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緊緊捲縮在樹須網上的林逸,看到巨蛛這般保護自己,不禁心生感激,巨蛛稍後便用前右蛛腿勾住樹須網根,使勁一拉,樹須網滑了出來,很快巨蛛繼續緩慢爬行前進。


夜晚,雨停了,風停了,好像一切都停止了,特別幽靜,忽然,林逸一個噴嚏彷彿打破了夜的寂靜,森林各處不斷的傳來聲音,巨蛛頓時停住了爬行,而是緩慢轉身,八隻眼睛看著不斷打噴嚏的林逸,稍後便緩慢爬行到林逸身旁,使用蛛須往林逸身上嗅了嗅,

頃刻不到,巨蛛眼睛微微轉動,嘴裡也微動了下,巨蛛似乎感覺到林逸不對勁,稍後便用蛛腿小心翼翼的碰了碰林逸,林逸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緊緊捲縮著,不斷的打著噴嚏,片刻過後,巨蛛嘴裡似乎吐了一小顆瑩白色丸子出來,用蛛腿勾子釘著瑩白丸子,塞進林逸嘴裡,稍後便繼續拖著林逸緩慢爬行前進。

….

一個月後的夜晚,森林北側深處。

巨蛛緩慢爬行,來到森林北側深處,但這次巨蛛沒有拖著樹須網,也沒有看見樹須網,奇怪的是林逸居然走在巨蛛的前面,時而挑逗巨蛛,時而講自己小時候的故事如何如何委屈,時而哼著小曲,似乎不再害怕巨蛛,林逸的身體稍強壯了些許,

忽然巨蛛嘴裡吐出瑩白丸子,用蛛腿勾釘著丸子遞給林逸,難道林逸的一切變化,與這瑩白丸子有關係嗎?很快林逸接過瑩白丸子,隨手便塞進嘴裡,吞了下來,稍即見到林逸臉色紅潤,精神抖擻,恍如不是一個月前的林逸,難道這瑩白丸子真的那麼好,是巨蛛的精華凝聚而成的嗎?如果是精華,那巨蛛怎麼捨得白白送出,這一切謎團無法解開。

忽然巨蛛停止了爬行,林逸也跟隨著停止了下來,臉色凝重,眉頭緊鎖著,眼睛不斷四處張望,這一個月來,林逸很是知道巨蛛的脾氣習性,只要巨蛛停止下來,就知道有事情要發生,要麼是找地方休憩,要麼就是有危險降臨,很顯然這次是巨蛛嗅到了危險即將降臨,很快巨蛛不斷的晃動蛛腿,指向前方,八隻眼睛看著林逸,似乎是在叫林逸快走。

林逸知道這次的危險是前所未有的,要不然巨蛛不會獨自叫自己離開,林逸想到有什麼危險,便快速做出防守姿勢,隨時警惕著。

忽然森林地下似乎開裂一般,不斷溢出暖和氣體,林逸見氣體溢出,當即手捂著嘴巴和鼻子,巨蛛也緊合嘴巴,微閉著八隻眼睛,稍微向林逸方向爬行了過去,右蛛腿伸展了開來,時刻準備著。

森林地上有好多黑烏烏的,如同烏鴉一般大小的鳥禽,從森林深處地下沖向森林天空,如同鴨嘴一般的嘴巴不斷的呼叫著,似乎在呼喚著什麼,很快一批黑褐色毛皮的,如同凶狼一般大小的狼群,也從地下爬上森林,不斷的發出嗷嗷叫聲,似乎在宣洩著悲傷憤怒,不久后又見一隻灰黑色巨猿,從森林深處地下跳上森林上空,邊怒吼邊捶打自己的雙胸,很快就墜落回森林地面上,地面如同山崩地裂一般發出巨響,森林各處動物,飛禽頓時到處逃離。

片刻過後,一群白色猿猴也從地下出現,體型比那灰黑色巨猿細小許多,數量整整過百,其中有一隻體型稍強壯的灰白色老猿猴,站在那群白色猿猴前面數十米處,忽然那老白猿猴對著一隻小白猿猴咕嚕著,似乎在吩咐著什麼。

片刻過後一隻白色小猿猴便往巨蛛方向跳躍過去,片刻不到就出現在巨蛛面前,嘴裡不斷的嘰咕著,好像是在和巨蛛談論什麼,巨蛛的八隻眼睛往那老白猿猴望了望去,站在旁邊的林逸看到巨蛛和小白猿猴嘰咕著,感到迷茫,不知所措,臉色更加沉重,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稍刻過後那黑巨蛛跟著白色小猿猴朝著老白猿猴方向緩慢爬行過去,雖然林逸不知道什麼情況,但還是跟著巨蛛他們走去。

忽然,那灰黑色巨猿朝天一哄,巨臂一揮手,那群狼迅速向老白猿猴方向奔跑過去,老白猿猴見到群狼發起進攻,便快速的與那巨蛛嘰咕了一番后,便隨手叫來兩個小白猿猴,嘴裡不斷的嘰咕著,很快那兩個小白猿猴站在那巨蛛旁邊,做出護送的模樣,和那巨蛛一同離開了森林北側深處,來到了森林北側出口處。

忽然,巨蛛嘴裡又吐出了瑩白色丸子,再次用蛛腿釘著遞給林逸,巨蛛八隻眼睛緊緊望著林逸,各眼角處稍有蛛淚光點,林逸接過瑩白色丸子,塞進嘴裡,吞了下去,稍即便走向巨蛛,抱著那巨大的蛛腿,嘴裡不斷的呢喃說著,不斷的流眼淚,站在巨蛛身後的小白猿猴,不禁也哄叫了起來,雖然小白猿猴不知道林逸是誰,但林逸那與巨蛛的離別之景,實在催人淚下。

半個時辰后,林逸終於放開了巨蛛的蛛腿,淚流滿面的林逸,嘴裡不斷的嘰咕著,那巨蛛嘴裡也咕咕著,似乎示意聽到林逸的話語,那蛛腿不斷的揮動著,指向更北方,林逸顯然明白巨蛛的意思,很快林逸與巨蛛,小白猿猴道別後繼續往北方走去。

一個月後,極寒之地。

林逸自從離開史前大森林,獨自往北方走去,雖然一路上極其寒冷,但林逸已經披上那蠻虎鯨朔衣。

據《平常》書第一百章寶衣篇記載,用獸域白色虎皮,聖海藍魚鯨,上天火靈鳥羽毛經過錘鍊而成的蠻虎鯨朔衣,外冷內熱,白色透明,擋風遮雨,遇寒升溫,價值不菲,寶衣榜排名第五。

林逸穿上蠻虎鯨朔衣,如虎添翼,穿越極寒之地,無所畏懼,在白雪皚皚的雪地上,一路狂奔著,時而玩耍,時而溜冰,時而堆雪人,一路滿臉喜色,歡快的哼著小曲,奔著北方繼續前進,忽然林逸大叫一聲,停住了下來,眼睛盯著眼前這人形冰雕,遠處也有這人形冰雕,這幾個人形冰雕間隔數十米,在更前方數百米處的地方還有些人形冰雕,想必是大陸上的求學者來到極寒之地,無法抵禦寒冷,被凍成冰塊了,

林逸看得不禁抖縮,眼睛黯然,如果林逸沒有這蠻虎鯨朔衣,完全也會被凍成冰塊的,片刻過後,林逸緊緊拉著蠻虎鯨朔衣,繞過這些冰人繼續往前走去。

五天後,林逸來到一片大霧瀰漫,白雪皚皚雪地,稍後大霧便褪去,一座白雪城堡,足足有兩座坤始城之大,出現在林逸眼前,林逸驚愕著,實在不敢相信這極寒之地有座城池,很快林逸就徑直往城池走去,

片刻不到,林逸小心翼翼敲了敲門,生怕把這如冰的城門敲碎了,一個時辰后,林逸見沒人開門,想必這是座空城堡,稍後便轉身離開,忽然城堡大門竟然開了,而且沒有人打開門的,這門難道是自己開的嗎?林逸愈想愈不對勁,林逸只想找個人問問坤海湖,見到沒人,便想要離開。 第二十六章蒼龍天域

上天世界,蒼龍天域。

蒼龍天域,自是一體,子分八域,域自相生,域亦盈虧,域域相連。

八域分為申域,庚域,酉域,亥域,聚域,寅域,卯域,辰域。

聚域,聚人府。

「報,,府主大人,那,,」,一名腰間帶著側方刀,大概三十來歲模樣的黑衣男子,嘴裡結結巴巴的不斷大喊著,快步走向聚人府內。

「那,那什麼?」,從府內屏風背後傳出厚重的責怪聲音。

「慌張什麼,有什麼說吧!」,一名中年人步履穩重,步步有勁,臉色從容淡定,雙手放在背後,從屏風背後走了出來。

「回府主大人,那古冰魄羅雕回來了。」,黑衣男子倒吸一口氣,隨後施禮恭敬道。

「喔,回來了?有多久了?」,那位府主大人思慮一番后問道。

「古冰魄羅雕剛回來的,而且還帶回了一個人。」,黑衣男子恭敬回應。

「哎,愈來愈不像話了,這都過去半年了,那死雕才捨得把人帶回來啊,這次不會又是沒用的人吧」,那府主大人似乎很不滿,臉色凝重嘆息道。

「府主大人,即使沒用,那在數量也好過沒有吶,去年的礦場奴隸比賽,要不是我們奴隸數量少了,我們聚人府又豈能不盡神意。」,黑衣男子往前走了半步,恭敬道。

「唔?」,那位府主大人轉頭,看著黑衣男子,眼睛有陣殺意,滿滿的壓迫感,黑衣男子見此便更加彎腰雙手作揖恭敬著。

萌神信徒 「你去把那人放到聚人礦場,好好鍛造那些奴隸,在今年的奴隸比賽中不能失去這聚人礦場。」,那位府主大人向右側轉了轉身,沉聲吩咐道。

「還有,把那魄晶體喂些給羅雕,可不想下次再帶回沒用的人」,那位府主大人繼續吩咐道。

「是,屬下這就去辦。」,黑衣男子邊彎腰恭恭敬敬邊雙腳往後慢慢的退了出去。

聚人府,雕場。

那黑衣男子,很快來到聚人府方形雕場,這白雪皚皚的雕場,極其寒冷,只見那隻古冰魄羅雕正在玩耍著寒冰,時而用那透明般的雕嘴,不斷地戳戳躺在冰魄雪地上的瘦黑男子,只見那瘦黑男子頭部被帶有冰芒,完全看不到瘦黑男子模樣,那瘦黑男子穿著蠻虎鯨朔衣,要不然早就凍成冰人了。

「噝」,「噝」,那黑衣男子同樣穿著蠻虎鯨朔衣,手裡拿著些許小魄晶體,伸著手,嘴裡不斷的吐出噝噝聲音,引起那古冰魄羅雕的注意,

忽然古冰魄羅雕停止了玩耍,眼睛轉而看著黑衣男子手上的魄晶體,順即扑打著那雪白的翅膀,一個撲棱,直接撲向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兩腳往前後方一移,做出半蹲姿勢,眼睛緊緊盯著古冰魄羅雕,兩腳不斷的向右側方向轉動,引誘那古冰魄羅雕遠離瘦黑男子,

片刻過後,黑衣男子當即隨手一扔,就把那魄晶體扔了數百米外,古冰魄羅雕隨即便起飛,一個撲棱便循魄晶體而去。

稍後那黑衣男子便拉扯著那瘦黑男子右肩上的衣服,腰間使勁一提,就把瘦黑男子提飛了起來,頃刻不到,只見那瘦黑男子就落到雕場外備有干蒿草杆子的馬車上,那灰黑色馬匹,嘴裡不斷的咬嚼干蒿草杆子,眼睛時不時的斜望車上的瘦黑男子。

稍後那黑衣男子,腳一蹬雪地,便躍飛到馬匹背上,當即一拉馬繩,雙腳一夾緊,嘴裡發出駕的一聲,那馬匹當即奔跑了起來。

聚人府,聚人礦場。

五個時辰后,黑衣男子駕著馬車來到聚人礦場,聚人礦場是在聚人府南邊上的巍峨大山裡邊,與雕場相臨,方便輸送奴隸。

黑衣男子嘴裡發出吁的一聲,馬匹頓時一停,黑衣男子稍後便下了馬,順即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隨後走到馬車旁,稍後用右手抓住那瘦黑男子的右肩上衣服,手一提,便把那瘦黑男子提了起來,那黑衣男子正想往那巍峨大山走去,

忽然那瘦黑男子的衣服好像被拉扯鬆了一般,那瘦黑男子如同變的更瘦似的,往下沉了些,黑衣男子感到右手抓的衣服往下滑,當即放下那瘦黑男子,重新用右手抓緊瘦黑男子的右肩上衣服,稍後便走入刻有「聚人」字眼的巍峨大山。

礦洞在巍峨大山中,礦洞兩側都放有類似魄晶體的東西,不斷閃爍著光芒,光亮無比,洞內時而發出嘩嘩滴水聲,地上泥濘不堪,稍有呢喃細語聲音,或清脆的捶打聲音從礦洞裡面傳出,

很快那黑衣男子右手提著瘦黑男子,來到礦洞裡面,只見有二十來個憔悴黑瘦,穿著標有聚零零幾點序號字眼的黑衣服奴隸,不斷用鐵鎚子,鐵鑽子在那標有開採區的地方敲打著堅硬無比的礦石,黑衣男子便把瘦黑男子背靠在一顆圓石頭上,

稍後那黑衣男子伸出左手,放在瘦黑男子的左側頭部旁邊,只見那黑衣男子左手往上一揮,那瘦黑男子頭部的冰芒頓時消失了,瘦黑男子臉上還有些許冰滴,有的冰滴掉落了下來,有的冰滴還粘在那瘦黑男子的臉上,靠近仔細看看原來這瘦黑男子是林逸,從那坤元大陸的極寒之地竟然被古冰魄羅雕帶進入了上天世界,蒼龍天域,不知林逸在這世界能否生存下來啊。

忽然那黑衣男子的右手,伸入左胸前黑衣服內,稍後便取出一個小黑瓶子,那黑衣男子稍即用左手便打開了瓶蓋,右手便往林逸鼻孔方向移去,右手握著小瓶黑子不斷在林逸鼻孔下方左右來回移動,

片刻過後,林逸蘇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黑衣男子,林逸害怕的往圓石頭右邊靠了過去,手抱著膝蓋緊縮著身體,那些奴隸看到黑衣男子,便更加賣力敲打著礦石,敲打聲砰砰砰發出。

忽然那黑衣男子便往洞內標有晶體庫字眼的角落走去,只見二十來個類似魄晶體形狀的東西堆放在角落處,嘴裡不斷的咕嚕著,面色似乎不是很好看,很快那黑衣男子便往奴隸方向走去,大聲訓斥說著,說是什麼大家要共存亡,不要偷懶,去年奴隸比賽已經輸了,今年比賽再輸掉,後果你們是知道的,說完大家便更加賣力敲打,那敲打聲音,聲聲清脆入耳。

片刻過後,那黑衣男子便離開了礦洞,稍後林逸便抬起了頭,四處張望著,看到對面奴隸在慌忙敲打著礦石,眼睛閃爍著迷茫的光芒,臉色更加凝重,忽然對面的奴隸也望了望林逸,林逸不禁縮回了頭,再次低頭抱膝。

忽然在忙碌敲打礦石的奴隸們紛紛議論著。

「你說那人從哪裡來的?」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一位稍年輕的奴隸用那黝黑的手碰了碰旁邊的大叔奴隸,好奇問道。

那大叔奴隸並沒有回應,而是低頭不斷的更加賣力敲打著礦石。

「今年比賽有著落了」,一位較年長的老者奴隸不斷的點頭說道。

「有沒著落不知道,數量上倒是平衡了,不知新來的能力怎麼樣?」,在年長老者奴隸旁邊的中年奴隸放下手中的鐵鎚和鐵鑽子,好奇的往林逸方向走去。

「喂,你是哪裡的?」,很快那中年男子走到林逸面前,中年男子當即蹲了下來,用手輕輕拍了拍林逸肩上,問道。 第二十七章胡劍

「別怕,我們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我來自源曦大陸,叫源農,你呢?」,那名中年男子見林逸害怕緊縮著,便低聲安慰說著。

「是阿,我來自水方界,叫我阿水就行」,一名低矮中年人,放下手中的鐵鎚和鐵鑽子,從容不迫的朝著林逸方向走來。

林逸稍微動了動腦袋,稍即抬起了頭,眼睛望著源農,阿水他們,臉頰兩邊稍微見到紅潤光澤,嘴裡嘰咕著,

稍後便盯著眼前的源農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啊,頭好痛」,

「你們是什麼人,我在哪裡?」,林逸不斷的問道。

忽然林逸雙手緊抱著頭部,左手時而抓撓左後腦勺,仔細一看,林逸左後腦勺似乎有絲血絲,嘴裡不斷呢喃細語。

站在旁邊的阿水看到林逸左後腦勺有血絲,當即抓住林逸的左手,蹲著的源農,側身看看林逸左後腦勺,不禁抖縮一下身體,稍即便站了起來,習慣的往礦洞晶體庫走去。

片刻不到,源農手中帶有碎晶體白色粉末快步回到林逸旁邊,源農當即往林逸左後腦勺撒上那粉白色晶體碎末,片刻過後,林逸安靜了下來,左後腦勺的小傷口也奇迹般癒合了。

雖然林逸傷口癒合了,但林逸似乎並沒有停止問道,嘴裡還是不斷的嘰咕著,稍後便繼續緊縮著身體,頭貼著膝蓋雙手緊緊抱著雙腳。

源農看著林逸這般模樣,不禁驚愕一然,互相看了看,便回到那些在開採晶體的奴隸隊列中,繼續拿起自己的鐵鎚和鐵鑽子,不斷使勁恨恨錘鑽礦石,嘆著氣,嘴裡不斷說著今年比賽無望什麼的,稍後阿水也便回到奴隸隊列中,一路上徑直走回開採區,也沒說什麼,就埋著頭,雙手很是從容的繼續開採礦石。

「哎,晶體愈來愈難挖,今天一天快要過去了,一顆晶體都沒有啊」,忽然那穿著大黑衣服上標有聚零零一字眼的奴隸,左手放下鐵鎚,右手拿著鐵鑽子,不斷的散漫晃動鐵鑽子,嘴裡時不時的埋怨起來,

「可不是,自從去年一次挖出五顆晶體之後,後來就很就少。」,那穿著大黑衣服標有聚零零三字眼,左臉下巴處有顆大痣的奴隸跟著埋怨說著。

「這晶體都拿來做什麼阿」,穿著大黑衣服標有聚零零十字眼的,小個子的奴隸不解問道。

「這晶體大有作用了,據說大到可以開天,小到可以治病」,那位在小個子旁邊的奴隸這裡,右手放下鐵鎚子,不斷的比劃著手勢,似乎很是自豪。

「開天?有那麼厲害?我們不就是在上天嘛,還開天幹嘛」,穿著大黑衣服標有聚零零十字眼的,小個子的奴隸繼續不解問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在小個子旁邊的奴隸自豪的想要解答著,忽然穿有聚零零二十字眼的黑衣服奴隸不滿著沉聲道:「快挖吧,看今年比賽上能不能在晶體上贏回來。」,

「難,很難,本來還想著那新來的能贏一把,看來希望都要破碎了」,穿著大黑衣服標有聚零零十二字眼的奴隸放下手中鐵鎚和鐵鑽子,臉色凝重,眉頭一皺,思慮一番后感嘆著。

「哎你們說,其他礦場的奴隸,府主都要給訓練一番而且還給裝備,我們呢,啥都沒,怎麼可能贏。」,站在旁邊的源農很是不解問道。

忽然礦洞入口處傳來輕嗒腳步聲,那腳步聲緊湊而沉重,偶爾聽到嘩水聲,那腳步聲逐漸愈來愈清晰,然而在開採區的那些奴隸還在不斷的各種談論,似乎沒有聽到這臨近的腳步聲,

很快一個蒙面黑衣人出現在礦洞內,徑直往礦洞晶體庫快步走去,這時在議論紛紛的那些奴隸,個個都蹬著大眼,慌忙失措,紛紛退縮到礦洞開採區最裡面的角落處。

很快那蒙面黑衣人拿了晶體,出到礦洞開採區,看到那些退縮的奴隸,當即拔出長圓方尖刀快步走向那些奴隸,忽然清脆嘭的一聲,只見從礦洞入口處飛來短扁鋒利飛刀,把蒙面黑衣人的長圓方尖刀硬是砍斷了,

矮扁鋒利的飛刀砍斷尖刀后,也被彈飛到林逸的前方,只差一厘米,就刺到林逸了,甚是好險,而那長圓方尖刀被砍斷的部分,也被彈飛到礦洞卡開採區的角落處。

雖然尖刀被砍斷了,但是蒙面黑衣人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了,而是當即拿著斷裂尖刀繼續沖向那些奴隸,稍後又見一把短扁鋒利飛刀飛向蒙面黑衣人,瞬間不到,那蒙面黑衣人當即雙膝跪地,頸部血淋淋一片,血紅色血液不斷的滴在礦洞地上,滴滴發聲,似乎那血液不斷的滲入礦洞地下,看的甚是全然恐怖,

這結果顯然是被那短扁鋒利飛刀滑過頸部要害,那些奴隸看的驚愕一然,滿臉蒼白,眼睛黯然失色,不斷的抖縮著,緊緊抱在一塊,有的奴隸嘴裡不斷咕嚕著,有的嚇得褲子都濕了。

忽然那聚人府內的黑衣男子出現在礦洞里,似乎沒怎麼看見他是怎麼出現的,那黑衣男子從容不迫的往林逸方向走去,稍即撿起刺在林逸前面地上的矮扁鋒利飛刀,黑衣男子收藏好飛刀后,便看了看林逸,

片刻過後才轉身走向那蒙面黑衣人,當即用右手撿起那把粘有血紅色血液的飛刀,黑衣男子把那飛刀放在左手掌中來回拭擦著,飛刀上的血液不斷流到黑衣男子的左手掌,頃刻不到,那黑衣男子左手掌上的血液流滴到地上,至始至終黑衣男子臉色一直沒有變化,

片刻過後黑衣男子把那飛刀收藏了起來,稍後便伸出右手一抓那蒙面黑衣人的衣服,手一拖,當即把蒙面黑衣人往礦洞出口方向拖了出去,地上留下一道血紅人體般大小的痕迹拖印。

片刻不到,忽然咻的一聲,那黑衣男子再次出現在礦洞內,不知是用了什麼功法,如同閃電般咻的一聲就出現了。

很快那黑衣男子便走向那緊縮在礦洞內的那些奴隸們,眼睛緊緊盯著那些奴隸,把那些奴隸看得實在心驚膽戰,不敢直視眼前的黑衣男子。

片刻過後,那黑衣男子的左手伸入左胸前方衣服內,取出了一本刻有古色胡劍字眼的秘技,黑衣男子稍後便往那本秘技看了看,似乎很是在意這本秘技,依依不捨的樣子,很快那黑衣男子便把那本秘技扔給縮在角落裡面的那些奴隸們面前, 第二十八章著迷

聚人府的黑衣男子叮囑完后,便直接離開礦洞了,而那緊縮在礦洞角落處的奴隸們,有的奴隸身體還是在發抖,有的奴隸地上已經濕透了,有的奴隸直接坐在地上,埋著頭,看著大地,似乎在思考人生,有的奴隸眼睛像發光似的,緊緊盯著眼前的秘技。

一個時辰后,忽然源農滿臉好奇,眼睛散發著好奇光茫,一下子就蹦了起來,跨步走到秘技眼前,當即便蹲了下來,左手拿起秘技,看了看秘技古色封面,胡劍兩字被用古色字體,刻在封面中上方,

忽然源農左手發抖,身體一顫便把那秘技顫抖在地,那秘技似乎充滿了劍氣一般,讓源農不禁抖顫著,差點就跌倒在地了,但源農身體抖顫著,左手可能沒拿緊秘技,不料那秘技抖啪的一聲落在地上了。

在角落處的阿水看到源農這樣,好奇般的走了過去,見到阿水這般行動利索,而且從容不迫淡定,不像是一般人吶,奇怪怎麼會退縮到角落裡。

很快阿水撿起了胡劍秘技,迅速翻動著秘技,劍譜書頁之間不斷摩擦發出厚重的嘶嘶聲音,阿水迅速的瀏覽了胡劍秘技內容,秘技上好多小人在擺著各種動作,有的小人站的直綳綳的,高舉手中劍,有的小人半蹲著向前刺劍,有的小人就純粹直站著,有的小人一條腿半蹲著,有的…..

阿水看起津津有味,滿臉喜色,眼睛緊緊盯著秘技,眼神中閃爍著希望光茫,嘴裡不斷的說著有希望了,今年比賽有希望了。

蹲在地上的源農,聽到有希望字眼,似乎瞬間就能量爆棚似的,如獲至寶一般,驚醒般蹦了起來,奪過阿水手中的胡劍秘技,也快速看了看胡劍秘技內容,同樣的也驚嘆不已,滿臉喜色,大呼著,有救了。

緊縮在礦洞角落裡的那些奴隸們,個個滿臉寫著疑惑,紛紛走了過去,有一個很瘦小的奴隸,心急火燎般的走著,一個不小心,被在旁邊地上的一顆小石子絆倒了,稍後便迅速爬了起來,雙手互相拍了拍,拭去手上的礦泥,很快就走了過去。

那些奴隸看著那本胡劍秘技,目瞪口呆著,驚嘆不已,讚不絕口,忽然有個奴隸,看的入迷似的,很快的在礦洞旁邊手舞足蹈比劃著,看的有些奴隸羨慕嫉妒恨,而有些奴隸垂頭喪氣,嘴裡不斷的嘰咕著,很難學,那麼複雜的招式,而且現在連劍都沒有,怎麼學啊。

忽然阿水從奴隸們圍堵中擠了出來,眼睛往林逸身上望了望,正想轉身往林逸方向走去,不巧被一名體型稍大的,腦瓜子好像是歪的,滿臉皺紋的奴隸,給拉扯住了,好像是問阿水,什麼希望,似乎這名奴隸有點耳背,不太靈聰。

阿水滿臉豪無變化,完全就像個面癱的了,很快阿水再次大聲喊道,那名耳背奴隸聽到比賽有希望贏,滿臉喜色,這才不再拉住阿水。

阿水稍即便往林逸方向走去,片刻不到,阿水便走到林逸身邊,站在林逸面前,眼睛緊緊望著林逸,片刻過後,林逸的肚子似乎在咕咕叫著,很快林逸抬起了頭,望著眼前的阿水,眼神中透露出一絲迷茫,阿水同樣也看著林逸,兩眼相對著彷彿兩人認識一般,

忽然「咕咕」一聲,林逸肚子餓扁的垂下了腰,阿水當即快步走向礦洞補濟區,片刻不到,右手端著一碗稀米水回到林逸身邊,當即叫了叫林逸,把手裡端著的稀米水遞給林逸,林逸右手摸著肚子,左手撐地,努力的伸直腰,抬起頭,稍後便看了看阿水右手端著的稀米水,林逸再次微抬頭,看了看眼前的阿水,

片刻過後,林逸把阿水手中端著的稀米水搶了過來,稀米水在碗里愈發晃動厲害,不小心灑了一些,很快林逸咕嚕咕嚕大口大口喝著。

阿水看到林逸如此飢餓,半蹲著下來,不斷的叫慢點喝,忽然林逸被嗆到了,不斷的急咳,阿水當即用右手接過林逸手上的盛有稀米水的碗,用左手輕拍林逸上背部,而那些奴隸還是繼續圍堵著看胡劍秘技,而那在比劃著胡劍的奴隸,繼續比劃著,看起來有模有樣的。

片刻過後,林逸逐漸氣順了起來,咳嗽也稍緩了很多,忽然噗的一聲,盛有稀米水的碗摔碎在地,原來林逸餓得慌,見咳嗽不是很厲害了,就伸手去搶碗,急的要喝水,不慎碗稀米水摔倒在地,稀米水也灑落在阿水身上。

很快阿水直蹦了起來,徑直往那補濟區飛快奔去,頃刻不到,阿水右手端著一碗稀米水,剛走出補濟區,林逸瞄見到后,飛快跑了過去,一個箭步似的,就來到了阿水面前,當即雙手伸了過去,搶過那碗稀米水,大口大口喝著,似乎沒有擔心再嗆到。

忽然礦洞地上傳來嘭嘭嘭聲音,奴隸們循聲而來,看到打概二十來根的木棒子亂七八糟的堆放在礦洞地上,看的奴隸們不敢過去拿,個個滿臉疑惑,似乎過去拿木棒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似的,片刻不到,那些奴隸們又再繼續圍堵著,談論胡劍秘技的事情。

忽然「咻」的一聲,那聚人府的黑衣男子再次出現在礦洞內,但好像那些奴隸們並沒有知道黑衣男子過來礦洞,而是大聲談論胡劍秘技。

那黑衣男子見到那些奴隸沒有反應,便沉聲咳了咳,有些奴隸耳聰,一下子就聽到了,當即習慣性的轉身快步飛奔過去開採區,而那些沒有聽到咳嗽聲音的奴隸們,就像著了迷似的不斷在看著胡劍秘技,嘴裡嘰咕著這招厲害,那招厲害的。

稍刻過後,那黑衣男子再次沉聲咳了咳,雖然黑衣男子再次發聲提醒著,但那些在談論胡劍秘技的奴隸們似乎沒有聽到黑衣男子發出的聲音,沒有什麼其它的反應,相反的是好像更加著迷了,更加大聲談論著胡劍秘技。

而那些已經走回開採區的奴隸們,見到還在談論胡劍秘技的夥伴們,個個焦急紛紛,嘴裡不斷低聲嘰咕著,生怕被那黑衣男子知道。

而在補濟區入口處的林逸,也沒有聽到那黑衣人的咳嗽聲音,也沒有什麼異樣反應,而是繼續喝著稀米水,反而阿水聽到了咳嗽聲音,當即轉了轉頭,往礦洞內看了看,看到那聚人府的黑衣男子出現在這裡,阿水立刻跑了起來,也沖向那礦洞內開採區域。 第二十九章黑將

跌倒在地的那些奴隸,個個喊著疼,有個奴隸右手摸著右後腰處,不斷的大喊著疼,也有些奴隸手不斷的摸摸自己的屁股,低著聲唉嘆著,

忽然那黑衣男子好像更加生氣了,當即又一揮左手,只見那跌倒的奴隸們個個飛了起來,懸在礦洞半空中,嚇得那些奴隸個個喊著救命,有個奴隸雙手捂著頭,慌忙的直喊我怕高,甚是覺得好笑。

原來在那黑衣男子一揮手之間,原本拿著胡劍秘技的奴隸,摔倒時沒有拿緊胡劍秘技,不小心放開了手,那本胡劍秘技啪的一聲落在地上,被另外一個稍強壯的奴隸踩到,黑衣男子這才更加憤怒,當即左手一揮懲罰那些奴隸。

片刻過後,懸在礦洞半空中的那些奴隸,紛紛墜落在地,砸的那些奴隸個個滿頭苦惱,滿嘴大叫,各種哀嚎聲充斥著礦洞內,那個怕高的奴隸稍微好轉了些,雙手不再捂著頭,但是還是嘴裡喊著疼。

這時還在補濟區入口處的林逸,不斷的用那紅彤舌頭舔著那大碗,雙手不斷的順時針轉動大碗,舌頭緊貼著大碗內碗邊,美滋滋的舔著大碗,時而發出嘩嘩聲音,恨不得把那大碗也要吞下的樣子,極其飢腸轆轆。

忽然,聚人府黑衣男子,伸出帶有黑色手套的左手,與肩同高,張開左手掌對著補濟區方向,頃刻不到,林逸如同磁鐵一般,被黑衣男子左手吸引了過來,林逸還是繼續舔著大碗內邊,好像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吸走了一般。

黑衣男子看到林逸如此放肆,滿臉怒氣,眼睛透著一絲殺意,極其憤怒,黑衣男子當即一揮手就把林逸弄飛了起來,懸在礦洞半空中,稍刻就被重重摔倒在地,摔的林逸不斷摸著身體各處直喊疼,那大碗也瞬間被砸碎了,很快那些奴隸們見到黑衣男子起了殺意,紛紛習慣性的逃離回到開採區,

忽然阿水急忙的從開採區跑了出來,好像是往林逸方向走去,片刻不到就來到林逸身邊,當即用右手拉扯著林逸右肩上的衣服,林逸感到有人拉扯著自己的衣服,當即舉起右手向背後抓去,可惜很快就被阿水制服了,阿水當即不斷用力拖著林逸,往開採區走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