆沒幫上孟老什麼忙,可是天地大亂中,卻有着重要使命,最後駐守在奈何橋上。

關於這些,孟老最終還是不願意細說,只告訴我秦晴對我確實很重要。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想辦法的讓秦晴留在我身邊,變相的撮合我們倆。

“放心吧,韓羅不會傷害秦晴的。只不過,他這麼做,到底是否會有影響,我也說不準。”孟老如是說道。

話是這麼說,我還是很擔心秦晴的安全,告別了孟老,馬不停蹄的趕往涼山鎮。如今我融合了寂寞的靈魂,實力倍增,也算是半隻腳踏入了煉神還虛境界,速度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語,趕回涼山鎮也很快。

孟老還告訴我,他現在一分爲二,本體坐鎮陰陽陣。但是化身,也就是健壯中年人模樣的孟老,卻依然在處理別的事情,如果我有什麼困難,他會第一時間趕到我身邊。

等我回到涼山鎮的時候,我家完全亂了套,老媽一直哭哭啼啼,我爸安靜的坐在她的身邊抽着煙,眉頭緊鎖,時不時嘆口氣。

“爸,媽,你們倆這是怎麼了?”我趕緊問道。

兩人雖然平時經常會發生口角,但那都是小吵小鬧而已,就像是平淡生活裏的調味品,老爸可是從來不捨得讓老媽流淚。現在看老媽哭哭啼啼的樣子,我知道事情肯定有些嚴重,老爸又做錯了什麼事?

我沒往秦晴的身上想,因爲在我離開家的時候,爸媽的態度還很明顯,雖然很照顧秦晴,可那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對她客客氣氣。

他們真正喜歡的,還是亞楠,這讓我頗爲無奈。我感覺秦晴失蹤,老媽着急歸着急,不至於哭成這個樣子,簡直都要抽抽過去。

老媽一看到我,哭的更傷心了,想站起來抱着我接着哭,結果身子一軟,又倒在我爸身上。

我衝上去扶着我媽,安慰道:“不管什麼事,都別哭了,哭多了傷身體。老爸,到底怎麼回事?”

想跟我媽正常交流是不可能了,只能問我爸。結果讓我很震撼,老媽和老爸還真的是因爲秦晴的失蹤而難過!

秦晴在我離開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我此時無從得知,我只知道老媽哭的話都說不完整,在我面前埋怨自己,說什麼都怪她沒把秦晴看好,讓自己的寶貝兒媳婦丟了。她不僅承認了秦晴是她的兒媳婦,而且看起來還很在乎她。

根據我爸的回憶,當時他們老兩口出去買菜,準備給秦晴燉點湯養養身子,結果剛回來,就看到有人拉着秦晴,要把她帶走。我爸媽當然不願意,準備上去幫秦晴,結果不知道被誰打暈了。

等他倆醒過來的時候,秦晴就消失了,他們兩個一致認爲是自己沒有看好她,才讓她丟了。現在他們已經報警了,希望警察能儘快找到秦晴,亞楠也跑過來幫忙,現在留在警局協助調查。

“行了,爸媽,別難過了。我知道秦晴去了哪,我肯定會把她帶回來的。不過……”我很想問問,秦晴是怎麼把他們倆的心都給俘獲了。

話沒說完,我媽就邊抽抽邊說道:“小漢……啊,你一定……一定要把小晴給帶回來。是不是她們家裏人不同意,所以把她帶走了?她是個好姑娘……你一定不能對不起她。”

我家小屋會穿越 我哭笑不得,老媽纔跟秦晴接觸了幾天啊,連秦晴家裏的情況都不知道,就這麼維護她。要真是秦晴的家人想帶她走,那更可怕吧,她們家除了狀態比較特殊的秦晴之外,現在應該都是鬼魂。

老爸也深深的嘆口氣道:“多好一個姑娘,小漢,你去她們家,我把咱們家的錢都拿給你,你一定要給我長臉,把她娶回來!”

這老兩口真有意思,我越發好奇,秦晴到底是給他們灌了什麼迷魂湯?不過說實話,我挺高興,只要我爸媽喜歡秦晴,一切就好說了。

簡單的聊了幾句,突然有人上門,是亞楠,她的身後還帶着一個人,洪胖子!

洪胖子這廝當初可是幫寂寞對付過我,上次回來的時候他不在警局,不然我肯定會去找找他的晦氣,他的實力如今在我面前根本不夠看。

看到亞楠和他走在一起,我第一個想法就是洪胖子肯定是把亞楠控制住了,想用她來威脅我。

“洪胖子,你什麼意思?放了亞楠,有事咱們出去談!”我厲聲道。

洪胖子頗爲無奈的看着我,苦笑着搖了搖頭:“羅漢,我想我們之間不應該是這樣,也罷,咱們出去談談吧。”

“恩?小漢,你跟洪所長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老爸疑惑的問道。

我還沒回應,亞楠衝我使了個眼色,淡笑道:“沒事,他們倆老朋友了,出去聊點事。”

隨後亞楠跑到我的身邊,伏在耳畔,小聲的說道:“洪胖子沒有惡意,他應該是想跟你冰釋前嫌。現在秦晴失蹤了,他好歹是個所長,還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別輕易翻臉。”

所長,就是局長也沒用,秦晴是被韓羅帶走的。不過在爸媽面前,我沒多說什麼,點了點頭,跟洪胖子一塊走了出去。

到了個僻靜的地方,洪胖子才無奈的笑了笑,問道:“我是該叫你羅漢,還是該叫你小師弟?”

我微微一愣,說實話,我今天見到洪胖子的時候,雖然覺得並不喜歡他,可我也沒了惡感。或許是寂寞的意識確實對我有所影響,讓我的觀念也有了變化。

在寂寞的記憶中,他不喜歡洪胖子,卻不討厭他。當初洪胖子被他趕出寺院,也只是因爲他要發泄內心的怨氣,他覺得別的和尚都欺負自己,作爲大師兄的洪胖子不來幫自己,也有罪。

後來寂寞內心的怨氣發泄了些之後,也就沒再爲難過洪胖子。他們兩人在某些地方還是有共同點的,寂寞也想過,如果他站在洪胖子的位置,看到別的弟子被欺負,他也懶得管。

“行了,洪胖子,你來找我不是爲了跟我敘舊的吧?寂寞已經消失,我是羅漢,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我皺眉道。

洪胖子嘆了口氣:“我到現在還難以相信,小師弟竟然就這麼敗在了你的手中。他對我們整個金頂寺的和尚來說,都是噩夢。只有他消失了,我纔有重新回到金頂寺的想法。”

“喔?這麼說來,你又要回去了?現在金頂寺雖然走了個寂寞,卻又來了個韓羅,他的瘋狂勁可是比寂寞更兇殘。”我冷笑道。

提到韓羅,洪胖子的臉色變了變,很快又恢復如常,沉聲道:“我可以告訴你韓羅的弱點,不過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說的是寂寞,我還可能相信,但韓羅……你對他了解能比我多?你的話,值得相信?” 第4061章

前一個沒喊出來,后一個就響起來了。

最開心的莫過於姜老,和諸神拍賣行的眾人了,當然了這顆丹藥也是墨九狸煉製的!

「三億上品神石……」四樓三號包廂的內有人喊道。

這是目前最高的價格了!

「三億一千萬上品神石!」接著四樓五號包廂內也有人喊道。

「三億五千萬上品神石……」四號包廂再次出價。

這次五號包廂沒有直接出價,而是說道:「容家主不如把這聖靈丹讓給我,就當我帝族欠你一個人情!」

「呵呵,帝族長開口我應該賣個面子的,但是這聖靈丹對我們容家來說實在是太需要了,畢竟我們容家的實力不如帝族,所以對不起了帝族長……」四號包廂內的容家家主客氣的說道。

「看起來容家主是不打算賣給我這個人情了,哼!」五號包廂的人冷哼一聲說道。

最後聖靈丹被四號包廂的容家人買到手!

也讓眾人知道,原來帝族和容家的人也來了!

墨九狸沒有什麼反應,但是黃文和黃武卻驚訝的八卦了起來,讓墨九狸想不聽都難!

看起來帝族還真的是靠著神殿恨囂張啊!

從黃文和黃武口中,墨九狸得知帝族如今靠著神殿,已經是諸神城乃至中域的頂級家族之首,而中域有三大頂級家族,其中帝族為首,容家位居第二,其次是顧家!

帝族和顧家向來交好,唯獨容家是一股清流,始終跟帝族,顧家和神殿都保持著不咸不淡的關係!

甚至可以說是容家十分看不上帝族和容家,還有神殿!

至於為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原因,但是像今天這樣容家不給帝族面子,可不是第一次了!

容家如今還能穩坐諸神城第二大家族,那也是真的有些實力的,同樣的容家的做法,也讓很多散修強者十分看好,沒當容家有難,總是會莫名出現很多強者相助!

可以說容家算得上是神殿的眼中釘,卻又一時半刻拿容家沒辦法!

墨九狸心裡悄然記下了容家,這樣的家族既然和神殿不合,自己自然要留個心眼了,不是因為她善良,想要對付神殿的時候不會濫殺無辜!

反而就是因為現在的自己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墨九狸,也不再那麼善良了,所以墨九狸才會對容家留個心眼,畢竟以墨九狸對慕容盈盈還有尹哲的了解!

他們夫妻是絕對不可能留著容家,這樣一個處處和他們作對的家族存在的,如今整個神殿也沒有人是他們夫妻的對手,可以說整個神界都在他們夫妻控制下,也不足未過!

雖然他們夫妻表面上沒有暴露自己,可能是為了滅殺自己!

但是墨九狸依舊覺得這樣的容家還存在,還是諸神城的第二大頂級家族,太過可疑了!

如果這個容家表面上和神殿不合,暗地裡卻是神殿的狗,那麼對方這麼做就是為了日後對付自己了,為了等到自己回到諸神城的時候,所以弄出一個跟神殿不合的家族吧! 洪胖子面色凝重:“韓羅之所以被佛門看中,派出強者把他從地府帶出來,就是因爲他適合修煉邪佛之道!相對於小師弟來說,韓羅更適合成爲下一尊邪佛!”

我並不太懂得佛門的那些東西,不過邪佛這個名字我確實聽過很多回,名氣也確實很大。當初的寂然和寂寞,都曾經修煉過邪佛的佛法。

寂寞甚至覺得邪佛的傳承也是佛教正統,因爲邪佛無比強大,繼承他的傳承,比學習正統佛法更容易獲得強大的實力。

“那又怎麼樣?難道你要告訴我,你知道邪佛傳承的弱點?”我還是不太相信他。

邪佛之道既然那般強大,肯定有它的獨到之處,洪胖子只不過是金頂寺的棄徒,怎麼可能知道那麼隱祕的東西?

洪胖子點了點頭:“不錯,邪佛之道跟正統佛法背離,當然有破綻。就算邪佛的最終成就遠超一般學習正統佛法的僧人,但他也沒得到善終,最後落得慘死的下場。”

佛門的正統佛法進階速度比較慢,所以當年寂寞在修煉邪佛之道的時候,一言老和尚並沒有阻止,而且還有暗中支持的意思。

道門的韓羅也是一樣,在修煉邪法的時候,他的師傅不可能不知道,但葉不凡的反應比一言老和尚更過分,他是擺明了支持韓羅修煉邪法,連他的師弟樑齊都在幫韓羅修煉,製造殺孽。

說到底,他們都是爲了讓屬於自己一方的逆命者種子選手能夠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最強悍的實力,能夠贏得宿命之戰。

只不過他們的手段還是不如孟老,雖然我受到的磨練很艱辛,卻是在短短時間內成長到能夠擁有跟韓羅和寂寞展開宿命之戰的資格。

這次我沒有反對洪胖子,跟他交流了一番之後,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邪佛之道確實很厲害,可惜跟正統佛法背離,終生的成就只能止步於煉神還虛境界,而且壽命極爲短暫。

洪胖子修煉的是正統佛法,因爲寂寞修煉了邪佛之道,所以他也有意無意的關注了邪佛佛法,無意間得知了邪佛之道的缺陷,在金頂寺之時翻閱典籍,最終找到了邪佛傳承的弱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