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米昔站在原地,站了幾秒,跟了上來。


我和商璟煜坐在後座,米昔在副駕,看不出想什麼,不過我知道她記恨我了,越是平靜,越是不正常,而商璟煜還緊緊握著我的手。

我忽然想笑,看來在感情中,沒有人是理智的,商璟煜也一樣!

我們很快到了舒曼說的那個地方也找到了歪脖子樹,老邢的車在最前面,他們首先撞了上去。

然後連人帶車一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商璟煜讓司機下去后,他自己開車,我和米昔都坐在後排,然後一腳油門我們也撞向了樹。

那一瞬間,我還是害怕,米昔也是,然後我們那對望了一眼,似乎覺得很可笑,彼此又移開了眼睛。

一道強光后,車子又行駛在路上,這一回是土路。

商璟煜停車,老邢他們的車就在前面等我們。

我看了看四周,現在是白天,周圍寂靜,因為是夏天,綠油油的樹木花草看著十分怡人,我們腳下是還算平整的土路,藍天白雲下,土路的盡頭可以看到一個寧靜祥和的村莊。

「我們這是穿越?」我問。

米昔還是臉色煞白,應該沒見過這陣勢,我也心慌,但我比她淡定一點。

「不一定!」商璟煜說。

然後他下車和老邢說話。

我看著窗外。

「我還一直以為你很純潔,看來你也不過是個綠茶婊!」米昔突然說了一句。

毫不掩飾的敵意,連裝都懶得裝了。

我回頭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嗎?」米昔冷笑,臉上的表情讓人發寒:「以前我覺得你可能會有些自知之明,和那些只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不一樣,如今看來不是,你太貪婪了,這對你沒好處,對璟煜也是,我了解他,像你這種不能帶給他好處

的女人,他只是玩玩而已!」

不可否認,米昔的話句句都在往我最痛的地方踩,一直以來,因為身份的差異,我都覺得我和商璟煜的生活格格不入。

或者說,我感覺自己配不上他。

自古逢秋紅顏亂 可是那又如何。

我看著米昔:「你說對了,我和那些爬上他床的女人不一樣,她們要錢,而我…」

我看著米昔一字一句:「我要的是商璟煜!」

米昔一怔,然後是良久的沉默。

「你會後悔的!」米昔說。

眼神中已經有了殺意。

我長舒了口氣,以為我可以忍住,可是現在我發現我真的忍不住。

我無法在看到商璟煜哪怕逢場作戲和別的女人站在一起的樣子。

如今,我算是打亂了商璟煜的計劃,徹底和米昔撕破臉了。

我看了看遠處修長高大的商璟煜,笑了一下,好在他值得。

我下了車,楚言在我們身後,他看著我,表情莫名。

我和米昔的話他肯定都聽到了。

「這樣和她撕破臉對你不好!」楚言說。

「有什麼不好,起碼我和商璟煜不用在忍受她抓姦的眼神了,其實你也知道我和商璟煜是先開始的!」我看著米昔的背影說,他正急著往商璟煜那邊趕。

全能少夫人美又爆 「我覺得你似乎不太一樣了!」楚言忽然說。

我看了看他,純潔的笑了一下:「楚師兄也和從前不一樣,我都沒說你什麼呢,而且我很傷心,你居然一點都不了解我。」

從前我不爭,是因為那些人那些東西我都不在乎,可是如今,我遇到了喜歡的在乎的人,我死也不會放手。」

我看著遠處商璟煜說。

楚言一怔!

然後苦澀的笑了一下,原來他從來都是那個不被在乎的人。

小鍾跑過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楚言,把我拉到一邊:「姐,這裡有些奇怪!」

「怎麼奇怪?」

他看了我一眼:「你…」

「?」「我長話短說,我覺得這個地方能影響人,說完他把我往那邊拉了一下,然後我就聽到小張和大嘴在吵架。 「還說不是你,如果不是你魯莽,我上次出任務怎麼會受傷?」小張說。

「我不是已經道過謙了,而且你說不怪我的!」大嘴不甘示弱。

「我說不怪你,你就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是不是?」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一點都不像個男人!」

「你說誰不是男人?」

「…」

「我沒看出什麼來。」我看著小鐘有些不解。

小鍾指了指旁邊。

我看到米昔在糾纏商璟煜,楚言一臉不明的看著我,剩下的那個我叫梁子的警官憤憤的看著老邢…

「這是…」我很想仔細想,可總覺得有些煩躁,看小鍾也有些不順眼起來。

小鍾氣的罵了一句,然後說:「我念一句你跟著我讀一句!」

「嗯!」

小鍾開始念咒,我也跟著他讀,很快腦子就清明了不少,然後我看了看小鍾看了看大家就明白了。

我們趕緊跑到老邢和商璟煜跟前。

「我說你這個性格能不能改改?八竿子打不出一個屁,我師兄真是瞎了收了你做徒弟…」老邢數落著商璟煜。

而商璟煜鎮定的看著老邢旁邊的米昔還揪著他的胳膊:「璟煜,我是愛你的,凌安她只是貪圖你的錢,她和楚言不清不楚的,這種女人你也要嗎?」

我「…」

「你們也發現了?」商璟煜看著我們問。

我點頭。

「這個地方很邪門,能讓大家…」

「把心底最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商璟煜看著我意味不明的說。

我一怔!

想起剛剛在車上說的話,難道他聽到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商璟煜搖頭:「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小鐘沒多想,把清心咒教大家念了一遍,等大家都好一點才說:「這個清心咒大家每隔一段時間就默念一遍!」

眾人點頭,都有些尷尬,氣氛也有些奇怪。

我看著商璟煜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肯定聽到我的話了,會不會因為我內心那些陰暗的想法不喜歡我?

我很忐忑。

米昔比我好不了多少,她剛剛比我還要失態。

至於楚言,他一直都像是沒事人一樣,似乎早就知道這裡會發生什麼一樣。

我舒了口氣一切還是等出去后再說,剛剛進來就發生這麼多事,不是我想這些的時候。

「從現在開始,大家都有小心,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擅自行動!」老邢說。

大家都點頭。

老邢拍拍小鐘的肩膀,顯然對他相當滿意,我想,只要能出去,老邢應該會招小鍾進特殊部門。

我們那從新上車,車上我們三個尷尬不行,終於到了村口,村口很有意思,石頭做的門,正好車進不去,我們只好全部下車。

「其他人如果也是進來這裡的話,他們的車去哪了?」大嘴忍不住問。

小鍾拍拍他肩膀,故意笑的很陰險:「其他人恐怕在剛剛我們進來的地方就互相殘殺死了吧!」

小張「…」

眾人「…」

大家都自動忽略剛剛的事,但是心裡畢竟有疙瘩,小鍾這麼一說,眾人都不由后怕。

「現在進村,為了以防萬一,梁子留在外面,如果我們出不來,你就回去,再也不要來了!」老邢說。

米昔沒想到會有生命危險,抓緊了商璟煜的胳膊:「璟煜!」

「你如果害怕,就和梁子留在這!」商璟煜平淡的說。

米昔張了張嘴沒說什麼出來。

「現在出發!」老邢說。

我和小鍾走在一起,楚言在最後面,商璟煜和米昔並排。

村子保留了幾十年前的樣子,很安靜。

我們一行人走了十幾米,就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而且還是很多人。

我們悄悄的走到一旁躲了起來。

「村長,這些外來者,按規矩都要交給不二神審判的!」村民甲說

「是啊!這些人未經允許擅自闖入,就要受到審判!」

「與其審判不如直接獻祭,這些年來的人少,我們都沒有祭品了!」

「可是不二神說過了,祭品一定要是我們村的村民!」

「可是村子的村民越來越少,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村就沒人了…」

眾村民都陷入了沉默。

「你看!」小鍾給我指了指。我看到正中的戲檯子上,背對背捆著兩個人,一個是李靖,另一個不認識,不過我視力不錯,看得清楚,那是個很漂亮的男孩子,之所以說漂亮是因為比起男人他的氣質十分陰柔,而且確實長得好看,穿

上女裝絕對是大美女。這個應該就是他們說的那個嚴坤了。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商璟煜,心想他也好看,穿上女裝的話…

就在這時,商璟煜回頭看了我一眼,我一個哆嗦,心說不會猜到我心裡的想法了吧?

為什麼每次說他壞話就能猜到,平時就笨的跟豬一樣還總是誤解我的意思。

重生之恃愛行兇 真是無語。

我別過頭。

李靖那邊,村民們還在商量,村長看起來很有難言之隱。

「那就把這個獻給不二神!」村長指著李靖說。

村民們沒有異議。

散會後,李靖他們兩個被分開,那個嚴坤被村長帶走了,至於李靖就被關在村委會。

「我們先救嚴坤!」說話的米昔。

老邢看了她一眼:「都是我們的人,要救一起救!」

米昔沒說話,看向商璟煜:「璟煜,嚴坤可是嚴家人!」

商璟煜看了她一眼,卻沒有說話。

「嚴坤被帶走了,再不追就不知道被帶到哪兒了?」小鍾對先救誰沒有意見,他對不二神很感興趣其實不止是他,我們也是。

但是嚴坤不能不救。

「你們在這守著,我和凌安去救嚴坤!」商璟煜突然開口。

然後大家都看了他一眼。

「我也去!」楚言說。

「別跟著我們!」商璟煜說。

楚言笑了一下,即使他不說,他也不會跟著,他來這裡另有目的,單獨行動是最好的。

米昔一聽商璟煜要走也要跟。

「我們是去玩嗎?」商璟煜嚴肅的說。

「為什麼凌安可以跟著去?」米昔快氣死了,商璟煜就是這樣,偏心都可以理直氣壯。

「待在這!」他說完,拉著我就走。

我簡直無語,都快同情米昔了。

「我們兩跟著村長他們走了一段,很快到了村長家。

然後我就看到了一朵奇葩。

「爹,差不多行了,這都沒人,你給我鬆鬆綁唄!」嚴坤對著村長笑嘻嘻的說。我和商璟煜都是一愣。

村長嘿嘿笑了笑:「也是,你小子!」

但是卻沒有給他鬆綁。

「等等吧,等你和二妞結了婚,讓二妞給你松!」村長狡猾的說。

「爹…」嚴坤的話顯然沒有什麼作用。「爹,小坤回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我和商璟煜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忍不住就是一愣… 「二妞,你咋出來了!」村長看著身高一米五,體重一百八,滿臉橫肉的女兒說。

「我來看看小坤!」二妞嬌羞的樣子實在說不上,反而有種驚悚感。

「妞妞快讓爹給我鬆鬆綁!」嚴坤比她還嬌羞的很。

我和商璟煜看的牙疼。

「爹,快把小坤鬆開!」二妞被嚴坤的美男計眯了眼。

村長比二妞有城府了,對於嚴坤這樣的外來戶小白臉,他沒有那麼信他,如果不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喜歡的不行,村長早就弄死他了一臉娘娘腔的樣。

二妞雖然喜歡嚴坤,但是也不敢違背父親的意願,她跑到嚴坤身邊,在嚴坤細膩光滑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小坤,你先忍忍,等我們入洞房的時候,我親自給你解!」

「好,謝謝妞妞!」嚴坤笑的很燦爛。

那張臉別說妞妞,我都看的有些入迷,這傢伙長得是真好看也真是奇葩。

「你說他真的看上妞妞了?」我感覺嚴坤表現得太真實了。

商璟煜看了看我:「你不了解嚴坤,不了解嚴家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