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等下!”龍英鵬皺眉道:“這下面還有特邀名單。”


“我看看。”夏強搶走請帖,看了一會兒,說道:“特邀嘉賓:蛇家仙主常天龍,茅山掌門於止水,地府陰司白無常。三位特邀嘉賓爲評委,望各位奉面前來參加,黃太爺落筆!”

“不是吧,白無常那王八蛋也來!”我無語道。

“怕什麼,要是他真敢動手就跟他們拼了!”龍英鵬說道。

我扭頭看着龍英鵬,拍着他的肩膀說道:“小鵬啊,你閱歷還是太淺了,這次妖棧你就別去了,裏面太危險了,如果你有什麼意外,我無法跟龍局長交代。”

“孽哥,你不能出爾反爾吧。”龍英鵬顯得有點爲難道:“說好的帶我進妖棧,現在又反悔了。”

“你聽我說,夏強他之所以可以進去,因爲我是在妖棧認識他的,他有保命的傢伙,他們夏家有保命的符,而你是半路出來才學道,裏面比開槍打仗還危險!”我解釋道。

龍英鵬點燃一支菸,臉上有點不服氣。

“你聽我說,我的仇人很多,比如白無常,玉蓮教,還有黃太爺,以及妖棧裏的那些妖怪!我現在的能力暫時保不了你的,夏強也只能保他自己。”

我停了停繼續說道:“所以你現在回去,在八月十五早晨六點之前,帶領大部隊在這裏接迎我們,帶上重火器,到時候我們遇難了,你就轟了妖棧!” 玉家的家主直接開啟會議。

精英們齊聚一堂,「大家有沒有聽說,煉獄的人這些日子一直在收服各方勢力,而如今他們距離我們這裡,也已經只有短短几百米了,想來帝玄胤肯定會到我們這裡走一遭,大家對這件事情,可有什麼看法?」

玉家家主語氣中帶了一股威嚴,盡顯一家之主風範。

「家主,據說但凡是他們路過的地方,那些勢力便不復存在,臣服在帝玄胤的威逼之下,煉獄的這些人,就跟強盜差不多,現在他們一路來我們玉城方向,分明也就是想要打我們玉家的主意。

所以我們絕不可以坐以待斃,我認為我們應該主動發起攻擊,讓他們知難而退。」很快就有人說道。

「不錯,家主可以先給對方一個教訓,也可以讓外人知道,我們玉家的實力是他們不可招惹的,等我們聯手打敗了煉獄的高手,我們便可以再趁機把煉獄的勢力給佔領,把之前他們收服的城池也給收在手下,哈哈哈……」

此人心中打著如意算盤,說著說著,便哈哈大笑起來。

有些人聽完也覺得很有道理,紛紛哈哈大笑起來,點頭道,「如此甚好啊。」

「家主目光淡淡的盯著這幾個哈哈大笑的人,眯了眯眼,這些人,並不是他們玉家本家的人,他們是從神魔大陸過來的人玉家人。

這些人的實力還不錯,所以他收留了他們,對他們還是很厚重的。

隨即他看向了一個老者,「尊老,你有什麼主意?」他口中的尊老,正是在神魔大陸玉家家主,玉寒夕的爺爺。

尊老的臉色有些凝重,所以玉家家主很好奇他在想什麼?

聽到玉家家主的話,尊老皺了皺眉,「老夫在想,那煉獄之主帝玄胤乃是跟我們從一個地方過來的,但是他這發展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他雖然在那個大陸也小有名氣,但絕對沒有這麼厲害。」

「哦?」聽了尊老的話,玉家家主心中大喜,「尊老,如此說來,你們對帝玄胤甚是了解了?」

「我們當然了解,我兒子的其中一個兒子,跟帝玄胤的兄弟玩的很好,現在據說還跟他們在一起。」

玉寒夕與帝玄胤的兄長,可是情誼深厚呢。

「沒錯!」一個長老點點頭,當初玉寒夕就與煉獄的人來往密切,他們所有人都知道。

被點到名的玉寒夕名義上的父親,玉華歌與自己的父親對視一眼,不過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尊老盯了兒子一眼,皺了皺眉,隨即看向玉家家主,「我兒子乃是那孩子的父親,所以在下建議,先讓我兒子去見一見寒夕那孩子,讓他打聽一下煉獄的情況,然後再做打算。」

聽到這話,玉華歌很是為難的皺了皺眉,他怎麼可以利用自己的兒子?

尊老沒有搭理他,繼續道,「華歌,你是我的兒子,是玉家的人,那就應該為瑜玉家利益著想,現在玉家需要你,你就該出手幫助,不許廢話。」

他是他的兒子,他這麼做,也是在幫他。 讓他為玉家家主作出貢獻,到時候,他才能夠在這裡站穩腳跟。

這裡,畢竟不是他們原來的大陸,想要生活在這裡,還是要看人家的臉色。

玉家家主看著尊老父子,笑著點點頭,「沒錯,你本身為我玉家的人,要是願意為本家主效勞,我自然不會虧待了你們,還可以把本家主最疼愛的小孫女白茫茫嫁給你的兒子,這樣咱們可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雖然他們都一個姓,但是這血脈卻不知道幾個隔離十萬八千里,所以就算是他們投靠了玉家,也只不過是外人,但要是聯姻,那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聽了這話,那從神魔大陸來的玉家人心中大喜,不等玉華歌回答,老爺子便高興的接過話,「如此就再好不過了,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

離開了大廳之後,玉華歌忍不住說道,「父親,你分明知道寒夕並非我的親生兒子,為什麼還要讓我這麼做呢?」

就算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也不想利用他呀。

「那又如何?他在我們家裡那麼多年,你是如何對待他的?我們可有虧待他?現在就是該他出力的時候,難道他還不幫這個忙?那未免太沒有良心了。

行了,你也不用多說了,你還是想想後面該怎麼辦吧。」

說著,尊老不再搭理他,恨鐵不成鋼的轉身離去。

玉華歌看著自己父親離開的背影,皺了皺眉,難道他真的要去讓兒子利用自己的朋友嗎?

如果寒夕知道的話,還會認他這個父親么?

玉城,這裡是玉家佔領的一處地方,因為家族的人姓玉,故而名為玉城。

大街上,一行美人兒攜手同行,引得路人紛紛側目,哪怕是見慣了漂亮女子的,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何況一下子難得出現這麼多美人。

有的人想要去搭訕,但是卻都被痛罵了一頓。

「清清姐姐,你這樣會沒有朋友的。」顧惜惜嘿嘿笑道。

「怎麼?難道你看上了他,那我把他喊回來,你嫁給他得了。」百里清清說著,就要喊人。

「我才不要呢!」顧惜惜連連擺手,臉上爬上一抹紅暈。

帝凌雪和顧詩詩兩人在一旁也跟著笑了起來。

「清清,你說寒夕哥哥,還有御哥哥他們兩個跑到哪裡去了?說好了我們一起來玩的,不,悄悄打探消息的,怎麼他們丟下我們就跑了呢?」

帝凌雪看了看四周,找不到人,有些失落。

提到這兩個人,百里清清笑了笑道,「別擔心,因為玉家那些人對他們很熟悉,所以他們不打算跟我們一塊,自己悄悄的打探消息去了,放心吧,他們兩個不會有事情的,就算有,咱們也不用怕。」

帝凌雪點點頭,沒錯,有胤哥哥在此,她們什麼都不怕了。

這時,百里清清突然被眼前的一幕給吸引了。

她嘴角一抽,拍了拍帝凌雪,「雪兒你快看,她們怎麼可以有這麼好的身材?我去!好羨慕啊。」

帝凌雪抬頭看過去,就看到兩個穿著一紅一綠的女子迎面走來。 龍英鵬深吸一口煙,回答道:“行,我回去跟我老爸商量下,你們小心點吧,我還等着你們教我道術!”

我應了一聲,龍英鵬把剩餘驅邪的東西留下來,然後徒步走出這個鎮,回到市內公安局。

“孽哥,你讓鵬哥走又是玩哪出?”夏強問道。

“小鵬他道術還不怎麼熟練,妖棧裏面太危險了,龍局長就這麼一個兒子,要是他少了一根汗毛,我也交代不清楚,下次有任務再讓他一起去吧。”我回答道。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夏強問道。

“收拾好東西,進妖棧!”我說道。

於是我們兩個背上揹包,帶上請帖走出房間,當我臨走時,敲響了於止水房間門,發現根本沒有人迴應,還打算讓於止水在比賽的時候幫我,得先找到他人才行。

下了陰館,烏九千坐在陰館門口,抽着長杆煙,見我出來,悠悠的說道:“小夥子這是要去妖棧?”

“嗯。”我應道。

雖然之前和烏九千有過節,但是我還是有理智,連茅山掌門於止水都對烏九千敬仰幾分,貿然得罪他,我將會死於非命。

“這妖棧可不是什麼人可以去的地方,你小子要是見到魯三廿,替我告訴他,時間不多了!”烏九千說道。

“魯三廿?” 嬌妻是個寶:夜少,寵上天 我轉身皺眉道:“九千前輩和魯三廿是什麼關係?”

“你想知道?”烏九千吐出一口煙,笑道:“你問他吧,他知道很多事情,只是不想告訴你而已!”

我不在多問烏九千,繞過陰館,前往前方的一條雜草小道,行走一公里便是竹林,竹林出去後就是屍村!

我和夏強徒步在這雜草小道,周圍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在妖棧裏面了。

不久後,我們兩人已經來到屍村門口,那“屍家重地”牌匾還掛在那兒,我踏入屍村,那種強烈撲來的屍氣讓人有點呼吸困難。

我拿出牛眼淚抹在自己的眼睛上,然後把桃木劍給拿出來插在後面的揹包,以防不時之需,因爲此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太陽早已落山。

“塗上,小心行事。”我把小瓶子遞給夏強說道。

夏強抹上牛眼淚後,看着周圍說道:“這裏挺陰深的。”

“你沒來過嗎?”我皺眉問道。

“來過。”夏強回答道。

“那你還說這麼多的廢話,走快點,待會從棺材裏蹦出殭屍,就很難對付。”我說道。

要知道,接近八月十五這個日子,月亮很快上升,而且都是呈圓形的,這個屍村集合天時地利。

屍村的東面有一座山,早上太陽升起,陽光被山擋住。晚上月亮升起,月亮的明亮的方向,剛好罩着整個屍村,尤其是村口。

所以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屍王引導衆殭屍在村口拜月吸陰氣。

話不多說,我和夏強快步走到屍村中間時,周圍傳來了動靜,我立馬拔出身後的桃木劍轉身看着村口方向。

“等下,有屍氣!”夏強嗅着鼻子皺眉道。

“要你說?”我罵道:“走!快點!”

夏強在我前面走着,我剛走幾步,忽然從村口那邊飛來一副完整的棺材,我把夏強給推開,我閃躲後。

棺材撞到地面,一聲墜落的聲音傳來,接着灰塵遍地都是,等灰塵消散後,棺材墜落的地方出現一隻紫僵。

趁着紫僵還沒反應過來,夏強用紅繩在紫僵的脖子後面,然後把紫僵往身後用力一扯。

我跑過去踹倒紫僵,舉起桃木劍,對着紫僵的喉嚨插下去,紫僵身體抖動了一下,屍氣便從喉嚨裏涌出來。

我拔出桃木劍,拿出一張符來夾在手中,準備燒掉這具紫僵時,旁邊的夏強忽然被一道快速的身影給打飛,撞到一旁的爛棺材上。

我轉身一看,發現一雙白色眼睛的人盯着我,三秒過後,這白眼睛的人忽然怒吼一聲,嘴裏的兩顆殭屍牙鋒利無比。

這殭屍單手掐住我的脖子,然後把我的頭往他的頭那邊湊去,我還愣着,不知道這殭屍從哪冒出來的。

夏強又用紅繩在這殭屍的身後繞住,然後大喊一聲扯倒他,我被鬆開後,舉起桃木劍,瞄準這殭屍的喉嚨插去。

“二打一,不公平!”這殭屍竟然開口說話了!

餘生不負情深 不對,能有意識的殭屍都在屍妖以上級別,這殭屍除了有屍氣,眼睛是白色的外,好像沒什麼特殊的,無非就是力氣大而已,似乎比紫僵高級一點。

我蹲下來用劍抵在這殭屍的脖子上,問道:“你是哪個朝代的殭屍?”

“老子現代的!90後”這殭屍怒吼道。

“還嘴硬!”夏強一腳對着這殭屍的頭踩下去,怒道:“從來沒有見過殭屍會說話,鬼知道你是哪來的變異體!”

“放開我!”這殭屍怒道。

“比力氣大是嗎?”我發動鬼紋,用鬼紋的力氣摁住這殭屍。

“啪!啪! 重生之猖狂大小姐 啪!”屍村門口傳來了拍掌聲。

我看向前方,只見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寸頭,臉上有刀疤,身後還跟着三十多個小弟。

“什麼人?”我問道。

“來,小黃來回答!”這中年男子站在我的對面笑道。

在中年男子的身後,走出一個熟悉的人,竟然是老穩。

“這位是玉蓮教的左護法,左隸!”老穩向我介紹那中年男子說道。

“王八蛋,玉蓮教!”我罵道。

“小兄弟,聽說你和小黃有過矛盾,怎麼?小黃哪裏得罪你了,說出來我替你主持公道!”左隸笑道。

“玉蓮教的走狗!”我罵道。

正說着,我腳下的殭屍忽然掙扎起來,幸好我手快,桃木劍劃破這殭屍的脖子,這殭屍被我劃破脖子後,手掌還抓着我的桃木劍。

我甩開他的手掌,發現這殭屍的手臂有一蓮花紋身,我擡頭看着左隸問道:“這是你們玉蓮教的人?”

“怎麼?很意外嗎?”老穩笑道:“你該不會沒見過白眼殭屍吧?”

“白眼殭屍?什麼殭屍?沒見過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回答道。

“白眼?” 海蘭薩領主 夏強在一旁嘀咕了一聲,皺眉道:“相傳殭屍始祖將臣,是一個銀眼殭屍,被將臣吸食血液且注射將臣自己的殭屍精血進入體內,被咬傷的人魂魄不會離體,變成有魂有肉且有意識的殭屍!而這些殭屍則會與其它的種類殭屍有區別!”

“呦,旁邊這位小兄弟有見識,繼續!”左隸雙手抱胸笑道。

“殭屍始祖將臣之後,都是以眼睛顏色劃分等級的。”夏強解釋道。

“我在家族道門族譜見過,殭屍之後的殭屍,以黑眼殭屍最低級別,與紫僵一樣,只不過會說話,接着便是白眼殭屍、藍眼殭屍、黃眼殭屍、綠眼殭屍、紅顏殭屍,最終極的殭屍始祖將臣是銀眼殭屍,天下獨一無二!” 那身材簡直爆棚啊,不僅身材好,身材也很高,而且她們跟她們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百里清清幾個女子對視一眼,突然覺得好慚愧呀,只是看著看著,為什麼……突然覺得這兩個人如此眼熟呢?

百里清清正想說什麼,顧惜惜已經說了出來,「清清姐姐你看,我覺得她們好熟悉啊。」

百里清清頓時一臉黑線,該不會真的是她想象的那樣吧?

而那兩個人還繼續大搖大擺朝著她們走來,看了看她們幾人說道,「幾位姑娘,你們是在看我們么?你們是在等我們嗎?那我們來了,哦哈哈哈,一起走吧。」

帝玄御朝著幾女眨了眨眼,還似乎生怕她們認不出來自己似的。

百里清清幾人剛才羨慕的心情頓時好像被狗吃了一樣,轉過身,一副作嘔的樣子。

看著她們的樣子,那兩位女子,哦不,是人妖,眨了眨眼,悄悄的說道,「他們沒有認出我們來么,為什麼不跟我們打招呼了呀?」

「那一定說明我們偽裝的厲害,原來我們居然這麼厲害,那就不告訴她們了。」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從實招來呢?」

「算了算了,不管她們了,反正我們兩個人也很養眼,就不需要沾她們的光了,我們自己走吧。」

「好吧。」

帝玄御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轉過頭罵道,「都怪寒夕你沒出息,叫你挑點兩個桃子就好了,你非要拿兩個大饅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