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羅曦丹似乎好不容易才擺脫了人來找她。


而她已經被安排在類似後院的地方,跟一堆的夫人小姐們在一起。

羅曦丹帶著她觀賞她們家已經開了的花。

「現在的桂花開得很好,很香呢~」

一路的桂花樹,一路的香味。

葉靈打了個哈啾。

讓羅曦丹緊張了一下。

「沒事,可能花香太濃了,我們走那邊吧。」葉靈笑笑,指了個方向。

「嗯,好。」羅曦丹不會有異議。

葉靈一路欣賞著開的花,也跟羅曦丹聊了些開心的話題,兩人嘻嘻笑笑,進入了繁花深處。

「飛菲,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聽,洛昊天你只會哄我……」

「飛菲,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師父騙來的,我以為只是……」

「只是什麼?只是叫你來陪個襯嗎?你明知道李師父想你跟羅家……」

「飛菲,我不會喜歡羅曦丹的,她雖是貴人家的女兒,可是能陪我快意江湖的,還是飛菲你啊,我哪會看得上她,你知道的,我又不是那種貪戀美色的人,況且,飛菲你一點都不比那羅曦丹差,而且……」

後面的聲音太小,她們……不方便聽下去。

只是羅曦丹滿臉的尷尬,藏都藏不住。

葉靈把人帶離現場。

走出百米遠,葉靈才鬆了一口氣般對人說:「真沒想到洛師兄是這樣的人!」

一臉的義憤填膺,為接下來要說的話作足了鋪墊。

而羅曦丹低眉順眼,頭都不抬高的看向別處。 「嗯,我跟龍堂已經不死不休,不將他們徹底磨滅,我心難安。」

秦毅淡淡說道,眼中殺機暴漲。

這種殺機,讓觸之者,心驚膽寒。

「好的少爺,我馬上就去準備……」

鬼真人不再問什麼了,他的任務就是在秦毅做出決定的時候,盡全力去配合。

秦毅能夠走到今天的地步,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他作為一個手下、僕人,不方便過多干預去打亂後者的思想。

而且,他也相信秦毅的實力。

面對黑魂老怪可以一擊制勝,對龍主最不濟也能跑掉,不至於說將自己直接搭了進去。

而他鬼真人已經老了,生命什麼的已經看淡了,現在能夠見證少爺崛起,能夠瀕臨死亡之前看到一顆奇迹之星活躍在世界,已經差不多足夠了。

畢竟他很清楚,以他的能耐,這輩子怕是大真人都無望,更不要說那些虛無縹緲的境界。

等到鬼真人離開之後,秦毅直接去了平安小區找到了吳震功。

吳震功最近一段時間也是心力交瘁,面容有些蒼白,吃不好睡不好。

之前是鄭小小的死亡、以及自己孫女被對方擄走,生死未卜,現在好不容易一切恢復好了,他又得考慮龍堂什麼時候會再次找上門來。

按照他們這種架勢,怕是一次會比一次陰狠毒辣,指不定就狗急跳牆,干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來。

他吳震功確實擔心這個。

「吳老爺子,我希望你能在最快的時間幫我跟老鬼辦理兩張出入境的護照,我要去東南亞一趟。」

秦毅開門見山。

「你要去東南亞?你要……」吳震功一瞬間想到了秦毅的目的。

秦毅現在去東南亞幹什麼?幾乎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龍堂總部就坐落在東南亞上,勢力恐怖至極,甚至延伸到了周圍海域,暗中還在影響著華國某些地下世界的勢力。

而這段時間,龍堂跟金衡市的糾紛尤其嚴重,實際上之前秦毅並沒有決定要去親自找龍堂麻煩,如果後者識趣,他們則是井水不犯河水,畢竟秦毅不想給自己找一些麻煩,安靜的修鍊生活就是他的目的。

可這龍堂一而再的招惹他的底線,如若是秦毅再不將這個麻煩抹除掉,他很擔心以後再出現什麼意外,發生一些他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把跟龍堂的事情解決了。」

秦毅淡淡說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幫我跟老鬼辦理兩張護照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操心。」秦毅淡淡說道。

「哎,好吧。」吳震功嘆了口氣。

其實他並不願意秦毅這般魯莽的直接闖過去。

龍堂的強大,或許只有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才知道,雖然從鬼真人口中得知,那龍堂的太上長老黑魂老怪已經慘死秦毅手中,可龍堂並不是靠著黑魂老怪支撐著的。

龍堂不僅有著一個神秘強大的龍主,下面更是有著數不清的世俗勢力,這些勢力在東南亞一帶非常猖獗,幾乎擁有著堪比一支小型部隊的武裝配置,這種情況下任何人過去幾乎都是送死的行為。

並不是實力強,就能為所欲為,想要消滅這種級別的勢力,還得自身影響力足夠強大才行,最好是能夠讓華國的軍區部隊出手,那樣的話幾乎有著百分之百的幾率清理掉對方了。

可惜……他們並沒有能夠說動華國軍方的能耐,華國軍方也不會因為一個海外勢力,而大費手腳。

秦毅離開之後,吳震功便吩咐人去辦這件事,簽證護照辦理對於吳震功來說非常簡單,一個多小時后護照等等相關出入境手續就送到了秦毅手上。

「少爺,我們這就直接離開嗎?要不要做些什麼準備?」鬼真人有些遲疑的問道。

秦毅腳步一頓,「殺人需要做什麼準備?」

鬼真人面色微微抽搐。

少爺的狂還真不是一般的狂,平時的時候像個人畜無害的翩翩少年郎,動起殺心之後,管你天王老子,都要過去宰了你。

鬼真人乾脆也就不說話了。

從鄭小小的別墅中出來,秦毅吩咐黑大帥看好焰姬,而他則是帶著老鬼準備朝著金衡機場出發。

「呵呵,希望過幾天還能看到你,好運哦。」焰姬露齣戲謔的表情。

「焰姬,我知道你們七玄閣肯定會千方百計找到你,並且救你出去,不過我奉勸你,最好不要讓他們去碰我所要保護的人。」秦毅眸子中露出一絲警告的寒芒。

「哦?為什麼呢?」焰姬臉上表情戲謔更甚,絲毫不像是一個被俘虜的人,因為她看出來了,秦毅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殺她,或者是對她不利,經過這兩天,她隱約明白了秦毅是一個怎樣的人。

只要不去過分招惹他,對方不會找你太大的麻煩……要是觸怒了他的逆鱗……

大概就會像那個龍堂一樣,讓這個人不惜遠赴國外,都要滅絕了對方。

當然,如果對方這次遠赴海外回不來了的話,這件事就另當別論了。

「你的身體被我種下了火焰之種,我一個念頭你就會飛灰湮滅,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秦毅淡淡說道。

他忽然心念一動,焰姬感覺自己渾身都燥熱了起來,內臟如同都要燃燒。

這種感覺讓她面色陡然變得蒼白,一抹驚懼之色從她心底浮現。

她根本沒有察覺到秦毅什麼時候在她身體中動了手腳。

「而且不光如此,最後你們的下場會跟龍堂一樣,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選擇。」

秦毅語氣平淡,彷彿看不出喜怒,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焰姬透心涼。

他不懷疑對方的作風,秦毅這麼年輕,即便是現在不行,他完全可以隱忍幾年甚至十幾年,徹底成長起來之後就是他們七玄閣的末日。

她確實是個聰明人,不敢用這份衝動去換來一顆極度不穩定的定時炸彈,能夠將整個七玄閣都摧毀的定時炸彈。

等到秦毅離開之後,焰姬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黑大帥瞥了她一眼,露出一絲不屑,隨即再度沉沉睡去。

一個區區地球東方武道界的勢力而已,秦毅可是得到了他那個混蛋主人的陣法傳承,而且修鍊的乃是正統修真法門,不說未來,就現在的成就都穩穩的碾壓他們七玄閣。

如果對方還要自不量力的話,那就只能說是七玄閣自尋死路,斷送千年傳承。

……

金衡國際機場,秦毅跟鬼真人打扮普通,擠在人群中絲毫看不出與普通人有什麼區別。

上了下午兩點班的飛機,普通艙,秦毅坐在座位上,如同入定的老僧,一動不動。

一陣香風撲面而來,一名短頭髮的美女從鬼真人面前走過,她看了鬼真人一眼,嚇得一愣,隨即眉頭微微皺起,強忍著心中害怕從秦毅面前擠過,猶豫了片刻還是坐在了秦毅旁邊。

這一排四個位置,她剛好跟秦毅鄰座。

緊跟著她後面的還有一位美女,兩人都背著旅行包,看樣子是結伴而行出去遊玩的。

「玲玲,要不你坐這裡吧……我……我想坐靠窗的……」那短髮美女有些嫌棄的看了秦毅跟鬼真人一眼,隨即朝著她的同伴說道,她同伴還在過道上張望,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

「隨便啦,我坐哪裡都一樣。」

那個叫做玲玲的女孩順勢走了進來,她身材很苗條,一屁股坐在秦毅旁邊,輕飄飄的,甚至都沒有讓人感覺到她坐了下去。

「唉兄弟,換個位置,我跟她們一起的。」一道巴掌拍了拍秦毅肩膀,秦毅下意識的睜開眼睛看去,是一名穿著精神、渾身名牌的男子,大概二十來歲,渾身洋溢著運動的氣息,帶著耳機,有些微胖。

「行。」秦毅也不介意,對方既然是一起的他也願意行個方便。

「等下!」

他忽然叫住了秦毅,「兄弟,這老頭是跟著你的吧?你行行好,好人做到底,把他也順帶帶走吧,這都什麼年紀了,半隻腳邁進棺材板了還坐飛機,嚇不嚇人啊?」

「這等會要是在飛機上出了點事,還說是我引起的呢,我可不想被碰了瓷。」男子說話大大咧咧。

鬼真人長的確實有點嚇人,只是因為年紀大了,皮包骨頭似的,可也不像這年輕男子說的這般不堪,畢竟穿的得體,看上去也就是一個年紀大點的老頭。

只是他這些話卻讓秦毅溫和的眸子忽然閃過一抹異光,盯著對方,「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 原來的故事有點「曲折」,是顧飛菲和羅曦丹陽先成了好朋友,而洛昊天也的確受了師父之命接觸羅曦丹,只是最後因為好朋友喜歡,又黯然退出,但那個時候,羅曦丹已經對洛昊天上了心,卻還是成全了傷心難過要退出,後來卻一直利用她的顧飛菲。

是誰導演這場戲 所以,早點讓羅曦丹看見真相,就不會痴心錯付了吧?

對於大戶人家的女兒,出門的次數屈指可數,遇見一個人,喜歡一個人,再忘掉一個人,可能已經花去她半輩子的時間。

洛昊天不值得。

現在已經看上了顧飛菲,那再招惹羅曦丹的話,就是居心問題了。

葉靈還好選對了路。

正跟羅曦丹開解時,卻看見了一個人。

葉靈看看方向,想想這裡面的事,心沉了下。

她想裝作沒看見。

想告訴自己他剛好來賞花。

想找個理由,為他開脫,他只是個愛吃烤鴨,沒心沒肺的師父。

余天景瞥了她一眼,像沒看見一樣。

葉靈也想當沒看見。

羅曦丹倒是笑盈盈的打了招呼。

「謝謝羅小姐的邀請,能到府上作客,是余某榮幸。」

禮貌周到。

幾句過後,才跟葉靈說了一句:「早點回來。」

葉靈想問什麼意思,他卻已經離去。

他是要自己先走嗎?

剛才碰見了什麼心情不好?

「童童怎麼了?」

羅曦丹望著她,眼帶關切。

「沒事。」

葉靈陪著羅曦丹,把該說的話說完,強忍著回頭的衝動一路往前。

末后還有一出,是給洛昊天出臉的戲。

被人挑戰,然後一鳴驚人。

但是在俗家弟子面前,算得了什麼?

終是有人存了些心思,變成了擂台。

「搞得像比武招親一樣。」葉靈知道不是,才逗了一下羅曦丹。

羅曦丹卻黯然不語。

「怎麼了?」她說錯話了?葉靈看著人垂頭喪氣的樣子問。

「其實,我爹有這個意思……」那雙美麗的秋水剪瞳,帶了淡淡的憂傷,讓葉靈心都軟了。

「應該不是吧?」也沒有什麼濠頭啊,只是想在家主及小姐面前露臉露本事而已……

但是看羅曦丹的表情,怕是這次露了臉,就會得羅家主的看重,然後……

「怪不得這次請的人……」葉靈自己想通,一般壽宴如此大排場,原來深意在這裡嗎?

葉靈撫額,所以她這是瞎貓撞上白老鼠了?

可現在的場上……還是洛昊天堅強啊。

葉靈的瞭然反而羅曦丹輕鬆了些。對她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了點。

「放心,我爹還是會考慮我的意願的。」

兩人相視一眼,倒也明白彼此的心思。

葉靈嘿嘿一笑:「其實也不錯啊,最優秀的來陪你,多少人羨慕不來呢~」

羅曦丹盈盈一笑:「你喜歡,那呆會讓給你呀,我就跟爹爹說,我沒看上……」

「你沒看上的,我要幹嘛?」

羅曦丹被葉靈的反問錯愕了一下,然後眉開眼笑掩唇而語:「對的,都不要~」

笑過之後,羅曦丹眼裡卻是迷茫:「那要怎麼選?」

葉靈愣了一下,這對羅曦丹來說,也是個難題啊。

「額,多出來走走?」

不然就得等介紹?

羅曦丹卻期待的看著她。

「別啊姐,我認識的男人不多的,最熟的師父算一個,你要嗎?」

「你師父啊?」羅曦丹抬眸,笑得有點憋~

葉靈繼續道:「師父那個人啊~雖然有點弔兒郎當,但還算……有點責任心吧?」這麼多年還沒餓著原主~

「人也長得可以,就是……」

唉,葉靈搖頭。

「脾氣嘛~你不惹他的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