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經理一聲冷喝,矛頭已經轉向還處在懵逼狀態的暴發戶。


林洛嘆氣一聲,這經理變臉還真是變得快,完全面不紅心不跳的。

若是放在少年時代,喜歡爭強鬥勝的年紀,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經理。

不過現在他的心態就佛繫了很多。

反正他也沒受到什麼損失,經理也已經磕頭道歉,便不再爲難。

暴發戶一臉懵逼,大喊着,“你們幹什麼?我認識你們老闆,小心我告訴你們老闆,把你們都開除了。”

可惜他的叫囂並不管用,保安已經將其按住。

經理現在也懶得管他到底認不認識老闆了。

這家店的老闆就算來了,也不過是一個分公司的老總。


見到林洛這張代表最高身份的黑卡,同樣的要低聲下氣的道歉。

很快,暴發戶就被按到了那名員工面前。

那服務生受寵若驚,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樣的待遇。

他看向林洛,眼神裏滿是崇拜和感激。之前自己還鄙視客人被包養,真是目光短淺。

暴發戶再囂張跋扈也抵不過人多勢衆,只能乖乖磕頭道歉。

一場鬧劇結束,林洛也沒啥心情繼續用餐,正準備要走。

經理迅速衝了出來,變成諂媚的模樣,“尊敬的客人,您還滿意嗎?”

顧詩詩直接翻了個白眼。

滿意?滿意個屁!

鬧了半天,熱菜都沒吃上一口,能滿意纔怪。

見顧詩詩不滿,經理那是一個膽戰心驚。

林洛身份如此尊貴,想來這女人地位也不低。

要是她說兩句壞話,林洛去投訴一下,他這份工作很可能還是要沒。


“尊敬的客人,今天是本店沒做好服務,是我的失職。爲了表示我的歉意,我願意全額買單來賠償二位,補償一下二位客人的心情,可以嗎?”經理躬身九十度,顫聲道。

他能做的也僅此而已了。

黑卡在寧安集團旗下包括合作品牌,用餐都是不用收費的。

而且,有這張卡的人必定是家財萬貫,也不會在乎這點錢。

經理忐忑,林洛會不會答應他心裏也沒底,但這已經是他能表達的最大誠意了。

“行吧。”

林洛剛好也有些餓,既然經理都這麼說了,他們就在這裏吃一餐。

經理大喜,馬上給林洛二人在三樓的頂尖貴賓房開了一間。

貴賓房裏面和外面又是天壤之別,精緻的裝修,浪漫的氛圍,高雅的格調。

這纔是省城排的上號的西餐廳該有的樣子。

顧詩詩看向林洛,笑道:“沒想到杜大哥將寧安集團的黑卡都給你了,看來他是真的挺看重你的。”

之前杜聰和林洛口頭結交拜兄弟,她也沒太在意。

畢竟商人嘛,都是以利益爲主。

“不是杜哥給的,是語曼嫂。”林洛笑道。

既然他都稱杜聰爲老哥,那對何語曼的稱呼自然也要改成嫂子。

林洛醫治好何語曼姐妹不孕症的事情,顧詩詩也是知道的。

讓她沒想到的是,何語曼既然如此大的權利,能夠直接給林洛授權寧安集團的黑卡。

看來,豪門少奶奶的愛情也不都是因爲利益與美貌。

同樣也是有真愛存在的。

而杜聰對何語曼就是真愛。

她的心中忽然有些羨慕,又有些苦澀。

遇見這樣的愛情,她就不禁會想,自己什麼時候與林洛才能修成正果。

她忽然覺得自己想要得到林洛全部的愛,是不是有些太貪心了。


在林洛身邊環繞的女人這麼多,自己真的能夠等到那一天嗎? 餐桌上。

法式焗蝸牛、M12牛排、魚子醬……各式各樣的西餐名菜擺滿餐桌。

林洛和顧詩詩吃着東西,心思卻又各不相同。

嘟嘟嘟!

林洛的電話響了起來,是杜聰打來的。

他一愣, 官場特種兵

接通電話。

“林老弟,來白沙市了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電話那頭,傳來杜聰爽朗的笑聲。

林洛一笑,“我這不正準備和杜哥打招呼嘛,沒想到你先打過來了。”

電話那頭的杜聰有些激動,“林老弟,我在省會青年堂看見你名字了,排名第一,弟妹也是第二。你們也太厲害了吧?”

杜聰似乎有些羨慕。

他本身不過是一個二級武者,雖然商業天賦很強,奈何武學天賦是個硬傷。

“哈哈,湊巧而已。”林洛回道:“杜哥,我現在就在你們的旗下的餐廳,太平路那家,有空過來嗎?”

“你就在太平店嗎?好,我馬上過來。”

杜聰很在意和林洛的關係。

因爲林洛的天賦,註定他以後會走的很遠。

而杜家在武學一脈上,實在是缺乏基因,導致杜家很難出現厲害的武者。

杜家現在的強大,都是靠外聘武者來支撐的。

也是天寧省四大家族裏面,唯一依靠外聘武者支撐門面的家族。

其他家族雖然也想搞垮杜家。

奈何杜家在交際與人脈關係這一塊處理的非常好。

一旦杜家有難,必有多方支援,他們也奈何不得。

但是杜家武脈的關係如今都是靠杜賓在支撐,一旦杜賓離世,很多杜家的盟友很可能都會離去。

到時候若是沒有強大的外聘武者底蘊支撐,杜家必定分崩離析。

所以,杜聰一直有意結交天賦強大的人。

而林洛便是他的重中之重。

以林洛的天賦,之後成長起來,必定是一方巨擘。

……

杜聰很快趕到了林洛所在的餐廳,與之一起的還有何語曼。

“林老弟,好久不見,甚是想念啊。”

杜聰上來就給了林洛一個大擁抱。

“小弟也挺想念杜哥。”

林洛笑道,又看向何語曼,“嫂子好。”

[香蜜沉沉燼如霜]上神劫

顧詩詩也和幾人打了招呼。

互相客套之後,四人才入座。

“林老弟,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在青年堂掀起了軒然大波?老哥我是真的羨慕你,這纔是少年英雄氣啊!”

林洛也知道自己一秒晉級的成績肯定會引來非議,很可能無形之中給自己樹立很多敵人。

就像之前的蘇以牧一樣,就莫名其妙和自己對上了。

這種人肯定還不會少,他現在只希望賽制能夠好一點,別讓自己被集體圍毆。

畢竟天寧省的選拔賽可不像雲海市那樣。

各個地級市的天才匯聚在一起,可都不弱。

“唉,那都是意外。”

林洛笑道:“杜哥的手段才讓人佩服,就算武學稍有不濟。但依然不輸省內任何英才。”

“哈哈哈,老弟過獎。我這次來,給你帶了一個重磅消息。”杜聰神祕兮兮的說道。

林洛一聽重磅消息就來勁了,腦袋往前面湊了點。

杜聰帶來的重磅消息肯定是關於第二階段選拔賽的,或許對他有很大的用處。

“杜哥快說。”

杜聰也沒賣關子,低聲道:“我聽說這次選拔賽,每個省都會增加一到兩個隱藏名額。而且賽制將會有大突破,不會再沿用之前的傳統對局積分制。”

林洛眼睛一亮,如果杜聰所說是真,那這還真是個重磅消息。

以前每個省都只有一個晉級名額,導致很多天才人物中途因爲失誤被淘汰。

如今,華國發展迅速。

武道上的天才越來越多。

這種單一晉級的老舊制度早就引發了許多人的不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