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結果最後我還是被迫逃入了關押自己的房間之中。


之後對方便停止了亂放槍。

然後就是死一般的寂靜。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僅僅只是在玩嗎?

我可從來沒有認爲自己擁有和這種怪物爭鬥的實力,他僅僅只是想要玩耍罷了。

但是這並非不是可乘之機,在他玩耍的時候,或許能夠擁有一線生機。

突然,那份靜寂被打破了,詭異的聲音傳了出來。

對方的再次走來。

腳步聲簡直像是死神的聲音一樣,無論怎樣逃避也沒有意義吧。

寵上雲端:機長追妻100式 “你真的是來殺我的嗎?”

就算是玩耍一般的殺人,他的目的也太過不明確了。

“你猜啊,或許我是來被你殺的也說不定哦。”

被我殺?

這種好事情怎麼可能有啊?

“好啊,你就來試試吧。”

對方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房間之中,頓時晃動了起來。

小黑屋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足夠黑暗。

無論他的眼睛多麼好,也不可能百分百的命中我。

而且開槍的瞬間會產生火花,那種時候我便有機會殺掉他了。 就算他沒喲辦法輕易的殺掉我,我也百分百的不能殺掉他吧。

“怎麼說呢?通過你的聲音,我可是早就已經判斷出你的藏身之處啦。”

“哎,他說的是什麼呢?”

正在我發愣的時候。

“你就藏在牀下吧。”你認爲那種玩意能夠擋下能夠穿透好幾層鐵板的手槍嗎?

因此他便向牀上轟擊了好幾槍。

響聲相當的誇張,甚至可以說成詭異也行吧。

“很可惜,答錯了!”

牀下的聲音只是一個陷阱,我悄悄的在從門口向他接近了。

手中的短刃輕而易舉的便滑向了對方的喉嚨。

至少方向上是沒有錯的。

就算失敗也絕對能夠造成重創,我是這麼覺得的。

但是僅僅在一秒之後,我的身體卻向着門外飛了出去。

“答對了纔對吧!”

輕而易舉的一腳便將我踢飛了。像是炮彈一樣被射飛了。

那傢伙是怪物嗎?

“還要不要繼續玩呢?”

他笑着,明明沒有笑聲,也沒有笑容,但是我能夠感受到他的笑容。

那個人,就連玩耍也用了全力的,我是沒有辦法逃避的。

但是即便如此,就算是這樣。

突然,他臉上的面具破碎了,緩緩的滑落在地,彷彿是從樹上落下的櫻花一樣。

然而櫻花飄落只會給人帶來美感,而他的面具落下的時候卻只是讓我驚愕。

“錢部長?”

面具下的那張臉毫無疑問的就是錢部長。

看到他之後,不知爲何我禁不住坐倒在地。

“怎麼了,有那麼令你吃驚嗎?”錢部長柔和的笑着說,“不過你還真是厲害啊,那種情況下竟然還能攻擊我的臉,不愧是過去的殺人鬼呢?”

“但是還是沒有你厲害吧。”

剛纔那一腿,讓我的五臟六腑移動到了相當不得了的位置。

坐倒在地之後我就不想站起來了。

“我不知都已經看到你的屍體了嗎?”

“那種東西毫無疑問是假的嘛。”

假的又怎麼樣啊,這種東西我應該早就清楚纔對的。

但是爲什麼知道現在我都沒有辦法完全理解。

果然還是當時受到了太多的影響的結果。

“你不是所謂的國家官員嗎?爲什麼還會對輕語下手。”

對於我的問題,他根本不去回答。只是看着我。

我只好繼續問道:“你爲什麼要殺掉那麼多的無辜的人,劍仙也是,魔法師也是,院長也是。”

“我要讓輕語絕望才行,”錢部長感嘆了一聲。

他的話讓我有些難以思考,甚至可以說是討厭也說不定。

“輕語是不會絕望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不會絕望,因爲輕語就是這樣的傢伙。我一直都是這麼理解的。”

“是啊,如果僅僅是那幫人的死亡的話,輕語根本絕望,但是如果你不存在這個世界的話,那樣輕語纔會真的絕望吧,因爲你可是那個女人專門用來代替我的存在啊。”

代替他的存在?

他在說什麼啊?

說起來自從面具跌落之後,他對輕語的稱呼就改變了,他跟輕語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一直都是某人的影子,輕語希望的難道是影子取代本身嗎?

這種事情究竟要怎麼理解啊。

“殺了你!”腦袋之中某個奇怪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那是誰的聲音,我完全無法理解,甚至無法猜測。

那麼那個傳說中應該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人竟然是錢部長,這種事情完全不符合邏輯啊。

但是年齡上就不對吧。

雖然有神鵰俠侶這種前車之鑑,但是果然還是很奇怪。

“那麼你爲什麼要跟輕語弄到今天這種地步呢?明明你們過去應該是很親密的關係纔對吧。”

這是一隻困惑我的問題。

儘管我知道他是絕對不會回答的,但是我還是想要詢問。

傳說之中,天才之中的天才。

唯一能夠進入輕語內心之人。

甚至更像是成爲了比輕語更高一步的存在。

能夠操控輕語的人。

甚至能夠從輕語的手上把劍仙和死靈法師奪走的怪物。

“是嗎?原來對手是這麼誇張的存在啊。”

我緩緩的站了起來。

原本已經早就站不起來了,但是卻站了起來。

明明沒有力氣了纔對。

但是卻把手中的短刀握得緊緊的,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手上。

手心早已經被汗水打溼了。但是卻還是握緊了武器。

“想要做垂死掙扎嗎?”

他冷冷的看着我,但是卻沒有絲毫驚訝的感覺。

對他來說,我僅僅只是一個普通而渺小的存在罷了。

那樣的天才,我根本沒有辦法對抗的。

“殺人鬼!”沒有意義。

“殺人魔。”互相交錯的話語。

“殺人者!”根本就是同一類人。

“殺人犯!”我們沒有任何的區別。

“我真是嫉妒着你啊。”他如是說。

“我也一樣嫉妒着你啊。”我如此說。

“我要毀了你。”

他的話是真心話。

“我也當然要毀了你!”

萌寶成雙:王牌影后要離婚 我的話也當然是真心話。

“你想要殺了我纔對吧,僅僅是毀滅我是不夠的吧。”

明知道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我還是作惡好無聊的行爲。

“理所當然的要殺了你!”

我比他更加的殘酷,我沒有任何的理由。

情場謀略 僅僅是無法忍受他的存在,所以我要殺了他。

他跟我完全不一樣。

一瞬之間。

時間凝固之時,我的身體已經消失了。

短刃在下一刻就刺入了對方的身體。

原本應該如此纔對。

但是我的攻擊卻毫無痕跡的刺入了空虛之間。

完全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種結局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畢竟我的攻擊根本沒喲沒有辦法碰到他的一星半點。

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能夠將他的面具擊落僅僅只是運氣好罷了。準確的說是他讓我的,故意要顯露他的身份在我面前。

我並不具備能夠殺他的實力。

這種事情我早知道的。

如同飛蛾撲火一般。

奇蹟這種東西是不會在現實中出現的。

我能夠做的,僅僅是作爲普通人,最爲無力的反抗罷了。

身體怎麼飛出去的我已經記不清了,腦袋似乎撞到了什麼詭異的東西上。

軟綿綿的。

勉強讓我沒有昏迷,但是也僅此而已。意識這種東西早就已經飄散了。

我現在除了昏迷之外不會有第二個選擇。

無聊而困頓的感覺沒有意義。

“真是無能的傢伙,太過無能了,簡直就是一種罪過。”

重生棄婦姜如意 耳中似乎聽到了一個聲音。

那聲音從來也沒有聽過,但是卻讓我不得不在意。

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輕語。

輕語閉着眼睛,躺在一個穿着一身燕尾服的人的身上。

那人的身形消瘦,但是卻給人一種相當危險的感覺。

他是什麼人?

我原本想要這麼問,但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僅僅只能睜開眼睛,呆呆的看着那道身影。

怪異而充滿了危險氣息的身影。

然而我看到輕語還活在的樣子,我就放心了。

但是此刻錢部長則驚恐莫名的看着那個穿着燕尾服的傢伙。

他露出了像是見鬼了一樣的表情。

“狂戰士!爲什麼你會在這種地方?”

“我是輕語的騎士,輕語有危險了,我理所當然的會出現在這裏。”那傢伙不帶任何疑惑的說道。

“騎士嗎?”錢部長冷冷的笑了笑說,“你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怪物啊,還稱自己是什麼騎士啊。明明你就是輕語的一個棋子罷了,少把自己說得這麼高尚啊!”

“哈哈哈,你是在羨慕我嗎?”

“我爲什麼要羨慕你啊,你當我是白癡嗎?花輕語可是我的女人啊,纔是真正應該羨慕的傢伙吧。” 豪門寵愛:紀少的替身嬌妻 錢部長像是發狂一般大聲的吼了出來。

但是僅僅在下一個瞬間,錢部長的身體就被他踢飛了。而且還是踢在下巴上,一下子就把人高高的踢了起來。

明明錢部長是強大得離譜的存在,但是卻似乎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錢部長在地上躺着,一動也不動。像是死了一樣。

但是燕尾服的男子卻只是冷冷的吼道:“給我起來,你這種混蛋可不是這麼輕易就會死的傢伙!”

“真是怪物啊,,簡直就是鬼故事裏面的怪物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