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秦舒低頭拿出手機一看,隨即眉頭一皺。


是燕景!

他找自己幹什麼?

下意識想掛斷,卻發現辛寶娥盯着自己的臉,目不轉睛,似乎是察覺了什麼。

她暗暗咬了咬牙,將電話接起。

在電話里那頭的男人開口之前,用刻意改變的嗓音,不耐煩說道:「說過多少次了,我那房子不着急裝修!你們別再給我打電話了,我很忙——」

說完,氣呼呼地掛了電話。

正好電梯門在這個時候打開。

她沒有遲疑,大步往外走去。

辛寶娥這才收回視線,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

剛才那女人的手機鈴聲居然跟元落黎的一樣,她這才多看了對方几眼。

身形倒是很像元落黎,但面貌和聲音完全不像。

看來,是自己想多了,元落黎這會兒和康安一起照顧濱城衛生院裏的那些白鱗症患者呢,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辛寶娥隨之走出電梯。

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秦舒藉著側頭尋找病號房,餘光瞥了辛寶娥一眼,就見她徑直走向褚老夫人的病房。

同時,方才被她掛斷的手機再次響起。

秦舒眉頭一獰,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打來的。

她沉着臉接通電話,同時腳步往旁邊一跨,躲在了走廊的轉角里。

一邊聽着燕景的電話,一邊轉過頭繼續觀察辛寶娥。 秦舒明知她是故意的,也不氣惱,起身,「我去處理一下,順便看看你哥回來了不。」

她現在只想趕緊簽了協議離開。

「快去吧,待會兒把衣服染了色就不好處理了。」褚雲希貌似關心的說道,實則心裡巴不得她趕緊走,給自己和陸熙騰出空間。

秦舒前腳剛起身去衛生間。

陸熙拿著一包紙巾站了起來。

褚雲希看他像是要跟著去的樣子,怔愣,忙喊道:「陸熙,只是一點果汁,她能處理!」

陸熙不滿地看了她一眼,「她是你嫂子,你故意這麼做有點太過了。」

他身為影帝,這種拙劣的演技,當然一眼就能看破。

說完,跟了出去。

褚雲希坐在沙發里,被識破小心思的尷尬和忐忑,讓她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突然,她看到了陸熙留在桌上的手機,正好一條消息發了過來。

記住網址et

是她哥發來的。

褚雲希隨手點開了。

【陸熙,藝琳身體不舒服,我送她回去,我妹和秦舒就麻煩你了。】

看到她哥的話,褚雲希不由想:還是王藝琳有本事,居然能讓她哥親自送她回家。

不過,也是因為她哥心裡在乎王藝琳吧。

可是陸熙……

褚雲希心裡苦笑,退出簡訊界面。

看著這部屬於陸熙的手機,她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強烈的窺探欲。

誰不想了解喜歡的人更多些呢。

褚雲希動了這個心思,手不由自主地點開了他的手機相冊。

她知道陸熙喜歡拍照,而照片才能反映一個人的生活。

分類相冊里,植物、美食、萌寵,這三個相冊里有幾千張的照片。

說明他內心真的是個嚮往溫暖的人。

褚雲希目光落在那個人物相冊里,只有一張。

點開之後,她表情變了。

陸熙手機里唯一存放的人物照片,不是他自己的自拍照,而是秦舒的照片!

……

秦舒在衛生間門口遇到褚臨沉和王藝琳。

王藝琳捂著肚子,一臉不舒服的樣子。

得知褚臨沉要送她回去,秦舒也沒覺得有什麼,只是想到此行的目的,說道:「那你稍等一下,我把離婚協議帶來了,你簽個字再走。」

褚臨沉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就黑了。

見秦舒轉身要去包廂里拿協議,他一把扯住她的手,「在這種地方簽這協議合適么?等回家再說。」

說完,不給秦舒說話的機會,鬆開手,帶著王藝琳就走了。

王藝琳扭頭看了秦舒一眼,彎了下唇角。

秦舒鬱悶,不就是簽個字的事情嗎?哪有這麼麻煩。

從衛生間里處理完裙子上的果汁,秦舒走出來,看到了等候在外的陸熙。

「你們要離婚?」陸熙低聲問道。就在雷龍即將接觸到防護罩的那一刻,一朵黑色的玫瑰花瓣不知道從哪裡飄落而下。

緩緩的飄落在雷龍頭上,一股如同黑洞般的吸力頓時襲來。

柳永安由於一直在觀察這邊,看到黑玫瑰的第一瞬間便做出了反應,直接將長槍收了回來。

至於雷龍之類的,則是被黑玫瑰盡數吸收,隨後再次消失,仿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三百三十章節混入其中 凡人世界。

亂星海。

一道人影從一處荒蕪的小島,沖入天宇之中。

此人身著一披黑色道袍,頭戴玉冠,面如俊美,正是那張玄。

「唉,這星空界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張玄心中微微嘆息,這一次捲入星際戰爭之中,讓他也后怕不已。

好幾次都是在危險的邊緣徘徊。

也幸虧他有先見之明,購買了幾張二階上品的保命符籙,這才在幾番大戰之中,死裡逃生。

不過最驚險的還數那個張玉。

「系統?」

張玄心中琢磨著。

這傢伙居然身上還攜帶者系統,而且聽那個系統的口氣,似乎還是來自其他宇宙的東西。

張玉能夠淪落到吞噬神魂,想來也是為了這個系統籌集資源之類的。

想來以那個系統的詭異,星空界必然還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不過這些,就不是他一個小小紫府境修士可以操心的了,還是讓星空界的大能頭疼去吧。

「餘暉日星,可惜了。」

張玄輕輕嘆了一口氣。

因為餘暉日星毀滅,張家此次征伐餘暉日星系,並沒有收穫太多。

高層沒有收穫,他們這些底層修士,除了那些分發的丹藥,剩餘的連根毛都沒有。

至於晉陞元丹境的機緣,更是無從談起了。

「身上還有一瓶萬年靈乳,還有二千多塊下品靈石。」

張玄清點了一下乾坤袋的物資,面上露出一絲苦笑。

想要晉陞紫府三重境,身上的這點資源,還是不太夠,起碼還差了一小半。

看來還得賺取一些靈石才行。

他立刻想到了天星城。

「算了,我現在得罪了一名星宮的長老,去天星城無異於自投羅網。」

「而且以現在這個時間段,逆星盟與星宮不斷對峙,真的潛伏進天星城,生意估計也做不長,指不定就讓星宮之人收繳了……」

張玄立刻搖了搖頭,他可是知道,凡人原著之中,韓老魔進入天星城,差一點就讓星宮之人抓了壯丁,送到戰場之上當炮灰去了。

他不怕結丹期修士,自忖在元嬰期修士的手下也能保全性命。

不過為了賺取一些靈石,就心甘情願給星宮當狗,那他絕對是做不出來的。

「看來只能去外星海了。」

張玄眉頭微皺,這內星海是待不下去了,到處都是敵人、戰爭,只能先去外星海避避了。

他身體微微一晃,化作一道五彩霞光,降落在一座荒島之上。

「還好我設置了傳送陣,否則這個時間段,星宮封閉傳送陣,有靈石都不一定可以傳送走!」

「只要我找到碧靈島,那晉陞紫府三重境的靈石,絕對不會缺少的。」

一座漆黑的洞窟之內,張玄望著地上的傳送陣盤,眼睛明亮無比。

他不再猶豫,雙手不斷掐動,一道道法訣不斷打出。

很快,一道銀白色光芒將他包裹住。

眨眼的功夫,這座漆黑的地下洞府,立刻又恢復了安靜,好似一些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外星海。

一座無名小島之上。

「你們聽說了嗎,星宮的一名元嬰長老,發布了一條通緝令,要追捕兩名結丹期修士,懸賞的靈石高達一萬塊靈石呢。」

一名長相陰柔的青年修士,站在一塊石頭之上,神情興奮的說道:「這可是一萬靈石啊,一萬靈石……」

一名頭髮灰白的白衣老者,眼睛盯著遠方的海面,漫不經心的說道:「一萬靈石又能怎麼樣,憑藉你築基期的修為,還想拿到?」

「你要知道,能被元嬰期修士通緝的存在,修為至少也是結丹期,說不定此人還是結丹期之中的佼佼者呢。」

「況且,現在內星海爆發大戰,我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你還想再回去不成。」

白衣老者訓斥道。

「啊!」

青年修士面露惶恐之色,顫顫巍巍的說道:「叔父,我們還是在這裡獵殺妖獸吧,內星海太危險了!」

「嗯。」

白衣老者點了點頭。

五十里之外,剛剛傳送而來的張玄,立刻展開神識,立刻感應到二人的存在。

在他強大的神識之下,兩人的對話,他一字不漏的全部聽了去。

「看來我猜測的沒錯,星宮那個長老果然通緝貧道了。」

張玄神識望著面色陰柔的青年,心中暗暗想著。

「這小子還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就築基中期的實力,還想打貧道的主意,今天不給你一個教訓,那以後的路肯定走不長!」

張玄心念一動,神識之力凝聚,如同一道銀針一般,朝著陰柔青年的屁股狠狠刺入。

「啊!」

屁股的劇痛,讓陰柔青年慘叫起來:「叔父,有東西偷襲我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