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童阮阮將手機接通,「喂。」


那頭,是孫小悅的聲音,「凱伊小姐,這兩天童澤華跟我說,他要買一塊地,這塊地非常昂貴,他現在正在聯繫銀行方面,到時候貸款呢。」

「是嗎?」童阮阮冷笑,「看來他想大賺一筆。」

「就是呀,不過這件事情,他暫時不敢告訴岳薇雯,他擔心會被人反對。」

童阮阮說,「這麼說來的話,這塊地可不是好買的。」

「我也不太清楚,總之童澤華就像入了迷似的,他堅信這塊地可以賺大錢。已經開始從各方面籠絡人,要把那塊地拿下來,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童阮阮笑著說,「你做的很好,繼續觀察。」

兩個人又簡單的說了一些話,孫小悅又向童阮阮彙報了一些事情,便掛了手機。

童阮阮將手機放在桌上,輕輕一笑,「童澤華,你還真是一個蠢貨。」

一定是阿琛幫忙了。

童阮阮打電話給了顧寒琛,「阿琛,童澤華那件事情謝謝你幫忙了。」

「不用跟我客氣,效果怎麼樣?如果效果不太好,我會加大力度的。」

「效果非常好,」童阮阮說,「童澤華現在對那塊地很痴迷,勢必要買下來,現在正在聯繫各大銀行呢。」

「這樣太好了,」顧寒琛說,「你放心,我會繼續在中間加大力度,讓他貸到款。成功買到那塊地。」

「不用那麼成功,可以稍微給他設一點小阻礙,比如有人跟他競爭,透露一些信息,讓童澤華豁出一切,都要買到那塊地,最後卻被拖垮。」

「我明白,結果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童阮阮來說,「阿琛,謝謝你,下次請你吃飯。」

這一次,顧寒琛可是給她幫了很大的忙。

「行,那我就等你的那頓飯。」

……

接下來的時間,童阮阮耐心等待。

她跟慕淵臨沒有再見面,慕淵臨沒有找她,她更加不會聯繫那個男人,彷彿可以輕而易舉的忘掉他。

這兩天,童阮阮要派楊檸去法國那邊了。

楊檸的法語已經學的差不多了,她非常的刻苦用功。 潛水鳥與蝴蝶 別人都在休息的時間,她在學習,所以她的法語從一開始的一竅不通,到現在完全可以正常用法語溝通。

童阮阮很滿意,也覺得她用功。

法國那邊的事情本來是要派王幸宜去的,可是王幸宜又跟蔣舜在一起,雖然後來王幸宜跟蔣舜因為那件事情差點分手了,童阮阮又改變主意想派幸宜過去,可沒想到轉眼之間王幸宜又原諒了蔣舜。

這讓童阮阮覺得,還是暫時別把她安排在非常重要的崗位。

童阮阮並不是介意高層戀愛結婚,因為她覺得王幸宜是特殊,她覺得蔣舜的事情早晚有一天會影響到王幸宜的工作,如果不是蔣舜,換做王幸宜跟別的男人談戀愛,童阮阮也沒這麼擔心。

今天晚上是送行宴,因為明天楊檸就要坐飛機去法國了,那邊都已經安排好了,童阮阮因為有事,所以並沒有出席這場送行宴,不過公司的員工都去了。

大家在俱樂部里玩的很開心,而且童阮阮還說了,無論多少消費,全都由她來買單,所以大家更是玩得暢快。

「楊檸,恭喜你,這次去法國,你可要好好做。」

王幸宜端著酒杯來到了楊檸面前。

楊檸說,「王助理,其實這件事情本應該是你去的,我只不過是撿了一個漏而已。」

王幸宜笑了笑說道,「是我自己不好,錯過了這些機會,董事長讓你去是對的,如果讓我去我一定會影響工作的。」

楊檸說,「到時她肯定還會派你做更重要的事情。」

「再說吧,其實我也不是特別在意了。」

「蔣舜是一個很好的男人,據我跟他的接觸,我真的覺得他很不錯,我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好好的珍惜彼此的感情。」楊檸忽然這麼說,她的目光認真的望著王幸宜。

聽到她這麼一說,王幸宜疑惑道,「好端端的,這麼說幹什麼?」

「沒什麼,就是不希望相愛的人可以分開。」

「你是不是也喜歡他?」王幸宜說的很直接。

楊檸一聽,怔了怔,然後說道,「哪有,沒有的事情,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其實你不用隱瞞我,我能看的出來你喜歡他。」

「王助理你放心好了,沒有人會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我……」

「你不用跟我解釋,」王幸宜打斷她的話,「你比我聰明,你做出一個更好的選擇,而我選擇了他,未必是最好的,我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不過現在我只想這麼選。」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選擇,」楊檸說,「誰能保證未來呢?所以活在當下是最好的!」

「說的沒錯,活在當下吧。」

兩個人互相撞了一下酒杯。

王幸宜抿了一口紅酒,接著問道,「明天就走了,你都收拾好了嗎?」

楊檸說,「我要回我父母那裡一趟,有些東西還在那兒。」163TXT

「倒是很少聽你提起你的父母。」

楊檸的臉色忽然僵了僵,然後又笑道,「家裡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就是普通家庭而已。」

「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王幸宜說,「有時候很羨慕父母都在身邊的,你要珍惜這樣簡單的幸福。」

「額……好的。」楊檸尷尬的笑了笑,心裡卻在想,王幸宜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後來,她們沒有再多說什麼,大家一直玩到半夜才各自回家。

因為她明天就要走的原因,所以,楊檸回到父母那裡要拿一些東西,這次走了她就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這是她最後一次回家。

可是等她回到家之後,家裡並沒有人。

不得不說,她鬆了一口氣,省得跟父母說太多,實際上,她都懶得跟父母說她要去法國。

楊檸正在房間里收拾東西,沒過多久,忽然聽到客廳里有一陣爭吵的聲音,「你這個死男人,你怎麼這麼沒用?你就看著我被人欺負,你連個屁都不敢放,你怎麼不去死啊?」

女人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拚命的朝他嘶吼。

而男人一把將女人推倒在地,「你怎麼這麼不講理呀?我現在去把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給殺掉,這樣以後就沒人欺負你了,你滿意了吧?」

「你說的這是什麼屁話?」女人從地上起來,指著他,「你窩囊就算了,還連累我,現在還找這麼多借口,你怎麼不去死啊?你去死,你去死吧!」

女人撲了上去,狠狠的抓住男人的衣領,撕扯了起來。

男人雖然在外面老實,不敢得罪別人,就算自己的老婆挨打,他連屁都不敢放,可是在家裡,他可是一家之主,怎麼能允許自己的老婆這樣對自己。

他氣壞了,這些年來的怒火一瞬間爆發,一把將女人按倒在地上,用拳頭狠狠砸她,「你這個臭婆娘,死婆娘,你居然敢這麼罵我,你咒我死是不是?我告訴你,要死也是你先死,這些年來我都受夠你了,一天到晚的跟我難纏,就是不讓我耳根子清靜是嗎?」

「啊!」女人慘叫了起來,「你打我,你這個瘋子,你只有膽子打我!在外面連個屁都不敢放,背了一身的債連累我,你這個賤男人!我要跟你拼了!」

女人也不甘示弱,狠狠的跟他扭打了起來。

可是女人哪裡比得過男人的力氣,很快,就被男人打得鼻青眼腫。

楊檸悄悄的躲在房間里開了一個門縫,看到客廳的一切,她麻木了,這樣的畫面她都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

幾千次了,或許還不止,她不想去阻止,任由他們撕打咒罵,她自己收拾東西,不予理會。

楊檸剛要轉過身,繼續收拾東西,忽然,客廳里傳來一陣巨響,緊接著,女人的尖叫聲消失不見。

楊檸手裡的衣服掉在床上,聽到這動靜,她小心翼翼的又來到門口,透過門縫看去。

只見父親站了起來不知所措,而她的母親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楊檸嚇了一跳,趕緊用手捂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楊父好像怕極了似的,他趕緊衝進了房間里,收拾了一些東西,拎著包包,離開了家門。

待父親走之後,楊檸小心翼翼的來到客廳。

看到地上的人,她嚇得渾身發抖。

她蹲下身子,叫了她幾聲,「媽,你醒醒。」

可是,對方已經沒了動靜。

撲通一聲,楊檸坐在地上。

這次他們是來真的了。

楊檸焦急的拿出手機要報警,可是手機剛拿出來,她忽然想到什麼。 不行,如果她現在報警了,就攤上這事兒了,她去法國的事情又要延後,到時候董事長反悔換別人去怎麼辦?董事長那麼喜歡王幸宜,也說換就換了,更何況自己。

不行,絕對不行,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擋她的前途,她的事業是最要緊的,骯髒的家庭只會拖累她。

她都快要去法國了,他們居然還拖累她!

她絕對不能被拖累!

她努力上學,起早貪黑的打工為自己交學費,她拚命的讀書,考上好的大學,然後得到了現在的工作,她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就是為了過自己的新生活。

她要賺到錢,要讓自己過得好,她要擺脫這樣噁心的家庭。

這個節骨眼兒上,絕對不可以留在這裡。

楊檸從地上站了起來。

「媽,對不起了,你不要怪我,全都是你們把我逼成這個樣子的!從小到大,我都活在地獄里,你們把我逼得人不人鬼不鬼,你們把我逼成了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離開你們,現在我快要成功了,我的老闆要讓我去法國,管理髮法國的分部,你們不可以害我的,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楊檸衝進了房間里繼續收拾東西。

收拾完之後,她經過客廳,又轉過頭看了眼地上的人,「你放心,你不會白死的,到時候我會給你找一塊風水寶地,還有殺了你的傢伙,他會被抓到的,到時候你們兩個人,一個死了,一個坐一輩子的牢,我終於可以解脫了。」

楊檸滿頭大汗,眼中充滿了驚慌,可是她的嘴角卻揚起一絲顫抖的笑容。

她咬了咬牙,迅速離開了這裡。

……

第二天,天還沒亮,楊檸就坐著公司派來的車送她去了機場。

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她很順利的上了飛機,飛向法國。

……

幾天之後,童阮阮正在工作,秘書敲門走了進來,「董事長,有兩位警察說有事要見你。」

「警察?」童阮阮放下手裡的文件,「請他們進來吧。」

很快,兩個警察走了進來,「凱伊小姐,你好,我們是重案組。」

對方掏出了警員證。

童阮阮站了起來指了指沙發,「有什麼事?請坐吧。」

「哦,坐就不必了,我們是有一些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你問。」

其中一個警察說,「楊檸是你們這裡的員工嗎?」

童阮阮點頭,「沒錯,她是我的秘書,出了什麼事嗎?」

「不是她出了什麼事,是她的父母。」

「他的父母?」童阮阮疑惑到道,「出了什麼事?」

「她的母親今天被發現死在客廳里,而她的父親失蹤了,經過初步調查,懷疑應該是他們夫妻兩個起了爭執,男方殺了女方,所以現在潛逃了。」

「天哪,居然發生這種事情。那楊檸現在知道了嗎?」童阮阮驚訝的問。

警察說,「我們目前聯繫不上她,她的手機換號碼換了,人不在國內,所以我們想要問一下關於楊檸的事情,她有沒有提過她父母的事?」

童阮阮搖搖頭,「楊檸她從來沒有提過她的父母。」

警察又問了童阮阮幾個問題,做了記錄之後,然後又問童阮阮要了楊檸的聯繫方式,便離開了這裡。書袋網

王幸宜來到辦公室,「董事長,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警察來了?」

童阮阮說,「他們是來問楊檸的事。」

她將事情告訴了王幸宜。

王幸宜聽完之後十分震驚,「沒想到她的父母出了這種事,那我們應該趕緊聯繫她,讓她知道。」

「是呀,說的沒錯,她肯定是要先回來一下。」

童阮阮說完之後,拿起手機撥通了楊檸的手機號碼。

楊檸很快從法國回來了,處理她母親的身後事。

童阮阮也幫了不少忙。

楊檸看起來情緒非常的不好,十分傷心,她回來之後,就立刻為母親辦了葬禮,動作十分快。

童阮阮和王幸宜,還去了楊檸住的地方,去看望她。

楊檸的心情很不好,童阮阮知道發生這種事情,她肯定很難過,並且告訴她法國那邊的事情,先不用著急,等處理好了這邊的事情到時候再去。

不過楊檸卻並沒有打算在國內留很久,她告訴童阮阮,大概幾天就處理完了,法國那邊她會儘快過去,不想耽誤了工作,而且她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要是不工作,什麼都不做,她會胡思亂想。

工作了,她可以暫時忘掉這些痛苦。

童阮阮聽她說這些話,覺得也在理,於是就尊重楊檸的意思。

童阮阮和王幸宜離開了楊檸的家之後,兩個人上了車。

「她可真是倒霉,事業得意,可是父母又出了這樣的事情。」

復仇嬌妻 王幸宜卻有些疑惑,「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有點怪怪的?」

「什麼意思?」童阮阮不解的問。

王幸宜說,「警方調查結果顯示,她母親的死亡時間就是在我們為楊檸舉辦送別宴會的晚上,屍體是幾天後才發現的。可是,當時在派對上面,我跟楊檸聊了幾句,楊檸說她要回她父母那裡拿一些東西,按照時間上面來算的話,楊檸應該回去過一趟。如果他的父親母親在家裡起了爭執,她應該是知道的,可為什麼她卻說她什麼都不知道。」

聽王幸宜這麼說,童阮阮說,「或許她回去的時候她的父母還沒有起爭執,她走了之後才起爭執的。」

「是嗎?可是楊檸去法國有幾天,難道她就不打電話回家嗎?如果她打電話回去聯繫不上家人,難道不會擔心?」

「幸宜,你到底想說什麼?你的意思,我聽著怎麼覺得有點毛骨悚然,好像她母親的死,跟楊檸有關係。」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了。」王幸宜解釋,「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

「好了,這是他們家的事情,我們也不便干涉,只能盡量幫忙。說起來,楊檸平日工作里好像的確是挺拚命的,有些事情就算不懂也去做,就算頭破血流她也不怕,這股幹勁兒有時候連我都比不上,我能感覺到她是一個急需出人頭地的人,或許她家裡真的有發生一些什麼事吧。」童阮阮覺得,她不知道具體原因,所以還是不要胡亂猜測比較好,要不然的話很容易有偏見。

王幸宜點點頭,「嗯,你說的沒錯。」

……

翌日。

楊檸手裡拿著手機正在跟對方通話。

「我知道,你很害怕,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你不用擔心,我是你的親生女兒,我一定會幫你的。你把銀行卡號發來,我給你打一點錢過去,你現在肯定缺錢用吧?」

「不行,」對方的聲音很慌張,「你打錢給我,要是我去取錢會被抓到的。」

「那要不這樣,」楊檸改了一個方法,「你在哪裡?我親自去送現金給你,怎麼樣?」

「可是,會不會有人更跟著?」楊父十分害怕。 楊檸說,「你放心,我會小心的,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跟著我。你現在沒有錢寸步難行,我給你送錢之後,你就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突然這麼好心啊?」對方好像不相信楊檸會這麼孝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