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結果那兩隻貓卻緊緊的抵住玻璃窗戶,這兩隻畜牲死後的力氣大的難以想象,我根本無法移動窗戶分毫,而窗外的景色居然也發生了變化,只見原本高樓大廈忽然變成了黑黝黝的草地,一望無際的大草地上空曠無一物,只有靠近客店的區域有一處青石板鋪就的石橋,石橋下一滴水也不曾見,卻堆滿了屍體骸骨黑夜中鬼火點點。


情況越來越不正常,當我再見到青皮他腦袋上已經長出了長長的白髮,而手指甲也變的猶如匕首般又長又鋒利,青皮已不是青皮,他似乎對自己的“新造型”也頗感好奇,站在鏡子前上下打量着自己,接着伸出自己一雙猶如鬼爪般的雙手嘿嘿笑道:“我怎麼會變成這幅模樣?”

說罷他轉過身子對我道:“你說我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幅鬼樣子?”

我舉起凳子狠狠砸在玻璃窗上,只聽嘩啦一聲大響,也顧不上窗戶的碎玻璃,撞碎窗框跳了出去,落地的一瞬間只見一條大狗斜刺裏衝出來站在我身下,半空中無法閃避,一腳踏在大狗身上。

雖然二樓並不算高,但一百多斤的分量加上速度大狗頓時被我砸的筋骨折斷,趴在地下口吐鮮血哼了幾聲便再也不能動了。

出了旅館周圍的環境瞬間恢復正常,草地、滿是骸骨的河灘都不見了,只聽一片驚呼聲,只見周圍都是看熱鬧的人。

我都糊塗了,回身望去,只見屋子裏的燈光並無異常,窗口也沒有鬼貓停留,除了窗戶被我砸爛,其餘沒有任何線索能看出來之前曾鬧鬼。

這時旅館的老闆走了出來,不等他說話我立刻道:“玻璃的費用我賠給你。”

我這是再夢遊呢?

於是再度壯着膽子回到房內,這是一切都恢復正常,小六子則滿臉不解的站在我房間門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道。

他皺眉道:“如果沒看錯這店是建在墳頭上,直對白虎星的大凶之宅,這幾日又犯****,所以看見髒東西不是啥怪事。”

“這事兒還不奇怪?你膽子太大撐糊塗了?”

小六子道:“既然能從幻象中脫身,說明你看到的東西不是特別強大,我想試試驅鬼之法。”

“哥們,你別找不愉快了,上次……”

“孤魂野鬼豈是三尾妖狐所能比的,我有把握,而且怨靈不除,不知有多少人會死在他的手中。”說罷他從身上取出一沓用硃砂寫成的符籙交給我道:“遇入口則貼此符,以防那些無主的孤魂野鬼誤入此間,窗臺行法之前不可修,屋內也不能讓外人進入。”

我看他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心知這事兒不讓他做,斷無可能,只能下樓給了老闆足夠修繕八遍窗臺的錢,但是一天內不允許進入房間,有錢自然好辦,他眉花眼笑道:“要是能給我八年的錢該多好。”

貼好符籙回到自己房間,小六子道:“陰氣最重的時間一爲凌晨,一爲破曉,現在就是破曉時分。”

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貓叫,只見兩隻無皮鬼貓又出現在窗口,鼓出的四隻眼睛冒着詭異的藍光,而滿頭白髮、雙眼烏黑的“青皮”則滿臉詭笑的出現在我房間門口。

“青皮”嘿的一聲,嘴巴里隱約透出一股黑煙,身形一動就到我面前,伸手卡在我脖子上,雖然我無法對他造成傷害,但是他卻可以掐的我透不過起來,無論我如何用力根本無法撼動他半分。

我意識逐漸模糊,卻始終不見小六子出手,暗中後悔怎麼就信了這小子的屁話?正懊悔欲死只聽一聲:“定。”

青皮的鬼爪子立刻就鬆開了,我立刻張大嘴,深深吸了口氣,這纔看清楚他的胸口不知何時被一把木劍穿透,而小六子手持招魂蟠大聲念道:“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護我真靈。巨天猛獸,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急急如律令。”說罷出手如風瞬間將五張符籙貼在青皮額頭、雙肩、雙腿關節處,接着抽出一隻小竹簡強行塞入鬼魂嘴中。

шωш¸tt kan¸c ○

兩隻“貓”見狀驚叫一聲似乎就像跑,小六子一伸手道:“着。”接着兩道烏光從寬大的袖口中****而出,很快捆住貓身,是兩條形如鬼爪的鐵索鋼爪,鋼爪緊緊扣住鬼貓的身體,無論它們如何掙扎都無法逃脫束縛,他用力往後一拉,兩隻貓慘叫聲中被拽回屋內,小六子伸手又貼了兩張符籙在貓額頭。

眼見一鬼兩貓都定住了身形,終於能鬆一口氣了。

小六子緩緩收功,隨即他對我道:“一切都是因兩隻貓鬼引起,貓的陰氣極重,死後會****一些怨魂惡鬼爲己所用,報復與自己生前有嫌隙的人或者動物。”

我仔細想了想道:“你這麼說還真有點道理,我小時候家裏四周野貓太多,於是就挖陷阱捕殺了不少,難道這就遭了報應?”

話音未落本來已被定在當場的青皮忽然又開始扭動身體,渾身發出喀拉拉的聲響,接着指甲變的越來越長。

我心裏又是咯噔一下道:“小六子,你丫到底靠譜嗎?”

只聽黑暗的天空中傳來一陣古怪的笑聲,接着傳來一聲老虎的吼叫。

小六子面色微變道:“壞了,此地有凶神。”透過窗子見外面又變成了黑草地,天地間似乎只有我這間屋子發出的一點光亮。 第二百九十一章非正常腦子

好不容易,唐宋總算感覺體內的氣息沒那麼狂躁,也總算能體會到冷水的滋味,這才重重鬆了口氣。

太特么刺激了,這女校長的身體,怪異得很!

睜開眼,卻發現周玉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衛生間門口,歪著頭一臉好奇的看著。那好奇寶寶的樣子,倒是有些小可愛。

唐宋這才注意到,周玉婷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衣……

哪裡還敢繼續看,唐宋趕緊轉移目光,微低著頭站起來。周玉婷按捺不住好奇,靠著門探頭進來:「喂,你沒事吧?」

唐宋把冷水關掉,搖頭應道:「沒事,你媽現在情況怎麼樣?」

「按照你說的,我給她喝了一點熱水,現在好多了,不過還是沒醒來。」周玉婷撅著小嘴,可憐楚楚的樣子,「你確定,我媽沒事么?要不,還是送醫院吧?」

「不用,她睡一覺就會醒過來了。」唐宋本想走出去,卻發現身上濕漉漉的,一時間有些尷尬。

當著周玉婷的面,他又不好使用天象之氣將衣服蒸干。

周玉婷倒是靈光,上下打量了一會,雙眼忽然一亮:「你等一下,我去找衣服給你。」

本想叫住她,可惜這丫頭跑得相當快,讓唐宋哭笑不得。其實他想說,你回去找你媽就行……

也就兩分鐘,周玉婷又跑回來了,手裡多了一套衣服:「這是我爸……呸,這是那個壞人的,還沒穿過,你試一試。」

唐宋也沒客氣,接過衣服。可他發現,周玉婷並沒有出去的意思,一直站在跟前直勾勾的盯著。順著她的視線,唐宋還發現,自己濕漉漉的褲子稍微有點尷尬。

老臉發紅,唐宋很不確定的低聲提醒:「要不,你先出去?」

周玉婷卻昂起頭來,堅定地搖頭:「我不,我要看!」

卧槽!

唐宋老臉發紅,老血差點沒噴出來。「那個,我換衣服有什麼好看……」

不等說完,周玉婷已經再次低頭盯著他:「我想看你那個,好奇怪的。為什麼呀?男人和女人這裡不一樣嗎?」

說就說,還好奇寶寶似的往前半步,伸手想觸碰。

這舉動可真是讓他嚇了一大跳,趕忙往後退開,臉頰不自主抽搐:「那個,你先出去,回頭我再跟你解釋。」

坑了個爹,到底是什麼蠱蟲能讓一個人變得這麼白痴。明明智商很高,可對於兩性,又是好奇又是空白,真特么刺激!

周玉婷很不滿的鼓著嘴,戀戀不捨的凝視了一眼,隨後才充滿好奇的轉身離開。

看到她關了門,唐宋才轉身開始脫衣服。不是他沒人性,實在是剛才陳英的刺激有點大,搞得身體到現在都還有點火……

剛脫下,後邊房門忽然咯吱打開。唐宋本能的轉過頭,卻見周玉婷興奮的探頭進來,那一雙單純的眼睛都快冒出星光了。

空氣瞬間凝固,獃獃的看著她那單純的樣子,唐宋的腦子直接空白了。

這丫頭竟然……

忽然間,一個大膽的想法佔據心頭,邪惡的衝動直奔大腦。

「好奇怪哦,」周玉婷一點都不害臊,還一臉驚喜的樣子,「為什麼你的是這樣,我的不一樣呢……」

回了神,唐宋強行壓制邪惡的念頭,趕緊轉過身用衣服捂住關鍵。老臉那個火紅啊,尷尬得心臟都快蹦出來了,大聲喊著:「出去!」

周玉婷吐了吐可愛的舌頭:「有什麼嘛,看一下又不會怎樣。真的哦,你的跟我的都不一樣,而且你沒有胸……要不,我給你看……」

「出去!」唐宋嚇得再次大吼,這小妞搞事情!

媽蛋,本來就有點難受,再這麼刺激,等下真會出大事!

還好,這回周玉婷似乎有點怕了,腦袋縮回去,房門再次關上。

呼,呼……

大口大口喘息,同時將冰冷的衣服捂在某個關鍵,儘可能壓制內心的火焰。這他媽都什麼鬼蠱蟲,怎麼會厲害到這種地步!

日了狗,得虧是碰上他,如果是別人,搞不好真會出事。

其實,如果不是想到周玉婷是陳英的女兒,而且還沒十八歲,唐宋真控制不住……

足足有十分鐘,唐宋才從衛生間出來。周玉婷坐在客廳沙發上,一邊啃著零食一邊盯著桌子發獃。

沒有打擾她,唐宋去了房間。陳英的臉色確實好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她的身體終於用被子蓋住了。

仔細檢查一遍,身體確實沒什麼問題了,體內已經沒有混亂之氣,脈象也趨向於平穩。看樣子,今天應該能醒過來。

奇怪的女人,好端端的怎麼會陰陽相衝?

也沒多想,唐宋退出房間,卻見周玉婷依然在那兒發獃。猶豫了一下,唐宋還是硬著頭皮走過去。

坐在她身旁,故作深沉道:「把手給我,我給你把脈看看。」

周玉婷回了神,將零食放在旁邊,爽快的把手交給他。微微歪著頭,按捺不住好奇:「喂,做了愛,是不是就可以生孩子?」

媽蛋,這都什麼鬼問題!

「是!」一邊把脈,唐宋一邊深沉的回答,「不過也不一定,需要機緣……」

不等說完,周玉婷忽然驚呼:「那你快跟我媽咪做個愛,然後生孩子!」

「咳咳……」這回唐宋真被嗆到了,臉紅得跟狗屎一樣。

難以想象,這是從一個高中女生嘴裡說出來,而且她還是陳英的親女兒!

只聽周玉婷微微撇嘴:「我媽咪這些天很怪,我看得出來,她肯定還是在傷心。再這樣下去,她要發瘋。我想了好久,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媽咪生個孩子,她就沒精力再去想我爸……不,那個壞人。」

想得倒是不錯,也不問問他樂不樂意?

乾咳兩聲,唐宋保持著深沉:「大人的事,你不用管。你媽又不是小孩子,她有自己的想法。別說話,我給你檢查。」

周玉婷硬生生把話咽下去,不滿的鼓著嘴瞪眼。

唐宋還真有點怕這個白痴小妞了,腦子正常的人跟她交流,一定會被逼瘋…… 第二百九十二章蠱蟲

脈象穩定,甚至有點精力過剩……

媽的,到底是什麼蠱蟲,為什麼一點異常反應都沒有。蠱蟲他見多了,這麼平穩的蠱蟲絕對頭一次。

「你倒是說話呀,」周玉婷非常不滿的擰著眉頭,「我這白痴腦子,是不是沒得救了?」

唐宋翻著白眼:「你也知道自己白痴?」

「切,我當然知道。」周玉婷嫌棄撇嘴,「然而,我完全控制不住。而且我發現,最近我對你說的那什麼兩性,越來越感興趣……你再讓我看看那個東西好不好,我真的很好奇。」

黑著臉鬆開她的手,唐宋故作深沉:「忍著,沒什麼可好奇的。實在好奇,去看書。」

「我看了呀。」周玉婷鬱悶的拉下臉,「可是,完全看不懂,而且也記不住。我這腦子,哎……你說怎麼會有這種病呢?」

我怎麼知道!

唐宋也很絕望啊,按照現在的發展趨勢,這小妞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情來。關鍵那邊還有個紅菲,想想都頭大。

叮鈴鈴!

心思剛落定,手機響起,是良子打過來的。

嘴角抽搐,唐宋有種不祥的預感。接通電話,良子哭喪的聲音傳來:「你快來看看吧,紅姐瘋了,她竟然,讓我們全都脫光,然後……嗚嗚!」

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鬱悶的嘆了口氣,唐宋站起來:「我知道了,控制住局面,我現在過去。」

掛了電話,俯視著周玉婷,還是忍不住叮囑,「記得,忍住,千萬不能找其他男人亂來。」

「知道啦,我才沒那麼傻。」周玉婷斜著眼,「雖然我很好奇,可我沒發瘋好嗎。不過你快點幫我想辦法,要不然,我就想看你的。」

說得這麼蕩漾,搞得唐宋心都快飛了。哆嗦一下,轉移話題:「等你媽醒過來,你跟她說,她的車報廢了……嗯,回頭我賠就是了。還有,讓她多喝水。」

說完之後,唐宋趕緊轉身離開。周玉婷那小眼神真是直勾勾的,恨不得將他的褲子看透,著實讓人發毛……

十分鐘后,唐宋的車子剛停下,良子帶著幾個青年從別墅裡邊驚慌的飛奔出來。那速度,就跟見了鬼一樣。

在他們後面,紅菲氣呼呼的衝出來,大聲喊著:「給我站住!讓我看一下有什麼。快點,都給我回來,把褲子脫了!」

見到車門打開,良子腦子靈光一閃,指著裡邊的唐宋大聲喊著:「紅姐,他吊大,你看他的!」

唐宋那一臉的黑啊,還能愉快的玩耍么?

還沒等多想,紅菲已經蹦到車門旁,兩眼直勾勾的俯視著他,就跟饑渴的母狼一樣。

下了車,唐宋有點心虛:「紅姐……」

「脫!」都還沒等多說,紅菲已經強橫的指著他的褲子大聲喊著,「脫,快點,讓我看。」

哭瞎,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周玉婷發病,她直接發瘋!

乾咳兩聲,唐宋尬笑道:「紅姐,別鬧。冷靜點,你又不是沒見過……卧槽!」

話到一半,紅菲竟然真的撲過來,而且是朝著他的褲子沖。那雙眼睛,真的綠了。

唐宋本能將她推開,可紅菲就像是著了魔一樣,蹦起來又撲過去。這兇殘,嚇得唐宋撒腿就跑,紅菲緊跟在後邊。

良子等人躲在遠處的花帶後邊偷看,一個個都是冷汗直冒。紅姐這病,真恐怖!

要說別的女人單獨要他們脫,絕對不會有半點猶豫。可那是他們的大姐大,而且要大傢伙一起脫,太特么尷尬了……

眼見這唐宋帶著紅姐跑進別墅,良子等人重重吐了口氣。旁邊一個小弟忍不住低聲道:「他會不會,被紅姐吃了?」

良子翻著白眼:「我哪知道,反正肯定不好過。這事可不能說出去,要不然……哎,希望他能活著出來。」

幾人紛紛點頭,深表同情的望著別墅門口,一個個開始默哀起來。按照紅姐現在的脾氣,搞不好會切下來研究個透徹……

「紅姐,你冷靜,冷靜點!」

別墅里,唐宋一邊狂奔一邊大聲喊著。然而後邊的紅菲充耳不聞,就跟發瘋一樣拚命地追著,那綠油油的雙眼,著實讓人驚悚。

跑到二樓,確認沒什麼人,唐宋忽然停下來。剛轉過身,紅菲就撲到跟前,直接蹲下抓住他的褲子,強行要脫。

唐宋牢牢抓住褲子,滿是哭喪:「紅姐,你別這樣。先忍忍,等下再……啊!」

話沒說完,劇烈的疼痛襲擊,讓他的小野菊瞬間緊縮,冷汗直冒。

好奇就好奇,咬是幾個意思?

哭瞎,這都怎麼了,就算是中了蠱蟲,也不至於這麼瘋狂吧?

咬著牙,唐宋忽然鬆手,右手迅速敲擊紅姐的脖子,將她敲暈過去。

總算從虎口脫險,唐宋重重的吐了口氣。往後退了半步,還真被咬得有點疼。揉了一下,這才將紅姐抱到沙發上,然後開始給她把脈。

脈象極為穩定,一點波瀾都沒有,跟周玉婷一模一樣……

倒是什麼蠱蟲,怎麼會這麼強大。不但讓人對良性白痴,還有那麼強大的好奇心。問題是,從周玉婷跟紅菲的表現來看,她們只是對男人的器官好奇,卻沒有任何發生關係的慾望,不像是催情之類的蠱蟲。

而且,為什麼正好同一天有這樣的反應?

眉頭緊鎖的抬起頭四處張望,目光忽然鎖定牆上的掛歷。農曆十五,規律節氣蠱蟲?

這就有意思了,規律節氣蠱蟲可不好培養,而且一般都是用作藥引。想來,現在只是暫時寄存在紅菲跟周玉婷的體內,等蠱蟲成熟之後,一定會有人把它們引走。

雙眼眯成一條線,唐宋喃喃自語著:「看來,我低估了你們這幫瘋子。呵,是時候揭開你們的真是面目了……」

話音未落,右手朝著窗外迅猛一甩,手術刀精準的擊中外邊樹上隱蔽的攝像頭。

起身走到窗口,看著落在地上的攝像頭,唐宋雙眸寒光閃爍。想來,某些人現在肯定很著急,恨不得把自己給生吃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下水道里死亡的老虎陰魂不散?按道理說如果真要報復,對象也不該是我們?”我四下張望道。

“我們是遇到了攔路的白虎兇星,而非陰魂不散的死老虎。”小六子道,表情極其緊張的四下打量着。

“我們有可能會遭遇怎樣的後果?”

“冒犯了兇星就會身遭橫死。”說這話時小六子神情極爲緊張,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落。

此刻前有堵截後有追兵,我道:“咱們該怎麼辦?”

“那能怎麼辦?在屋子裏等死唄,驅鬼降妖我可能還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對付攔路的白虎兇星,甭說我,道行再深一千倍的老道也沒轍。”小六子道。

“這不扯淡嗎?咱們就這樣硬生生的等死了?”

“我也不想,但這就是命。”小六子說這話時滿臉凝重,絕對沒有和我開玩笑的意思。

一聲虎吼之後四周黑壓壓的啥都看不清楚,但在我眼中一切黑暗都是瀰漫在天地間的蕭殺之氣,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一個魔鬼將我和小六子扯成幾段,一口吞進肚子裏。

片刻之後只見我們身前濃黑之中一團暗雲隱隱飄動,看來兇星已然耐不住“寂寞”,就要出來動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