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經過這件事大家對獅心會更加有了歸屬感,所以後面雖然又有幾次學生會來人質問,但通通被眾人趕走了。


……

這一日,林飛正在諾頓公館處理事情,忽然有人來通報說是有個自稱名叫吳道子的人來找會長。

聽了這話林飛和伊麗莎白面面相覷,這吳道子果然又來了。

「快有請吳道子到會議廳稍等,我馬上就到。」

林飛不敢怠慢,如此吩咐著就向著會議廳走去。

片刻后林飛和伊麗莎白便來到會議廳。

只見在窗前站著一個身影,正在瞧著外面的景色。

那人生的身材高大,光是背影看起來就氣宇非凡,在聽到聲音后緩緩轉過身來。 「大家請讓一讓,我是中醫學院的學生,讓我為這位同學看一看!」

人群嘈雜之時,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身材偏瘦的年輕小夥子拿著書本擠了過來。

「學中醫的?」

聽到他說的話頓時有人質疑出聲,不過看這小子手裡拿了一本傷寒雜病論,倒不像是個騙子。

那蹲在女生面前的大漢見半路殺出來一個男的,自然以為他和自己目的一樣,頓時瞪著牛眼看他。

「小子,看你模樣像大一的吧?你才學中醫多久,就敢在這賣弄,人家姑娘耽誤不得,出事了你擔待的起嗎?」

這話一出眾人也是猶豫起來,要是這個小夥子真的如同他所說是大一新生,現在剛軍訓完沒幾天,他又會些中醫什麼?

頓時有不少人道。

「小夥子,還是讓他把人家姑娘背到醫院吧,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也怕好心辦壞事啊!」

那小夥子被眾人說的面紅耳赤,不過還是反駁道。

「我雖然是大一新生,但是以前對中醫也不是一竅不通好嗎,何況我只是想幫幫這位姑娘,既然你們不讓那我走就是了!」

語罷他就要作勢離去。

「呵呵,被人說中了吧,這年頭學什麼中醫,分明是一些打著行醫幌子騙錢的江湖混子,卻還整天醫者仁心,真是可笑!」

見那小夥子要離去,頓時有人出聲譏諷。

而且沒想到竟然還有不少人附和。

「就是,現在的中醫能有幾個是真的?大多數人連行醫資格都沒有,卻還在那開設藥鋪,真應該讓警察把他們統統抓到監獄里!」

原本已經打算離開的小夥子聽到這些惡言惡語卻再也挪不動腳步了。

但凡能夠來到這裡的人,又有那個不曾驕傲?

自己心中的信仰自然不能讓其他人肆意糟蹋。

「喂,你們說什麼?」

小夥子轉身質問剛才出言譏諷的兩人。

「呦呵,這裡還有個不樂意的,我說什麼你沒聽見嗎?」

小夥子氣憤難當,指著兩人的鼻子喝道。

「請你們以後不要侮辱中醫,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見三人爭執起來,人們也是議論紛紛,場面一度混亂。

「夠了!」

忽然一道聲音猶如晴天霹靂在眾人頭頂炸開。

眾人一驚,循聲望去卻是一個面目清秀的男生,正是晨跑路過這裡停下的林飛。

「傷者為大,你們卻在這裡爭論,這就是我們京城大學的風氣嗎?」

說著他緩緩向前走去,眾人被他的氣場震懾,另不自覺的為其讓開一條道路。

林飛走到女孩兒身旁,此刻因為疼痛她已經疼的哭了,可是身旁的一群人全然不顧其死活,只顧嘴上過癮,林飛也是看不過去才站出來說話。

「喂,小子你想幹什麼?」

女孩兒身旁的大漢不客氣地問道。

「我替她醫治。」

林飛瞥了他一眼,語氣不咸不淡地說著。

「醫治?你又是哪個學院的?」

大漢抱著膀子,滿臉不屑神情。

「中醫學院。」

林飛淡淡道。

「中醫學院,呵呵又是一個中醫學院,看模樣你也是大一吧?剛才都說過了,趕緊滾,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大漢呵呵一笑,一聽林飛也是中醫學院的,更是讓林飛滾蛋。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我要是能把這位同學的腳傷治好怎麼辦?」

林飛冷冷道,既然這人如此不客氣,那自己也不會給他好臉色。

「你……媽的小子你竟然敢罵我?說吧,報上你的名號,我孟林不弄死你我就跟你一個姓!」

自成孟林的大漢一聽林飛罵自己,頓時火冒三丈,要求林飛自報家門,日後好尋仇。

他還一捏拳頭把關節弄得嘎子嘎子響,看起來頗有威勢。

眾人也好奇,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不知道是中醫院什麼人,是否是個人物。

「不用問了,他叫林飛,是我們中醫院百年難遇的少年天才!」

忽然剛才還在爭吵的小夥子大聲說著,一邊還跑到林飛身旁,露出一副驚喜的神情。

「林飛大哥,我是中醫院的劉玉生,是你的粉絲啊!」

說著他還伸出手要和林飛握手。

「額,你好……」

林飛有些愕然,不過還是伸出手去和他握在一起。

只不過林飛沒想到這劉玉生一握住自己的手就緊緊抓住,像是用了渾身力氣,害怕林飛逃跑一樣。

「你……你能鬆開我嗎?」

林飛問著。

尚不知他名姓 「額,這個……不好意思看到你我實在太激動了!」

劉玉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鬆開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著。

「林飛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很顯然這個劉玉生是個自來熟,一見面就和林飛稱兄道弟起來,好像他們真的是失蹤多年未曾相見的兄弟一樣。

「早晨我來跑步,經過這裡,見發生了這事就停了下來。」

林飛解釋著。

劉玉生點頭,隨後指了指剛才侮辱中醫的兩人道。

「林飛大哥,剛才那兩人侮辱中醫,要不要狠狠教訓他們一下?」

林飛卻是搖頭,看向地上還在哭的女生。

「不必了,現在還有傷者未曾醫治,不應該只顧口舌之爭。他們既然說我們中醫大多坑蒙拐騙,那我們應該用實際行動打他們的臉。」

眾人一聽林飛如此精闢的話,頓時覺得十分羞愧,剛才他們也曾作壁上觀,忽視傷者,現在想來自己和那些江湖混子又有什麼區別?

更有不少女生眼冒金星地看著林飛,不管如何能夠說出具有如此魄力的話來,林飛一定不是平庸之輩。

「哈哈,少年天才?還百年難遇,哈哈笑死我了!」

就在眾人出神之時,忽然一陣大笑聲響起,把他們拉回到現實之中。

只見孟林哈哈大笑,指了指林飛,又指了指劉玉生,那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樣。

塤中歌 「什麼中醫學院,我看你二人根本就是一夥的!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們,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不軌的企圖?」

孟林睜著牛眼瞪著林飛二人,義正言辭兒聲音差點就讓人以為他是正義的一方。

(本章完) 「姓孟的你什麼意思?我操你大爺的,說我們是不法分子是吧!」

劉玉生聽了這話,以他這暴脾氣自然要問候孟林親戚一番。

難怪他這樣激動,孟林三言兩語,不光否定他們。還將自己與林飛扣上一個不法分子的大帽子,這讓他怎能不怒!

「呵呵,我可沒說你們是不法分子啊,這是你自己承認的,我勸你們趕緊離開這裡,要不然我可就報警了。」

孟林呵呵一笑,突然指著劉玉生說著。

劉玉生被他氣得直翻白眼,沒想到一個體育學院的糙漢竟然嘴皮子功夫這麼厲害。

「我們是不是不法分子不是你一句話就能定的,在場這麼多人你也沒說他們什麼。現在人家姑娘受傷了,我不想與你做口舌之爭,需要立刻為她醫治。」

林飛淡淡說著,語氣聽不出喜悲,不過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時的林飛是真的動怒了。

「不行,你不能為她醫治!讓我來,我背她去醫院!」

見林飛就要替女生醫治,孟林頓時上前阻止道。

林飛懶得理他,隨手一推就讓其一個趔趄跌倒在地。

孟林愣愣地坐在地上,似乎不敢相信林飛如此瘦弱的人竟然有這麼大力氣,隨手就把自己給推趴下了。

此時林飛走上前去,劉玉生沖孟林冷哼一聲,趕緊跟了上去。

「這位同學,你不介意我替你醫治吧?」林飛問道。

「你……你就是林飛?」

女生有些羞怯地看了林飛一眼,怯怯地說著,像是粉絲遇到了偶像一樣緊張。

「是啊,怎麼了?」林飛疑惑道。

「我聽過你,你的醫術很厲害!」

得到林飛肯定回答后,女生露出驚喜的笑容。

林飛點頭。

「那你讓我替你醫治了?」

「我願意!」

女生重重地點頭。

林飛見他沒意見,隨後從身上拿出常備的小藥品,裡面裝了一些碘伏、消毒藥品等。

隨後林飛讓其將受傷的那隻腳上的鞋子脫下來,起初女生還有些扭捏,不過猶豫一會兒就照做了。

女生的腳很漂亮,上面塗著紅紅的指甲,線條性感迷人。

林飛目不斜視,動作行雲流水,頗富美感,仔細為其殺菌消毒,最後為其施展按摩手法。

感受到林飛手上的動作,起初女生還有些緊張,不過後來隨之而來的舒適感竟讓她有些忍不住嬌呼出聲。

不過看她黛眉緊蹙,臉上又有著十分複雜的神情,顯然是在忍耐著什麼。

一旁的眾人默默看著,在林飛出手前他們還將信將疑,不過看到林飛竟然準備如此齊全之後也就收起了疑心。

片刻之後,林飛停了下來,收起碘伏藥酒之類的小物件。

「好了,你動一動試試。」

林飛淡淡道。

「這……」

女生起初還有些疑惑,剛才自己的腳還很痛,聽林飛這口氣像是差不多了。

難道林飛的醫術真的這麼神奇?

雖然心中沒底,不過她還是聽話的動了動,忽然她俏麗的臉上再次露出驚喜的神情。

「這真是太神奇了,我的腳竟然快好了!」

說著她有些難以置信地動了動腳踝,眾人看去只見原來紅腫的地方明顯消腫,而且只在傷口處略為有些紅痕。

「謝謝你林飛同學!」

女生破涕為笑,露出一副讓人驚艷的笑容,看得周圍不少男同胞都呆了。

「沒什麼,這幾天不要再劇烈運動,修養一下就能康復如初了。」

林飛囑咐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