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等到她近水樓台先得月,借著鄰里之便,成功毛遂自薦成為了失學美少年的家庭老師,才特么直面慘淡人生的發現——段、小、溪,這活脫脫就是個狗膽包天的問題少年有木有!


這得是多麼茁壯的神經,才會與一隻九級異獸玩這種『你來偷襲,我來躲』的見鬼遊戲啊啊啊啊~還明顯興高采烈樂在其中!

難道就沒考慮過,那一下要是反應慢半拍沒躲過去,憑這九級異獸的好牙口,就算不是認真咬的,它也能輕鬆把人咬成兩截嗎?!

好吧,重點是,段小溪竟然在天真爛漫的和一隻九級異獸玩遊戲。

這簡直不科學好么~

坦白說,面對這隻珍珠白的大肚子蜥蜴,露西亞也是垂涎不已的。

不少高年級學員都知道,戚少帥的伴生獸,還是只幼崽,九級的幼崽!很難讓人想象,等到它成長起來,該是如何的強大。這樣罕有的伴生獸,對於普通出身的學員們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

帝國重視異能者,每個哨兵成年後,都可以向帝國申請一隻與自身異能等級相符的異獸。但若是與那些權貴財閥背景的哨兵比起來,好些個打異能覺醒開始,家族就會為他們精心搜尋挑選與之相匹配的異獸,這就好比大眾款和高級定製之間的差距。

沒有以上家族背景的哨兵,想要獲得更加強大的伴生獸,通常都會想方設法進入學院或者軍隊,且越高級別的學院軍隊,他們能夠得到的資源也會越多。

小康之家出身的露西亞,為了能夠得到高級定製般的待遇,也是拼死拼活才通過了皇家學院的篩選試煉的。她的冰霜熊寶寶,說來也有些戲劇性,熊寶寶剛出生還不明顯,長著長著它就長成了一隻小捲毛,這在冰霜熊一族看來,特么的簡直丑哭了,慘遭遺棄的熊寶寶,正好便宜了露西亞……

咳,言歸正傳,露西亞面對大肚子蜥蜴這樣的九級異獸,簡直比看夢中情人的眼神還熾烈狂熱,如今有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她為什麼就從沒想過湊上去親近親近呢?

這不廢話么,哨兵的伴生獸,能與之親近的也只是那個哨兵而已,即便是被那個哨兵標記的嚮導,通常情況下不會受到伴生獸的攻擊,也不會輕易湊過去。再怎麼與哨兵的精神力融合,那也終歸是異獸,且等級越高的異獸,性格就越加的桀驁不馴生人勿近……這是常識!

像段小溪這樣不怕死,與九級異獸愉快玩耍的,露西亞也只能仰望了。你說玩什麼不好,非要玩作死,這要是一不小心被咬成了兩截,苦逼的飽受驚嚇的家庭老師表示,也不曉得她會不會負連帶責任。看吧,權貴家的錢燙手啊~

「段小溪,現在開始體能與實戰綜合訓練,遊戲時間已經結束了。」

盡量與大肚子蜥蜴保留出安全距離,露西亞無奈提醒被一個浪頭糊成了落湯雞的美、少、年。

都說中二少年歡樂多,這失學后的中二少年,顯然歡樂就更多了╮(╯▽╰)╭

段小溪同學一節實戰課,用他的精神力凝聚體喪心病狂的放倒了對戰的同學,並包括過來阻止慘劇發生的兩名導師和六名同學,都需要在醫療室做觀察治療,以這種逮誰咬誰的彪悍攻擊力一戰成名,然後,在他能夠控制自己的異能前,類似的實戰課就不要想了。

被請了家長,只能把孩子領回家養的戚宿爸爸:…………

好吧,介於對中二少年的屬性已經有了充足的了解,戚少帥的心理承受力那真是杠杠的,請家長這種事,肯定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不過,作為北斗軍團少帥,學院首席,戚宿也不可能時刻把失學少年帶在身邊教導。於是,在戚宿沒空的時候,段小溪就暫時多了個家庭教師。 枇杷花開 儘管,現在這個家庭教師也悔不當初,很想退錢走人求放過就是了~

「露西亞學姐,請。」

抹乾凈臉上的海水,從大肚子蜥蜴背上爬下來,不腦補呼喚星辰大海了,以自家監護人為樣板進入戰鬥模式的段小溪,看著還是很有范兒的。

紅色小蜘蛛悄無聲息出現在少年肩頭,個頭小,速度快,行動軌跡還飄忽不定,實在讓人防不勝防,眨眼間,就到了露西亞的面前。

冰屬性異能立即附著在露西亞周身,謹慎的將小蜘蛛格擋在外頭。

出於好奇,在第一次授課的時候,露西亞放棄了防禦,成功讓小蜘蛛在身上咬了一口,然後……她就再也不想嘗試第二回了!

段小溪的精神力凝聚體,變異得很極端,簡直自帶反派光環,嚮導治癒系主流裡面的異端,天生用來傷害克制大家的精神力,無論哨兵還是嚮導,但凡讓它咬中,那種彷彿靈魂中了毒,傷口還被注入了毒液逐漸消融的滋味兒,誰試誰知道。

奮鬥在美國 只可惜,也不曉得該說慶幸還是遺憾,或許因為段小溪的嚮導資質等級不高的緣故,使得他的精神力凝聚體個頭實在袖珍了點,再兇殘,破壞力畢竟還是有限……呃,正常情況來看,的確是這個樣子。

而哨兵比之嚮導更安全的一點在於,對上紅色小蜘蛛,他們的異能貌似比嚮導的精神力好使,只要小心警惕一點,不讓段小溪的精神力凝聚體近身,危險應該不大。

當然,以上評估,均屬於,露西亞尚且不知道,家裡蹲的未來大巫,他還能召喚小蜘蛛二號。

段小溪的精神力凝聚體雖然不走尋常路了一些,但他剛剛升級到C的體能,對上A級哨兵露西亞學姐,持久戰也只有被完虐的份兒。

一堂訓練課結束,玩不動了的中二少年,手軟腳軟的爬上等在一旁懶洋洋曬太陽的大肚子蜥蜴,「斐伊奧斯,我們該回家找戚宿爸爸了,明天再來玩星辰大海……」

神奇的,這隻在其他人眼中可怕桀驁的九級異獸,竟然真的好脾氣的背上段小溪,一步一步往島上走去。

感覺常識受到了挑戰的露西亞:……

再過兩天,就是戚宿的生日,每年這個時候,一場盛大的宴會總是跑不了的,即使身處學院,阻攔了很大一部分賓客,但學院的人脈往來同樣不少。

這座用來舉行生日晚宴的島嶼,早在一個多月前就開始布置準備了,作為主人的戚宿,也提前了幾天,帶著他的小嚮導住到了島上城堡。

事實證明,無論到了哪裡,中二少年的生活總是精彩紛呈的。 ?大海深處的海島,夜幕籠罩下的古堡,燭火搖曳昏黃的密室,咳,中二少年正在給他的小夥伴們講鬼故事……

好吧,段小溪認真表示,他是在治病!

作為一名天賦卓絕的未來大巫,一念讓人生,一念讓人死,就是這麼邪魅霸氣。這治療技能,他也是能夠點亮的。

治療對象,與伴生獸融合失敗的雷明明。

圍觀群眾,綺麗兒公主殿下。

想也知道嘛,到目前為止,也只有他倆願意和段小溪同學愉快(?)玩耍。

三人盤膝圍坐在密室猩紅柔軟的地毯上,一盆水,一支蠟燭,微弱的火光將彼此的面容映照得明暗不定。

舉行邪惡儀式般的,段小溪用小刀扎破了雷明明的指尖,將鮮血滴在水盆中。

一滴、兩滴……在水中漾起一圈圈紅色漣漪。

伴隨著少年縹緲古怪的念念有詞,越聽越覺得陰森森涼颼颼的雷明明和綺麗兒表示,這這這這怎麼看都不像治病,玩的是心理陰影面積有木有!

「好了。」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呢喃戛然而止,伸手拂過水盆,巫術進行時的少年,舉手投足都自帶凡人顫抖光環道:「它出現了,仔細看著水面……」

沉浸在迷之恐怖氛圍中的雷明明、綺麗兒,聞言小心肝顫了顫,最終還是忍不住將視線一點一點挪到了水盆中。

兩人瞳孔猛然一縮,水面的倒影,的確和之前不一樣了。

明明圍著三個人,可是現在,水盆中只能看到雷明明,以及在他的背後,不知道何時多出來的那道影子……

「看吧,我說能找到你的病根兒。」神經茁壯的中二少年,衝倒影滿意的點點頭,「這長著長長獠牙的老虎還是豹子的,就是你之前融合的伴生獸?」

快讓這詭異出現的背後靈嚇哭的雷明明:…………

捂住胸口,一副搖搖欲墜隨時都會暈過去的綺麗兒公主殿下:……少年,這真的是在治病嗎,治病的過程中,病人和無辜同學嚇死了算誰的?!

鼓足勇氣,雷明明同學哽咽著詢問自己這撲朔迷離的病情,「小溪少爺,像我這種情況,還有救嗎?」

融合伴生獸時出了意外,由A級有望提升到S級的高資質哨兵,險險停留在B級邊緣,就是因為治療效果一直不理想,原本應該按照家族傳統混軍隊的雷明明,才會被家裡人想方設法塞到了帝國皇家學院,寄希望於,他能成功標記一名與他適配度高的治癒屬性嚮導,從而消除盤恆在他體內的隱患。

本來呢,對於外形有點虛胖,又不太會搭訕的雷明明來說,泡一個治癒屬性的嚮導就已經很難了,如今讓段小溪這麼一弄,看著水盆中倒映出來的,讓人不敢置信的背後靈,頓時感覺自己的病情實在太複雜太嚴重了,標記個嚮導肯定都無法拯救他,沒有希望的人生真是灰暗又艱難啊啊啊~

「當然,有救了。」

相比可憐的,已經嚇成了傻X的患者,未來大巫一貫是自信爆棚的。具體成功案例,請參照雙胞胎姐妹倆。辣么嚴重的蟲毒感染,整個人都變異了,他不也把她們治好了么~

「看現在的情況,你的精神力在融合伴生獸的時候,並不算完全失敗,只不過運氣不太好,剛剛融合完成,它就意外死掉了。然而,陰差陽錯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又使得它大部分的靈魂保存了下來,所以,你的伴生獸,它其實是一隻獸魂。」

「之前它太虛弱了,因而連累得你的資質等級也一降再降。如果不是在幽靈城的時候,它吸收了一點水母糰子們的能量,估計我也察覺不到你身上的異狀。」

聽得不甚明白但又不明覺厲的雷明明、綺麗兒,都是一副懵圈看高人的表情。

聊完病情診斷,段小溪安慰道:「只要找到了病因,問題總是能夠解決的,等回了幽靈城,我就……」

『篤篤~』

石質的密室房門被敲響。

片刻后,重新變得燈火通明的室內,美得炫目的黑髮蝶翼美人款款走了進來。

只見美人輕啟朱唇,一聲少主喊得那叫一個沒有節操,咳,情真意切自然而然,「少主,晚餐要開始了,少帥剛剛問起您。」

拉著同學加入不正規三無醫療組織,卻被告知家長已經注意到了這裡,下一秒,中二少年立即起身散場。

臨出門前,段小溪拍拍雷明明同學的肩膀,用娜曼妮這個活生生的大美人鼓勵道:「要對自己的病情有信心,你看,娜曼妮當初比你嚴重多了,現在不也棒棒噠~」

鮮艷的蔻丹撫過耳際碎發,娜曼妮沖雷明明嫣然一笑。

面紅耳赤的雷明明:雖然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不過,的確感覺自信多了。

呵呵,如果他了解下雙胞胎姐妹倆的具體治療過程的話……



古堡的晚餐,豐盛而……壯觀,長長的躺在上面滾十分鐘貌似都到不了頭的長條餐桌,用餐人數已經過半。雖然正式的生日宴會在明日舉行,不過部分親信下屬,關係不錯的賓客等等,都陸續住進了古堡。

好在,古堡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足夠大。

腳步輕快的走到首席旁邊的空位坐下,早早等候在一旁的娜曼莎,趁著兩人簡短對話的功夫,迅速將屬於她們——少主的晚餐布置完畢。

哼著不知名小調,段小溪湊到戚宿身旁,貼面親了親。

好心情總是能夠感染親近之人的,戚宿冰藍色的眼睛柔和的注視著熱情洋溢的少年,微微揚起了唇角道:「玩什麼了,這麼開心。」

得意的哼哼兩聲,又有了實驗目標的段小溪,分享秘密般的,小聲在自家監護人耳邊嘀咕。

兩人一個說得眉開眼笑,一個側耳耐心的傾聽,這樣自然又親昵的互動,讓人想忽視都困難,越靠近首席越處於輻射範圍,用餐的無辜群眾們只要一抬頭,保准被秀一臉。何況,兩人身後還站著一對美得如夢似幻的蝶翼雙胞胎,疊加在一起的畫面太美太養眼,實在讓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當然,能不能欣賞這種美也是見仁見智的。例如,身為戚宿在學院的管家,七年級的海魅族——紫葵,就覺得整個畫面實在刺眼極了。

身為少帥的管家,如今卻連他身邊一點點位置都插不進去,就連這次宴會的準備工作,都讓那對不知道打哪兒冒出來的雙胞胎分去了一半!

還有段、小、溪,高傲的海魅族也不得不承認,她之前看走了眼,小瞧了他。

而另一邊,作為段小溪唯二還能玩在一起的同學,被提前邀請入住古堡的綺麗兒公主殿下,看著被養得如同小王子一樣歡脫快活的少年,也想西子捧心嚶嚶嚶咳一咳血。

蒼天不公啊啊啊~像她這樣楚楚動人弱質纖纖的真公主,麻蛋,過得卻是爾虞我詐吃人不吐骨頭的黑暗日子,而像段小溪同學這種內里兇殘得一塌糊塗,隨便舉例都能讓人心肝兒亂顫的神經病少年,他竟然過著天真爛漫小王子的美好生活,這特么的,真不是拿錯了劇本嗎?!

食不下咽的綺麗兒公主殿下,默默離開餐桌,走到露台對月傷懷迎風落淚,要是段小溪才是她媽媽的孩子,這會兒那個頂替了她死去兄長的身份,所謂的皇位第一繼承人,還有她親、愛、的凱瑟琳皇姐,肯定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她果然,還不夠努力!



用過晚餐,段小溪拉著自家監護人,散步到了古堡宴會廳外頭。

失學這麼些天,已經花大把空閑時間,把地盤踩熟了的中二少年,站在柔軟碧綠的草地上,望著那顆高大的許願樹笑得一臉期(盪)待(漾)。

這種許願樹,對於只有上輩子記憶的土包子溪來說,還是很神奇的。

在生日那天種下去,等到第二年生日,許願樹就會結出一個個像大椰子一樣的果實。只要外力敲擊,果殼就會炸裂開,裡面無數像幸運星一樣的種子就會漫天灑落下來。而在成千上萬的彩色種子中,只有一粒金色的種子,才蘊含了許願樹的生命精華。

也正因為這樣,許願樹那粒金色的種子,往往會成為生日宴會的彩頭,哪位賓客幸運的得到了金色的幸運星,就可以當眾向宴會的主人提出一個願望,只要在宴會主人的接受範圍內,通常都會被滿足……

盯著許願樹果實,也不曉得腦補了些什麼的段小溪:嘿、嘿、嘿!

已經深刻體會到了對中二少年的飼養任重而道遠的戚少帥,不得不提醒他,「段小溪,控制好你臉上的表情。」

中二少年回過身來,笑容甜膩膩道:「戚宿爸爸,明天我許的願望,你一定要滿足。」

揉了揉自信少年細軟微卷的頭髮,戚宿輕笑道:「等你真的拿到了金色幸運星,我會考慮的。」

作者有話要說:總算趕在十二點之前爬上來了!今天隔壁鄰居也不曉得抽什麼風,一大早就在陽台上擺了兩桌麻將,搓了一整天啊啊啊~倒霉催的蠢作者花了平時碼字兩倍多的時間,才好歹沒讓日更君再次泡湯~嚶嚶嚶~小夥伴們么么噠~ ?也不怪綺麗兒公主殿下會對段小溪同學羨慕嫉妒恨啊,在別人都忙著宴會事宜,忙著課程學分,忙著操心各種各樣狀況的時候,失學少年的日常,那真是悠閑又歡脫。

在家庭老師露西亞那裡一堂實戰課結束,段小溪同學就果然盪著小船,到海邊叉魚去了。

澄澈淡藍的海水,彷彿趴在水面伸手就能觸摸到銀白色的海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今日海島上起了霧,連帶著附近海域也籠罩在一層朦朧中。

當然,天氣絲毫不能影響中二少年說嗨就嗨的好心情就是了。

目送少年去海中折騰,鬆了口氣的露西亞,抓了抓焦糖色的短髮,不顧形象的癱坐到一旁的沙灘軟墊上。

一個能進入年級前十的五年級哨兵,好吧,雖然有部分學員不參加學院期末的排名爭奪賽,導致這個名次多少有點水分,但不管怎麼說,這也足夠證明露西亞的優秀了。

按照常理來論,這樣的五年級哨兵精英,來給一個資質等級剛剛從E提升到C的一年級小嚮導做家庭老師,完全是綽綽有餘,甚至是大材小用的。

然而,當事人露西亞告訴你,不不不,沒看她都恨不得一個人掰開成兩個人用了嗎?!

就拿這會兒來說,課間休息她都不敢走得太遠,可不就擔心,狗膽包天又沒啥常識的美、少、年,一個不留神,就興高采烈把自己給玩死了么……她這個苦逼的無權無勢的草根老師,實在承受不來啊。

露西亞現在,對於一有空就會親自教導少年的戚少帥,那真是陡然就從崇拜上升到了頂禮膜拜的高度,得多寬廣的胸懷和強韌的神經,才能至今都沒有將少年一天照三頓飯的揍喲~

霧氣使得叉魚少年的身影若隱若現,直到小船不正常的搖晃起來……

下意識腦補段小溪又和少帥的伴生獸玩出了新花樣,露西亞慢了半拍才猛然想起,今日來往的賓客太多,那隻九級異獸,貌似根本沒有放出來!

情況顯然不太對勁——小船下方的海水,什麼時候變成黑漆漆的了?!

而另一邊的海崖下,兩道身影一閃而過。

退到岩石後方,紫葵臉色難看的瞪向打斷了她的計劃,並將她拽過來的安安。

彷彿能讓對視者的靈魂沉溺其中的艷紫色眼睛,對上那雙空茫茫毫無神採的灰白色眼睛,四目相對,反而是紫葵收斂了眼中的鋒芒,盡量讓自己冷靜道:「你怎麼會在這裡,一直跟著我?」

相比紫葵那近乎咄咄逼人的美艷,安安整個人就顯得平淡甚至是寡淡了,就連此時發現並制止了一場蓄意謀殺的發生,她的語氣都輕飄飄的沒有重量,「昨晚用餐的時候,你的情緒就變得非常不穩定。」

即便眼睛看不見,S級嚮導的精神力,也讓安安對周圍的環境感知敏銳,何況,她與紫葵都是少帥的屬下,彼此共事了好幾年,相處得也還不錯,自然更容易察覺出紫葵的異常。

「你對小溪少爺動了殺機,想要殺了他。」揭開她人的隱秘,安安也只是在使用平淡的陳述句模式,「紫葵,你的傲慢用錯了地方。」

傲慢!

被戳中傷疤的紫葵,撐在岩壁上的那隻手,將指甲都摳斷了。

海魅族以美麗又飽含殺機的海葵作為一族的圖騰,紫葵的名字,在人類的星際通用語中能有一個葵字,足以說明她在族中的地位。

當初,作為海魅族的誠意,紫葵被安排到戚宿身邊,以族老和元帥達成的那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共識,可不是為了讓她做個可有可無的管家。不過,以紫葵的驕傲,自然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擺布,所以,從一開始,她選擇管家這個位置,就是為彼此劃出了界限……

說起來,這樣的選擇也無可厚非,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為了對方的權勢而屈膝。哪怕整族人都依附於北斗星域,但也沒有誰有權利要求一個獨立的個體,為了族人更大的利益,就應該犧牲自己的意願。

然而,如今,紫葵自己,卻後悔了。

面對安安的一語道破,說不清是色厲內荏還是一意孤行,紫葵咬牙一字一頓道,「我現在,就是在糾正,當初的錯誤!」

幸福私家菜 「當初那並不是錯誤,如今也沒有錯誤,只有你現在的選擇,才是錯誤。」

感知到那邊海面並沒有出現生命危險,安安鬆手放開了之前一直死死拽住的紫葵的手腕,轉身往島上走去,「紫葵,清醒點,有些事情做下了,就不可能天衣無縫不留痕迹,你沒有一錯再錯的機會。」

……

「抓住了,露西亞學姐,你快來看,我抓到了一隻水鬼!」

相比嚇得一腦門兒冷汗,踩著飛行滑板沖向這邊的露西亞,船都進水沉了一半的段小溪,語氣中卻滿是驚喜。

待拉近距離,看清楚渾身濕漉漉的少年手中究竟抓著什麼,冷汗直冒的露西亞又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也不曉得是因為少年手裡的東西,還是因為少年本身。

「腐屍藻,這東西怎麼會來海島這邊!」

眼見沒常識的少年還拽著那猶如厲鬼長發般的黑色海藻,並試圖往岸上拖,露西亞也不敢輕舉妄動,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這腐屍藻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生怕一個不小心刺激了它,下一秒就全部纏段小溪身上去了。

說來,這種腐屍藻也的確很像傳說中的水鬼就是了。它們的莖葉細如長發,根須卻像是泡得發漲的人類屍體,頭顱和四肢,還有依稀可辨的五官。不僅外形相似,腐屍藻捕食獵物的畫面,也很有些驚悚,如長發般的莖葉將獵物拖入水中,類似於人類四肢的根須就會死死將獵物抱住,然後沉入深海,將獵物纏繞著活活溺死後,成為它們的養料……

「小溪少爺快快快放手,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麻蛋,沒在第一時間被纏住拖走,已經該謝天謝地了好么,少年你還反過來抓住它不放,這到底要鬧哪樣啊啊啊啊~

然而,見獵心喜的段小溪卻不願意放手,「它是一隻水鬼,我抓住它了!」

努力消化少年的腦迴路,露西亞依然怎麼都想不明白——叉魚遇上了「水鬼」,這有什麼值得高興激動的!

還有,抓住它了,大家的理解,真的是同一個意思嗎?

不過事件接下來的發展,顯然出乎露西亞的意料。段小溪雖然沒有常識了一點,但他既然說抓住它了,那自然不可能抓一把頭髮就叫抓住了,而是真正控制住了。

於是,露西亞就眼睜睜看著段小溪一路將腐屍藻拖回來,繃緊了神經時刻準備出手救援,結果,完全沒有派上用場。

不不不,這些都不是重點!

感覺自己在漫長的驚嚇煎熬中,已經面癱了的露西亞:……最最最後,她她她看到腐屍藻主動跟在段小溪身後,它、自、己、爬、上、了、沙、灘!!!

這畫面特么的簡直毛骨悚然有木有!

別看腐屍藻在海里難纏,一旦離了水,那就是上岸的魚,生命短暫。所以,能主動跟著段小溪上岸來的,這對他絕逼是真愛有木有!

離開了海水,暴露在陽光下,片刻之後,腐屍藻開始乾枯萎縮。

段小溪咬破指尖,將血點在腐屍藻的額頭,呃,根莖處形似頭顱那裡,伴隨著念出的詭秘巫咒,露西亞常識中像被潑了腐蝕液慘不忍睹縮成一坨,然後散發出屍臭的噁心場面並沒有出現,腐屍藻縮小到一尺來長后,就再沒了變化。

而彷彿按照比例枯萎縮小后的腐屍藻,看著就更像一個粗製濫造,連五官、手腳、身體都給扭曲了,丑得驚天地泣鬼神的……玩偶娃娃!

就是露西亞這樣的玩偶控,無論換著哪個角度看,都無法在它身上看出萌點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