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等宋子清來再說吧。


剛了臥室,我手機又響了,又是小莉打來的,我想都沒想接了起來。

“童瞳!”小莉很大的聲音叫起來:“你在哪兒?”

我心頭一咯噔:“發生什麼事了?”

“童瞳,我跟你說件事,你一定要相信我!是相信我的,對嗎?”小莉帶了哭腔。

事情似乎有些嚴重:“對,我相信你,你別哭,什麼事,你告訴我。”

“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我快要瘋了!”

“好,你先平復一下心情,要不這樣,你在哪兒,我來找你。”聽小莉的語氣,她已經瀕臨崩潰了,我趕緊安慰她。

“我在城南河堤,童瞳你快來吧,我覺得我快要死了。”那邊說完之後,掛了電話。

快要死了!

有可能小莉只是個誇張的形容,但我對這種話非常敏感,不敢再耽擱,換了套衣服拿了個小包跑了出去。

宋子清離開之前給了我些零用錢和一張卡,足夠我用了。

我打車到了城南河堤,遠遠的看到穿着白裙子的小莉坐在堤壩,我都等不了司機找零,跑向了她。

“小莉。”

聽到我的聲音,小莉刷的站起來,一把抱住我:“童瞳,我被鬼纏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小莉大哭起來。

“你別急,先緩口氣,到底怎麼了?”小莉是個成熟內斂的女孩,應該不會用被鬼纏這種話來當玩笑。

那麼,她是真的被鬼纏了!

“我說我被鬼纏了,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可我說的都是真的!所有人都以爲我瘋了!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從來都不會騙人,你知不知道我的感受,我現在的感受……”小莉抽泣着,聲音小下去:“不會的,誰都不能體會到我的感受,誰都不能……”

我能。

小莉這樣的感受,在我很小的時候,體會到了。

不被所有人相信,所有人都以爲你說的是個笑話,甚至覺得你譁衆取寵,後面還會認爲你是神經病,從而遠離你。

小莉的感受,我經歷了整整19年。

“童瞳,你要相信我啊,你真的要相信我啊,這事我只能對你說了。”最後小莉死死抓着我肩膀,充滿絕望的看着我。

她肯定以爲我也會和其他人一樣,隨便安慰她幾句,卻仍舊不相信她的話。

“我相信你。”我說:“你先把情緒平復下來,然後跟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莉見我對她的話一點都不驚訝,反而有些懵:“你……真的相信我?”

“當然相信,你的性格我還不瞭解嗎?你不會開這種無聊玩笑的。”相信歸相信,但我還是沒把自己能看到鬼這件事對小莉說。

小莉情緒平復了些,然後跟我說了她的遭遇。

小莉是d大的研究生,現在各大高校都在放假,但她們研究生是不放假的,前段時間他們學校發生了女生跳樓自殺的事,總共有三個女生,分別在不同的時間裏跳樓自殺。這其實算不什麼大新聞,如今社會壓力很大,在學校裏跳樓自殺的學生皆是。

但是,小莉說,在學校裏,有很多人都在傳,說這是鬼殺人事件。

“鬼殺人事件?”我有些嚴肅,傳言縱然不可信,但也一定是因爲有了風吹草動,纔會出現傳言。

鬼殺人……能殺人的鬼,只有厲鬼了。

“這不是重點。”小莉又接着說了下去。

本來傳言也只是好玩,小莉也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她是個乖乖女,平時很安分的課下課打工回出租屋,她說班有個和她玩的較好的女孩,叫做唐柯,最近遇到了感情問題一直想不開,大家安慰了她很久都沒結果,然後有一天唐柯忽然興致勃勃的來找小莉,對小莉說,她找到了一個能夠驗證男朋友是否真心的辦法。

小莉問她是什麼辦法,唐柯說,請筆仙。

說到這裏,小莉的肩膀明顯狠狠一顫抖。

我有一本法書 我心想,小莉估計真出事了,筆仙這種東西,說好聽了是請‘仙’,其實是請鬼,請的還是死不瞑目的鬼。很多人都認爲請筆仙只是個刺激驚險又好玩的事,可如果你知道,這個世界真的有鬼的時候,還敢不敢再請的?

我沒有請過筆仙,也沒有見周圍人請過,這算是第一次遇到,但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然後,你們請筆仙了?”我問小莉。

小莉顫抖着點點頭:“因爲唐柯執着的要請筆仙,還說如果我們不陪她玩,她死給我們看。”

死……

“然後呢?”我又問。

“然後……”小莉的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

唐柯非要請筆仙,小莉幾個女孩只好答應,一起玩筆仙的加唐柯,小莉,總共五個人,另外三個女孩也是小莉的同學,唐柯說,她聽人說,請筆仙要在晚11點50至12點之間,還要在沒有光的地方請,纔是最靈驗最有用的。小莉她們一開始反對,但架不住唐柯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了。

d大是所具有歷史性的大學,裏面有很多古代時期的建築物,也被列爲了保護地區。在d大里面有所古教學樓,聽說是民國時期建造的,後來日本人入侵,這教學樓荒廢了,到如今,一直沒拆遷,也成危樓,被校方封鎖禁止學生進入。

傳言很多學生晚路過這棟教學樓,都能聽到女孩男孩的哭聲,大家都說是這棟樓裏的冤魂在哭,最後對這棟教學樓都敬而遠之了。

唐柯把請筆仙的地點選在了這棟樓。

這簡直是找死行爲。

我在心嘆了口氣。

“童瞳,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很荒誕?”小莉顫抖着抓住我。

我拍拍她的手,安慰她平靜:“我說過我會相信你的,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你詳細告訴我。”

小莉嚥了口唾沫。

血神系統 半夜10點,五個女孩從宿舍樓裏跑出來,躲過巡邏的校內保安,跑進了這棟民國老教學樓裏。

老教學樓裏黑壓壓伸手不見五指,其一個女孩打開了手電筒,教學樓裏空落落的,走路都能傳出回聲,她們不敢待在一樓,怕被保安發現,便了二樓,腳步踩在樓梯,吱呀吱呀作響,然後聲音一遍遍傳遞在空氣。

夏日炎炎,小莉卻覺得渾身都在發冷。

到二樓之後,她們五個人隨便找了個房間進去,唐柯帶了很齊全的東西,把東西擺開來,點燃四根蠟燭。

請筆仙的步驟和工具較簡單,工具爲一隻書寫流利的筆和一張白紙,據說白紙越大越“靈驗”,求仙者將白紙兩側分別書寫“1、2、3、4、5、6、7、8、9、10”和“唐、宋、元、明、清、近”,另兩側書寫“男、女”和“是、否”,將紙平放後,請筆仙的人雙手指交叉並共執筆。

遊戲規定不允許以肘或腕作支撐,需保持懸空,筆垂直於紙面任何一點準備開始。求仙者重複唸誦請仙之詞“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畫圈”。 良久,筆開始神移動,求問者開始發問,如“我能否考大學”、等等,筆會向一個方向划着圈走,發問事項不斷重複間,筆會向答案方向逐漸靠攏直至走到其之一。得到答案後,需要恭敬地念誦咒語送走“筆仙”。

這便是筆仙的程序。

五個女孩之前都記熟了這些程序,此時五個人同時看着面前空白的紙。

不安跳動的燭火,照射着本來不大的房間,黃色的燭火照射在五個人的臉,有種道不出來的異樣。

時間,到了11點50分。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畫圈。”唐柯本來甜美的嗓音在此時顯得刺耳難聽。

四周一片寂靜,靜的每個人都能聽見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還有那輕微的喘息聲。

等了好一會兒,其一個叫做林筱沫的女孩有些不耐煩:“搞什麼嘛?這麼久還沒有動靜,這個遊戲到底準不……”

說到這裏,林筱沫突然直直的盯着停在白紙的筆,它……在動??

唐柯聲音略帶顫抖的問:“筆仙大人,請問我的初戀在幾歲?”

黑色的圓珠筆在五人白皙的手,正以詭異的姿態移動,在“16”的數字畫了個圈。

五個人倒吸一口涼氣。

“唐、唐柯啊,剛剛那個筆仙回答對了嗎?”張甜甜和趙若蓉小聲的問。

“對了。”唐柯緩緩點了點頭。

五個女孩同時嚥了嚥唾沫。

“唐柯,剛剛是你動的筆嗎?是不是你動的筆?”玩筆仙的另一方林筱沫直直的看着唐柯,不想錯過她任何一個表情。

本來玩這個遊戲,只是出於好,再說自己一向對靈異事件較感興趣,但是自己明知道即將發生的靈異事情一旦真的發生了,自己卻又無法相信,也不敢相信。

人類是這麼一個內心糾結的怪生物。

“拜託,如果是我自己動的筆,那我還請筆仙幹什麼?要不你們誰問筆仙一個問題?”唐柯的表情一臉無奈。

包括小莉在內的剩餘四個女孩搖搖頭。

唐柯想了想,問了她最想問的問題:“筆仙筆仙,我想要問一個問題,你一定要好好回答我,我和塞傑,還能在一起嗎?”

“你怎麼問這種問題啊?”林筱沫有些不滿:“這算什麼問題?”

唐柯不回話,只是定定看着紙和筆。

筆在這個時候忽然動了起來,然後,停在了‘兇’這個字。

招惹大牌女友 “兇?兇是什麼意思啊?”唐柯問其他人。

小莉感覺後背陰森森的冷。

“兇……大概是不可能唄。”林筱沫說。

唐柯一聽急了,連忙又說:“筆仙筆仙你能不能幫幫我啊,塞傑是我男朋友,可是他要和我分手,我很愛很愛他,我求求你幫我跟他複合吧!我什麼都願意爲你做!”

什麼都願意,爲你做……

“唐柯!”小莉越發感到害怕,出聲打斷了唐柯。

這時筆再次動了起來,繞了很大一圈,停在了‘能’這個字。

不等其他人再做反應,筆再次動了起來,依次在‘永遠’‘在’‘一起’,留下了痕跡。

“永遠在一起?”唐柯大喜:“太好了!筆仙說要幫我和塞傑永遠在一起!”

小莉看到林筱沫臉色有些不太好。

原本事情在這裏結束了,唐柯也問到了唐柯該問的事,可是……

“可是什麼?”小莉久久不說,我有些着急,催促的問道。

“童瞳……”小莉的臉色發青,撲到我身死死抱住我,身體在拼命的顫抖。

筆忽然再次動了起來,停在了‘命’字。

“命?什麼意思?”唐柯搞不懂什麼意思,正要打算問,筆卻不受控制的飛速運轉了起來。

五個女孩用力壓制卻都沒法壓制,她們很害怕,於是她們同時鬆開了手。

啪。

圓珠筆順着五個女孩緊扣的手滑落在地。

呵呵呵……

有一陣輕微的似乎聽不見的笑聲排斥在每個人的耳朵裏。

小莉聽到了,問剩下的四個人:“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剩下的四個女孩點了點頭:“是好像聽見了一點聲音,好恐怖啊!”

桌子正不安跳躍的燭火,突然之間熄滅了。

教室瞬間陷入一片恐怖的黑暗當。

“啊!!!”唐突的尖叫聲正囂張的排斥在整個寢室,五個女孩正緊抱在一起,人們在無盡的黑暗,只有妥協和恐懼。

尖叫過後只剩下一片安靜,誰也不願意先開口打破正在黑暗沉睡的安靜。

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讓人崩潰的可怕事情,但是從筆尖在紙移動的瞬間,恐怖一直伴隨着。

門外突然傳來越來越近,越來越響的腳步聲正刺激着每個人的神經。

吱……

陳舊的木門被推開,五個女孩緊緊的閉着眼睛,隱約間感覺眼前似乎有一點亮光。

“我說,你們五個小丫頭半夜不睡覺,鬼叫什麼?”

“陳叔叔?”五個人似乎終於能鬆一口氣,虛驚一場,原來是這附近巡邏的管理員。

陳叔叔看了看桌子的擺設,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小小年齡怎麼信這個?不知道有大學生因爲這個嚇死的啊?”

“唉……現在的孩子。”陳叔叔無奈的搖搖頭:“趕緊回去!別亂鬧了!”

五個女孩被陳叔叔帶着離開了古教學樓。

“天吶,剛剛可嚇死我了!”走在路,趙若蓉輕輕拍了拍胸口。

“我也嚇個半死,以後可再也不玩這種遊戲了。”張甜甜也是面帶懼色。

“啊,我忘了一件事情!”唐柯突然誇張的叫起來。

“唐柯,你又怎麼了,一驚一乍的。”張甜甜輕拍胸脯一臉責怪。

“我忘記送筆仙了!”

“送筆仙?”張甜甜和趙若蓉一臉疑問,當然,小莉也不懂的看了過來。 “對啊,送筆仙,請筆仙當有一個最大的忌諱是,在請完筆仙之後一定要恭敬的送筆仙,而且在沒有送筆仙之前,蠟燭是不可以滅的,現在蠟燭也滅掉了,你們說……那個被我們請來的筆仙會不會在我們身邊呢?”

其餘人的臉色立刻被嚇得慘白。

“不、不會吧?”趙若蓉聲音柔柔的抗辯:“再、再說了算是在我們身邊又能怎麼樣?人家是筆仙,仙嘛,肯定是神仙嘍,說不定還是一位長得巨帥的神仙,神仙是不會出來嚇人的。”

“笨蛋!”唐柯白了她一眼:“說的好聽管他叫做筆仙,其實據傳聞請來的是一些孤魂野鬼罷了,你以爲神仙是那麼好請的啊,說請能請得到,而且我還聽說啊,請來的筆仙一般都是一些生前慘死的人,而且,如果在請筆仙的過程,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或者陽氣較弱的人,筆仙會順勢附在那個人的身!!!慢慢的把他們弄死。”

啊!!!唐柯你不要再說了。”張甜甜嚇得一個勁的往趙若蓉身鑽。

“噗哈哈哈哈,嚇你的啦,安心啦,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哪裏會有那麼邪門的靈異事件,我聽說的可能都是一些無聊人士胡謅的啦。”不愧是正值青春的少女,這麼一會兒功夫唐柯又開始手舞足蹈的開起玩笑。

“真討厭啊你,唐柯。”

嘻嘻哈哈的玩笑聲似乎蓋過了剛纔的恐怖,幾個人都牀睡覺去了。

半夜的時候小莉曾經醒過一次。

然後……看到她對面牀的林筱沫,正呆滯的坐在牀,像個木偶一樣。

*

小莉的敘述到這裏結束了。

她很害怕,我完全能感覺到,但目前來看,她應該是沒被鬼纏,如若有鬼纏着她,我一眼看到了。

我的這雙眼睛,只有我不想看到鬼,沒有我看不到的鬼。

“完了童瞳,我覺得下一個死的人是我。”小莉說。

“下一個死的人?”我疑惑道:“難道說你們當……有人死了?”

小莉的瞳孔有有些恐懼:“前段時間你有看到報道,說d大死了三個女大學生嗎?”

報道我看了,一開始我也說過,難道說……“這三個女生是你宿舍的?!”

小莉點點頭:“對,死的人是,唐柯,林筱沫,趙若蓉。”

“不會吧!”這次事情真大發了,這三個人竟然都死了!而且死的都是玩過筆仙的,太巧合了!

小莉要哭了:“我跟大家說,大家都不相信,我說我們玩了筆仙,可他們說我們迷信,我說我們肯定撞鬼了,任何人都不相信我,包括我父母,他們以爲我只是因爲宿舍裏一下子死了三個人而產生了情緒波動,可我知道,這根本不是!如果不是撞鬼,爲什麼唐柯他們死的那麼莫名其妙!”

“他們怎麼死的?”我問。

小莉說第一個死的是林筱沫,那天她們正常體育課,林筱沫是值日生,去體育器材室裏拿器材,可很久沒出來,後來小莉他們去找林筱沫,才發現她死在了器材室,頭撞在牆,撞到頭破血流而死。

救護車趕到的時候只能來收拾,小莉看到林筱沫死之前的眼睛,瞪的很大很大,像是見到了什麼驚悚的東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