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簡單來說,就是不想跟人打交道,而且並不反感這種狀態,很享受這種孤獨


這當然不能算心理疾病,但人畢竟是社群性的,少不了跟人打交道,於是這種心理狀態就和實際行為不符,導致內心不爽不舒服很煩

大家都等著元老師解答呢。

「噠噠」

敲門聲響起,卉卉打開了門,抱著門把手貼著門晃了進來。

「哥哥,你在幹嘛呀吃糖水了哦」

「啊,你們吃,我在直播呢。」

「哦。」

卉卉跑了出去,一會兒就小心翼翼地回來了,端著個盤子,上面放著一碗番薯糖水,眼睛靜靜地盯著碗邊,小心翼翼地端了進來。

「我拿給你吃啦。」

「小心燙」

「都放涼了。」

直播間里的觀眾們看著兄妹兩在互動,像是吃了一噸檸檬一樣。

請問這樣的妹妹哪裡領

大舅哥

樓上在想屁吃

可可愛愛愛啊

回到直播間里,元嘉一邊喝著糖水,一邊跟觀眾們說著話,隨著直播次數多了,漸漸地他也更加自然了起來。

有時候也懶得換襯衫了,就穿著寬大的t恤和沙灘褲直播,反倒讓觀眾們覺得元老師看起來更加居家親切起來。

主要還是靠臉的作用。

元嘉夾起一塊番薯塞到嘴裡,繼續剛剛的話題。

「你的來信我已經看了,跟直播間里的粉絲朋友們一樣,我也有過這樣的感覺,舉個例子」

「感覺最強烈的,是什麼時候呢我輕易就回想起小時候,每當家裡有客人來的時候,我爸媽就會把我從房間里叫出來,讓我給客人打招呼,叔叔好阿姨好xx好之類的,都遇到過吧大家當時是什麼感覺」

元老師這個例子准到爆炸了

就一個字,煩

甚煩

煩煩煩

鋪天蓋地的煩字,幾乎把直播間的視頻畫面都要擋完了,元嘉沒想到一個炸彈,居然炸出來這麼多的潛水觀眾。

誰都有過童年這樣被拉出來跟不熟的人打招呼的經歷,再回到剛剛那封來信里提到的心理狀態也不是害怕社交,就是懶得社交下意識地覺得很煩很煩總覺得這是在浪費我的時間有一種束縛感

「是不是全部對上了」元嘉笑道。

極對x999

番薯很甜,是從老家帶回來的,爺爺奶奶自己種的,元嘉喝完了糖水,放下碗。

元老師去當吃播吧

我感覺看你吃飯很治癒

你成功把我看餓了

元嘉沒理會彈幕,繼續道「後來,我把這種狀態產生的原因總結了一下。」

「有這種心理狀態的同學,大抵上在童年時期,父母的管教都是比較嚴格的。」

「這種管教有很多方面,包括剛剛舉的那個強迫社交的例子,還有強迫不社交,比如父母親擔心你遇到壞朋友,不讓你跟外面的人有過多的接觸。」

「這是造成這種心理狀態的最主要原因,除此之外,還有包括個人的價值觀,比如不願意浪費生命在一些沒有意義上的事上,不願意陷入過多的人事糾紛當中,不願意在人群中說一些違心的奉承的話等等,但這種會比較理性,心裡產生的厭煩感沒那麼強。」

「童年的經歷是會影響一生的。」

「這種環境下長大,漸漸地,我們的內心就會出現一層很強的邊界感,當社交發生時,就會感覺自我的邊界被打破,由此產生一種被束縛、被侵犯的感覺。」

「這種情緒,稱之為泛化。」

「比如一次戀愛的失敗,就斷定男人或者女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而這個問題,就是把童年時期,與人相處不愉快的體驗,泛化到了生活中和其他人的相處之中。」

這種情緒分析對元嘉而言並不難,直播間里的觀眾也都能聽得懂。

從小到大,似乎沒人會在意過自己的心理成長,也從來不知道童年的一件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會對人的心理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這裡我要引申一個關於自由的概念了,大家覺得自己自由嗎」

很自由,享受九九六的福報中

以前去旅行的時候體驗過

周末放學算不算

元嘉笑了笑,繼續道「當然算。自由是我們一生中具有最高價值的東西,只有你感受到行為是自我在控制時,才能體會到自由的感覺。」

「當自我被干擾,比如你在看書,別人突然找你搭話,那麼這時候,相當於你的一部分就被別人代替了,那麼這個我就不再是我,你就會感覺不自由,必然就會產生不舒服、很煩的感覺。」

好高層次的樣子

元老師別裝嗶

那該怎麼辦呢

元嘉說道「沒有什麼事情是完全不好的,關於這個問題本身,我們需要了解它產生的原因。」

「當你知道它為何出現的時候,再來考慮是否需要去改變。」

「不改變當然也沒問題,畢竟人生無常,很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學會和孤獨相處,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假如自己獨處的過程讓我們覺得自由與放鬆,那麼我們就享受這份情緒。」

「如果想要改變,那麼你先要解決情緒的泛化。」

「因為泛化的原因,往往你只看到了社交中消極的一面。」

「要想改變這種消極的思維模式,有個非常好的辦法,你可以嘗試擁有一段良好積極的親密關係,一點一點地改變過往的社交認知,這個不急,可以慢慢來。」

「交往開始之前,先給自己做個暗示,告訴自己,朋友是可以選擇的,如果跟對方相處的過程中,讓我感到自由放鬆,那麼我就和他繼續做好朋友,如果他讓我感覺到侵犯和不舒服,我也有拒絕交往的權力。」

「不要小看這個暗示,可以很有效地幫你降低抵觸心理。」

這個我懂,心貓嘛

你又懂了

時間到了,點歌點歌

梔子大佬請點歌x999

這些天的直播下來,觀眾們也已經明白殘酷的現實了,元嘉每天的直播前後,都會唱兩首歌,點歌權是梔子的。

因為從榜一到榜十,全部都是梔子的小號。

在鈔能力下,點歌環節真的很公平

大家甚至懷疑,要是榜單前一百都有點歌權力的話,梔子會不會刷一百個小號出來

「啊,我看看梔子最喜歡聽元嘉唱歌了同學,你想聽什麼歌」

於是許南梔同學興高采烈地換賬號點歌去了。

梔子最喜歡聽元嘉唱歌了「我想聽浪漫手機」

歌名發出去之後,許南梔心跳怦怦,畢竟這是她這些天里來,點的最為不含蓄的一首歌了,再結合她和元嘉現在的相處狀態,幾乎都是在手機上進行的。

因為元嘉喜歡聽周董的歌,梔子最近也在聽,然後最喜歡這首了。

彷彿身處一個寧靜的午後,一邊喝著下午茶,品著酸酸甜甜的小點心,心情輕鬆愉悅,瀏覽著手機里他發來的消息,感受著那份浪漫的情愫,便有種青春期里暗戀時的悸動心跳

羞死了

我懷疑梔子大佬和元老師私底下有一腿

這還用懷疑

你看元老師唱歌時那騷氣的表情

舉報舉報

元嘉的歌現在是越唱越好聽了,他的音色本就很不錯,特別是唱這種溫柔的歌時,更是讓女粉絲們有種懷孕的感覺,是耳朵

「你微笑瀏覽」

「手機里的浪漫」

「原來愛情可以來得這麼突然」

本來想著是明天中午再更,收訂比10比1的話,有機會拿個精品徽章的,結果訂閱情況把我看傻了有同學問首訂成績,嘛,18比1的收訂比吧,接近崩盤文的概念,嗯,深刻理解到叫好不叫座的意思了,苦笑後面會多寫一點輕鬆的情節,讓願意付費的朋友們看得愉快一些,最近圈子亂七八糟,我都蒙了 現代人越來越少去留意今天是農曆幾號了,除非跟節日掛上鉤。

三月三十號是農曆三月初八,這個時間段里,月亮會升起的比較早,月面朝西,稱為上弦月。

農門醫女:掌家俏娘子 很美的稱呼,包括二十四節氣裡面,大抵都是這樣一些優美的字眼。

比如驚蟄、清明、穀雨、芒種、秋分等等。

一片半透明的灰雲,淡淡地遮住月光,院子里起了一絲霧,於是月光便有了一抹柔和清涼的味道。

窗檯邊的兩隻小燕子在酣睡,窩裡已經有兩顆泛著灰白花斑的燕子蛋了,也許再過兩三天,這對燕子夫妻就開始孵蛋了。

許南梔已經洗完澡了,正趴在桌子前寫著今天的日記,今天跟往常一樣,上午畫畫,下午看書,期間抽空往西瓜地跑。

西瓜苗長得很快,兩片基葉中間已經開始長出來新的葉子,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綠芽兒,還有著白色的絨毛。

對於日記,梔子寫得很認真,筆尖在紙上輕輕滑過,留下來一行一行的字。

有時候寫到開心的事了,她還會不自覺地勾起淺淺的笑。

若是寫到糾結的事了,她就會抿一下嘴唇,手中的筆在指關節上輕輕地敲啊敲。

日記寫完,梔子輕輕地哼著歌兒,「你微笑瀏覽~手機里的浪漫~原來愛情可以來的這麼突然~簡訊的哼啦~啦~恩~拉長~」

一邊唱著歌兒,一邊熟練地隱身訪問元嘉的空間,翻看著他以前寫下的說說和照片。

不捨得一下子看完,每晚獎勵自己看半年的量。

她真的能感覺到自己在變好呢,無論是解憂小熊還是安眠靠枕,對她控制情緒的幫助都非常大。

日子滿懷期待,充滿信心。

……

元嘉洗完澡后,梔子已經躺好在被窩裡等他了。

梔子喜歡蓋著被子睡覺,要那種厚一點的,但是又很輕很輕的被子,比如鵝絨被這些,可以把整個身體包裹在裡面,然後就可以感覺很溫暖了,如果手腳露了出來,就會覺得睡得不安。

這些天里,元嘉和梔子聊了很多很多,什麼都聊。

梔子會給他講自己的日常,元嘉也跟她講每天的日常,有時候也會講講小時候的事,或者講講外面的世界。

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蓮 梔子對元嘉小時候的事特別感興趣,像聽故事似的纏著他講。

元嘉便也要梔子講她小時候的事。

許南梔能回想起記憶里的細節,便跟元嘉講了很多很多。

比如雨天的時候,她收起了傘,感受著雨絲落在手心的感覺;五歲那年去追一個沒抓穩,飛到空中的氣球,結果摔倒在地上哭鼻子;上小學的第一天,孤零零地坐在陌生教室的角落裡;還有好久好久之前看過的一場印象深刻的電影;那時候最喜歡吃的食物;數學最後一道選擇題蒙對了;路邊的小貓蹦蹦跳跳地跟她玩捉迷藏……

一件又一件的小事編織出來她的人生,元嘉沒有看到她,卻感覺她已經出現在了眼前一樣。

彷彿觸手可及。

元嘉:「梔子,晚安~」

梔子:「元嘉,晚安~!」

……

清晨在鬧鐘響起的時候到來,元嘉睜開眼睛,現在是早上的六點五十分。

陸少又在鬧復婚了 他沒有急著起床,關掉鬧鈴之後,雙手墊在腦後,等待梔子打來的早安電話。

梔子肯定會打的,而且一定是特別準時的七點鐘,絕對不會晚一分鐘。

之所以要調鬧鐘,是因為元嘉不想梔子的早安call變成了起床鬧鈴,通常來說,起床鬧鈴是會讓人下意識感覺厭煩的。

於是就定了一個比平時更早的鬧鐘,在梔子的電話打來之前,就做好準備等她。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七點整,手機鈴聲準時響起,由小到大。

三秒鐘后,元嘉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唔……元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