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羅力聳聳肩一副服了的樣子,「大哥二哥,我真是有些佩服這李雲了,他怎麼這麼多花樣啊,也怪不得他能把那幫傢伙訓的服服帖帖的。」


說到這裏羅力臉上閃過一絲奇怪的神采,他四處看了看然後說:「大哥昨晚的事是真是假啊?李雲是不是真的是朱雀神君轉世啊?」

昨晚的事太過詭異,即便見多識廣羅力也還是不禁心有餘悸。

徐天華聞言也是有些鄭重,他倒不是被昨晚的把戲嚇到了,而是經過這些天的相處,深感李雲絕非池中之物有心與之共謀大事。

於是他看着司徒青雲說:「大哥我覺得我們也該做決定,在拖下去我們恐怕就很難在融入這個隊伍了。」

司徒青雲此時也有所意動,他明白李雲一直在等他表明態度,雖然李雲對他們三人一直禮遇有加,且委以重任但都只是有名無實罷了,他們一直徘徊在李雲的團隊核心之外。而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也感覺李雲此人並非凡人,或可成就大事!

思慮一番之後司徒青雲終於下了決心。

「二弟三弟我觀李雲所作所為心有大志,且行事有方果決,我願與之共謀大事你二人以為如何!」

徐天華聞言點點說到:「大哥若真的也有此意自是再好不過了。」

「嗯,那三弟你呢?」

見徐天華表明了態度,司徒青雲又轉頭望向一旁的羅力。

只見羅力也點點頭回到:「既然大哥和二哥都打算留下來,我自然也是沒問題的了,反正李雲的故事講的挺吸引人的,我還真有點捨不得呢!」

既然下定決心司徒青雲也不在耽擱,當即和徐天華羅力前往李雲的帳篷。

而此時李雲正在帳篷里編寫軍官教育的教材,作戰中隊的訓練大綱已經完成了,可是一隻部隊不光要有作戰人員,還要有各級軍官、政工幹部、後勤保障、情報收集等各類人才,所以他打算辦一個軍官訓練班。可是這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李雲畢竟只是一個自學的軍事專家,所有的軍事知識要麼來自幾次軍訓,要麼是來自軍事欄目和影視劇。如果是平時吹牛倒是夠了,可是要教人就有些力不從心了,不過先把架子搭起來以後再一步步完善。

「報告!」

「進來。」

「大哥,司徒青雲徐天華和羅力來了,他們要見你。」李雲話音剛落衛寧就進來說到。

而李雲聞言抬起頭心裏不禁有些疑問,他們三個怎麼來了?這三個人平日裏可是非常高傲的,雖然承認了自己對隊伍的領導權,可是一直和他保持着距離,既不疏遠也不親密,總感覺像是一個旁觀者。

「讓他們進來吧。」李雲搖了一下腦袋吩咐到。

「諾!」

隨後司徒青雲等人走了進來,李雲隨即蓋上手裏的文案,起身走過去問到:「青雲你們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接着只見司徒青雲三人單膝下跪到:「司徒青雲徐天華羅力見過大哥!」

李雲不禁一陣詫異連忙將其扶起說:「快起來,你們這是何意?」

司徒青雲起身拱手到:「大哥我們兄弟三人願誓死追隨大哥,還望大哥不要嫌棄!」

「願誓死追隨大哥絕無二心!」徐天華和羅力也緊跟着說到。

聽聞他們此言李雲瞬間就明白了,他們這是考察完畢打算正式加入團隊了,李雲不禁大喜過望。他手下本來就沒什麼人才,只有小貓小狗兩三隻,所以對於司徒青雲三人可是望穿秋水啊!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三個都是講義氣好漢子,兄弟們要共謀大事你們自然不會置身事外!」李雲拍了拍司徒青雲的肩膀高興的說到。

「大哥!先前我們兄弟是有苦衷的,只是因為身負血海深仇才不得不有所保留,我們……」

可司徒青雲話還沒說完就被李雲制止了,「停!不用說了,每個人都有不想被別人知道的事,我亦是如此,所以只要你們不願意,我不會問更不會怪你們。因為兄弟相交貴在相互尊重,只要心裏坦蕩無愧於心即可,所以這種事用不着解釋。」

「大哥!」

「大哥!」

「大哥!」

司徒青雲徐天華羅力聞言,心裏一陣感動。

「大哥也不是我們有意瞞你,而是我們的仇家勢力太大,不告訴你主要是怕連累你。」司徒青雲嘆了一口氣說到。

而徐天華也是一副不甘心的樣子,「是呀,這些年為了躲避追殺我們兄弟三人隱姓埋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報仇雪恨!」

「放心吧!你們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只要我們兄弟齊心合力何愁大事不成,到時定要那些人血債血償!」李雲一臉鄭重的樣子。

這時羅力也點點頭說到:「沒錯!只要我們兄弟合力,定能將皇甫龍劍碎屍萬段!」

「皇甫龍劍!」

「是的!皇甫龍劍,武林六大世家之一,皇甫世家的的大公子。」司徒青雲一臉凝重的說到。

李雲當然不知道皇甫龍劍是誰了,更不知道所謂的武林六大世家,不過一聽這名號就知道,此人絕非泛泛之輩啊! 「我只是大少爺的女人而已,陳小姐不知道也很正常。嘔~」

陳玉芙看到陳夢如一臉震驚不敢相信的樣子,便看出眼前的女人對大少爺「圖謀不軌」,不由有些嬌羞的開口說完,還捂住嘴巴一副想嘔的樣子。

「芙兒怎麼啦?身體沒什麼事吧?」

元老太君看到陳玉芙一副想嘔的樣子,連忙緊張的開口問道。

「奶奶我沒事,大夫說懷孕前期嘔吐也屬正常的反應。」

陳玉芙一臉嬌羞的說完,眼睛不忘看向一旁變了臉色的陳夢如。

「那就好,你剛才不是說喜歡吃這酸菜,來,快吃吧,可別餓著了。」

元老太君聽到陳玉芙的話,拿起筷子親自夾起酸菜放到陳玉芙的碗里,然後催促的說道。

陳玉芙乖巧的點點頭,然後心情很好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全然忘記旁邊還坐著陳夢如。

「老太君,剛才聽你說起軒哥哥,夢如差點忘記今天晌午時在星月樓遇到軒哥哥和他夫人兩個吃飯的事,看到軒哥哥和他夫人親昵吃飯的樣子,夢如心裡都羨慕得想成親了。」

陳夢如聽到陳玉芙懷孕的事,心裡嫉妒的不得了,忍不住把在星月樓遇見元浩軒和林梓陌吃飯的事說了出來,然後表現出一副恨嫁的樣子。

「夢如你晌午的時候,真的看到軒兒和林梓陌那女人在星月樓吃飯?」

元老太君聽到陳夢如說的話,臉色立馬變得嚴肅起來,不由開口把話再問一遍。

「嗯,夢如今日晌午到星月樓去,剛好遇見軒哥哥和他夫人在一號雅間用餐。」

陳夢如見元老太君突然變的嚴肅的臉,心裡不免有些摸不清什麼情況,只好點點頭很是認真的回道。

元老太君聽到陳夢如再一次的肯定回話,滿臉皺紋的臉,算是徹底沉了下來了。

右邊坐著的陳玉芙前一刻還高興的把懷孕的消息,透露給陳夢如知道,下一刻聽到陳夢如的話,心裡卻氣的快咬碎滿口的牙齒,放在裙擺上的手,更是禁不住握得緊緊的露出白白的關節。

「宋嬤嬤,你現在馬上去軒園讓大少爺到安平院來一趟。」

元老太君抬起黑沉著的臉,開口對著守在門口的宋嬤嬤說道。

「是,老太君。」

宋嬤嬤聽到元老太君說的話,連忙走到門口前對著坐在屋子裡面的元老太君行了個禮,然後轉身往軒園走去。

*

「大少爺,老太君派宋嬤嬤來軒園讓你到安平院去一趟。」

軒園正房裡的元浩軒,剛沐浴完從沐浴間走出來時,便聽到守在門口的福嫂說宋嬤嬤來軒園,說老太君讓他去安平院一趟,元浩軒好看的劍眉很不自覺的微微皺起。

「老太君有說有什麼事嗎?」

元浩軒微皺著眉頭開口問道。自從前天元老太君自作主張把休書丟給林梓陌開始,元浩軒和元老太君之間,心裡便有了隔閡。

「大少爺,老太君只是讓奴婢來軒園讓你去一趟安平院,具體是什麼事,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宋嬤嬤站在福嫂旁邊,聽到元浩軒在房間裡面說的話,連忙開口說道。 便只剩下李元貞繼續陪着太上皇。

兩人敘起了舊。

「你十五歲便根着我,如今已有。。。四五個年頭了。。。好快呀。」太上皇感嘆的說道。

李元貞笑道,「可您有了新歡,就不要我了。」

「哼,他們哪能根你比呀。」太上皇說。

眼見太上皇回心轉意,李元貞無比動容,「我從十幾開始侍奉您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會一直陪在您身邊的,永遠。」

「哀家老了,」太上皇淡淡的說,感嘆我生君末生,君生我已老。

「沒有了,哪裏。」

秦隴玉常去請安,見李元貞在迎春宮活絡起來,知他又重獲殊寵,自然替他高興。

一日,秦隴玉去請安,李元貞便向太上皇誇讚起秦隴玉。

「這皇上呀,真是長大了,越來越懂禮數了。」

「皇上,幫我把扇子拿來。」李元貞說。

秦隴玉依言把扇子取來遞他,李元貞卻在接扇子的時候掐了秦隴玉的無名指一下。雖不甚疼,秦隴玉還是嚇的不輕。

李元貞輕輕地給太上皇搖了會兒扇子,和太上皇嘮了會兒閑喀。

「麻煩皇上幫我放回去。」李元貞又支使她。

秦隴玉又接過扇子放回去。

以後,二人就襯著傳遞東西,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不亦樂乎。

一天晚上,秦隴玉準備睡下了,小順子敲門進來了。走到她床邊,神神秘秘遞給她一本書。

「皇上,您的。」

秦隴玉接過書,翻了兩下,皺緊了眉頭,沉下臉。冷冷的看着小順子。

小順子忙解釋說,「皇上,這是您根我要的呀。」

「我什麼時根你要的?」

「您那天呀。」小順子目光閃爍,一臉壞笑。一副『別當我不知道的樣子』。

秦隴玉不語,拿起書卷,打了一下小順子的頭。喜道:「你呀,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

小順子笑喜喜的。一副『那是』樣子。

「你從哪兒弄的?」秦隴玉問。

「宮裏多的是,不過,皇上您翻可翻不到。」小順子說。

「皇上,您慢慢看吧。」說完,小順子走了。

秦隴玉翻起書,津津有味地看來。小順子給她的,是一本傳說中的春宮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京翎一跑,神龜老頭也不慢,招呼同來的人族強者,飛快離去。

霸天圖都呆住了,跳腳道:「王八蛋!他娘的!一個比一個跑得快,可惡!」

它怒視臨海國女國師,怒火宛如實質一般。

女國師一臉無辜道:「我這也是為了避免養虎為患啊,若詭物再強大起來,誰都擋不住!」

霸天圖皺眉,還是不悅,不過,一想女國師言之有理,便忍下脾氣,對余昭然道:「小子!快走!」

余昭然一翻白眼:「我是慕名龍宮而來,又不是欠你的,為何跟你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