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秦毅現在滋味確實有些不好受,他渾身的衣衫都有些破爛。


他有些大意了,畢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一下子爆發出了神境的力量,索性只是爆發了一次,如果他真的擁有神境實力,怕是現在秦毅就要拿出所有的底牌去跟他拚命才行。

頭髮有些凌亂,身上被火焰刮出一些血痕,索性沒有受到什麼致命傷。

「不錯,勉強給我撓了撓癢。」

「你體悟過神境的力量,按理說幾年之內就能邁出那一步,可惜你為什麼要招惹我!」

秦毅微微垂下的眼帘忽然掀開,殺機肆掠而出。

「不滅火符!」

秦毅張口一吐,一道真元之火噴了出來,隨手定在空中,口中念動咒法,伸手畫圓,密密麻麻的紋路頓時浮現出來。

這是道法,正統道法。

「他不是尊者強者么?為何施法還要準備這麼久?」

事出有妖,不少人心生疑惑之間,卻見秦毅睜開眼睛,大喝一聲,凝出一片圓形道符。

這是三紋離火符的加強版,生生不滅之火再加上他用本命真元催動,破壞性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

「不好!」

焰無雙遠遠地就感受到了那股遙遙傳遞過來的毀滅火焰,身影急速閃動。

然而一道影子比他更快。

「驚雷!」

忽然響起晴空霹靂,秦毅渾身紫芒大盛,封住了焰無雙退路,一道雷光從秦毅雙手中掠出,抽在後者身上,麻木的感覺襲遍全身。

「催火掌!」焰無雙背脊爆裂,衣衫撐開,平平無奇的一掌推出,卻蘊藏了他全身屬於冥道強者的內勁。

「囚龍指!」

一指點出,秦毅渾身紅紫兩種能量匯聚過去,兩者接觸的瞬間一層層波紋蕩漾開。

「啪~」

不堪重負,焰無雙當即是倒飛了出去。

「來。」秦毅隨手一招,不滅火符從後面直接印在焰無雙後背,剎那間他就成了一道火人,生生不滅的火焰灼燒每一寸皮膚。

「閣主!」

下方無數人心揪成了一團,風雨尊者整顆心都沉入了谷底,焰姬捂著嘴巴。

誰能想到秦毅非但沒死,還能展現出這麼強勢的反擊,三個回合之下就將他們閣主逼入絕境,現在更是生死不知。

「砰!」

焰無雙直接砸進青石房屋廢墟之中。

不滅火符算是秦毅一個手段,只是略長的施法過程,加上並不算犀利迅速的攻擊方式,讓秦毅並不願意費力施展出來。

一旦施展,他就必須保證能夠命中對方,否則等同於白費力氣。

不過一旦命中,那火符的滋味會讓對方知道才叫真正的火焰,什麼才叫跗骨之俎,怎麼都撲滅不下去。

秦毅立於天空,目光落在那一片廢墟之中,「我早就說了,你該想的是怎麼保全你的七玄閣,而不是那些不現實的事情。」 滿場俱寂。

連呼吸聲音都能聽得見。

秦毅一步一步從天空走了下來,手上銀色長劍緩緩消散,成了一片片銀色小劍,最後合成一塊方方正正的大印,被秦毅收起。

管你千般底蘊,萬般手段,我自一力破之。

處理了七玄閣的事情,秦毅才算是真正能夠輕鬆一段時間,至少不會有什麼人去找他朋友的麻煩,可以安心的回歸到校園之中。

畢竟在家人眼中,還是希望他完成學業的,這一直是他父母的願望。

當年不管不顧執意進了軍區與已經叛逆了一次,這一次回來,就是為了彌補那一次的遺憾

他目前的情況也不好跟他們解釋……只能走一步是一步,見機行事。

或許應該找個機會跟家裡面的人攤開,可是在此之前還是要乖乖上學,不想再讓家裡人為他擔心。

會心一笑,秦毅看到了焰姬失神的神態,看到了無數七玄閣外閣長老、弟子死灰的面孔,他心中沒有半分波動。

這本來就是他心中想到的結果,他跟七玄閣,勝利者只有一方。

就在他目光定定正準備落下來的時候,忽然之間天地之中狂風大作,空氣之中的濕氣完全被蒸發乾凈。

「少爺,趕緊離開這裡!」

一直跟在安少峰旁邊的美女秘書著急說道。

李一騰顯然也覺察到了不對勁,可是這裡距離七玄閣大門那麼遠他們怎麼逃得出去?

「所有七玄閣弟子,進入修法樓之中!」

風雨尊者面色狂變,想到了關於七玄閣的一則傳說,起身後瘋狂朝著修法樓掠去,疏導弟子。

那些前來求葯的外宗或者是其他散修之人也全都隨著七玄閣弟子擠進修法樓。

修法樓很大,完全可以容納這些人。

「焰姬小姐,快走,七玄閣護山大陣啟動了!」鳳仙拉著滿目失神的焰姬,同時朝著修法樓沖了過去。

「七玄閣?護山大陣?」

焰姬一愣。

七玄閣哪來的護山大陣?

除卻閣主與內閣長老,沒有人知道七玄閣關於護山大陣的傳說。

可即便是內閣長老,也只是知道而已,他們甚至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陣法,這陣法有什麼作用,甚至於陣法在哪裡埋著都不知道。

也只有得到七玄閣傳承的閣主,才知道這一切,以及大陣啟動的手法。

「嘿嘿嘿,你今天註定死路一條,即便是你實力碾壓於我,你還是逃不過我七玄閣必殺大陣。」

一道殘破不堪的身影從青石廢墟中爆射而出,他頭髮被火焰灼燒了過半,捲曲著、散亂著,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傷痕,衣衫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只能勉強遮體。

但是他身上戰意不退,一股龐大莫測的能量加持在他身上。

「嗚嗚嗚~」

狂風呼嘯,整片天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陰暗下來,空氣中所有的濕度被抽離乾淨,連呼吸都變得極為困難。

「到底發生什麼了?」

在修法樓之中,無數眼睛透過窗子朝著外面張望。

「恐怖,天地氣象都被改變了,這已經不能稱之為法術了,這簡直是仙法啊。」

望著烏雲密閉的天空,怔怔出神。

「你還活著,你生命力挺頑強的。」

秦毅面帶笑容,望著衣衫襤褸的焰無雙。

「我承認你很強,若不是依靠著護山大陣,我現在已經死了,你無愧於斬殺龍主的高手,我忽然有些後悔招惹你了。」

焰無雙咧嘴笑道,「可惜現在我們之間只能有一個人活著,今天若是不能把你斬殺於此,我如何證道成神?」

「風來!」

狂風大作,一道道凌厲到極致的風刃刮來,青石地板全都是刀痕刻過的痕迹,如同有著上千把利刃從空氣中吹過。

秦毅伸手一拉,拉出一道火焰屏障,可以看到那火焰屏障完全被刀刃覆蓋,衝擊力大的恐怖。

若是一個人站在這裡,頃刻之間就會被凌遲處死,零點一秒都活不下來。

「火來!」

焰無雙冷笑連連。

頓時整個七玄閣大廣場包括青石街道附近,湧起滔天火焰,這些火焰如同憑空升起,從無到有隻是一瞬間。

「嘩啦啦~」狂風捲動火焰,火借風勢,風助火威,一瞬間就將秦毅席捲進漫天火焰之中。

「這個時候的閣主,應該是無敵的吧?」風雨尊者放下心來,護山大陣啟動,現在就等著什麼時候能把那小子滅殺了。

這也只是時間問題,在這種天地威勢下面,便是那小子逆天,又能撐住幾刻?

眾人心中都是浮現了這個想法。

「你應該知足了,這護山大陣我並不想啟動,畢竟他的能量經過千年消耗,已經越來越少,我到現在還找不到可以替代補充它能量的東西,這一次使用之後,怕是要數十年之久,才能動用第二次。」

焰無雙冷笑著說道,既然已經啟動,說什麼後悔都晚了,他現在想的只是如何快速有效有力的滅殺這個讓他落入如此田地的小子。

秦毅神色有些凝重,那火焰捲動漫天風刃,直接衝擊到他身上,便是以他的體質,都瞬間出現數道傷痕,而且傷痕還在快速增多,身體上的衣物破爛不堪。

索性他對火焰的抵抗能力已經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地步,這才沒有受到重創。

「虛空生水,生水化冰!」

焰無雙再次暴喝一聲,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從整個七玄閣四周城牆下彌散出來,空氣中頓時凝聚出暴雪冰錐。

秦毅心中再次一沉。

如同龍主修鍊的法術一樣,這冰水力量乃是他的剋星,若這是一個武者施展出來的,他完全可以用火焰力量與之抗衡,可是這完全是陣法衍生出來的力量,妄圖跟陣法比拼力量這是不明智的。

人力終究有耗盡之時,而陣法只要有能量,完全取之不竭,用之不盡,而且陣法也感受不到疼痛,秦毅找不到陣法核心,無法破壞,就要一直承受這股力量的璀璨。

冰天雪地覆蓋在秦毅身上,他能夠感受到靈魂都在發抖。

撐開一層火焰外衣,秦毅飛身而上,想要衝到烏雲密閉的天空之外。

「天真!」

第一豪婿 焰無雙冷笑更甚,「引力、降!」

七玄閣大陣糅合了風的迅捷、火的熱烈、水的冰冷、金的凌厲以及大地的厚重。

一瞬間大地重力暴增,秦毅如同拖著千斤身體,根本無法繼續飛起,甚至連移動都變得萬分困難。

這種僵局讓秦毅的處境變得十分難堪。

「嘿嘿,那小子不是狂嗎,現在怎麼狂不起來了?真以為我們七玄閣千年底蘊是開玩笑的?」

修法樓之中,眾多七玄閣弟子一掃之前的陰霾,變得異常開心,望著秦毅被摧殘的近乎毀滅的身體,心奮之情溢於言表。

每一個人都被七玄閣強大的底蘊震撼了,這大陣簡直無所不滅,他們甚至覺得即便是一名人仙或者是神境來了,怕是也可可能輕易從這裡逃出去吧?

「砰!」

秦毅的身體直接砸在地上,青石地面出現一道大坑,深坑足足覆蓋了方圓十多米,他就站在深坑正中,身體之上還有著被火焰風刃冰錐摧殘的痕迹。

「怎樣?這滋味不好受吧?」

「接下來還有一道大餐餵給你,好好品味!」

焰無雙望著天空,嘴中噴出一口精血。

「戮金之劍,現!」

雲層破開,一柄足足十多米長,寬兩三米的巨大金光劍刃出現,這完全是禹金之力凝練而成,難以想象這柄巨劍會有何等的破壞力。

即便是人仙強者,能否擋住此劍一斬之力?

秦毅抬頭望著天空,無數人也是抬頭望著天空,這一幕足以被記錄進入史冊。

「終於結束了,這個惡魔,太可怕了,竟然逼閣主動用這種殺招!」

……

「不錯,很強。」

「若是我沒有準備直接來你七玄閣,今天之後我就是一個死人。」

秦毅神色無悲無喜,他胸口三道紋路同時亮了起來,元氣海如同小陀螺一樣快速旋轉,體內真元幾乎凝練成了實質。

豪門禁:永恆之愛 「大地魔鎧,著!」 最下方小腹位置那黑色的紋路亮起一層幽幽的光芒,秦毅可以感受到,他踩著的地面似乎都成了他力量的源泉,他的身體成了天然導體,雄渾厚重的力量由內而外的湧現出來。

一層層的黑色的磷甲覆蓋在他的肌膚表面。

這神秘青年獨創的身體陣紋果然神奇不可揣度,光憑著體內真元就能通過陣紋的力量,將自然力量化為己用,若是全身都刻滿陣紋,該是何等的恐怖強大?

當然,那種程度秦毅也只是想想,畢竟銘刻一道法陣都要承受恐怖的煎熬,而且再多一道法陣,他身體中的真元供給也將不足。

這些情況他全部都要考慮。

「那是什麼?」

見到秦毅全身磷甲一樣的東西,無數人愣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人能夠解釋。

也可能在他們的認知中沒有一人見識過這種類型的武技。

連焰姬都皺著眉頭,顯然是被震撼到了。

「風雨長老,你們見多識廣,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法術?」焰姬好奇問道。

她雖然並不認為秦毅能夠在閣主狂暴的攻擊之下倖免,可是對於秦毅臨死反撲展現出來的他們見都沒見過的手段,卻是十分的感興趣,這些都能夠成為以後武道界發展的方向。

焰姬自然也覺得秦毅必然是得到了某種不得了的傳承,才擁有了這些手段跟他們不能理解的東西。

風雨尊者搖了搖頭。

「我們從未見過這種法術,居然能夠在身體上形成防禦盔甲,看那厚重的力量感,像是對大地屬性的利用。」

「難以想象,本以為他只是掌握了火焰跟雷電,居然連大地力量都有涉獵,他的身體到底能夠容納多少?」鳳仙滿臉驚嘆。

另一邊,戰鬥一觸即發。

「你千般手段也擋不住我這戮金之劍,乖乖受死吧!」

焰無雙雙手朝著下方一拉,戮金之劍宛如一座巨塔,直接要把秦毅震死在地面。

「哼!」

秦毅邁出一步,整片地面竟然輕微的晃動了一瞬,有人甚至能夠感受到那股若有若無的震感。

這大地魔鎧太重了,秦毅握著飲邪劍艱難的舉起手,渾身青筋爆發,真元盡數湧現出來,紅色蒸汽包裹著黑色盔甲,一劍揮向砸了下來的金色巨劍。

「鐺~」

震徹整座大山的巨響傳出,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人站不穩當,幾乎要跌坐地上。

與那戮金之劍相比,秦毅簡直小的像是螞蟻,然而那隻黑色的螞蟻舉著銀色長劍,卻是阻止了戮金之劍繼續下沉。

秦毅所在地那片區域再次沉下去數尺,只有從修法樓高層,才能清楚看到秦毅的在坑中的身影。

「給我吸!」

秦毅雙目變成赤紅色,一抹暴戾的氣息從中間迸發出來。

飲邪劍被金芒渲染成了一層金色,金光化成一道道條紋狀的能量盡數湧入飲邪劍之中,它又在吸收敵人攻擊的元氣力量。

飲邪劍的這種能力絕對堪稱逆天,不過秦毅明顯能夠感受到,每每飲邪劍展現這種力量的時候,他心中暴戾的氣息就加重一分,他全靠自己的情緒壓制著,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種情緒再也壓制不住,全然爆發出來。

那個時候他會變成什麼樣。

但是這種力量就像病毒一樣,吸引著他不得不去使用,那種掠奪別人能量的快感,是旁人絕對無法享受到的。

Leave a reply