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給我來一瓶。”一箇中年女記者率先喊道。


“我也來一瓶!”又一個眼鏡男子,擠進了人羣中,激動的高舉着手。

“好的,一個個慢慢來。”聶天明開始得意起來,這個時候的電視直播,一定會非常的精彩,他現在巴不得看到範康一和葉可可生氣的樣子。

“嘭!”一聲巨響,天花板上有槍聲響起,一個身穿警服的男子走了進來,看着聶天明一看,稍微一揮手說道,“抓人。”

數名警察瞬間就聶天明給圍了起來,聶天明苦笑一聲,終究還是被人算了一計。 馬上就有兩個警察將聶天明給扣了下來,而暗香紅也遭遇到了同樣額待遇。那個領頭的警官對衆位記者說道,“這兩個非法買賣藥液,我們警察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說法,請回去吧,媒體上的事,等到過幾天再來問我吧。”

有了這個警察的打打包票,這些記者們很快撤離了現場,很放心地離開了。然後警官就將裏面的員工給轟了出來,再門外貼上了一個個大大的白色封條。

聶天明心中一顫,看來這範康一是不打算給自己留後路了,但在心中聶天明也在爲範康一感到同情,難道身爲副市長的他,不知道什麼叫知法犯法,就算他動用了那些拖了來陷害自己,但是這些托兒如果哪天向着自己,那麼範康一就永遠也別想翻身了。

“範康一,這是你逼我的,這個賭局,我希望你不要後悔,結局最後的勝利者一定會是我。”聶天明邊說邊是笑着,然後隨着這些人進了警局。

不僅如此,就連李科和李哼所看護那些分店也都開始有了拆字字樣,而在天明社的成員也終有些人開始有了動搖,紛紛鬧着要分幫。

對於這件事情,聶天明有過吩咐,像是這樣的人,一點都不值得留戀的,所以很快就同意批准了這些人的退出,共計有一半的人都退出了天明社,而這些人的退出也給了天明社的成員奠定了忠實的基礎。

李科說道:“幸好這些人能夠在這個時候選擇退出,要不然留在以後,必定是一個禍害。”

李哼點頭表示贊同。

“大哥的情況我們在怎麼辦?要不要劫獄去救他們?”李哼含着根菸,去沒有抽菸的心情,問那李科。

“還能夠怎麼辦?現在事態緊急,如果我們再去救人,那是正好中了敵人的計謀?這不是正好證明我們的那藥液是假的?”李科說道,因爲頗得聶天明的真傳,所以他看待問題很深,往往能夠往深處去想,而這正是李哼所達不到的。

“說的倒也是啊。”李哼吞出煙霧,“那我們就這麼等下去?”

李科點點頭,雙眼充滿了希望,“我們的大哥一定會安全迴歸的,我們應該相信他纔是。”

兩個這麼你一言我一語的,藉機呆在警局的附近,打算隨時觀看情況,一旦聶天明從裏面出來,這兩個人就想給個大大的擁抱,以示自己的忠誠。

聶天明坐在一張椅子上,而他的對面擺着一張桌子,審問官正坐在那裏。

“姓名。”審問官很呆板地問道。

“聶天明。”

“性別。”

Wшw✿т tκa n✿co

“你自己研究。”聶天明沒好氣地說道,能問個有點用處的問題不?

那個審問官稍微看了一眼聶天明,又問道,“知道你犯得是什麼罪名嗎?”

“不知道。”聶天明搖搖頭。

那審問官喝了一口水,慢慢說道:“你犯的是非法行犯,出售無證產品,不僅如此,你的那個產品還沒有任何的效用,簡直就坑人的,所以你又犯了欺負消費者,這些罪本來都不小,但是你還打人,態度惡劣至極。”

“就算我的態度再怎麼惡劣,一沒殺人,二沒傷人,僅僅這些事情,也就是判點錢,關幾天,對吧?”聶天明很是輕鬆的說法,彷彿這些話對他構不成的任何的威脅。

那個警官一聽就怒了,放下杯子,拍着桌子斥問道:“你這是什麼態度,有你這麼跟我說話的嗎?”

聶天明笑道,“我愛怎麼說話,是我的事情,你們警察不會連怎麼說話都要管一管吧?如果真得這樣的話,那你們爲什麼不早點把我的嘴巴給封起來呢?”

“你!”那警官一臉怒氣地指着聶天明,氣的差點肺都要爆炸了,但自己畢竟是懂法的警察,打人是萬萬不得的。

“我發現,你除了嘴巴硬上一點,其他沒有任何的本事。”警察平復了自己的心情,站起身,“這次我們打算給你關上半個月再說。”

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到了一個警察進了審問室,對着剛纔那個警察拍了下肩膀,在他的耳邊喃喃了幾句。


之後,那個審問官跟着來找他的警察一起出去了。

“什麼,你是說?市長給的面子?”審問的警官驚訝地張着自己的大嘴巴,問那個前來的人。

“這話還能有假,這人得罪不得的,可以的話,儘快放他出去吧,也算是給市長一個面子。”那人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早知道我剛纔就不罵他了,他雖然態度是惡劣了些,但還至於被人搞掉了性命,我這就去放人把。”審問官立刻說道。

聶天明的耳朵非常地靈驗,清楚聽到了對方的談話,他一見那個事先審問自己的警官走過來,立刻就做出一副得意的神情,眯起眼睛笑問那個警官,“我的警官大人啊,你這是來準備給我安排任務的嗎?”


那個警官知道賀恩銘想要贖出來的人不能惹,所以還是強忍住怒氣,好聲好氣地對聶天明說道,“有人來贖你了,出去以後好好改造。”

聶天明聽了眼圈一黑,這都是什麼話,什麼叫做好好改造,難道我真的像是那種賣黑藥物的人嗎?

所以聶天明不理那個警察,可是警官反倒覺得聶天明不理自己是看不起自己,生怕自己得罪了聶天明,又說上了好話,“可以的話,儘量在市長的面前多說說我的好話。”


“嗯。”聶天明無心的點點頭,早就把這些話當做是耳邊風了。

從監獄裏出來,李科和李哼就激動地抱住了聶天明。

“大哥,你還活着啊。”李科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你很希望我死嗎?”聶天明略感無語地問道。

“大哥說的是哪裏話啊,我當然是希望大哥你沒事了。”李科這才意識到剛纔自己激動過頭,說錯了話,尷尬地摸着自己的腦袋連忙說道。

“呵呵,你說得倒是好,我這會還真的希望我自己沒事呢。我這一出來肯定會有天翻地覆的事情發生。”聶天明仰望着天空,發出無限的感嘆。 “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李科聽不出聶天明話裏的意思。

“呵呵,我的話是說,我們這次的事情很棘手,那個範康一如果知道我出來了,一定會更加發動大的人力還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來對付我,其實我這樣子就跟出來了沒有什麼區別。”聶天明淡然地分析道。

“那怎麼辦?”李哼覺得自己大哥說的話很有道理,拍着自己的腦袋問道,“有沒有什麼好的法子呢?”


“有,我離開這裏,暫時躲上一躲,等到這些人稍微忘記我的時候,我再給他們致命的一擊。”聶天明說道。

“大哥是說,你又要走啊?”那李科有些捨不得的問道。

“嗯,我得走。”聶天明面色沉重,堅決非常,令人無法阻攔。

“大哥,那些人已經少掉了一半了。”李哼話中有話,吞吞吐吐地說道。

“沒事,我們做大事情的,成就大業的,不差那些人,我暫時會去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我會回來,而範康一的仇,我會原封不動地要還回來。”聶天明的目光如炬。

“大哥,你這一走,我們又不知道該怎麼整理天明社了。”李科委屈地說道,這些天爲了整理這天明社的成員,他可是動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別怕,我始終會回來的,而我一回來,你們也就可以跟着我幹了。”聶天明溫和地一笑,儘可能讓李科和李哼相信自己。

“嗯,知道了大哥,我們等着你回來。”李科說道。

李哼同樣道:“我就只有一句話想跟大哥你說,你永遠都是我的大哥。”

“韓夜這些天都去了哪裏?”聶天明轉身看了看李科,問道。

“哦。韓夜哥這些天跑去看她的媳婦了,說是一個叫洛的女孩子,說起來我們也有好些日子不見他了呢。”李科答道。話裏充滿了怨恨。

“這小子不是要我一起陪他去的嗎?怎麼自己一個人去了?”聶天明稍微皺了皺眉頭,但很快想到洛和自己的關係。

感情這韓夜是害怕自己和洛的關係相處的太好,而把自己喜歡的女孩給霸佔了,所以這纔不帶自己過去的啊。

“這小樣!”告別了李科和李哼,說了一些保重之類的話,聶天明一邊走着,一邊笑着。

然而他走都還沒有走多少步,就被一輛黑色法拉利給攔了下來,一個男子走到聶天明的面前,說道,“天明,我答應過我的女兒,一定要好好的關注你,這次我做到了。”

“謝謝市長大人,我很榮幸認識你的女兒。”聶天明感謝道。

“嗯,你現在不能呆在這裏,這是我給你的忠告。”賀恩銘好心提醒道,拿出一張機票遞給聶天明,“去美國吧。”

“我知道,但我不去美國,我想去一趟L國,聽說我的父親就在那裏,我想找到我的父親。”聶天明笑着說道,一把推掉了那賀恩銘的好意。

“哎,既然你不接受我的好意,那就算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永遠離開這裏。這範康一的門路比我多,認識的人也比我多,要搞掉你,他有很多種方式,很多種藉口,而你,卻只有一種方式可以搞掉他,這就是你們之間的區別。”

“搞掉他,我用這一種方式就可以了。”聶天明大言不慚地誇下海口。

“呵呵,你有這個心很好,但是你必須看到你和範康一的差距,要不然,等我想幫你的時候,估計都沒有回天之力了。”賀恩銘再次勸道。


“我知道。但我還有個請求。”聶天明很是誠懇地說道。

“你說吧,只要我賀恩銘能夠辦到的事情,我一定會替你辦好的。”

“我想請你幫我照應蕭情,我走後,如果有人找蕭情的麻煩,請你一定要站出來,他沒有別的靠山了。”聶天明淡淡地說道,期待着賀恩銘的答案。

賀恩銘點頭道:“嗯,蕭老爺在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和蕭老的交情一直都很好,並不是建立在金錢之上的,所以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幫忙的。但我還是要提醒你,民不與官鬥。”

聶天明點點頭,細心記下了賀恩銘的話,告別了賀恩銘。不放心,聶天明又掏出手機,說自己被人從警局放了出來,交代西門草這些天多幫忙照顧照顧蕭情,他出格遠一點的地方,很快就會回來,西門草不問緣由,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

有了西門草這個忠義兄弟的答應,聶天明的心總算放下了。

之後他又去了一趟蕭父的醫院,這個時候蕭父正在睡覺,聶天明拉着蕭情走出來。

他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蕭情,然後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什麼。你要去L國?不會是不要我了吧?”蕭情傷感的問道。

“不是,我只是想去找我爸爸,我想我爸爸了,找到爸爸以後,我會把你接到那裏去。”聶天明立刻解釋道,生怕自己的一句話,觸傷了蕭情的尊嚴。

“嗯,那好,我相信你,我和爸爸一起等着你回來。”蕭情眉目流轉,柔聲說道。

“嗯,等我回來,記住,你是我聶天明的女人,一輩子我只愛你一個。”聶天明在蕭情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口,承諾道。

“我相信你。”蕭情一把抱住了聶天明,眼淚汪汪地看着聶天明,“這輩子我也只愛你一個。”

蕭情和聶天明的心情都是複雜的,從病房一下來,聶天明心如刀絞,爲了和蕭情脫離關係,一他不得不狠下心留下蕭情,登上了前往L國的飛機。

“天明哥哥,這種感覺真好。”王靈靈坐在聶天明的旁邊,側臉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本來聶天明打算自己一個人去L國,可是這王靈靈一聽到他要去L國,非是要死要活的跟着要去,聶天明依不過王靈靈,只能帶着他一起上飛機。

“別趁機吃你的哥哥的豆腐,睡你的覺吧。”聶天明很不要臉地說道。

“去你的。”王靈靈推了聶天明一把,依舊靠在聶天明的肩膀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是有妻子的人了嗎?”聶天明小聲嘀咕道,啞然苦笑。 飛機平安地抵達了機場,聶天明輕輕拍了拍還在熟睡中的王靈靈,說道:“醒醒,我們到達L國了。”

王靈靈立刻揉了揉自己的睡眼,懶悠悠地從飛機上下來,王靈靈率先地走了出來,而聶天明只能扛着兩個小箱子在後面追。

“天明哥哥,你有沒有覺得,這L國有些冷清?”王靈靈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聶天明放眼一看,這整個鎮上經過的行人都還不到千來人,雖然這些人數不算太少,但的確不怎麼像是正常的情況。

“可能今天有人休假吧。”聶天明笑着說道。

“怎麼可能哦,上次我也來過L國,也是這些人休假的日子,那些人不也一樣正常地出來趕集,這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王靈靈嘟着嘴說道,彷彿是在極力的想事情似的,不時的皺眉,不時的思考,顯得非常可愛。

“那我去問問這些人吧。”聶天明沒有辦法,只好隨便攔住了一個年近八十的行人,由於自己在L國上執行人物有一段的時間,所以對於L國的基本溝通,還不是什麼問題,基本的用語可以說的很流利。

“請問,這裏怎麼這麼安靜,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聶天明很禮貌地對那個人鞠了一個躬,這是L國第一次面對陌生人的應該用上的禮貌禮儀。

“你們是第一次來這裏的?快回去吧,這裏不適合你們來的。”那個人一眼將看聶天明和王靈靈陌生,急忙勸道。

“爲什麼?”聶天明不解的問道。

“哎。”那人嘆了口氣,說道,“這裏經常發生戰爭,最近老是死人,都沒有人敢住在這個國家了。”

“發生什麼戰爭了,是別的國家過來侵略嗎?”聶天明有些好奇問道。

“嗯,快打大仗,你還是趕緊走吧,要不是因爲我的腿腳不方便,活不了多久,我也想逃跑的。”那個老人很認真的說道,又好心地再次勸告道:“趕緊走吧。估計今天就會開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