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等到白菱紗和徐松堂離開,白麗娜伸手緊緊的抱住蘇言閱,「蘇大哥,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好不好?」她知道自己跟去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她真的不放心讓蘇大哥一個人去。


蘇言閱微笑著搖頭,輕柔的撫摸著白麗娜的髮絲,「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我…」白麗娜還想說什麼,唇已經被蘇言閱吻住了…

夜色之中,兩道身影正快速的在山嶺間奔跑著。

蘇瑾月和戰亦寒,在離自己基地不遠的一處密林停了下來。這裡也是這次實戰演習中,劃分給他們華夏的一塊區域。

「亦寒,就是這裡。」蘇瑾月開口道。她之前掃視這裡的時候,發現這裡有些不對勁。

戰亦寒點了點頭,釋放出神識在四周仔細的掃視著。他現在的修為是築基中期,神識還不強大,所能達到的區域也只是周圍幾百米左右。 眾人坐上停靠在碼頭邊的一艘小型漁船,向著大海深處駛去。

兩個小時左右,船停靠在了一座小島旁。

抬眼望去,這座小島一望無際,在小島的中央是一座奢華的莊園,莊園倚山傍林,環境清幽,綠意盎然。

坐上早已等候多時的汽車,向著莊園的方向緩緩駛去。

十幾分鐘后,車子駛入了莊園,映入眼帘的是一棟奢華無比的白色豪宅,豪宅佔地千坪,氣勢輝煌。在豪宅大廳的門廊上方,有著一個黑色的骷髏頭圖騰,讓人看著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蘇言閱淡淡的掃了一眼,如閑庭信步般走進了豪宅。彷彿他不是被他們抓來的,而是來這裡做客的一般。

額頭上有著刀疤的男子,皺了皺眉。蘇言閱那副神情自若的模樣,讓他看著真的很不爽,要不是還沒有得到老大的命令,他真想給他一槍,看他害不害怕。

奧斯蒙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他的手中輕輕晃動著紅酒杯,頂級的紅酒散發著誘人的醉人的香氣,那腥紅色的液體猶如血液一般,刺激著周圍眾人的神經。

此時的奧斯蒙就像是一隻在叢林中休憩的黑豹,慵懶卻危險,好像隨時都會一躍而起,向對手發動攻擊。

蘇言閱掃了一眼大廳中的眾人,最後看向了坐在沙發上的奧斯蒙。

四目相對,兩人強大的氣勢在這一刻碰撞,讓周圍的眾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你就是蘇言閱?」奧斯蒙喝了一口紅酒,懶洋洋的開口道。果然是個不容小覷的對手,不過他既然進了這裡,今天就休想活著離開。這個大廳中一共有著五名異能者,他就不信,他們控制不住一個人。

「沒錯!」蘇言閱走到奧斯蒙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伸手拿起桌上的紅酒,替自己倒了一杯。

輕輕地晃了晃,抿了一口,「味道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我們華夏的茶。」

奧斯蒙嘴角微微抽了抽,「你以為自己來做客的嗎?」他是被抓來的,難道不應該表現出一點害怕的模樣嗎?他就這麼有自信,自己今天能活著離開這裡?

蘇言閱抬手看了一下手錶,「有話快說,我只有十五分鐘。」

奧斯蒙用力的將自己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扔,怒聲道:「既然你這麼急著死,我就成全你,動手!」看他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一旁幾名手下得到命令,立即就對蘇言閱發動了攻擊。

一道精神波向著蘇言閱的眉心射去。 極品女總裁 不管蘇言閱有多厲害,只要控制住了他的腦電波,他就只能任他們為所欲為了。

蘇言閱目光一掃,那名釋放出精神波的異能者,抱著頭大聲的慘叫了起來。

「你也是精神異能者?」奧斯蒙驚駭的看著蘇言閱。他猜測過蘇言閱可能是火系異能者,因為他可以將布魯斯幾人化為灰燼,沒想到他竟然是精神異能者。

蘇言閱喝了一口酒紅,懶洋洋的開口道:「還有十二分鐘。」十二分鐘后,他會動手將他們全滅了。

奧斯蒙狠狠地咬了咬牙,「一起攻擊!」是精神異能者又怎麼樣?他這裡還有雷系異能者,冰系異能者和木系異能者,再加上他,就不信對付不了蘇言閱。

一瞬間,雷電交加,無數由冰化成的冰刀,還有一條條如蛇一般的堅韌蔓藤,同時向著蘇言閱攻擊了過去。這一次,眾人都是竭盡所能,他們已經見識到了蘇言閱的厲害,絕對不能讓他有回擊的可能。

蘇言閱抬手一揮,十幾面陣旗落在了他的身周。

「啪啪啪!」雷電,冰刀和蔓藤,猶如打在了一片無形的牆上,只發出一陣脆耳的響聲。

奧斯蒙見狀,心中充滿了驚駭。他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存在,連忙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他的異能就是逃跑。

蘇言閱也不急,將三名異能者收拾完后,起身走出了大廳。他已經無聲無息的在這棟周圍布置好了陣法,別說一個人,就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奧斯蒙慌不擇路的逃跑,不多時就撞到了一片無形牆,被彈了回來。

他反應過來,換了一個方向繼續逃跑。只從掌控黑手后,他每一次做出決定都是無往不利,而這次他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明知道蘇言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卻偏偏要去招惹他。

蘇言閱冷眼看著奧斯蒙像一隻無頭蒼蠅般的亂撞。

終於,奧斯蒙無力的癱坐在了地上,他看向不遠處的蘇言閱,求饒道:「我向你認錯…你饒了我這一次吧…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他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活著,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才能有機會報仇。

蘇言閱冷冷地一笑,抬手一揮,奧斯蒙立即就被一團火焰包圍,轉眼就變成了一團黑灰。一代梟雄,就這樣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眾人坐上停靠在碼頭邊的一艘小型漁船,向著大海深處駛去。

兩個小時左右,船停靠在了一座小島旁。

抬眼望去,這座小島一望無際,在小島的中央是一座奢華的莊園,莊園倚山傍林,環境清幽,綠意盎然。

坐上早已等候多時的汽車,向著莊園的方向緩緩駛去。

十幾分鐘后,車子駛入了莊園,映入眼帘的是一棟奢華無比的白色豪宅,豪宅佔地千平,氣勢恢弘。在豪宅大廳的門廊上方,有著一個黑色的骷髏頭圖騰,讓人看著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蘇言閱淡淡的掃了一眼,如閑庭信步般走進了豪宅。彷彿他不是被他們抓來的,而是來這裡做客的一般。

額頭上有著刀疤的男子,皺了皺眉。蘇言閱那副神情自若的模樣,讓他看著真的很不爽,要不是還沒有得到老大的命令,他真想給他一槍,看他害不害怕。

奧斯蒙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他的手中輕輕晃動著紅酒杯,頂級的紅酒散發著誘人的醉人香氣,那腥紅色的液體猶如血液一般,刺激著周圍眾人的神經。

此時的奧斯蒙就像是一隻在叢林中休憩的黑豹,慵懶卻危險,好像隨時都會一躍而起,向對手發動攻擊。

蘇言閱掃了一眼大廳中的眾人,最後看向了坐在沙發上的奧斯蒙。

四目相對,兩人強大的氣勢在這一刻碰撞,讓周圍的眾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你就是蘇言閱?」奧斯蒙喝了一口紅酒,懶洋洋的開口道。果然是個不容小覷的對手,不過他既然進了這裡,今天就休想活著離開。這個大廳中一共有著五名異能者,他就不信,他們控制不住一個人。

「沒錯!」蘇言閱走到奧斯蒙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伸手拿起桌上的紅酒,替自己倒了一杯。

輕輕地晃了晃,抿了一口,「味道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我們華夏的茶。」

奧斯蒙嘴角微微抽了抽,「你以為自己來做客的嗎?」他是被抓來的,難道不應該表現出一點害怕的模樣嗎?他就這麼有自信,自己今天能活著離開這裡?

蘇言閱抬手看了一下手錶,「有話快說,我只有十五分鐘。」

奧斯蒙用力的將自己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扔,怒聲道:「既然你這麼急著死,我就成全你,動手!」看他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一旁幾名手下得到命令,立即就對蘇言閱發動了攻擊。

一道精神波向著蘇言閱的眉心射去。不管蘇言閱有多厲害,只要控制住了他的腦電波,他就只能任他們為所欲為了。

蘇言閱目光一掃,那名釋放出精神波的異能者,抱著頭大聲的慘叫了起來。

「你也是精神異能者?」奧斯蒙驚駭的看著蘇言閱。他猜測過蘇言閱可能是火系異能者,因為他可以將布魯斯幾人化為灰燼,沒想到他竟然是精神異能者。

蘇言閱喝了一口酒紅,懶洋洋的開口道:「還有十二分鐘。」十二分鐘后,他會動手將他們全滅了。

奧斯蒙狠狠地咬了咬牙,「一起攻擊!」是精神異能者又怎麼樣?他這裡還有雷系異能者,冰系異能者和木系異能者,再加上他,就不信對付不了蘇言閱。

一瞬間,雷電交加,無數由冰化成的冰刀,還有一條條如蛇一般的堅韌蔓藤,同時向著蘇言閱攻擊了過去。這一次,眾人都是竭盡所能,他們已經見識到了蘇言閱的厲害,絕對不能讓他有回擊的可能。

蘇言閱抬手一揮,十幾面陣旗落在了他的身周。

「啪啪啪!」雷電,冰刀和蔓藤,猶如打在了一片無形的牆上,只發出一陣脆耳的響聲。

奧斯蒙見狀,心中充滿了驚駭。他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存在,連忙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他的異能就是逃跑。

蘇言閱也不急,將三名異能者收拾完后,起身走出了大廳。他已經無聲無息的在這棟豪宅的周圍布置好了陣法,別說一個人,就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奧斯蒙慌不擇路的逃跑,不多時就撞到了一片無形的牆,被彈了回來。

他反應過來,換了一個方向繼續逃跑。自從掌控黑手后,他每一次做出決定都是無往不利,而這次他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明知道蘇言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卻偏偏要去招惹他。

蘇言閱冷眼看著奧斯蒙像一隻無頭蒼蠅般的亂撞。

終於,奧斯蒙無力的癱坐在了地上,他看向不遠處的蘇言閱,求饒道:「我向你認錯…你饒了我這一次吧…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他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活著,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才能有機會報仇。

蘇言閱冷冷地一笑,抬手一揮,奧斯蒙立即就被一團火焰包圍,轉眼就變成了一團黑灰。一代梟雄,就這樣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天色微亮,戰亦寒便帶著手下的戰士們,前往了集合地。

蘇瑾月站在帳篷門口,目送著戰亦寒漸漸遠行,直到再也看不見人,才收回了視線。

「他們可真是威武,特別是戰連長。」舒蘭崇拜道。她就是因為崇拜軍人,當初才會報考軍區醫院的護士。

陸萍贊同的點頭,「可惜戰連長喜歡的是田夢雪那種類型的女子。」她可是沒有忘記,當時下飛機后,戰亦寒的目光一直都停在田夢雪的身上,那溫柔的目光不是喜歡又是什麼?

「是男人都喜歡漂亮的女人,蘇瑾月,你喜歡戰連長那種類型的男人嗎?」舒蘭看向蘇瑾月問道。蘇瑾月年紀雖小,但是喜歡一個人和年紀是沒有關係的。就像她從小就喜歡隔壁村的阿牛哥一樣。

蘇瑾月揚唇淺笑,「喜歡。」

「那你可要抓緊時間了,你長得這麼漂亮,說不定真的能讓戰連長喜歡你呢。」陸萍開玩笑道。蘇瑾月長得是漂亮,可是她的年紀有點小,戰連長肯定是不會喜歡比自己小那麼多的女子的。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下頭,轉身走進了帳篷。

舒蘭和陸萍相視一笑,也跟著走進了帳篷。

「蘇瑾月,你能幫我看看這個藥方嗎?」方兼看到蘇瑾月進來,對著她喊道。他們方家世代為醫,他手裡的這本藥方就是他爺爺留給他的。

爺爺過世的早,父親因為救人,也是早早的就丟下了他的母親和他們兄妹三人。他憑著自己的努力和天賦,當上了一名醫生,不過他學習的是西醫。

爺爺傳下來的這本藥方,他一直都帶在身上。有時間的時候,他就會拿出來研究一番。他聽說蘇瑾月的醫術了得,就想著請教一下她。

幾名護士和莫子瀟,都一臉詫異的看著方兼。他沒事吧?蘇瑾月可是一名護士,他一個醫生怎麼會向護士請教?莫非是他想要刁難蘇瑾月,亦或者看蘇瑾月長得漂亮,他想要藉此接近她?

蘇瑾月點了點頭,走上前,伸手接過方兼手中的藥方看了起來。

「這是一個治療胃病的藥方,可治消化不良,胃動力不足,胃漲,胃虛,胃寒。」蘇瑾月將藥方遞迴給方兼。這本藥方應該是有些年月了,紙張都有些發黃了。

方兼微笑著點頭,拿出一支筆在藥方下方用筆標註了一行小字。「這些藥方都是我爺爺寫的,我對中醫並不精通。」但是他想要知道,這些藥方所能治療的病。

寫完字,方兼繼續往下翻了一頁,「這個藥方呢?」

蘇瑾月掃了一眼,「這一個同樣是治療胃病的,不過它和前面的藥方不同,前面的藥方是治消化不良的,這個藥方是治療吃飯發噎,足抽筋的。」

胃病的癥狀分為很多種,急性單純性胃炎,急性糜爛性胃炎,急性化膿性胃炎,還慢性胃炎,癥狀不同所服用的中藥就不同。

方兼備註好后,繼續翻下一頁詢問蘇瑾月。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蘇瑾月都會不厭其煩的幫方兼解釋。

一旁的幾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瑾月。他們真的沒有想到,蘇瑾月對中藥方這麼了解。

一本藥方在蘇瑾月的解釋下,很快就全部備註好了。

方兼開心地合上藥方,起身對著蘇瑾月感謝,「蘇瑾月,謝謝你!」他很早以前就想要解決這件事了,只是他身邊都是一些學西醫的醫生,那些中醫他都不怎麼熟悉,再加上平時大家都忙,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擾。這次來這裡,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能和蘇瑾月分配在一起。

蘇瑾月微笑著搖了搖頭,「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蘇瑾月,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藥方?」陸萍問道。

「我師父是一名中醫。」蘇瑾月勾唇道。

「原來如此!」眾人恍然。

白麗娜醒過來,想到蘇言閱,立即起身快步向著蘇言閱的房間跑去。

「蘇大哥!蘇大哥! 這個王爺很荒唐 你在嗎?蘇大哥!」敲了半天的門一點回應都沒有,白麗娜心中越來越焦急。蘇大哥肯定已經走了,不行,她要去找蘇大哥。

想到這裡,她也不顧自己正穿著睡衣和拖鞋,快步向著外面跑去。她要去穆克拉克賭場,讓那些人帶她去找蘇大哥。

「娜娜!」白菱紗看到白麗娜頭髮亂糟糟的從樓上跑下來,忍不住皺了皺眉。她知道娜娜是擔心蘇言閱,但是再擔心也要穿好衣服,打理一下自己。

「姑姑,蘇大哥什麼時候走的?」白麗娜焦急的問道。她現在滿心都是蘇大哥,她知道蘇大哥是個有本事的人,但是她看不到他,心裡就會忍不住發慌。好不容易她才能和蘇大哥在一起了,她真的不想再和蘇大哥分開了。

「六點半左右。」白菱紗道。她現在心裡也不好受,她知道蘇言閱對娜娜的重要性,但是她沒有辦法保住蘇言閱。

白麗娜看了一下時間,發現已經快要十一點了,心中更是焦急。我今天怎麼會這麼晚才醒?難道是因為時差嗎?這麼久蘇大哥不會已經出事了吧?

不再多想,快步向著門口跑去。

白菱紗見狀,立即起身追上白麗娜,一把拉住了她,「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找蘇大哥,姑姑你放開我。」白麗娜伸手想要扯開白菱紗拉著自己的手。就算死,她也要和蘇大哥死在一起。

「你要去哪裡找蘇言閱?」白菱紗心痛的看著白麗娜。她知道娜娜現在的心情,但是她不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放她出去。蘇言閱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她不想娜娜出事。

「姑姑你放開我!我有辦法找到蘇大哥的。」白麗娜雙手一起用力,終於從白菱紗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沒有任何猶豫的向著外面跑去。

「娜娜!」白菱紗也快步追了上去。

白麗娜剛剛跑出門口,就撞進了一個人的懷裡。

「你要去哪裡?」與此同時,蘇言閱熟悉的聲音在白麗娜的頭頂響起。

白麗娜愣住了!她好像聽到了蘇大哥的聲音。 許久,白麗娜慢慢的抬起頭,看向抱著自己的人。她害怕這只是自己的幻想。

蘇言閱稜角分明的俊逸臉龐,映入了白麗娜的眼帘,白麗娜臉上的表情立即變的驚喜起來,「蘇大哥,你回來了?」太好了!蘇大哥沒出事。

「我回來了。」蘇言閱微笑著一把抱起白麗娜。這丫頭穿成這樣就敢跑出門,幸好他回來的早。他當然知道她是因為擔心他,但是這麼冷的天,她也不能不顧著自己的身體。

「蘇言閱,你怎麼回來了?」白菱紗驚訝的問道。難不成對方突然善心大發放過了蘇言閱?可是那是無惡不作的黑手。

「以後不會再有黑手了。」蘇言閱道。他已經滅了那個小島上的所有人。

「你滅了黑手?你一個人?」白菱紗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她在米國這麼多年,黑手是什麼樣的組織她最清楚,黑手是連米國政府都不敢惹的存在。蘇言閱怎麼可能憑一己之力滅了對方呢?

蘇言閱點了一下頭,抱著白麗娜向著樓上走去。

白菱紗收回目光,想了想,走到桌旁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松堂,蘇言閱回來了。」她真的無法相信蘇言閱的話,可是蘇言閱如果沒有滅了黑手,黑手根本不可能放他回來。

「他怎麼可能回的來?他有受傷嗎?」徐松堂不敢置信的問道。在他想來,就算蘇言閱真的回來,肯定也是受了重傷的。

「毫髮無損,蘇言閱說,現在已經沒有黑手了。」白菱紗一字一句道。她也不敢相信蘇言閱的話。

「什麼!?」徐松堂愣住了!

蘇言閱抱著白麗娜走進房間,想要將她放在床上,白麗娜卻緊緊抱著蘇言閱不放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