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納蘭憶上前,很有禮貌的解釋道。


“納蘭憶?”蘇紫陌看向納蘭憶,大概十二三歲的模樣,很俊俏,也天生帶着一股貴族氣息。

“你是黎夏國人?”蘇紫陌有問道。

“是,黎夏國人。”

納蘭憶極有耐心的回答蘇紫陌的話。

擡眸看向蘇紫陌,眼眸裏驚了驚,這女子生得極美,而且看着她,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覺。

他身後的穆勒也是一樣的震驚。

“莊主,你回來?”青蓮急急的迎了過來。

蘇紫陌眉峯爲攏,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莊主,皓月皇派人把櫟兒接近宮去了,說三王爺已經消失三天,有人狀告說,三王爺消失的事情和明月山莊有關。”

沐雲軒一聽,眼眸裏閃過一絲怒意,“陌兒,你先休息,我進宮去看看。”

“不必了,櫟兒會處理好的。”

蘇紫陌快速的阻止沐雲軒。

納蘭憶和穆勒快速的相視一眼,一個五歲的孩子真的能處理這樣的事情呢?

“陌陌,你回來了?”

慕容邵峯看到蘇紫陌,臉上帶着驚喜,急步走向蘇紫陌。

看到沐雲軒,他溫潤如玉的臉上,瞬間黯然失色。

“邵峯,讓你擔心了。”

“只要你平安便好!”慕容邵峯柔聲說道,慕容邵峯溫柔的注視着蘇紫陌,她好像變得不一樣了,那雙淡淡的眼眸裏,如今已經有了一絲情感,是因爲沐雲軒嗎?

擡眸看着沐雲軒,卻發現沐雲軒挑釁的看着他。

五指瞬間收攏,心如被凌遲一樣,一刀刀的割得他疼得想窒息。

“邵峯,你來這裏住也有些時日了,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盡一盡地主之誼,真是不好意思!”蘇紫陌一臉歉意,她欠邵峯太多,恐怕這一輩子都無法還清了。

“陌陌,你我之間何必說這樣生份的話,我們不是一向不分彼此的嗎?”

慕容邵峯俊臉上掩下所有情緒,心有些顫抖,費勁了一身的力氣,才讓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自然一些。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你今天沒有出去?”

“我在皓月國是一個大閒人,本來就是提早到皓月國看你的,可是你好像很忙。”

說完,慕容邵峯苦澀一笑,不到半個月他就要離開了,他心裏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

“邵峯,謝謝你!”蘇紫陌對於慕容邵峯的好!就是千言萬語也道不盡。

“傻丫頭,好好的說什麼謝謝!”

慕容邵峯走向她。

沐雲軒陰沉着臉看着慕容邵峯,他一定要讓陌兒發現他的心思嗎?

“陌兒,我昨晚把你累壞了,先回去休息!”

-本章完結- 飄渺的一句話,讓慕容邵峯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

“沐雲軒你……。”蘇紫陌怒目圓瞪,這丫的一定是故意的,臉瞬間紅到耳根,那樣讓人遐想的話,怎麼能不讓人瞎想,慕容邵峯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意思,在看看陌陌臉上的表情,他只覺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陌陌,你好好休息,我晚一點在過來看你。”

說完,慕容邵峯逃跑似的離開。

“額!”蘇紫陌滿頭黑線,不好意思的是她好不好,邵峯他跑什麼?

“邵峯……!”蘇紫陌大聲喊,“我話還沒有說完呢?你跑什麼?”

沐雲軒一聽,目光閃了閃,陌兒是真的不知道慕容邵峯喜歡她嗎?

其實這真的不能怪蘇紫陌,她從來沒有想過慕容邵峯會喜歡她或是她會喜歡上慕容邵峯,她只想和慕容邵峯做最真心的朋友,就算是自己心裏有那種感覺,他也會快速的掐斷,因爲她知道會給邵峯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原來是莊主,真是失敬。”

蘇紫陌轉頭看着納蘭憶。

“無妨,你們如果有什麼需要就和赫管家說便可,只是這明月山莊周圍佈滿了機關,你們最好不要亂逛。”

蘇紫陌提醒納蘭憶,既然櫟兒將他們留下,那就是已經知曉他們的身份了。

“多謝莊主提醒。”

“嗯!你們自便。”

蘇紫陌點了點頭,想回明月軒。

走了幾步,發現沐雲軒還跟着他。

“你真的很閒嗎?”

“和陌兒在一起的時候都很閒。”

沐雲軒嬉皮笑臉的回答道,其實他只是想送她回明月軒,回去之後,他還得回一趟雲城,他要把所需的東西搬過來這裏,她不和他回雲城,他就搬過來和他一起住。

明月軒裏,蘇紫陌一進去,就看到了下來垂頭喪氣的坐在花臺邊。

“小暖,你垂頭喪氣的怎麼了?”

“啊!”正在想着蘇齊的黎小暖嚇了一跳,猛的擡頭看着蘇紫陌,又快速的搖了搖頭。

有些驚恐的看着蘇紫陌。

“莊,莊主,小暖沒事。”

“沒事就好!齊兒呢?”

蘇紫陌漫不經心的問道。

“公子,他……。”

黎小暖有些不知所措,她要怎麼跟莊主說呢?突然,眼眸裏閃過一絲光芒。

“莊主,公子去丹閣去了。”

公子就是這樣交代她的,她這樣說,應該沒有問題吧!莊主應該不會懷疑的。

“去丹閣了?”蘇紫陌信以爲真,走了一會又突然發現又不對勁支持,去丹閣不是每個月五號,十號,雙日去的嗎?今天可不是去丹閣的日子。

蘇紫陌猛的停了下來,轉身看着彷彿似鬆了一口氣的黎小暖。

“怎麼了?陌兒?”沐雲軒不清楚丹閣的規矩,自然不會懷疑黎小暖的話。

“齊兒不是去丹閣。”

猛的,黎小暖別開臉,不敢看蘇紫陌。

“小暖,齊兒去哪裏了?”

蘇紫陌心裏有些擔心,以姬家兄妹的兩人的性格,一定會想盡辦法找齊兒報仇的。

“去,去丹閣了。”黎小暖低着頭,一口咬定蘇齊是去了丹閣。

“是齊兒讓你這樣對大家說的?”那個狡猾的小狐狸,又不知道跑到哪裏去野去了。

“莊主,公子他……?”黎小暖急得要哭了,她要是說了實話,公子就會不喜歡她,而她要是不說實話,莊主又會怪罪她,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說,齊兒去哪裏了?我最後問一遍。”

蘇紫陌難臉色陰沉了下來,聲音更是出奇的冷。

“莊,莊主,公子去了哪裏小暖真的不知道,小暖只知道公子出去了,說少莊主和其他人要是問起他來,就說他去丹閣了。”

抵不過蘇紫陌冷冷的眼眸,蘇小暖只能實話實說。

對不起了,公子,不是小暖不幫你,而是莊主根本不相信小暖的話。

“這個臭小子,老孃不在家他就屁股翹上天去了。”

蘇紫陌往外走去。

“陌兒,以齊兒的機靈,不會有事的。”

沐雲軒心裏雖然也擔心,不過他相信自己兒子的能力。

“以我對姬家兄妹的瞭解,他們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沒有山莊的,他們一找到一丁點機會就會給明月山莊添堵,在說姬煜已經知道了齊兒手中有噬魂鈴,在加上姬煜上次爲了八大玄器而來,他們一定會把八大玄器的目標鎖定在齊兒身上,知曉八大玄器的人都知道,噬魂鈴的主人就是八大玄器的主人,還有一點就是齊兒去契約幻寂去了。”

“幻寂,八大玄器中排名第三的幻寂嗎?”沐雲軒腦海裏突然劃過兒子上次和他說過的話。

“不錯,齊兒的體質很特殊,我們母子四人當中,就他和噬魂鈴還有幻寂有緣,兩件玄器集合,可以說是天下無敵,而我師傅爲了能讓齊兒的修爲趕上櫟兒,以大冶神弓爲誘餌,和齊兒打賭,沒想到齊兒以堅強的意志完成了我師傅的交代的修煉方法,贏得了大冶神弓,而齊兒身上的可以說是滿身寶物,那天他去了丹閣的後山,也不想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紫陌一想起那條眼眸赤紅,全身銀白的大蛇,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讓她腦海裏劃過白素貞變身的那一段,美則美,可是她看着心悸。

“陌兒,你先彆着急,幻寂在什麼地方?我們去找齊兒。”

沐雲軒原本不着急,他着急的是齊兒在契約的時候被人打擾到他。

“不知道,玄器都要有緣人自己去感應,否則是找不到的。”

蘇紫陌停下腳步,伸出兩指,指尖上瞬間出現了金蝶。

“金蝶,帶我去找齊兒。”

“好!走吧!陌陌。”金蝶煽動着翅膀,上前帶路。

沐雲軒一看,笑了笑,別說齊兒身上全是寶,他們母子四人的身上都全都是寶貝。

不過青楓和敬淮他們兩人一個暗中保護齊兒,一個保護櫟兒,明月山莊不見他們的蹤影,應該是跟着他們兄弟兩人出去了。

皇宮裏,皓月皇穿着一聲明黃坐於龍椅上。

目光深幽的看着蘇櫟。

蘇櫟冷冽的站在大殿中央,皓月皇冷,他看起來更冷。

坐在一邊的姬耀天和墨翟,賀擎,更是一臉驚訝的看着蘇櫟。

這蘇櫟見到皇上,不但不跪,還敢直視吾皇,真是太大膽了。

“皇上,蘇櫟已到,有什麼事情還望皇上明言。”

蘇櫟也不打官腔,直明瞭當的問皓月皇。

“皇上,這蘇大個子雖然是聖主的兒子,可是也太不把皇上放在眼裏了。”姬耀天眯着老眼,陰沉的看着蘇櫟,想到自己的寶貝孫兒今天才下得了牀榻行走,他一看到蘇櫟心裏就騰起了深深的恨意。

皓月皇斂着眉,目光越過蘇櫟,看了一眼姬耀天。

他們三個人一起進宮狀告天兒的失蹤和明月山莊有關係,他們是支持太子的人,怎麼會想着爲天兒伸張正義呢?皓月皇心裏左右猜疑着。

“無妨,蘇櫟一個小孩子,朕也不與他計較,蘇櫟,有人看到了你們兄弟兩人出現在了三王爺消失的地方,並且發先了現場有祕藥,你有何解釋?”

“回皇上,只是看見,並沒有當場抓到我們兄弟兩人,這樣的證詞誰都可以站出來說。”

蘇櫟的意思很明顯,這樣的話根本不能作爲證詞。

在看看大殿上的三個老匹夫,蘇齊的心裏已經猜到,是姬家在往他們明月山莊頭上潑髒水。

“怎麼不行,現場的祕藥就是最好的證據。”姬耀天可不會讓蘇櫟輕易的脫身。

“地上的祕藥也很有可能是帶着三王爺的人撒的,跟我們兄弟兩人有什麼關係。”

“你們就是帶走三王爺的人。”姬耀天鏗鏘有力的聲音傳遍整個大殿。

“哼!真是好笑,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們就是帶走三王爺的人,就憑現場的一點祕藥就想把髒水往我們明月山莊頭上潑,不知道鎮國公平時也是不是這樣冤枉人的,你們是太子殿下的人,卻站出來爲三王爺說話,其行爲更是引人懷疑。”

蘇櫟的最後一句話,讓姬耀天,賀擎,墨翟,三人臉上陰晴不定,要不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他們又怎麼會親自出面。

“吾皇,這蘇櫟信口雌黃,那是沒有的事情,三王爺也是吾皇的孩子,食君之祿,爲君分憂是老臣們的職責,跟支持誰沒有任何的關係,還望吾皇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

姬耀天振振有詞,可是回想在場的兩位大臣,偏偏又是和明月山莊有過節的。

墨翟的兩個兒子還在大牢裏關着,而賀擎則是他的門生,女兒當天去丹閣後山,也好像對蘇齊有意見,他當時只是找他們提了提,沒想到卻一拍即合的要跟着他進宮。

“吾皇,還望不要輕易相信只會空手說白話的人,我們明月山莊和三王爺並沒有任何仇恨,要說幾年前我孃親被三王爺退婚,那也是陳年往事,我孃親早已經釋懷,就是因爲釋懷,纔會回到皓月國京城,我們一家人想在皓月皇京城好好生活,有怎麼會糊塗到去背上殺皇子的罪名。”

蘇櫟難得會說這麼多的話,可是爲了明月山莊的名譽,他就是再不想說,也不能讓這三個老匹夫的計謀得逞。

“你說不是你們兄弟兩人做的,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不是你們兄弟兩人做的?”

姬耀天依然不依不饒,他不會次次輸給兩個五歲的黃毛小子的。

“那你說是我們兄弟兩人做的,又有何證據?”

蘇你不答反問,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臉寒冰,一雙星眸寒光閃爍。

皓月皇深深的看着他們各執一詞,心裏也擔心兒子的生死,天兒除了野種重一點之外,對他這個的父親也算是孝順,他一定不會放任不管。

“好了,都別說了,蘇櫟,你老實告訴朕,三王爺的事情和你們有沒有關係?”

“回吾皇,和我們兄弟兩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蘇櫟快速的回答道,他們雖然看到有人把你今天帶走,但和他們兄弟兩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皇上,我們這裏有人證,能證明蘇櫟兩兄弟當天出現過三王爺消失的地方。”

賀擎看着這蘇櫟小小年紀,卻難以對付,要人證,他們的確有人證。

“帶上來。”皓月皇想都不想就說道。

“是,皇上。”

秦公公貓着腰出去,很快帶着一個穿着黑衣服的男子進來。

蘇櫟連瞟都沒有瞟人證一眼,這三個老匹夫想陷害他們明月山莊,自然會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草民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黑衣男子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行禮。

“你看到蘇櫟兄弟兩人帶走了三王爺?”皓月皇陰沉着眼眸,雖然兒子的命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被人玩弄。

“回皇上,是的,草民當時剛好路過那條巷子裏,看到蘇櫟和蘇齊兩兄弟站在撒了祕藥的地方,兄弟兩人長得一模一樣,當時有一個孩子蹲下,還把地上的祕藥拿起來聞了聞,當時草民離他們太遠,沒有聽清楚他們說的話。”

姬耀天冷笑的看着蘇櫟,這下看他怎麼脫身。

蘇櫟一聽,一臉的冷笑,複述得到是和當時的情形差不多,這種情形很容易聯想出來,撒在地上的祕藥留下了齊兒的手印,從大小來看,就是一個孩子的指印。

“你真的是親眼看到是我們兄弟兩人把三王爺帶走的?那是什麼時辰裏?”

蘇櫟冷冷的看着地上所謂的人證。

“這……。”黑衣男子猶豫了一會,“大概是酉時的時候,草民當時是看見你們兄弟兩人站在哪裏和三王爺說着話,草民也是要通過那條巷子回家,等草民走近時,你們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哼!真會睜着眼睛說瞎話,吾皇,即使他是人證,那也要有物證才行,當天我和弟弟在煉丹大賽結束後就隨莊裏的人一起回去了,根本就沒有去過他所說的巷子裏,而且酉時,我們在青雲街上買過雞腿和年糕,戌時不到我們就回了明月山莊,那青雲街上的攤販都是證人。”

蘇櫟敢保證,那天的情形不會有任何一人看到,他已經探測過周圍的氣息,附近根本就沒有人,他也不會承認他和齊兒去過那個巷子,畢竟消失的是三王爺,這老皇帝的兒子,不是他蘇櫟怕,而是他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而且酉時的時候,他和齊兒的確去買過雞腿,雖然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老闆和他們認識,自然會記得他們去過。

“你們各執一詞,現在唯有儘快找到三王爺才能揭開事情的真相。”皓月皇有些頭疼,他現在誰也不相信,姬耀天心裏想着怎麼報復明月山莊,而蘇櫟也狡猾。

“櫟兒,你也難得進宮一趟,不如就在宮裏玩兩天,朕會派人去明月山莊說一聲的,也會派人去青雲街證實你的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