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精氣丸每天都有拾取,積累下來,湊足買房的錢,蘇景行就去買自己的屋子。


伍安尋這裏的老屋,僅是暫時落腳點罷了。

……

和中介達成協議,拿到鑰匙。

晚上,蘇景行就從火葬場宿舍,搬來小院。

屋子裏的傢具,沒怎麼動,本就完好。

蘇景行簡單打掃了一下,換上新被褥、日常用品,便可以入住。

而為了上班,蘇景行買了輛自行車。

去火葬場,五分鐘就能抵達。

嗯,穿越過來一段時間,總算有車有房了。

不用擔心驚擾其他人,蘇景行第一夜就開始打拳。

一顆精氣丸入肚,疲勞清掃一空,精力充沛十足。

《七步拳》施展開,體內內勁調動,隨着拳法不斷衝刺外透。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一晚上過去,蘇景行成功摸到了外透的門檻。

看看時間差不多,停止打拳,進衛生間洗了個澡,換上乾淨衣服,騎車前往火葬場。

到食堂吃完早餐,匯合孔大寶,開始一天的工作。

「昨晚怎麼樣啊?早上起來有沒有累著?腰酸不酸?」

半路上,孔大寶沖蘇景行擠眉弄眼,一個勁曖昧笑着。

嗯??

蘇景行疑惑,「不累啊,搬個家而已,用不着腰酸吧?」

「裝,繼續裝!」孔大寶鄙視。

「不是,這有什麼好裝的?」蘇景行無語。

「切~~」孔大寶繼續鄙夷,「你就裝純吧,不要告訴我,你搬出去,不是為了和你那『婉蓉』妹妹,雙宿雙飛?」

蘇景行,「……」

差點岔到氣!

和萬戎雙宿雙飛?

我……

「呼!」

深呼吸,穩定心神,蘇景行忍住吐槽衝動,沒好氣道,「什麼婉蓉,都說了沒那回事,大寶哥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八卦?」

「我懂,我懂。」孔大寶挑眉,一臉曖昧,「放心,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就是提醒你一下,玩可以,年輕人嗎,理解。」

蘇景行,「……」

懶得理他,直接無視掉。

「哈哈,用不着害羞。」孔大寶繼續自我調侃,「我也是你這個年紀過來的,那種事一開始確實容易上癮,但次數多了,也就那樣。之所以提醒你一下,是別忘了做好安全工作。」

「畢竟,你自己也才十幾歲,不想那麼早就當爸爸吧?」

「更別說,屁股後面……哎,哎,你別走那麼快啊!」

孔大寶在後面追,蘇景行假裝沒聽到。

對這傢伙實在沒話可說。

說起來,收屍隊的人,對他都不錯,就是老愛拿他開玩笑。

蘇景行也知道這是年紀小的緣故。

孔大寶、馮鐵劍、古波等人每次拿他開玩笑,蘇景行要麼找其它話題,要麼退走。當然,偶爾也會反擊幾句。

好在孔大寶、馮鐵劍、古波一行人,從來不過度。

調侃過後,依舊是老大哥。

……

搬屍、練功,搬屍、練功。

接下來日子,蘇景行恢復一如既往的生活。

上班搬屍,拾取一張張卡片。

這些卡片大多數是精氣卡、增力卡,偶爾內勁卡。

技能卡沒有再出現過。

安魂卡、演武卡,更是不見蹤影。

解開得到的精氣丸,很快再次累積到200顆。

大力丸每天當糖豆一樣的吃着,致使力氣一天天增加。

半個月後……

「砰!」

唰唰唰~

只聽一聲悶響,測力儀的儀器錶盤上的數字,飛快刷新。

當停止下來時,顯示「5223」三個數字。

蘇景行瞄了一眼,換另外一隻手,再次一拳用力打出。

「砰!」

唰唰唰~

錶盤上數字一陣飛快閃爍,當停止下來時,顯示出「5108」三個數字。

「不錯!」

「左拳5223斤,右拳5108斤,雙手皆突破五千斤,下一步目標,一萬斤!」

蘇景行滿意的收回拳,加大目標。

一萬斤巨力,搭配《七步拳》,七品武者將不再為懼。

七品往上的六品,打敗也不遠了。

蘇景行想好了,等雙手力量都突破十萬斤,便去找萬戎報仇!

十萬斤巨力,搭配《七步拳》,哪怕只能走出五步,全力爆發之下也有五十萬斤力量!

五十萬斤巨力,應該足夠打敗萬戎了吧?

蘇景行眯眼。

半個月過去,他的內勁距離外透只差最後一步了。

這一步跨過去,他就是真正的八品武者! 「西蒙!你要幹什麼?」

北堂司星皺眉看著外星孩子,剛想要繞過他出去的時候,西蒙再次跨出一步,攔住了他前進的道路:

「艾斯奧特曼,不,北堂司星,別來無恙啊。」

聽到這個聲音,北堂司星的瞳孔劇烈顫動,不可置信的說道:「你是亞波人?」

「沒錯,我就是亞波人,北堂司星,你是不是一直以為你是勝利者?」西蒙的外表很蠢萌,但是眼神卻是說不出的冰冷:

「你這一生都要背負著我的怨念活下去,不死不休。」

「該死!」

北堂司星憤怒的掏出自己的配槍,就要終結了眼前這個傢伙的生命。

「你要幹什麼?」孩子們是普通人,聽不懂兩大高端物種的加密通話,他們只是知道,二者只是相對站立一會兒,然後北堂司星就掏出槍想要傷害西蒙。

他們臉上還戴著奧特三兄弟面具呢,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欺凌弱者的事情發生?

西蒙趁機躲在孩子們的後面,用嘲諷的語氣說道:「怎麼了北堂司星,向我開槍啊,只不過你可要想好,殺了我,孩子們就永遠都不會相信正義和熱忱了!」

「這就是你的目的?」

北堂司星用力的攥著自己的槍,力量之大,連高精尖技術製作的槍柄都咯吱作響。

「沒錯北堂司星,毀滅一座城市算什麼?我就是要讓孩子們永遠都不相信奧特曼,永遠都不會相信什麼狗屁的感情!」

亞波人的聲音因為激動而發抖:「開槍啊,來,親手斬斷孩子們的信念吧!」

強博王此時也在破壞著城市,最強超獸絕對稱得上這個名號,破壞城市的速度堪比同體型的塔克。

一邊是城市、一邊是孩子們的感情。

時間愈發緊迫,每一秒都會有新的人死亡。

亞波人的笑聲愈發猖狂起來,只有他們兩個能夠聽到,在外人的眼中,依舊是塔克隊成員仗勢欺負可憐外星人。

「砰!」

突然,一聲槍響。

北堂司星開槍了,西蒙的腦袋被打出了一個大洞,紅黑色的血液從裡面噴涌而出,像是不斷蔓延的惡念。

「哈哈哈哈哈,北堂司星,你果然殺了我,哈哈哈哈哈!」

一個靈魂體從西蒙的頭頂飛往強博王的頭部,亞波人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與得意,強博王也興奮起來,每一次躍起都使得一片房屋崩塌。

······

「你為什麼要殺西蒙!」

「你騙了我們!你剛剛還說要保護弱者!」

「他一定是害怕亞波人,才把西蒙殺了,想要藉此來向亞波人投降!」

「我再也不相信你、我再也不相信塔克隊、我再也不相信奧特兄弟、我再也不相信友情和熱忱!」

孩子們看著西蒙的「屍體」,大聲質疑著北堂司星。

「他是亞波人。」北堂司星沉聲解釋道,但是在眾人耳中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騙人!它明明就是一個普通的外星孩子而已!」孩子們已經不相信他了,看向他的目光中滿是排斥與厭惡。

「是真的,我用了奧特感應!」

「騙人!奧特感應只有奧特兄弟才有!」

聽到這句話,北堂司星沉默了,他抬頭看著肆虐的強博王,再看著瞪著自己的孩子們,深吸了一口氣:「聽好了,我,就是艾斯奧特曼。」

「現在,就是艾斯奧特曼最後的戰鬥!」

他高舉雙手,猛地將雙手戒指碰到一起。

天空和大地似乎旋轉起來了,北堂司星和艾斯的臉交替出現,似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身上屬於地球人的氣息也迅速消退。

艾斯奧特曼,變身!

······

「北堂隊員竟然是艾斯奧特曼!」不遠處的塔克隊員震驚的看向強博王對面的巨人。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守衛地球的救世主,竟然一直潛藏在自己的身邊,和自己並肩作戰?

眾人之中,只有龍武隊長有過猜測,其餘人是真的沒有往這個方向想過。看到這一幕,更是震驚到以為自己在做夢。

艾斯已經和強博王撞到了一起。

雙方都是死敵,都是背水一戰,都使用出了自己壓箱底的本領。

艾斯不是剛來地球的萌新,他已經成長為了一個冷靜強大的戰士,強博王同樣不是泛泛之輩,各大超獸最優秀部分的集合體不是說說而已。

和強博王比起來,艾斯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身高只能達到人家的胸口,想要攻擊頭部都要跳起來。更不用說體重了,連把對方拋出去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艾斯!艾斯!!艾斯!!!」

亞波人的聲音中滿是猙獰與瘋狂,強博王的攻勢愈發兇殘,身上超獸的毒液、火焰、光線之類的不要錢的往艾斯身上招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