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穆夜池猛的睜開眼眸,視線迅速掠向她的臉。


不……

不是她。

這個女孩的臉根本沒有做過整容手術留下來的蛛絲馬跡,所以他可以確定她不是整容的江緋色。

只是這強烈的情緒,為什麼越來越清晰?

穆夜池深深看著別開臉的女孩,大手一寸寸收緊。

他不會輕易對別的女人勾起身心蠢蠢欲動,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孩能叫他如此心心念念不忘記,甚至每一次都是他主動也誒有得到她的任何回應。

「你不要亂來,你的咸豬手能收回來嗎?敢繼續碰我讓你後悔一輩子!」手中刀起刀落,他那個東西就被她砍掉成太監!關鍵時刻她能對他心狠手辣。

穆夜池臉色冷淡,淡淡的輕哼,「看出來你早有準備,你是在考慮讓我斷子絕孫呢,還是要讓我半身不遂成為沒用的廢物?又或者,你還有更多的小手段折磨我,我都無所謂,隨便你想怎麼樣都行,我就是倒是比較擔心。」

無所謂的態度,隨便她對他怎麼樣。

江緋色臉色漲紅,氣忽忽的不想回話。

「想好沒有,我只給你機會,不給你反駁。」穆夜池一副好人的樣子。

「先放開我,抓著我讓我怎麼跟你公平公正,有話好商量?真對不起,我這個人毛病多,尤其被穆總裁如此驚嚇,腿軟。」

「如果是這樣,那我有更好的辦法讓你放鬆。」穆夜池輕笑,忽然把江緋色抱進懷裡。

「喂,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江緋色被他的動作嚇得愣住。

沒想她的話音才落下,他的臉忽然下壓放大。

該死的。

江緋色根本來不及阻止他。

穆夜池從來都是個演技好有實力,喜歡什麼絕對主動出擊人。

所以她微啟的唇就這樣被穆夜池滾燙溫熱侵佔,輾轉著,不願意放開她。

江緋色她大腦子一片空白,手腳發軟,趕緊到了眩暈。

他的企圖很明顯,但她以為他只是嚇嚇她,沒想他竟然真的這麼做了。

觸電般的感覺在口腔迅速擴散,渾身軟綿綿,一點點力氣都提不上來。

慌張之餘,江緋色奮力掙扎,想要讓穆夜池停止這樣荒唐。

奈何穆夜池的力氣大得嚇人,他眼裡強烈的渴望和壓抑的情緒翻江倒海,連她看一眼都嚇得小臉慘白。

他如此熾熱的眼神,即使經過一年時間,她也知道他這樣的眼神意味著有什麼事要發生,他穆夜池對她懷著什麼目的地。

不就是想找個人約!~~炮,有什麼看不出來。

她越是掙扎,他越是偏執糾纏。

火熱氣息迅速干擾著她的思緒,他的舌更是在她微張開想要抗議時狡猾竄入她的唇間,掠奪著她更多的甜蜜滋味。

現在的穆夜池,就是五百年沒有見過女人。

他的吻太深入,吻得太認真濃情。

不在是野獸的粗魯蠻橫,吻下來之後便忽然小心呵護。

江緋色的理智正在節節後退。

肆意的他不過一個動作輕易就讓她認輸,在這方面,她就是個稚嫩的女孩,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穆夜池不對女人甜言蜜語,但她可以肯定他對女人的方式,是直接乾脆得讓人無法抗拒的。

就一個吻,他讓她陷入意亂情迷。

江緋色眼眸一緊。

她睜開眼睛,狠狠一咬。

一聲悶哼!

穆夜池吃痛鬆開唇。

江緋色手腳發軟,被穆夜池抱住,她也只能依偎在他懷裡。

他雖在吃痛,缺心安理得接受她的『投懷送抱』。

有著薄繭的大手在她背部輕柔撫過,女孩青澀的不經意舉動,讓他失去控制,差點就控制不住在這裡要了她。

她不知道這感覺,可對他來說是多麼大的衝激。

他對女人已經一整年沒有反應了。

沒有感覺的身體剛才竟然差點淪陷。

這活生生的溫熱血液,他已經很長沒有體驗過。

從江緋色一年前離開后,他以為他這輩子會活在冰冷的世界里沒有任何感覺了。

沒想到這個女人,懷裡的這個陌生女人竟然讓他心神為之蕩漾,有重新活過來的那種錯覺。

他發誓!

不管用什麼手段,他要定她了。

這次他不會讓她離開他身邊,而且她身上太熟悉,那種感覺就是江緋色身上才有的。

他必須承認他對她有感覺,因為關乎於江緋色……

這種種的詭異反應,對他來說可是有史以來的頭遭。

「混球,可以放開我了嗎?」

對他這麼定定看著她沒有任何語言,卻似乎又有千言萬語的眼神,江緋色有些不知所措。

這代表了什麼?代表她在他心裡的意義不一樣?代表他不是做戲。

這!

可能嗎?怎麼可能。

他這樣的男人?冷血無情的男人,怎麼有可能。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恩,放開你!」

???

這麼乾脆利落的回答,讓江緋色覺得很是意外,並且以為是她的耳朵出問題,聽錯了穆夜池的回答。

「說放就放。」

「是嗎,我倒是想看看堂堂一個大總裁說的話到底有幾分算數。」放了她,是他本該做的事情,不放了他,那他就是個徒有虛表的混蛋。

橫豎左右,穆夜池都註定是個不討好的人,就看他是要選擇什麼來斷定他的信用值多少。

穆夜池不傻,江緋色也不愚笨,這沒有任何分量的輕飄飄一句話,他們都能聽得懂。

他沒有猶豫,江緋色話音一落,他就很直接的放了她。

江緋色雙腳一著地,漫天的虛軟感席捲而來,身子無力一歪,就如同做夢一樣,一切都那麼真實而虛幻。

穆夜池低沉的笑聲落入她耳邊,帶著幾分揶揄滋味。

江緋色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在穆夜池健壯安穩的懷裡,一切這麼自然和諧,談笑風生間順便與他親密曖~昧

「現在你還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他都已經做出來了,身體力行,她還能說什麼,玩去啦沒有辦法反駁。

難道要她重新扯斷,賭氣跟他作對嗎,完全沒有必要。

「果真是表裡不一!」

穆夜池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淡定的冷笑,「哦,你似乎並不討厭,還是你就喜歡我來這一套,才願意吃香?」

江緋色暗罵一聲。

見穆夜池一副不要臉姿態,她實在忍不住,沒好氣瞪了一眼笑得正歡的他。

「小心,摔倒了我可能會跟著壓下去,把你壓在我身下……」

江緋色渾身顫慄。

穆夜池故意子啊她敏感的耳垂處輕輕呼出熱氣。

他一直都知道,那個地方,是江緋色最不能說出口的羞澀,她的敏感區域——

腿腳本來就無力,穆夜池如此,便更是軟死。

如果現在穆夜池放下她,她估計只能用爬的走出去了。

「嗯,繼續吧,我有些迫不及待看你在我面前寬衣解帶。」穆夜池輕輕舔了舔有點干紅的好看薄唇,意味深長的開口提醒。

「慢著!」

江緋色害怕,所以說話的同時她已經掀開帘子。

「恩?」穆夜池不解的揚眉。

「穆總裁,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們這樣走出去影響不好吧。」他要形象還要嗎?

「沒關係,因為是你,所以我願意。」

又來了……

江緋色咬咬小嘴,緊鎖秀眉。

「我幫你弄好,還有一個地方。」

見鬼見鬼的,她現在真想狠狠的揚天大吼:你丫的能不能別這樣出來噁心人啊!

相對懷裡女人的緊張,穆夜池卻像個沒事的人一樣。

江緋色想要鬧一鬧,轉頭對上穆夜池好整似暇的輕笑,正望著她,像在欣賞著她羞紅的小樣,還滿意的嘖嘖嘴角。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幸災樂禍!」江緋色有點不高興了。

對他的坦然,江緋色氣得想吐血,又不敢大聲訓斥他,只能狠狠的瞪著他。

「好吧!既然你這麼不想跟我這樣出去,怕被你男人看到的話,那我先出去行不行?我絕對會很友好的對外面的人說,說我跟你在這裡大半天只是聊聊家常,問問你最近過得好不好而已,絕對不會告訴他們說我跟你在這裡發生了天雷勾地動的事。」

「……!」卧槽,簡直太欠揍了!

對他的話,江緋色真的無話可說。

穆夜池一句話,卻被她瞪死細胞死了不知道幾萬個。

江緋色兇巴巴的威脅他:「你要是敢這麼說,我保證下次見面就先把你的皮給扒了。」

他分明是故意氣她的,哪有人這麼說。

不說啥事兒都沒有,他要是說了別人還不懷疑才有問題,又不是全都吃壞腦子的智障。

「如果你不允許我這樣說,那你說怎麼辦,告訴我吧!」看她又氣又急,穆夜池眯起眼睛,滿懷期待的看著她,等待她發落給他的任務。

嫡女馭夫 「這……」

她一時半會還真不知打要怎麼說。

江緋色小腿還軟綿綿的,她的停下來一會,應該休息會就好。

「你先出去,把我放下來。」

穆夜池正在等著,將緋色想了想,決定讓他先出去。

「如果著他能讓你開心,那好吧。」穆夜池當真放她下來,看她自己扶著牆,瞪著他一臉的不甘心糾結著。

「趕緊出去!」

「怎麼? 邪帝追狂妃:鬼命召喚師 捨不得我走?要不你答應做我女人,就可以讓我抱著你光明正大走出去,如何?」乘機打劫!!!

「滾!」江緋色沒好氣甩個大白眼,催著他離開。

穆夜池笑笑,也沒在多說什麼,伸手就掀起帘子。

雖然耽誤了會議,但是對他來說,非常的值得了。

「真是沒良心的男人,天下的烏鴉果然沒一個是白的。」江緋色氣忽忽的掀起帘子,邊揉著小腿邊挪步子。

「我就知道,你會在背後罵我。」

才走出來的江緋色被這忽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差點就跌個狗啃泥。

她驚愕的轉回頭,穆夜池在她身後笑得無比的無辜,外加得意的邪惡。

他渾身上下那種陰沉的冰冷氣息,全無。

「走吧!」大步一跨,穆夜池不費多大力氣就把半蹲在地上的江緋色抱起來,惹來她抗議的尖叫。

「放手,人家會看到。」

「看到也沒關係,反正上次在機場你已經跟我糾纏不清,這次要不要考慮真的糾纏不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