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結果等他注意到油料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這邊其實最缺少的還是這玩意兒。


食物可以資產,礦石可以挖掘,油料怎麼辦?

這是之前從未遇到過的難題。

河岸區這邊倒是還有幾個加油站保留了下來,之前他們出去的時候觀察過的,油庫里肯定還有油,至於說還能剩多少這個不好說,但總是夠一段時間用的。但問題是現在的河岸區他不安寧啊,安楷他們也不敢隨隨便便出去了。剩下的油料,他好好算了算,如果全力支持採礦,同時又不能影響作物生產的話,就算將庇護所的其他功能都降到最低,也只能支撐半個多月。

想要繼續延長時間,其他方面就必然會受到影響,說實話,安楷是真的不想看到這一幕。

「還得去其他城市看看才行。」

安楷不相信製造並控制喪屍的那群人在每個城市都有據點,那也太誇張了。

而且除了城市,高速路休息點也是加油站,應該也還有油料能剩下。

所以大家還是得外出,只不過這一次的目標就不是河岸區了,而是其他的城市。

想到此,他立刻來到倉庫,找出了這個行省的地圖,開始確定下一步的行動方向。 看上去就跟個斯文人一般,輕輕轉動着手指上的翡翠扳指,露出儒雅的笑容,「疤臉,你剛剛把烏山的雙腿給廢掉了,這筆賬你說該怎麼算呢?」

就知道葉無道會問這個,疤臉也笑着道:「南江王,是你手下烏山先招惹我的,而且還用刀子威脅我,我警告過他,但是無效,無奈之下,只能給他點顏色看看。」

葉無道眯了下眼睛,餘光看到了林陽,不由有些好奇林陽怎麼會和疤臉混到一起。

但也沒太多想,冷笑一聲:「疤臉,不管誰先招惹誰,烏山終歸是我的人,你動他,難道就沒想過我么?還是覺得你壓根不必考慮我?」

「南江王,咱們可都是在八爺手下混過的人,道上的規矩你該比我清楚,你手下烏山,揚言要滅了我,還要滅了我全家,你覺得這樣的人我不該重重處罰么?」

疤臉從座位上站起,不想在氣勢上弱於對方。

秦詩雅見場面有些不妙,擔心雪兒會受到影響,拉了拉上官晴衣角,在陳野的護送下,悄悄的抱着雪兒出去了。

也就在秦詩雅她們走後,葉無道猛的拍了一下桌面,「疤臉,我知道你小子最近勢力見漲,但你別忘了,這江海是誰的天下!」

疤臉冷哼一聲,正視南江王,「我不知道江海是誰的天下,但我知道帝豪之星這一片是我的天下!你的小弟在我地盤撒野,我處罰他,那是我分內之事!就算傳到八爺的耳朵里,我疤臉也身正不怕影子斜!」

葉無道面色漸漸陰沉下來,倒是沒想到疤臉會這麼硬氣。

不過不得不承認,這件事確實是烏山有錯在先,要是傳到八爺耳朵里,自己還真太好收場。

想了想,葉無道笑道:「好啊,那既然這樣,我們就按江湖規矩處理,三天後,我設個擂台,你派個高手過來應戰,若是你的人贏了,這件事作罷,若是你的人輸了,那烏山的雙腿,你必須給我個滿意的交代!」

疤臉沉默了,詢問的目光看了一眼林陽,見林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頓時底氣大盛,「好,那就這麼定了,三天後,我必應戰,不過我贏了,你也得讓烏山親自過來給我賠禮道歉!「

「行,沒問題,我葉無道也是講理之人,一切按江湖規矩便可。」

葉無道說完,不再搭理疤臉,起身走向門口。

可待葉無道離去后,疤臉就有些懵了,急忙問道:「老大,南江王手下武者眾多,宗師級別的人物大有人在,可我手底下,除了金子會點功夫,就沒有其他人選了啊,總不能讓金子過去送死吧?」

「金雷震不行,那就你去好了。」

林陽玩味的笑了笑,疤臉頓時目瞪口呆。

「大哥,我更不行了,我身手還沒雷震好呢,你讓我上去,那我不得被打死啊?」

疤臉欲哭無淚,林陽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說你行你絕對行,相信你自己。」

「啊!?」

疤臉怔了一下,突然覺得林陽這麼說是有別的意思,頓時一臉堅定的點點頭,「嗯,大哥說我行,那就我去,不過您是不是準備傳授我點神功啊?」

「神功沒有,把你手上的戒指給我。」

林陽伸了伸手,疤臉雖然不知道林陽要幹嘛,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將手上的大金戒指摘下來遞了過去。

接過戒指,林陽將三道真氣注入到了戒指中,旋即動用劍指,唰唰的畫了一道陣符。

「大哥,您這是?」

疤臉一頭霧水,林陽將戒指交還給他,囑咐道:「你的戒指現在已經被我改良成了法器,戴在手上可以打出十分恐怖的三拳,但只有這三次機會,你切記,不能打空!」

疤臉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接過戒指,明顯感覺到戒指上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涌動,內心不由對林陽的話堅信不疑,重重的點頭,「大哥,我記住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打服他們!」

「嗯,去把你大嫂她們請回來吧,我們繼續吃飯。」林陽吩咐著,疤臉急忙出去找秦詩雅了。

而這時,朱經理推開門,堆出笑臉,身後的幾個服務員,立馬將各式各樣的菜肴端上了桌。

秦詩雅和上官晴,也適時的走了進來,雪兒騎在陳野的脖子上,玩得不亦樂乎。

幾個人都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坐回座位,便開始品嘗起了這家小館的菜系。

「大嫂,怎麼樣?味道還行吧?」

疤臉笑着詢問道。

「嗯,還不錯。」

秦詩雅嘗了一口菜,給出肯定的回應,看了一眼正在悶頭吃東西的林陽,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詩雅,你是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么?」

林陽自然發現了秦詩雅古怪,抬起頭,小聲詢問道。

秦詩雅想了想,也不再猶豫,「明天是我爺爺要開個家族業績彙報會議,剛剛二叔來過電話了,要我過去,你看你明天有時間么?」

「行啊,那就一起去唄,我也挺長時間沒去你們家了。」

林陽笑着回應道,秦詩雅輕輕嗯了聲,心裏卻是五味雜陳。

原本經歷了上次股東大會的事情,心裏是不想再和秦家產生關係的,但身體里畢竟流着秦家的血,無論爺爺對自己多麼不好,自己還是不能不去。

好在,有林陽跟着自己,心裏多少安穩了許多。

飯後,上官晴自己開車回去了,陳野和疤臉去了帝豪之星。

林陽則開車帶着秦詩雅和雪兒趕回了別墅。

因為參加了一整天的運動會,雪兒坐上車沒多久,就躺在秦詩雅懷裏睡著了。

小傢伙在媽媽的懷裏睡得很香,林陽透過後視鏡,看着後座上的母女二人,心裏說不出的幸福感。

回到別墅,林陽第一時間從秦詩雅懷裏接過了雪兒,要不然,以秦詩雅現在的體力,抱雪兒上樓,都有點吃力了。

一路來到二樓,林陽把雪兒放到床上蓋好被子,順便關了雪兒房間的房燈。

秦詩雅這時也走向了她自己卧室,臨進卧室前,轉過頭看了一眼林陽,「你也早點睡吧,明天一早,我們先送雪兒去幼兒園,然後就去秦家。」

「我知道了,你快點睡吧。」林陽揮了揮手,微笑着下樓。 他們拿了我們的活動經費起碼也得在我們的網站上點點點吧?

15萬的註冊用戶,卻只有5萬的活躍用戶,另外10萬註冊用戶都是註冊了賬號就跑路了嗎?

市場部,你們的工作是怎麼乾的?

為什麼不跟他們的負責人說清楚要在我們的網站停留一段時間,並且開通我們網站內部的遊戲,我們的網站燙手不成?

這樣’弄虛作假’來的數據都如此難看,你們要我明天怎麼公佈消息?讓開心網的人看我們的笑話不成?」

程炳浩聽到這幾個數據後幾近崩潰,雙手用力的在會議桌上捶打着。

「程總,這5萬活躍用戶中已經有一部分,是之前與我們合作過的對象提供的了。

我們和邀約的20萬註冊用戶的負責人講得很清楚,需要註冊開心001網的賬號,並且最少在一款遊戲中停留30分鐘。

但是,據說很多預約用戶都是開心網的用戶,他們就是來噁心我們的,根本就沒有與我們……」

「行了,別說了老張。」

段文基拉住了還要繼續往下說的老張,他實在沒辦法讓老張再繼續講下去了。

程炳浩現在的精神狀態很不好,再讓他繼續刺激程炳浩,很可能就要去送他去醫院了。

「程總,您沒事吧!」

段文基跑到一邊,拿紙杯幫程炳浩接了杯熱水,遞到他的手中。

「我沒事!」

程炳浩有些顫抖的接過段文基遞過來的熱水,對段文基擺了擺手。

「呵呵。」

突然,程炳浩自嘲的笑了。

「上個月,我還信心滿滿的跑到龍騰科技總經理的辦公室說我想要收購他們。

這才過去一個月,我就成了這副樣子,都不用人家出手,我就輸了。

老段,我們是不是落伍了?跟不上年輕人的步伐了?」

段文基看着程炳浩失魂落魄的模樣,瞬間紅了眼眶,他又想起了程炳浩當初在新琅網時候意氣風發的模樣。

「程總,自古不以一時論得失,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

龍騰科技只不過是比我們早走了幾步而已,互聯網更新換代這麼快,我們不一定就輸了。」

「哈哈哈」

程炳浩突然放聲大笑,將會議室內的眾人都嚇的不輕。

「是我著相了!」

「好了,今天的會就開到這,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上班時間推遲2個小時。」

程炳浩像是看開了一般,面帶微笑的讓大家散會回家。

只有段文基留了下來,準備和程炳浩好好聊聊。

10分鐘后,會議室里只剩下程炳浩和段文基兩人。

「老段,我程炳浩沒你想得那麼脆弱。

我輸得起,我就是覺得對不起手底下這幫兄弟,大家拋家舍業的跟我出來創業,結果卻落得這步田地。」

程炳浩看着段文基,臉上說不出的落寞。

「程總,大家選擇跟你一起出來是因為大家都相信你。

即使是現在,我們仍然相信你能帶領我們走出困境。這才第一天而已,開心001網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哈哈,老段啊老段,你跟我也6年了,你講的這些屁話你自己信嗎?

現在開心網蒸蒸日上,我們開心001網在網上被罵的狗血淋頭,你以為我平時都不上網的嗎?

我家門口現在還有人潑的油漆,我老婆都擔心我出門被人打,現在網上不知道多少人叫囂著要取我狗命。

哎,終究是我小看了開心網啊。

我原以為憑藉我們的技術和人脈,只要完美復刻開心網必定能快速侵吞一部分市場份額。然後憑藉我們的人脈和實力,馬上研發出帶有我們自己特色的東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