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程凱卻是連道:「小子你要去哪?」


「去找那賈宇聊聊天啊。」夏肘無奈道,但是那語氣卻是森然冰冷,我這臉上都快要寫著要殺一場了,你沒看筏,真要這麼直白露骨的聊天嘛。

聊聊天?嘿,騙誰呢!

程凱擺擺手,好笑道:「就知道你是這個想法,不用去了,他把你的武修場毀去,還殺了你不少的手下,所以宗門,也把他關進了血魔潭。」

「最近一個月的時間內,估計你都見不到那傢伙的身影了。」

「我武修場被毀了?」夏肘懵了一下,你踏馬剛剛不是說保住了嗎?「他還殺了我的手下?」你不是說有莫烏嗎?

「我剛沒說清楚嗎?」

夏肘:「……」你問你自個去。

兩人說了一大堆,半個時辰后,夏肘終於是了解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現如今的結果,這表達能力……

嘖嘖,真服了啊長老。

武修場被毀了,莫烏擋住了賈宇,但是卻被一名中年魔族給劈了一刀,差點是沒有直接被分屍絕殺。

最後莫烏拼盡了底牌,雖然說他是逃脫了,但是夏肘的武修場,卻是被那兩個傢伙給轟成廢墟。

而他武修場里的兩百餘手下,如今也就只剩下幾十個,唯一好消息就是周流筆那個大管家魔族,並沒有死。

最後,他師兄莫烏跑到了師尊那裡躲著療傷,罪魁禍首賈宇被捉拿,而那名中年魔族,卻是被人保住了。

「嘖嘖嘖!保住了那傢伙不被罰?能夠讓宗門放過他,不知道,能否讓我夏肘,也放過他一命?」

最終,夏肘還是留在了程凱的武修場,暫且壓下了心中的殺意。

賈宇被關押在血魔潭,那裡是血魔帝宗的一個刑罰之地,每天都要承受著血煞割體以及血肉侵蝕之痛。

這樣的地方,先讓他嘗嘗苦頭吧,等他出來,再一刀宰了他。

而在程凱口裡的,賈宇身後的魔族,那個什麼鬼李萬鈞,鬱悶的是,他現在還找不流他的麻煩。

因為沒資格。

想要把帝子挑下馬,那麼就必須先要取得候選帝子大比的前十,否則的話,血魔帝宗的鬆散宗規,也不吃素的。

對於這個,夏肘也是清楚,但程凱卻是依然千叮萬囑,讓他不要衝動,衝動是魔鬼中的魔鬼,不太善良。

去踏馬的魔鬼,早晚宰了他們!!!

……

帝族。

帝承影的老爹,帝天冥,一位強大的天人境巔峰魔族,位高權重。

嗡!

一聲震動,程凱的身影,隨即消散在帝天冥的眼前,一枚傳息令牌重新顯現,被他伸手一攝,收了起來。

「還好承影小兒沒什麼事,不然今天晚上,又進不了房了。」

帝天冥明顯鬆了口氣,目光左右看看,嗯,還好還好,沒有誰在,也沒誰敢偷聽他帝天冥說話。

確認了附近沒有誰能聽到,帝天冥隨即就嘟囔了一句,抒發一下,這段時間來自己凄慘不堪的夜生活。

因為夏肘的突然消失,著實是讓帝族慌了好一會兒,特別是帝母,也就是帝天冥的老婆大人,美女辣媽。

很難想象,在帝族隻手遮天的帝父,竟然會因此,而進不了房門。

對此,幾乎每天晚上,帝父那都是欲哭無淚的,影兒啊,你能夠想象,父親因為你是有多麼的凄涼嗎。

「也不知道這些天他跑哪去了!」帝天冥心裡怨念極深,想著等兒子回來,一定要跟他好好說道說道才行。

兒子的安危就等於自己的xing服,為了自己的幸福,是應該說說的!!!

……

(本章完) 他們一直都在注意著帝承影的行蹤,但是這一次,他們卻是毫無所知,完全是不知道帝承影去了哪裡。

如果是身死,那麼群魔之中,總會留下一些痕迹線索的,可他們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帝承影隕落在惡魔地下城的跡象,甚至都沒有人看到他出現在戰場上!

可如果是沒事,那麼為何靈脈之源都已經消失了幾天,他都還不出現?

帝父帝母都是擔憂萬分的!!!

不過好在,如今帝承影平安歸來,更是出乎意料地,拿出了那枚靈脈之源,把那個堪稱不可能完成的候選帝子試煉任務,給順利完成了。

雖然說這個過程有些驚險,更是讓他的老爹我,受了一點苦。。。

帝天冥嘟囔了好一會兒,這才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情緒,眼中,登時就爆發出一股驚天的煞氣,渾身魔威大盛。

「承影小兒不過是不見了幾天時間而已,就已經有魔族膽敢對他的武修場出手,更是大肆擊殺他的手下!」

「你們,真當我帝族屹立在這片天地多年,會是一個仁慈的族落?」

「帝子李萬鈞,候選帝子賈宇對吧?」

「你們身處血魔帝宗,我帝族確實對付不了你們,可是,在這外面,難道你們就沒有一點在乎的東西?」

「哼!」帝天冥眼中冰冷的神芒閃爍,雖然說這些事情他兒子是並沒有讓他做,但是身為一個強有力的老爹,這些事情還用得著兒子來開口嗎?

不存在的!

總而言之,血魔帝宗里的傢伙,兒子你自己搞掂,剩下的,血魔帝宗外的傢伙,老爹幫你料理了!!!

玩?

帝族就陪你們玩一玩!誰敢欺負我兒,那就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能否扛得住帝族的拳頭!!!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當下,帝天冥的身影消失。

……

程凱的武修場。

夏肘待在房間里,在程凱說任務獲得五十萬貢獻值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任務的評分,跟這個掛鉤。

普通、優秀、傑出、卓越、完美,五個評分層次,最低只能夠獲得十萬點貢獻值,最高就能夠獲得五十萬點貢獻值。

也就是說,完美的評分到手!程凱這位事務殿的老大,還是不賴的。

「滴滴!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了主線任務(3):九幽世界的縱橫!簡單難度。」

「那麼現在,宿主就可以選擇結束試煉任務,完成試煉任務簡單難度,本系統將會為宿主重塑普通肉身。」

「而如果宿主選擇繼續,那麼,將會有機會獲得,一個完美的肉身,只需要宿主,能夠完成地獄級難度。」

聽到系統那久違的賤jian的聲音,夏肘直接無視,這個簡單難度,最多也就能夠讓他重新擁有一尊普通的肉身而已,其餘什麼好處都沒有。

他夏肘既然來到了這九幽異世界,那麼自然是喵著那最後的地獄級難度的獎勵,九幽世界的時空通道而來!!!

「系統,提升修為!」夏肘看了一眼,經歷了那個上古戰場遺迹之後,自己暴漲的狂武值,直接道。

雖然說他如今提升一級,都需要無窮多的狂武值,但是現在積累的數值,還是夠他升幾個小級的。

「精神力量有點恐怖。」

「那麼自己的修為,以及肉身力量,就要加快跟上去了。」

夏肘仔細規劃,在提升了修為之後,他拿出了那一枚無盡獸淵的空間秘鑰,一個跨步,直接消失不見。

……

「我擦,還真來了?」

另一邊,程凱臉色古怪,看著前來找自己的李萬鈞,心裡嘀咕,那小子的嘴,竟然還真被他說中了呀。

「程長老,本帝子聽說,那帝承影已經完成那個任務,把靈脈之源帶回來了?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李萬鈞神色漠然,哪怕是面對著程凱這位天人境的事務殿長老,也是如此,言語之間,也是並沒有多少敬意。

對於他們這些帝子來說,其實論地位,確實是已經不下於那些普通的長老,等到將來,幾乎可以肯定,必然是能夠成就頂級長老之位,甚至更進一步。

成為這血魔帝宗最有權勢的那一個人,血魔帝主!!!

所以說,李萬鈞也不用像那些普通的弟子一樣,對程凱畢恭畢敬,甚至說他自身的實力,距離這一步也是不遠了。

天人境,就是他下一個大境界!

至於程凱,對於李萬鈞這個血魔帝宗的九大帝子之一,也沒有要討好的意思,看著他淡淡道:「沒錯。」

「呵!」李萬鈞聞言,頓時就是一聲冷笑起來,眼中極致的寒意料峭,讓他眼前的空間都是噼里啪啦作響。

不過瞬間,就有著堅硬如同鋼鐵般的寒冰落地,把地面都是凍徹!!!

「好得很啊!」

「竟然能夠在本帝子的眼皮子底下,都能夠把靈脈之源偷走,果然厲害,不愧是十大勢力之一的帝族出身!」

「只是就這樣把本帝子的東西偷走,這擺明就是不把我放在眼內啊!」

「身為血魔帝宗的一個小小的候選帝子,竟然就有這一份膽力,真的是佩服,也就是有點不明智了!」

「他怎敢惹本帝子?」

「呵呵!」李萬鈞說著就怒笑了起來,內心深處那股憋屈的怒火,也是瞬間就爆發了出來,眼中猩紅閃爍。

唰的一下!

李萬鈞盯著程凱,渾身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整個人宛若一塊萬年的玄冰一樣,剎那之間,方圓數里冰霜湧現。

「本帝子知道那帝承影就躲在這裡,程長老,把他交出來吧!」

李萬鈞神色冷然道,那語氣卻是非常的強硬,哪怕是程凱就是長老,哪怕程凱還是一名天人境的強者。

「這是本帝子與他之間的事情,程長老平白參與進來,沒有好處!」

「只要程長老現在把他交出來,那麼我李萬鈞,可以……」

嗡嗡嗡!

然而這一瞬間,李萬鈞的狠話還沒有說完,他所在的空間,就一陣漣漪,直接就把他給挪到了大門外。

「可以尼瑪嗶!」

程凱一揮手把這個囂張沒邊的傢伙給趕走,口裡直接就爆了一句粗話,甩袖轉身就走,不再搭理這傻叉。

(本章完) 踏馬真以為自己是帝子,就要牛嗶轟轟了筏,也就在宗門裡面,給你面子你還是一個帝子,不給面子你丫的誰呀!

這要是在外面,程凱覺得,就憑剛剛的那個樣子,他就不可能只是挪移,而是直接把這傢伙碾碎成渣渣了!

在外面殺了幾個枷鎖境,就已經膨脹起來了,然而哪怕只是一個普通的天人境,想要他的命,也是輕而易舉!

天人境,那可是一片完整的天!!!

蛻凡境,把自身血肉之軀完全地蛻變,變得可以適應天地之力。

枷鎖境,則是一道道地破除天地對自身的枷鎖,讓自己能夠更自然地,融入到這一片天地之中。

天人境,那就是需要構築自身的一片天地,完全受自身控制的一片天地,可以說,那已經是一個領域的雛形。

天人境,那是完全碾壓枷鎖境的!!!

「???」武修場外,李萬鈞還是臉色獃滯,有些楞楞地,反應不過來,我這是,被那傢伙直接趕出來了嗎?!

轟的一下!!!

幾乎是瞬間,一股可怕的魔威就從李萬鈞的體內爆發,內心的怒火徹底釋放,讓他的臉色,都有些猙獰可怖。

爵爺你老婆又開掛了 可怕的寒意瀰漫,頃刻之間,方圓的數里之內,包括了空間,都被李萬鈞所凍徹,化作了一塊玄冰。

轟的一下炸響,隨著玄冰下來,血魔山的地表都是顯現出一道道法陣的光芒,來抵消著這一道寒意的威力。

「程凱!!!」

「帝承影!!!」

「很好,好得很!」李萬鈞臉色陰沉,上面瀰漫著一股濃郁的寒霜,哪怕是他的服飾他的黑髮,都白茫茫一片。

「以為這樣,你就能夠護著他了嗎?」

「本帝子就不相信,他還能夠一輩子待在裡面不出來了!」

「或許也不用多久!在弟子大比上,本帝子就可以教他做魔!」

「等到本帝子稱帝,你程凱,也要死!」

李萬鈞緩緩收起自身的氣息,在武修場外獨自一魔呆了很久,也思索了很多,尤其是惡魔地下城的一行。

一直到天色昏暗,夜幕降臨,李萬鈞的身影才漸漸消散,化作縷縷白色的寒芒,消失在演武場之外。

然而當他回到自己的武修場,一名中年魔族,也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就立刻找到了他,著急道。

「帝子,萬鈞商會出事了!」

「帝族忽然間出手,把他們領域之內的萬鈞商會分會據點,全都拔除一空,所有的手下,也都全部死了!」

「所有的分會內的貨物,包括那些客人交付的拍賣的東西,都被搶了一空,現在所有客人都鬧起來了!」

「帝族出手了?」李萬鈞眼中寒霜爆發,一雙手緊緊握拳,不過片刻之後,他就鬆開了,無所謂地擺手。

對於帝族會出手,這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