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紫影並沒有多加躲閃,只是揮動著手中的金色弓箭,默默念出一段神秘的語言,冰龍長嘯而起,飛躍至頂,為他擋住了那從天而降的奇襲。而後,被擊疼的冰龍狂嘯起來,整個世界被顫動著、震動著,越來越厲害,彷彿十級的地震即將到來,彷彿地裂的聲響直逼而來。


虛默和諾蘭被這抖動震得有些站不住,只覺得身前幾十米遠那直立的紫影晃得越來越厲害,也越來越接近。

「來吧!」虛默大吼:「開天志!!——凌雲劍!!!——」兩句咒文接連而至,前側的雪地被驟然翻起,編製成網的劍氣向紫影直逼而去。

紫影沒有絲毫畏懼,迎著劍氣一躍而來——

就在這時,一道地裂猛然延至諾蘭腳下,一道尖叫從虛默身後傳來,他分神一瞬——

只瞄見,諾蘭從地裂中摔落的剎那——

就在這剎那,一支金箭穿透了他的胸膛。

「虛默,我送你回家。」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劇烈的刺痛滲透了虛默的每一根神經。他微微拉后脖頸,有些驚訝地看向近在咫尺的臉龐——一身的紫袍全然不受劍氣的傷創,但連頸的兜帽已被揭開,露出他本有的模樣。

「是你……」他喃喃一句。

那臉龐開始忽遠忽近,周圍的世界開始暗淡,隨後模糊……

他彷彿也墜入了地裂的深淵,失重般的直線下落、下落,模糊的記憶開始愈加清晰的閃現,他看見了鮮紅的火獅、金黃的巨蛇和淡藍火苗組成獨角獸,他看見了狐狸、精靈和怪獸,看見雪狼、飛鳥和繁花的大樹,一個比一個美,一個比一個絢爛。然後,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那個許久不見的那個四維世界,他想起了一切……

想起了,這個故事的開始——正在修改

《奧特曼:人在迪迦,開局極限融合!》第三十二章邪惡迪迦 雖然已近夏日,夜裏的風還是透着絲絲清涼。

楚沁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揉揉眼睛,才確認真的是江霜寒。

他就站在那裏,脊背挺直,像一棵青松,薄唇緊抿著,清冷的目光望向她,遙遠中卻又透著一抹堅定。

「你怎麼來了?你腿傷未愈,怎麼能在外面站這麼久?」

楚沁訝異之餘更是擔心,皺着眉頭蹲下身子,手已經朝着他的小腿伸了過去。

男人卻向後退了半步,「我沒事,只站了一會兒罷了。」

楚沁猶豫了一下,已經伸出去的手,還是又縮了回去。

她直起身子,「那好吧,我們先回去?」

「嗯。」男人輕輕應了一聲,線條輪廓分明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

楚沁暗道奇怪,但男人的心思一向難猜,她懶得多想,便沒有多問。

兩人並肩走在路上,夜色已深,家家戶戶都點起了油燈,昏暗的燈光勉強將幽深的夜色照亮。

楚沁忙活了一天,先前沒有感覺,現在閑下來才感覺到筋疲力盡,只想快點回到家裏,飯也不想吃了,就想好好睡一覺。

江霜寒一路上也沉默不語,一手拄著竹杖,眸光深沉地盯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兩人誰也不說話,空氣中靜得只有蛙鳴和風聲。

楚沁一回到家就撲到床上,含含糊糊地說道,「我困了,晚飯就不吃了,你湊活着對付一口吧,我先睡了……」

話音落下,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她就累的睡著了。

屋裏沒點燈,僅憑月光照亮,淡淡的月光落在她未施粉黛的臉上,更顯得皮膚瓷白細膩,細長卷翹的睫毛如同蒲扇,盛滿了月光。

江霜寒靜靜地望着她,半眯起眸子。

他今日一直跟着她,看着她在草堂中從善如流地寫方子,看着她去二嬸的家裏替堂嫂接生,看着她牽着小葯童的手,慢慢悠悠地去草堂,笑容和煦而溫柔。

他認識的楚沁,一向心高氣傲,愛慕虛榮,沒有什麼一技之長,更不可能懂醫術。

她最愛做的事就是將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後圍着葉風轉,對他的所有好視而不見,不會給他治傷,不會關心他的死活,甚至還會遷怒於他,將他推下懸崖。

這樣的楚沁太過陌生,卻讓他心中已經平息下去的某種東西,再一次蠢蠢欲動起來。

他明知不該這樣,卻無法剋制,一時間心亂如麻。

江霜寒沉沉地出了口氣,將竹杖放在一邊,拿起屋子裏的長劍去了院中。

深沉的夜色下,少年清瘦修長的身影,如謫仙低落凡塵,劍氣如霜,環繞周身,一招一式,氣貫長虹……

……

次日,楚沁醒來時,天色大亮,而她渾身的疲憊也一掃而空。

她正要起床去做飯,卻發現飯已經做好了,雖然只是簡單的清粥小菜,但也引人食指大動。

江霜寒坐在桌邊,眸子淡淡地看向她,「許久未下廚手生了,多做了一份,你若不吃,我就倒了。」

「……」

楚沁心裏好笑,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她已經發現了,這男人也不壞,就是嘴毒,經常氣得人說不出話來。

不過,她現在也習慣了。

她大方地坐在桌前,舀了一勺粥,故意捏著嗓子揶揄他,「味道真好,多謝相公大人賞我一口飯吃啊。」

「咳咳……」

江霜寒被那「相公大人」四個字,刺激得差點嗆到,板著的臉綳得更緊,只是臉頰隱隱紅了,「食不言寢不語,你不懂?」

「食不言我懂,就是不知這寢不語是什麼意思。」

楚沁雙眼無辜地眨啊眨,「不如相公大人你告訴我?」

「……」

江霜寒倒吸了一口涼氣,面色一片鐵青,將手中的空碗重重地放在桌上,而後起身,「我去趟衙門。」

楚沁好整以暇地望着他的背影,心裏偷笑,男人通紅的耳尖已經出賣了他,很明顯他不是生氣了,而是害羞了。

真沒想到啊,這冰塊似的毒舌男,也會有害羞的時候?

楚沁笑着搖搖頭,很快將剩下的飯菜吃完,起身去草堂。

這草堂不光接收大荒村的病人,附近幾個村的病人也是會過來瞧病的,所以經常人滿為患。

楚沁已經習慣了,只是今天情況似乎有些不同,她剛進門,人群中忽然響起一道尖銳的聲音。

「我見過她,她就是那天給江二嬸兒媳婦接生的楚大夫!」

話音剛落,那些人呼啦一下子全圍了過來。

「楚大夫,聽說你這兩天義診,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媳婦看看腹中胎兒如何,是男是女啊?」

「大夫,你能給我兒媳婦看看嗎?她都跟我兒子成親好久了,可肚子一直沒個動靜,是不是有毛病啊?」

「大夫,你先給我看吧,我從鄰村來的,我兒媳婦生了孩子之後就四肢浮腫,這可怎麼辦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的,快把楚沁的腦袋都吵炸了。

終於,她忍無可忍,高喊一聲,「好了,都別吵了!要看病就去排隊!否則我誰也不看!」

眾人聽了她的話,立刻爭先恐後地排成了一行,生怕落在別人後頭。

楚沁這才鬆了口氣,繞過人群走進了草堂,才發現玉蟬正在伏案快速寫着什麼,急得滿頭大汗。

「哎呀,楚姐姐,你可算來了。」

玉蟬抬頭看了她一眼,便又急急地低下頭去。

「你昨天給江二嬸兒媳婦接生的事,不知道怎麼就傳了出去,外面來了好多病人要找你看病呢,師父讓我查完人數寫幾個號,一會兒發出去,這樣就不會亂了。」

楚沁看着那一張張紙,忽然有種不好的感覺,「你寫了多少了?」

玉蟬抬頭看着她,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六十,這還沒寫完呢!」

「……」

楚沁也想哭,之前沒人的時候,她巴不得能來幾個人,她也好有些事做,可現在人來了,卻比她預計的多了十幾倍!

玉蟬憂心忡忡地嘆了口氣,「怎麼辦啊,楚姐姐,你能忙得過來嗎?要不我讓他們排在後面的先回去?」 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蘇瀅三人急忙朝那邊走去,沒到門口就聽到尤金鳳痛苦壓抑的聲音:「你要趕他走,可以的,我跟他一起走;你不准我跟他結婚,可以的,我這輩子都不結婚了!你要這樣喝酒,可以的,你喝多少我喝多少,一起喝死算球!」

尤金鳳說到後面已哽咽難語,終於忍不住「嗚嗚」哭起來。

「金鳳金鳳……」李來旺難過的渾身顫抖,他從沒見過金鳳哭啊,拔腿就要衝進屋。

蘇瀅攔住李來旺,此時他們不能進去,金鳳姐姐那樣驕傲的人,肯定不願意別人看到她哭。

哭了一會,就聽尤父泄氣嘟囔:「金鳳啊,別哭了,是爹錯了,爹不喝酒了,你要嫁誰就嫁吧,想賣配方就賣吧,爹什麼都不說了,好不好?別哭了。」

蘇瀅心中感慨:金鳳姐姐的娘早死,是父親一手帶大,為讓她不受一丁點委屈,沒再娶親,這是愛女兒愛到骨子裏的親爹啊。

尤金鳳越發哭得傷心,斷斷續續道:「爹對不起,配方賣了我會想其他辦法賺錢,您不要擔心日子過不下去,我向你保證,咱家一定會越過越好。」

「爹要你保證什麼?」尤父嘆氣道,「我只是擔心,配方人家只給兩千塊,還是不夠賠償款啊?」

「還有人家拿着你的配方,也能養出和你養的一樣好的豬,你的豬就賣不起價了,你跟那麼多人都借了錢,咋還啊?」

尤金鳳嘆了口氣:「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爹,你既然同意賣配方,我就去聯繫劉廠長了?」

「去吧,別哭了。」尤父重重嘆了口氣。

「配方不能賣!」蘇瀅推門衝進去。

剛才見到劉廠長她就覺得眼熟,現在猛然想起。

前世,渣男事業正紅火時,這個劉廠長找上門,說他盤下快倒閉的國營飼料加工廠,急需一筆資金改造,他有飼料秘方,廠子改造后絕對能大賺特賺。

如果渣男願意投資,他可以給他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為此他還把秘方上半部分拿給渣男看。

渣男連敷衍都懶得,一眼沒看就丟給旁邊的蘇瀅,臨走前暗示蘇瀅找借口讓劉廠長走人。

他的錢要投資像電視機生產這樣的新興產業,誰會投資給沒什麼前途、土不拉嘰的豬飼料生產?蘇瀅一眼就看出秘方的獨特,旁敲側擊,劉廠長只說這個秘方是他從老鄉家挖掘出來的,多的他就不肯說了。

蘇瀅把她全部積蓄投資給劉廠長,劉廠長也如約給了她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後來渣男的投資全部打水漂,飼料公司卻蒸蒸日上,火遍全國,很快就會走向國際。

前世的蘇瀅卻沒看到這一天,她禁不住渣男苦肉計,蠢到家把股份全部轉給渣男,渣男由此躍上人生高峰,回饋給蘇瀅的卻是冷漠拋棄。

現在看來,劉廠長的秘方就是從尤家買去的。

這一世她必要好好把握!

「你來做什麼?」尤金鳳急忙偏頭過去把眼淚擦乾,快跑到門口朝李家明所在廂房看去,就怕蘇瀅他們的到來,驚擾了她心上人。 而她更確定,昨夜她確實見到了夜瑾,還與之行了床笫之事。

可惜醒來之後,夜瑾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她不確信夜瑾是不是離開了瑾王府,所以,為了不讓世人知道夜瑾還活著,她決不能讓人踏入瑾王府一步。

讓她身敗名裂也好,萬眾唾棄也罷,只要能保護夜瑾,便是讓她遺臭萬年,她都心甘情願!

「今日,你們想要進入瑾王府也不是不可以,進一個,我就殺一個!你們若敢,可以試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