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紀澌鈞沒有理會抓著范勇又打又罵的紀佳夢,越過所有人離開客廳。


擔心紀澌鈞的費亦行,看到出來的紀澌鈞,正要打聽情況,就看到董雅寧也跟了出來送人,趕緊止住嘴裡的話。 舞陽公主坐在妝台前,如珠替她貼眉心的花鈿,笑著說,「這麼打扮出來,東越的妝容倒比南原的更適合公主。」

舞陽公主彎唇一笑,「那是自然,原本就是在東越長大的么。」

「今日吃宴,皇上定會約公主一起賞月,公主可要做好準備。」

「知道,我自有法子搪塞他,」舞陽公主道:「別人倒是沒關係,就是小太子墨容麟好象認出我來了。」

如珠不以為然,「那麼小的孩子記得什麼。」

舞陽公主道:「連陛下都忌諱他,不要小瞧了他。」

「他就算記得,也只知道您是他的母后,除此還能知道什麼呢?」

舞陽公主默了一下,「小的不好對付,老的更難揣測,為避免夜長夢多,叫黑鷹那邊抓緊些。」

「我知道,」如珠左右看了看,「殿下,有機會還是另擇宮住吧,住在慈安宮行事不方便,畢竟隔牆有耳。」

「無事,咱們說的南原話,他們未必聽得懂,住在慈安宮省去了許多麻煩,不然後宮那些嬪妃們豈是好相與的?」

如珠笑道:「殿下想的周到,讓瑞太后給咱們擋駕,倒是不錯,便是那位良妃也不敢輕易到您跟前來。」

舞陽公主看著鏡子里的那張臉,本來就是絕色佳人,這樣一打扮,灧瀲生輝,光彩奪目,只怕會讓某人移不開眼去。

「你說,皇上懷疑我了么?」

「不會,除了性子冷了些,你與白千帆沒有任何區別,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性格上有所轉變也是正常的。」

漸漸入了夜,宮燈挑起來,黃色或紅色,在夜色中連成一串,東一條,西一條,像明亮的珠子。

中秋宴席照例擺在桂花塢,今年參加的人多,排場也更大,皇帝親自下令造的花船停在太明湖上,龍頭鳳尾,中間是彩翅,用小小的琉璃燈盞串起來,橙黃青藍紅綠紫,閃著各色的光,遠遠望去,流光溢彩,美得令人嘆為觀止。

早到的官員們站在湖邊對著那艘花船評頭論足,議論著今年誰有資格登上花船與君上同游。

修敏也站在人群中,眯著眼睛打量那艘船,他從修元霜嘴裡得知,舞陽公主竟然與白千帆長得一模一樣,心裡吃驚不小,再加上皇帝種種反常的跡象,他很懷疑那位舞陽公主說不定就是白千帆本人,但修元霜說樣子雖然象,性格上卻有差異,並不是從前那樣跳脫的樣子,反倒有一點公主的架子。

親水台錯落有致,湖水一層一層落下來,水花四濺,聲音卻並不嘈雜,有時嘩嘩作響,有時淅淅瀝瀝,響得很有節奏。人陸陸續續往這邊來,招呼聲,說話聲,不絕於耳,互相拱手問好,遷讓著就坐。

不多時,瑞太后帶著後宮眾妃過來了,早到的官眷立刻起身迎上去,請安行禮,笑語嫣然,后妃們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跟一隻只花蝴蝶似的,左顧右盼,隔著巨大的屏風都能聞到那股子幽蘭的脂粉氣。

被眾星捧月的瑞太后最是高興,笑得嘴都合不攏,比起去年的冷清慘淡,今年這般熱鬧,處處都是花團錦簇,她不住點頭,這才有點皇家宴會的意思。

接著皇帝也到了,手裡牽著小太子,父子兩個皆是穿著綉金龍的禮服,人長得一樣,衣裳也一樣,有趣的是,神情也一樣,皇帝不喜不悲的一張臉,墨容麟亦是端著小臉,很老道的模樣,竟然隱約也有種王者之氣。

皇帝帶著他坐下,親手給他倒了一杯果露,說,「這是你娘親愛喝的,想來你也應該喜歡的。」

墨容麟捧著杯,表情嚴肅的看著皇帝,皇帝愣了一下才明白過來,笑著端起酒杯與他碰了一下,「朕祝我兒快快長大,平安健康。」

墨容麟老氣橫秋的點了點頭,似乎很贊同他的話,然後喝了一口果露,一嘗之下,果然好吃,小臉也不端著了,笑得兩眼彎彎,捧著杯咕嚕咕嚕喝了個底朝天。

皇帝寵溺的搖了搖頭,「你跟你娘親真是一模一樣。」

朝臣們見到這一幕,都紛紛笑了起來,不吝其詞的誇小太子聰慧過人又可愛,正說笑著,太監尖細的聲音從屏風那頭傳過來,「舞陽公主駕到!」

喧囂聲一下就低了下去,礙著皇帝在,沒有人敢伸長了脖子去看,但心裡都很好奇,不知道這位即將入主中宮的公主是個什麼樣子?

皇帝起了身,牽著墨容麟繞過屏風,看到了款款而來的舞陽公主,蓮步輕移,姿態妙曼,那張熟悉的臉慢慢到了近處,竟是從未有過的光華奪目,燦如春華,皎如秋月,他一時之間愣在那裡,直到舞陽公主向他行禮,「舞陽祝皇上長樂吉詳。」

皇上回過神來,看著這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慢慢綻開了笑容,「跟朕無需多禮,快起來。」

舞陽公主不等他來扶,自己站了起來,對著皇帝嫵媚一笑,「沒想到舞陽還能與皇上一起過中秋,若是從前,舞陽不敢想。」

「為何?」

舞陽公主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從皇帝身邊走過去時,低低道:「因為往事不堪回首。」

皇帝心念一動,伸手拽住她的胳膊:「今日是中秋,本為團圓之意,朕特意造了花船,便是為了今夜與公主一同賞月飲酒,公主,請吧。」

舞陽公主有瞬間有慌亂,「這,恐怕不合規矩吧。」

「你即將成為朕的皇后,有何不可?」

舞陽公主為難的看著瑞太后,瑞太后笑著打哈哈,「皇帝,也不著急這一時半會的,先讓公主坐下吃點東西再說。」

皇帝不鬆手,扯著嘴角笑得邪乎,「朕很急,等不了。」說完,眾目睽睽下,拖著舞陽公主往湖邊走了。

沒有人敢吭聲,后妃們羨慕嫉妒恨,什麼樣的都有,瑞太後有點不太自在,兒子大了管不了,她能有什麼辦法,咳了兩聲,低頭喝湯。

修元霜雖然早就對皇帝斷了念想,可皇帝拽走的是酷似白千帆的舞陽公主,這讓她心裡多少還是有點疙瘩的。

正落寞之即,一個小小的身子依偎過來,是小太子墨容麟,修元霜立刻抱緊了他,向來沉得住氣的她差點紅了眼眶,果然善因有善果,小太子給她的這點溫暖足以抵消了剛才的那點不快。 高小芝反應過來,就趕緊給曾佐凡發消息。

高小芝:曾助理,不好了,蘇寒把我送到公寓,自己開車出去了,我估計他是去找戚薇薇了,怎麼辦?

曾佐凡一看到高小芝的信息,就立馬坐直了身體。

曾佐凡:你先回家,剩下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今天的表現很好,以後也記得,無論發什麼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告訴我,不然要是真的敗露了,沒有人能幫得了你!

高小芝一想到,自己是來騙錢的,雖然曾佐凡給了自己意見,可是,除此之外,他好像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高小芝瞬間有點心慌。

現在,曾佐凡就是自己的主心骨,她只能全聽他的。

高小芝: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高小芝這次發過去消息,曾佐凡連回復都沒有回復。

高小芝估摸著,曾佐凡應該是去想辦法了。

她有點心慌意亂的,她上樓,快速的將自己的行李收拾起來。

如果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她必須第一時間離開,不然的話,她要是真的出事,媽媽該怎麼辦呢!

就這樣,高小芝忐忑不安的等著。

與此同時。

蘇凜開車,帶著戚薇薇在路上馳騁。

戚薇薇看著陌生的路線,忍不住皺眉:"蘇凜,這好像不是去醫院的路啊!"

蘇凜目視前方,淡淡的開口:"我們不去醫院,薇薇,我心裡有點疑惑,我想跟你談談!"

戚薇薇想了想,點點頭:"那好吧!"

蘇凜便繼續往前開。

車子一直到了人煙稀少的郊區,周圍還有星星點點的燈光,看來,還是有人住的。

蘇凜這才將車子停在路邊。

車裡的燈光,也被他關了。

他和戚薇薇從家裡出來的時候,他越想越不對勁,具體哪裡不對勁呢,戚薇薇看哥哥的眼神,以及她跟哥哥說話的語氣,很不對勁。

想到這裡,蘇凜似乎明白了什麼,他不願意將那兩個可能聯繫在一起。

可是,他那麼聰明,一些東西,只要稍微想一下,答案就已經躍然紙上了。

戚薇薇等著蘇凜先開口。

她已經決定了,蘇凜問什麼,她就回答什麼,至於欺騙蘇凜,她似乎有點做不到。

等待的過程,讓她有點慌亂。

因為蘇凜一直不願意說話。

戚薇薇轉身看著他:"蘇凜!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蘇凜似乎在深深的呼吸,他轉身看著戚薇薇:"是啊,我是有話想要跟你說!"

黑暗的夜色中,狹窄的車廂內,戚薇薇能清楚的聽到,蘇凜不穩的呼吸。

"蘇凜,如果你有什麼想知道的,你可以直接問我,我不會騙你的!"戚薇薇說的很平靜。

蘇凜突然苦笑了一聲:"薇薇,你不覺得這樣很殘忍嗎?正是因為你不會騙我,所以我才更加難受,如果自己聽到你的真話,會不會崩潰!"

"蘇凜,你不要自欺欺人,如果我騙你的話,總不可能騙你一輩子吧,所以,真話對你來說,才是最好的!"戚薇薇的聲音,似乎沒有什麼起伏。

蘇凜的臉上,露出一抹苦澀自嘲的笑容。

她在自己面前說話,永遠都是這般平靜,除過偶爾的為難,她似乎很真誠。

可是,這樣的真誠,才越發的傷人。

因為她沒有考慮,她的誠實,會讓自己多麼難過。

"薇薇,你今天看見我哥的時候,神色變化很大,我也是從家裡出來才想到,你今天說的那個人,有可能是他,我猜測的對嗎?"蘇凜聲音苦澀的問道。

蘇凜以前沒有想到,可是,今天的猜測,結合以前的一些事情,他其實已經心如明鏡了。

蘇寒去出差的時候,戚薇薇也剛好出差,蘇寒公司有活動的時候,戚薇薇也正好不在南希市,兩個人離開和回來的時間,基本都一樣。

如果知道他們認識,知道他們是上下屬關係,他應該早就想到的!

蘇凜的神色,苦澀到極點。

戚薇薇聽到蘇凜的話,怔了怔,她雖然早就想到,蘇凜可能已經想到了。

可是,沒想都,他猜測的一點都不差。

戚薇薇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空靈:"是啊,你說的很對,我看見蘇寒的時候,神色變化的確很大,我今天說的那個人,也的確是他,可是,哪有怎麼樣呢,他都有女朋友了,雖然他很蠢,認錯了人,可是,我戚薇薇也不屑去爭搶,如果不是真愛,我最後得到了,又能如何呢!"

蘇凜有點不明白戚薇薇的意思:"你說的那個人,果然是我哥,只不過,你為什麼要說他蠢,你不去搶呢,我聽不懂,還有,薇薇,我記得你跟我說過,我們兩個人之間的身份差距太大,那你跟我哥呢,他是盛世集團的CEO,難道他跟你的差距,就不大了嗎?"

"所以,在今天晚上,我已經決定放棄他了,難道我的決定,還不夠明智嗎?"戚薇薇的聲音,有點暴躁和失控。

蘇凜愣了愣:"薇薇,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是因為我哥,對嗎?"

戚薇薇搖搖頭:"蘇凜,不是你想的那樣,有些事情,我並不想讓你們路家,任何一個人知道,或許,我跟蘇寒,真的是有緣無分吧,罷了,就這樣吧,還有,蘇凜,我不想傷害你,你不要再對我這麼好了,好嗎?我喜歡的人是蘇寒,我怎麼可能再愛上你呢,那樣的話,連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蘇凜還是難以接受:"是我出現的太遲了嗎?薇薇,我的確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就算你喜歡的人,是個陌生人,我都能忍受,可是,為什麼偏偏是我哥哥呢,為什麼!"

蘇凜的聲音似乎有一種難言的悲慟。

戚薇薇被他的樣子,弄得分外難受:"蘇凜,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在這麼優秀的人,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可是,我只喜歡你啊!"蘇凜幾乎是吼出來的。

戚薇薇從來沒有見過蘇凜這麼失控,可是,今晚,她的心情也暴躁到了極點。

"蘇凜,你不要逼我,這樣你不會幸福的,因為我很清楚,自己不會愛上你的!"戚薇薇殘忍的說道。

"為什麼!"蘇凜不敢去看黑暗中,戚薇薇的輪廓,他只能問出這三個字。

"這個世界上,感情的事情,其實,根本沒有那麼多的為什麼,有時候,只是一念之間,你就能夠喜歡上一個人,蘇凜,你應該懂得!"戚薇薇說。

"可是,薇薇,你難道不知道,忘記一個人,卻不是一念之間,可以做到的嗎?薇薇,你知道嗎?你對我真的好殘忍!"蘇凜的聲音,低聲壓抑,感覺像是一頭被鎮壓的獅子,只能低聲的嘶吼。

戚薇薇的臉上,出現一抹自責的神色:"蘇凜,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的內心很真實的告訴,我不能騙你,那樣的話,我也不能原諒自己!"

蘇凜自嘲的笑了一聲:"薇薇,你知道嗎?有時候,真話比謊言更傷人,相比之下,我更希望你能騙我!"

聽到蘇凜這樣說,戚薇薇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兩個人坐在車裡,氣氛格外的沉悶。

戚薇薇的手機響起的時候,她低頭一看。

同時,蘇凜也側目看了一下,路蘇寒三個字,在黑夜中,格外的顯眼。

蘇凜自嘲的笑了一聲:"這麼快就來找你了,看來,我猜測的不錯啊,你在我哥的心裡,好像也不是那麼簡單啊!"

戚薇薇悶聲:"你想多了!"

蘇凜苦笑了一聲,諷刺的開口道:"但願吧!"

蘇凜的態度很尖銳,戚薇薇有點不能接受他變成這樣,她皺了皺眉,看著手機上閃爍的名字,伸手掛斷。

蘇凜轉過頭看了她一眼:"你怎麼不接呢!"

"不想接!"戚薇薇的語氣,似乎帶著一絲賭氣的意味。

蘇凜剛要說什麼,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還是蘇寒。

這下,蘇凜笑的更加自嘲了:"看吧,電話都打給我了,薇薇,你說我是接呢,還是不接聽呢?"

戚薇薇看著蘇凜:"蘇凜,這是你的個人自由,蘇寒是你哥哥,你想接便接,跟我關係不大!"

蘇凜自嘲的笑著搖搖頭:"薇薇,你在我面前,怎麼能這麼冷靜呢,難道,這就是不喜歡一個人的表現嗎?"

蘇凜的話,說的戚薇薇啞口無言。

也在同一時間,蘇凜的手機,不再響了。

戚薇薇看了蘇凜一眼,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兩個人沉悶了半天,戚薇薇突然開口:"蘇凜,我們還是回去吧,我不想繼續待在這裡了,而且,你今天情緒不穩定,我想等你冷靜下來,我們再好好談談!"

蘇凜自嘲的笑了笑:"這算是一種推脫嗎?"

戚薇薇不明白,蘇凜怎麼會變成這樣,雖然她知道,肯定跟她有關係。

可是,她還是接受不了這樣的蘇凜。

她卻不知道,蘇凜今晚明白過來后,整個腦子裡,想的都是一件事,自己喜歡的人,竟然喜歡自己的親哥哥。

上天究竟給他開了多大的玩笑啊!

難道,他這輩子就註定不能得到真愛嗎?

為什麼! 舞陽公主被皇帝拽得踉踉蹌蹌,想掙扎又怕失了體面,終是被皇帝扯到花船上去,岸上燈火通明,湖面便顯得暗些,大家只看到公主被皇帝扯進了船艙,船被划向湖心,便什麼都看不到了。

朝臣們對此很是驚訝,沒想到平素沉著穩重的皇帝也會做出這樣荒唐的事情,畢竟對方是鄰國公主,還未正式成親,於情於理都不合規矩,但那又怎麼樣,這是在東越,皇帝是東越的君主,他想乾的事,誰也管不了。

皇帝把舞陽公主帶進船艙就鬆了手,自顧自的坐下,拿起小几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水,船艙里沒有人,整條船只有船頭站著撐船的一個人,那是寧九。

皇帝靠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舞陽公主,「從你入宮到現在,咱們倆還是頭一次有機會單獨說話。」

舞陽公主坐在他對面,神情冷淡,「你想幹什麼?」

「我問你想幹什麼?」

「我來和親,可是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

「去他的和親,和什麼親?」皇帝問,「你現在是什麼意思,不打算認我,也不打算認麟兒?」

舞陽公主哼了一聲,「反正皇上又不缺女人。」

「你怪我納了後宮?」

「豈敢,你如今做了皇帝,自然是要納後宮的。」

「你嫁給藍文宇又怎麼說?」

「他只有我一個,我為什麼不能嫁?」

皇帝厲聲道,「朕還活著,你還不是寡婦,有什麼資格嫁?」

「對我而言,從東越到南原,就等於是死過一回了。」

皇帝啞了聲,半響才問,「你是怪我沒有保護好你和麟兒,讓你們害了苦。」

「從前的事我不想再提,」舞陽公主的表情始終平淡,「我是南原的公主,我有自己的國家,我在自己的國家裡生活得很開心,麟兒還給你了,為什麼還要逼我回來?為了逼我回來,你率大軍壓境,你可知道南原是不擅打戰的國家,區區幾萬大軍就能讓他們滅國,你行事蠻撞又霸道,只顧自己,可有想過別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