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等到解決了這裏的危機,我們就可以繼續前進。”星雲興奮地高舉着手臂。


夜幽一瞬間卻僵住了,他的心似乎有所改變。

魔法師們的老巢裏,懷爾德正在質問着幽冥間:“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動手,那些議會的老頭子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了。”

幽冥間看着黑水晶沉思着,裏面總覺得像是有生命一般翻涌着力量,給人感覺極其的不安,“我最近在學習占星術,占卜上說不適合行動。”

懷爾德冷笑一聲:“哼,我可不知道你們魔法師還有這等本事。”

“當然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幽冥間看着懷爾德淡然一笑,看來他是真的着急了呢。

懷爾德也用反笑道:“有件事得告訴你,那些議院的老頭子已經派人去了玄冰城,我想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幽冥間看着他那像是握住了把柄的微笑,然後他訕笑道:“無所謂,我哥哥已經來不了了,難道雪見沒告訴你嗎?”

懷爾德臉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他轉身氣洶洶地朝外走去:“他們還給周圍的幾個城去了書信。”說完便離開了。


幽冥間繼續安然地坐在寶座上,玩弄着手上的黑水晶。


緊接着兩個黑魔法師走了進來,他們跪在幽冥間面前說道:“陛下,這個懷爾德心懷鬼胎,我們的基地就是被他暗中派人搗毀的。”

“嗯,我知道了,你們下去吧。”幽冥間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可是……陛下。”兩個黑魔法師顯然不甘心。

“陛下說讓你們退下,還不快走。”擎火叱喝道,這兩個黑魔法師縮了一下身子,幹嘛退了出來。

“擎火,你認爲是懷爾德做的嗎?”幽冥間問道,他的聲音迴盪在周圍。

擎火對於幽冥間的詢問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他說道:“陛下,昨天懷爾德不是來說過了嘛,會有議會的人冒充他的人襲擊魔法師,藉以離間他與陛下的關係。”

幽冥間沉思了一下,“嗯,我和他的關係也不過是相互利用,說不定他是在故作姿態,以此來削減我們的力量。”

“這……也不無可能,我們需要防備着點。”

幽冥間長吁了口氣,他望向東邊的方向,透過那沒有溫度的牆壁他彷彿看到了被冰凍的湖泊。

雪見扶在城牆上,他望着眼前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他有些不明白,這些有什麼好的,爲什麼要爲了這種東西爭的你死我活,一點樂趣都沒有。這樣想着他抽出自己身上的殘影劍,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這才叫樂趣。”


突然一道劍光閃過,雪見猛然一躍,一把利劍將城牆凸起的部分砍斷了一塊,雪見輕盈落地,看着眼前怒氣騰騰的懷爾德:“怎麼回事,我們兩大聖騎士打起來可是會天翻地覆的。”

懷爾德一個直撞,利劍直接朝着雪見劈頭而去,雪見揚劍一擋,整個人卻被推到了城牆根。

“你可沒告訴我天夜間的事。”懷爾德眼睛如老虎一樣瞪着雪見。

“我還以爲什麼事。”雪見嘴角微揚笑着說道,“哎呀不要生氣,我以爲這點小事不需要向你彙報。”

“小事?”懷爾德收起劍轉身,走了兩步突然劍氣一甩,就聽轟隆一聲城牆被撕開一道口子,碎石向下散落而去,“以後任何事都不要瞞我。”

雪見站在一邊微笑着,然後將手中的殘影劍放回了劍鞘。

在龍都不遠處的一座山峯之中,大暴龍的怒吼震盪着大地顫抖着,熊熊的烈火從他口中噴涌而出染紅了天際。

摩多站在一旁看着那遠處的龍都,嘴角浮起陰森的微笑:“龍都?愚蠢的凡人,早晚會讓你們消失的。” “雲飛,真沒想到原來你是白家的人。”蘇小小說道。

“呵呵,怎麼了?嫌棄我這個白家棄子了?”雲飛笑着開玩笑道。

“哪有,是可憐你好不好?不過,要是讓白家知道,你這個白家棄子在南華城混的風生水起,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呵呵”一開始蘇小小還同情雲飛,接着想到白家知道雲飛的情況後那些人的表情,蘇小小開始幸災樂禍了。

“小小,我要走了,我得想辦法籌錢去”雲飛告辭道。

“哦,一百萬兩你能湊到嗎?太多了”蘇小小擔憂道。

“事在人爲!還有句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放心吧,就算湊不夠也沒什麼,起碼我努力了,不會留下遺憾。”雲飛反過來安慰蘇小小。

“雲飛,我這裏還有一萬多兩私房錢,你拿着,別讓我爹知道。”蘇小小偷偷摸摸地遞給雲飛一沓銀票。

雲飛有點感動,也想拒絕,但是蘇小小的表情很堅定,不像作僞,雲飛也就收下了,湊不夠錢再還給她就是了,萬一湊夠了……那以後還不是有的是銀子。

出了蘇府,雲飛就奔着霓裳閣來了,顯得有些氣勢洶洶,因爲周補衣曾經說過,年底前要把帳結清的,結果今天都大年初一了,雲飛一個銅板都沒看見。

來到霓裳閣,發現門已經鎖上了,雲飛這才意識到,今天是大年初一啊,很少有店鋪營業了,就準備先回客棧了。

“請問您是白掌櫃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雲飛身後傳來。

“我是,您是?”雲飛疑惑道。

“哦,我是霓裳閣看鋪子的,我家小姐說過,如果您來找她,就讓我告訴您周府的地址,讓您到周府找她。”一個看門老頭說道。

雲飛根據看門老頭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周府。

“我找周補衣,跟她說我是雲來客棧白掌櫃,她就知道了。”雲飛對門口的家丁說道,家丁自去通稟。

雲飛被家丁引着進入周府,雲飛對這種大宅子已經麻木了,土豪的心思屌絲我不猜,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

“這大年初一的,你是來拜年麼?禮物呢?你第一次登門怎麼能空着手?”周補衣一見到雲飛就是連珠炮的問詢。

“我是來要賬的!”雲飛咬牙切齒的說道,旁邊的家丁一看勢頭不好,連忙閃人。

“要賬?要什麼帳?”周補衣揣着明白裝糊塗。

“你不是說年前就把我的分紅結清嗎?怎麼我連個銅板都沒見到?”雲飛理直氣壯地質詢。

“呦呵,你還有理了,你不來拿你怨誰啊?難道還要我親自給你送過去不成?”周補衣也是毫不示弱。

“好吧,那我現在來拿了”雲飛心說我忍了。

“哦,很抱歉啊,這大過年的,賬房放假了。”周補衣沒有一絲抱歉的模樣。

“你….好吧,你狠,說吧,什麼時候能給?”雲飛再忍。

“嗯…初七吧”周補衣說道。

“行,初七我去霓裳閣,你可別再拖欠了。”雲飛惡狠狠地看了周補衣一眼,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停了下來,轉身,“那個…總共有多少銀子?”雲飛問道。

“很多哦,保準比你的客棧賺的多,三四萬兩吧。”周補衣顯然比較看不上雲飛的雲來客棧。

雲飛傻眼了,不是銀子數量少,其實這個數目已經不少了,可是離一百萬可差遠了。

“嗨,周小姐,我這麼來一趟,怎麼還沒給您拜年就想走啊,真是罪過罪過,周小姐過年好,周小姐吉祥。”雲飛已經不擇手段了。

周補衣雙手抱肩,一副感到噁心的模樣,說到:“死雲飛,你就是故意跑來噁心我的,是不是?”

“冤枉啊,”雲飛高舉雙手說道,“我是特意來給您老拜年、請安的,順便來跟您談點合作的事。”

“就知道你來準沒好事,說吧,什麼事。”周補衣身體向後靠在椅背上。

“有一筆大的投資,我的銀子不夠,還差一點,想問問您老有沒有興趣投資。”雲飛一本正經地說道。

“大的投資?有多大?”周補衣神色也端正了一些,說道投資賺錢,周補衣也是很敬業的。

“一百萬兩,大不大?”雲飛說道。

“一百萬兩?確實不小,什麼項目?”周補衣問道。

“具體項目暫時不方便透露,不過可以告訴你個大概,兩個字——買地!”雲飛豎起兩個手指說道。

“買地?那有什麼賺頭?何況還要這麼多銀子。”周補衣頓時失去了興趣。

“買地可以搞房地產開發啊,很賺的”雲飛發現周補衣失去了興趣,不得已又透露了點。

“哦?很賺嗎?有那好事你會找我?”周補衣可不信雲飛有這樣的好心。

“我這不是銀子不夠嗎?要不我會找你?”雲飛無奈地說道。

“你還差多少銀子?”周補衣隨口問道。

“額..光買地的話,還差個九十幾萬吧…..”雲飛還想往下說,不過…

“你把我當年過呢,是吧?一百萬兩的項目,你差九十幾萬兩,還來找我合作?”周補衣的唾沫星子噴了雲飛一臉。

“息怒息怒,我怎麼發現你這麼愛發火,生氣很容易衰老的,不就是準備朝你借個壹佰萬兩銀子麼,又不是不還!”雲飛把真實目的說出來了。

“還?拿什麼還?拿你的客棧嗎?”周補衣吼道。

“我拿我的人格擔保,我保證能還上,而且還付給你利息。”雲飛舉手發誓道。

“真的?拿人格擔保?”周補衣正經地問道,雲飛連忙點頭。“行,我這裏正好有些碎銀子,你拿去吧,不用找了。”

“你….什麼意思?”雲飛一頭霧水。

“什麼意思?你的人格只值一兩銀子,我給了你這麼多還不用你找零,你不謝恩還問我什麼意思?”周補衣說道。

“你你你…..唉,真是一百萬難倒英雄漢,也罷,告辭!”雲飛真是悲憤難當,就打算走人了,果然,天不遂人願。

“慢着,借你一百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換個擔保方式,我對你的人格不敢興趣。”周補衣說道。

“換什麼擔保?”雲飛也迷茫了,我這全部身家還有比我人格更值錢的?我怎麼不知道?

“我對你這個人比較感興趣,就用你做擔保吧?”周補衣懶洋洋地打量着雲飛。

“你的意思是讓我賣身給你?”雲飛問道。

“呸~~說的這麼難聽,我的意思是,銀子,我可以借給你,但是你必須給我留個字據,如果一年內你換不上錢,你這個人就屬於我的了,額…跟賣身也差不多吧,怎麼樣?敢用自己擔保嗎?”周補衣解釋的很清楚。

雲飛困惑了,迷茫了,他也不敢保證一年能賺一百萬,萬一賺不到一百萬……雲飛已經有死的心了….

不對,我還有瓷器,萬一賺不到一百萬,我把瓷器的技術轉讓給朝廷,一百萬,應該很輕鬆吧?

“可以,不過,我不準備借一百萬兩了”雲飛頓時信心爆棚,有了退路,就什麼都不怕了。

“呵呵,怕了吧,準備借幾萬啊?十萬?八萬?”周補衣的模樣,雲飛看的真想把她按到地上狂揍一頓。

“呵呵,一百萬兩太少了,我要借兩百萬兩!”雲飛說道,心說,不能光買地啊,搞開發還要錢呢。

“兩百萬?你瘋了?你要是想賣身給我就直說,就算是兩百五十萬兩,我也買的。”周補衣看來真的很看好雲飛,這麼多錢都肯出。

“你才二百五呢!你就說你幹不幹吧?”雲飛說道。

“幹!爲什麼不幹?我去起草文書,你等着!”周補衣那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還能被雲飛嚇到?

雲飛美滋滋地喝着茶水,茶水喝完了,周補衣把文書也擬好了,雙方也簽字畫押,周補衣把銀票也給了雲飛,雲飛雙眼放光。

“丫頭,咱們再打個賭吧?”雲飛這是用完人以後連稱呼都變了。

“丫頭?”周補衣一時沒反應過來,“你才丫頭呢,你全家都是丫頭!怎麼的?錢到手了,我就不是周小姐,周掌櫃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周補衣就像汽油、氫氣,沾火就着~

“喲喲喲,你還能耐了,這麼有本事敢跟我打個賭嗎?”雲飛激將道。

“打什麼賭?”周補衣賭氣中,也沒看雲飛。

“如果我能還上這兩百萬,你就賣身給我吧,到時候我想怎麼揉就怎麼揉,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敢麼?”雲飛雙手抱拳,捏的手指關節,嘎嘎作響,心說,哼哼,只要你敢賭,到時候落在我手裏,看我不欺負死你,讓針對我,讓你諷刺挖苦我,放心,我保證不打死你……

“你你你你…你這個流氓!!!”周補衣卻是聽差了,氣得轉身就跑了。

雲飛樂得哈哈大笑,跟周補衣交鋒多次,終於扳回一局,心情就像夏天吃了冰激凌。

“不會吧?她把我的意思聽成…….蒼天啊,大地啊,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啊,我冤枉啊~~~”路上傳來了雲飛的鬼哭狼嚎聲。 「等我們拿到人之後就自然有證據了。目前我們知道的就有你們中州的拍賣行和明玉宗,這兩個實力都有參與。」無極大聖冷聲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