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秦逸點點頭,正斟酌著店小二這番話,突然看到酒樓大門的地方,一個身穿粉白色衣裙的妙齡少女,正急匆匆走了過來,


跨進酒樓大門后,少女在酒樓里四下張望著,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焦急神色,

店小二這時候也看到了那位少女,臉上表情先是一愣,隨即朝秦逸告罪一聲,瞬間堆起一臉討好的笑容,朝著少女走了過去,

看到店小二這變臉的速度,秦逸頓時饒有興緻地猜測起這個少女的身份來,

不過店小二剛剛朝著少女走過去沒幾步,突然腳步一下子停住了,剛剛臉上的笑容,也一下子完全僵住了,

順著店小二的目光望過去,秦逸看到在少女身後不遠的地方,一個身穿勁裝的年輕人,正領著幾個家奴,在路口四下張望著,

似乎看到了少女在酒樓里一閃而逝的背影,那個年輕人眼中閃過道道精芒,臉上滿是驚喜的神色,急急忙忙率領家奴追了過來,

「離家出走,當街逼婚,」秦逸看戲一般,正猜測著這個美貌少女和身後那個年輕人之間的關係,突然間就看到少女朝著自己的方向望了過來,

秦逸只覺得鼻腔里飄進一陣沁人的清香,下一刻,少女就幾步快走來到他對面背靠著大門的位置坐了下來,水亮的眼睛連連朝著自己使眼色,用唇語說著「我馬上就走,謝謝你」這樣的字眼,

而這個時候,秦逸透過斗笠也看到,追著少女進來的那個年輕人,此刻就站在酒樓門檻上,伸著脖子朝裡面夠著望著,要不了多久,目光就鎖定了少女,嘴唇輕輕一動,

雖然年輕人的聲音極小,不過秦逸還是從他嘴唇的蠕動上,看出來對方剛剛說的那句話是:譚茹嫣看你往哪裡逃, 透過斗笠,沒有人知道秦逸此刻正饒有興緻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身穿粉白色衣裙的美麗少女,一手托腮,緊緊閉著眼睛,口中念念有詞,祈禱著不會被人發現,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是事與願違,那個年輕人和他身後的幾個家奴,徑直走了過來,

年輕人的目光,緊緊盯在少女曼妙的身軀上,

酒樓中其他的食客,看到這個年輕人,都自動避開一條道,一副避之不及的態度,

剛剛和秦逸講話的店小二,也是一副硬著頭皮的模樣走上前,點頭哈腰,恭恭敬敬的模樣:「楊公子……」

「滾,」

被稱為楊公子的年輕人吐出一個字,他身後立刻就有家奴主動走出來,將店小二一把推到一邊,態度囂張跋扈到了極點,

店小二被推到一邊,敢怒不敢言,等看到這個楊公子朝著秦逸走過來的時候,他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一想到這個態度和藹,出手闊綽的客人馬上就要遭受無妄之災,店小二臉上的表情別提有多糾結了,

秦逸此刻已經從店小二的稱呼和此刻的表情里,猜出來了這個「楊公子」恐怕就是楊家的族人了,並且地位恐怕還不低,不然的話,也不會一副鼻孔朝天的姿態,

「天神境二轉……」


就在秦逸沉吟的時候,楊公子已經一屁股坐在了秦逸旁邊的位置上,目光熱切地朝著譚茹嫣望過去,

他身後幾個家奴,自覺地將這張桌子圍了起來,連帶著秦逸,也一同圍在了中間,

秦逸可以清楚看到,譚茹嫣雖然依舊緊緊閉著眼睛,一副不願接受現實的表情,但是身子卻是顫抖了一下,牙齒輕輕咬住了下嘴唇,

「茹嫣,,」楊公子拉長了聲音一開口,肉麻的聲調,一下子就讓秦逸感覺自己全身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了,

秦逸甚至都可以清楚聽到,周圍幾桌的客人,也都齊齊嘶的一聲,倒吸一口涼氣,

最近的幾桌客人,甚至有慌慌張張丟下玉幣就趕緊結賬走人的,

只有旁邊幾個家奴,看上去對這種事情已經習以為常了,抱著手臂,面無表情,

都到了這種份上了,叫做譚茹嫣的少女再也不能假裝了,全身一個激靈,猛地一下子睜大眼睛,瞪向楊公子:「楊俊歡,我警告過你,不許再怎麼叫我,你給我離開這裡,」

「茹嫣,你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和我說話呢,」楊俊歡對譚茹嫣的語氣置若罔聞,眼睛在對方姣好的面容和因為生氣而不斷起伏的胸口上來回掃視,「這家酒樓又不是你家開的,為什麼我不能在這裡,」

「你,」譚茹嫣被對方氣得說不出話來,嘴巴鼓鼓的,臉頰上都帶上了一抹緋色,

「茹嫣你先消消氣,我有話和你說,這些話我憋了很久了,之前我知道你是害羞,所以不敢面對我,不過今天我一定要把我的心裡話告訴你,」楊俊歡肉麻兮兮地道,完全不顧旁邊還有別人,

秦逸感覺自己握著水杯的手都有些抓不穩了,

「我不要聽,你給我走,」譚茹嫣氣得小臉通紅,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她氣呼呼的模樣,給她平添了幾分風韻,顯得更加嬌艷動人,

一時之間,楊俊歡都看得呆掉了,

被楊俊歡這麼赤丨裸裸的目光緊盯著,譚茹嫣感覺自己像是吃了一隻蒼蠅那樣難受,唰一下子站起來:「好,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轉過身剛要走,楊俊歡帶來的那幾個家奴立刻形成一堵人牆,將譚茹嫣擋住了,

雖然譚茹嫣是天神境一轉,而這些家奴都是虛神五六轉,不過卻沒有一個家奴讓開

「楊俊歡,你到底想怎麼樣,」譚茹嫣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茹嫣,我剛剛都說了嘛,我就是想把我的心裡話告訴你,然後讓你被我感動,答應我,接受我,」楊俊歡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你要是不答應我,你就一定是害羞,我就想不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會不喜歡我呢,你今天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過些日子,自然會有人去城主府,向城主說這件事,」

說到最後的時候,楊俊歡已經隱隱透出來了威脅的味道,

譚茹嫣的表情頓時變得比哭都要難看,

秦逸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奇葩的言論,剛喝進嘴的一口茶水,差一點直接噴出來,

不過即便如此,發出的動靜,還是引起了楊俊歡和譚茹嫣等人的注意,

這個時候,楊俊歡才發現原來這裡還有一個外人,

不過這個外人戴著斗笠,並且探查一下,也不過就是虛神八轉的境界,楊俊歡也懶得去問對方的身份,朝家奴使了個眼色:「給這傢伙一點教訓,讓他忘掉剛剛看到的聽到的,」

說完之後,楊俊歡的目光重新移到了譚茹嫣的臉上,毫不掩飾眼中熾熱的火焰,

看到兩個家奴面色不善地朝著秦逸走去,譚茹嫣從楊俊歡剛剛那番話中,聯想起對方平時做事的手段,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楊俊歡,你住手,那個人和這件事無關,」

「哦,你是在關心他,」楊俊歡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手指朝著秦逸指了過去,

「我……」譚茹嫣臉色一變,聲音已經變得嚴厲起來,「楊俊歡我現在就明明白白告訴你,這個人我不認識,和他什麼關係都沒有,要是你敢胡來,別忘了清風城的城主是我爹,不是你們楊家任何一個人,以後你也不要來找我,我不想和你哪怕有一點點的關係,」

此話一出,就和撕破臉皮沒有什麼兩樣了,

被譚茹嫣當眾拂了面子,楊俊歡的臉色,已經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一連說出三個「好」字,

「真以為我是傻子,要是你和這個人沒有關係,你為什麼要坐到他的旁邊,」楊俊歡一下子站起來,煞氣噴薄而出,「你既然說這個人和你無關是吧,那我就要讓你知道,因為你剛剛對我的態度,讓這個和你無關的人得到什麼樣的下場,」 「給我把他帶走,」楊俊歡望著譚茹嫣,一聲厲喝,卻是給自己的家奴下命令的,

「你敢,」譚茹嫣剛剛要出手阻止,另外兩個家奴,連同楊俊歡,就已經擋在了譚茹嫣的面前,

「譚小姐,我希望你還記得,再過幾天我表哥可是要從黑翎門回來了,」楊俊歡這一次已經完全不掩飾自己話語中警告和威脅的味道了,

「我也希望你記得,這裡是清風城,城主姓譚,而楊家不過是清風城中的一個家族,」譚茹嫣據理力爭,

她絕對不能坐視一個和自己無關的人因為自己,而遭受一場無妄之災,

而且譚茹嫣可以確信,以楊俊歡這種睚眥必報的心性,絕對會把他剛剛在譚茹嫣身上的屈辱,都發泄到這個陌生的修道者身上,恐怕到了那個時候,死亡對於這個陌生修道者而言,或許還是最好的解脫,

「楊俊歡,別以為你大哥楊猛就能一手遮天,這裡是清風……」

「清風城也是屬黑翎門管轄,」楊俊歡一揮手,直接打斷譚茹嫣的話,

在楊俊歡看來,譚茹嫣現在越是幫助這個陌生人講話,就越是說明他們之間有關係,


不然的話,這個所謂的陌生人,為什麼會同意譚茹嫣坐在他這裡,譚茹嫣為什麼現在又不惜和自己撕破臉,也要維護這個人,

楊俊歡此刻已經認定了,譚茹嫣就是因為這個所謂的陌生人,所以才會這麼不給自己面子,

一切的根源,都是這個在酒樓里都要戴著斗笠的傢伙,

「給我把他帶走,」楊俊歡朝著秦逸一瞪眼,向手下下達了命令,同時一步上前,將譚茹嫣擋在自己面前,不然她上前阻攔,

「嘎嘎,小子,今天算你倒霉,」

「你招惹誰不好,偏偏招惹我家少爺,你自求多福吧,」

兩個家奴皮笑肉不笑地走上前去,伸手就朝著秦逸肩膀按了過去,

在他們看來,雖然面前這個斗笠人是虛神境八轉,比他們兩個家奴要高,但是這裡可是清風城,並且他們是楊家的家奴,誰不知道楊家在這清風城內,就是權力的象徵,再加上這還是天神二轉的楊軍華親口下的命令,這個斗笠人除非是腦子壞了,才敢反抗,

秦逸此刻皺了皺眉頭,這件事他完全就是一個局外人,

原本就只是打算看看熱鬧,雖然這個叫譚茹嫣的少女很美,但是秦逸並不是那種看到美女就腦熱的類型,

但是現在的情況,讓他有些無奈,眼前這個沒有腦子的楊俊歡,自己沒本事泡妞,居然就把責任歸到了自己的頭上,現在更是一副要把自己狠狠折磨一番的樣子,

「滾,」

秦逸微微抬起頭,目光朝著其中一個家奴望過去,

即便是隔著斗笠,這個家奴都猛然感覺,自己的胸口變得透涼,全身血液都凝固住了一樣,嚇得不敢再動,


另外一個家奴滿臉陰森的笑容,手掌已經快碰到秦逸了,猛然之間,聽到秦逸一聲輕哼,接著他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塊門板拍中了一樣,整個身子凌空飛起,全身骨頭都像是要散架一般,如同一顆炮彈一樣飛了出去,

「嗯,」

楊俊歡愣了愣,還用力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譚茹嫣的眼中,更是閃現出一抹詫異的神色,

楊俊歡因為背對著秦逸,所以什麼都沒有看清,而譚茹嫣是面對著秦逸,所以剛剛她看得很清楚,這個戴著斗笠的修道者,根本就沒有出手,只是哼了一聲,就將那個家奴打飛出去,

譚茹嫣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個斗笠人只是虛神八轉,而那個家奴是虛神六轉,僅僅相差兩個層次,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的,並且就連譚茹嫣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只是哼一聲,能不能將一個家奴轟飛出去,頂多就是讓對方受傷後退,

「你們幾個廢物,還在看什麼,快點給我把這個傢伙抓回去,老子的臉今天都給你們丟盡了,」


楊俊歡臉龐都扭曲起來,

這段時間因為楊猛即將歸來的消息,楊家的人在整個清風城,都已經膨脹到幾乎無法無天的地步了,所以楊俊歡根本想不到,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有人敢反抗自己,

在他看來,這無疑於當眾狠狠打了他的臉,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比譚茹嫣拒絕自己還讓人無法接受,

見楊俊歡都發怒了,剩下幾個家奴忙不迭擼著袖子,朝著秦逸沖了過去,

「給我跪下來,」

「哪裡來的傢伙,還裝神秘,我現在就把你的斗笠摘下來,」

「帶回去好好折磨一下,讓他破壞我們少爺的好事,」

幾個家奴凶神惡煞,一出手就帶起陣陣勁風,

周圍的空氣裡面,都出現了幾道螺旋,

「楊家的斷筋手,」

看到這一幕,譚茹嫣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斷筋手雖然是楊家的基礎神通,無論是楊家的族人還是家奴,都會掌握一點,但是這門神通,卻是陰險無比,一出手就要斷人筋脈,輕者休息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重者可能直接就被廢掉了,這輩子甚至就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

眼看譚茹嫣要上前,楊俊歡獰笑著擋在他面前,冷笑連連:「譚小姐,你當我是不在的嗎,」

「你,讓開,」

看到那幾個家奴的手就要碰到秦逸,譚茹嫣的臉上,也浮現出之前沒有過的厲色,

要是這個斗笠人因為自己重傷了,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